法老军团难敌草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武器虽精良也白搭

2018年8月5日埃及軍方對外宣布, 他們自2月初以來發起的“西奈-2018”反恐行動取得“巨大成功”——斃俘超過200名恐怖嫌犯摧毀1907處“恐怖分子庇護所”(實為民宅)和26座軍火庫并查獲157輛“恐怖分子所屬車輛”


從官方通報來看, 埃及“反恐戰爭”似乎進展順利、成果喜人, 但事實果真如此嗎?前者話音未落, 2018年8月25日, 一伙恐怖分子就突襲位于西奈北部的一處檢查站, 造成13名警察傷亡。 這一“打臉”事件表明歷經7個月的大規模清剿, 埃及政府仍無法鏟除活躍在西奈半島的極端勢力


別看埃及擁有東-非洲最強大軍隊之一, 但這支總兵力(含預備役人員和警察)超140萬之眾, 曾打敗以色列并裝備著美制M1A1坦克、AH-64“阿帕奇”武裝直升機、F-16戰斗機和法制“陣風”戰機、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的“法老軍團”, 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反恐門外漢”


埃及反恐宣傳片里充斥著類似“大場面”

不知何故, 多年來埃及高層在“推動軍事改革以適應反恐需要”的問題上頗為頑固保守, 他們既不愿改變早已被證明無效的戰術, 也很少為反恐部隊配備得心應手的沙漠戰裝備, 結果造成每次埃及軍警深入沙漠腹地追剿、掃蕩極端武裝時, 經常淪為對手砧板上任其宰割的“魚肉”


外媒稱, 埃及軍隊雖裝備精良卻早已不復當年勇, 他們自1973年“贖罪日戰爭”以來就再沒打過一場可稱道的戰爭, 不僅基層官兵缺乏實戰鍛煉, 就連現役高級將領(“贖罪日戰爭”期間的軍校學員或下級軍官)的“經驗之談”也都停留在45年前


從埃及軍方發布的反恐宣傳視頻來看, 其整個防務安全體系建設仍著眼于國家間對抗和大規模現代化戰爭——滿屏的坦克、戰機、軍艦和氣勢恢宏的沙漠裝甲集群突擊

然而, 拿這些“大殺器”去對付“兵民合一”“民匪難分”的恐怖分子, 就好比“笨拙大象與小老鼠格斗”, 一群毛賊草寇雖無法撼動埃及國本, 卻能時不時造成大麻煩


埃方繳獲的恐怖分子偵察無人機

據美國智庫“門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2017年11月撰文介紹,西奈極端武裝事先在制高點(比如沙丘頂部)設置瞭望哨,用望遠鏡甚至無人機從很遠距離就能發現進剿的埃及軍警車隊,隨即他們會選擇主動撤離或引誘對方進入伏擊圈,然后用路邊炸彈、狙擊手和壓倒性火力發起致命打擊。另外,埃及安全力量內部頻遭極端武裝滲透,“內鬼”也給前者造成很大威脅和傷害


埃軍繳獲的極端武裝自制爆炸物,雖然外形粗劣但殺傷威力巨大

2017年10月20日,一支負責剿匪的埃及特種部隊在西奈半島遭對手設伏突襲,包括3名高級警官在內的52人喪生。據悉,當時極端武裝配有RPG、輕重機槍、無后坐力炮和突擊步槍,憑借兇悍火力將只裝備MP5輕型沖鋒槍和薄殼裝甲車的埃及軍警打得幾無還手之力,很快就損失殆盡。


而且限于反恐資金不足,財政上捉襟見肘的塞西政府只好將反恐重點放在首都開羅、戰略港口亞歷山大等核心都市,未能做到全境覆蓋,西奈偏遠地區更是反恐盲區。試想,用區區2.5萬軍警監控6.1萬平方公里的西奈半島,平均2平方公里還勻不到1名軍警,難怪當地反恐體系千瘡百孔、漏洞百出。


埃及為反恐連預警機都披掛上陣

當然這事還有個歷史原因——遵照1978年簽署的《戴維營協議》,埃及未經以色列同意,不得在西奈半島部署重兵和進攻性武器。雖然2011年之后鑒于西奈安全形勢惡化,以色列允許埃及向該地區增兵,但實際部署規模并不大,其中既有看以方“臉色”的成分,也有埃及高層對當地反恐不夠重視之故。


有資料顯示,自2011年初以來埃及西奈安全形勢變得驟然嚴峻,其中2013年7至8月駐西奈埃及安全部隊幾乎每天遭襲。據不完全統計,過去7年多時間里在西奈半島已有1000多名埃及軍警陣亡,占到當地安全部隊兵力(41個營2.5萬人)4%以上,如果再加上傷者數量則人員損失率或高達20%


埃軍在沙漠腹地引爆繳獲爆炸物,沖突濃煙表明其威力驚人

此外,還有超過800名埃及、俄羅斯、以色列、韓國和多個東歐國家的平民遭恐襲喪生。而同一時段,埃及安全部隊共打死2000余名恐怖分子,也就是說軍警、無辜平民與恐怖分子基本上是“一命換一命”,這樣“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反恐戰果”實在太慘烈


另據《華盛頓郵報》2017年11月24日刊文指出,面積6.1萬平方公里的西奈半島僅分布著140萬常住人口,但援引自《簡氏防務周刊》的統計數字卻表明2017年當地恐襲造成的死亡人數竟然排在全球第5位


向加沙地帶偷運燃料的走私團伙及其油罐車

出于陰險目的,恐怖分子還將西奈半島的科普特基督徒視作襲擊目標——2011年以來當地發生的11次重特大恐襲事件中,就有多達5次針對前者。那么,西奈為何會變成埃及國家肌體上一處流血不止的傷口呢?


長期以來,扼控西亞-非洲陸上通道的西奈半島就以“法外之地”聞名中東,這里地形崎嶇、資源匱乏,生存環境十分艱苦,使得世居于此的貝都因人國家意識很淡薄,卻對所在部落/家族高度效忠

由于生產力落后且毗鄰被以色列封鎖圍困的加沙地帶,這里從很早起就成了走私者的天堂——從武器、毒品、建材到藥品、食物、燃料,甚至連伊朗都曾利用這條走私路線向加沙哈馬斯武裝和黎巴嫩真主黨偷運去大批軍用物資


埃軍反恐訓練

但從2009年底起,埃及在美國和法國幫助下開始沿加沙邊境修筑隔離墻,此舉因為影響到哈馬斯武裝的“財源”(向走私團伙收取巨額保護費)招致該組織強烈不滿。2011年穆巴拉克政權垮臺后,整個埃及陷入動蕩,由此造成的安全真空更讓極端主義勢力在西奈有了“蓬勃發展”的土壤和空間


雪上加霜的是,2013年對哈馬斯態度友好且給予其大量資金支持的穆爾西政府被推翻,新上臺的埃及軍方轉而繼續維持對哈馬斯的疏遠和封鎖政策,這下可捅了馬蜂窩——報復心切的哈馬斯訓練大量激進分子送回西奈半島從事恐怖活動,并利用、煽動當地貝都因部落長久以來對開羅中央政府積蓄下的不滿情緒,對西奈半島的埃及軍警、旅游勝地頻繁發動恐怖襲擊。


而說到當地民眾“資敵”一事,埃及政府也應負很大責任——長期以來,西奈貝都因人不僅難以獲得合法國籍,還被禁止加入埃及軍警部隊,并被排斥在當地“油水”最大的旅游業之外,而且他們抱怨官方“搶走了祖輩留下的大片土地”。


此外,埃及官方玉石俱焚的“焦土”政策也讓貝都因人充滿敵意——每次遭襲后,埃及軍方都會不分青紅咋白就對附近村莊施以嚴懲(摧毀大片民宅并沒收財產),理由是當地村民“沒有及時報警”。結果,越來越多的貝都因人倒向極端武裝,自愿通風報信并提供向導和后勤支援,幫助恐怖分子穿行在西奈茫茫大漠中。


西奈反恐形勢之所以在2011年突然惡化,還與這一年埃及西部鄰國利比亞爆發內戰有關。隨著卡扎菲政權垮臺,大量利比亞武器被偷運出境,而西奈半島正是前者外流的一條重要走私通道。當地極端武裝“近水樓臺先得月”,很快變得兵強馬壯、裝備精良,恐襲能力與危害程度迅速加大。


對于埃及面臨的反恐困局,曾任美防長顧問和駐以色列武官的前美軍上校勞倫斯·弗蘭克林2017年11月撰文建議埃及政府“三管齊下”——首先針對西奈特殊地理環境,在分布于沙漠中的主要綠洲設置永久駐軍,從而讓極端武裝難以獲得糧食、淡水補給和休息場所。其次尋求擅長沙漠戰的美軍特種部隊幫助,學習前者實戰經驗。

第三點最關鍵,就是通過增加就業機會、建立學校和診所等基礎設施來改善與當地貝都因部落的關系,并吸納有著“沙漠追蹤者”美譽的貝都因人進入埃軍擔任斥候,同時在村一級組建“自衛隊”抵御恐怖勢力對西奈基層社會的滲透。


埃方繳獲的恐怖分子偵察無人機

據美國智庫“門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2017年11月撰文介紹,西奈極端武裝事先在制高點(比如沙丘頂部)設置瞭望哨,用望遠鏡甚至無人機從很遠距離就能發現進剿的埃及軍警車隊,隨即他們會選擇主動撤離或引誘對方進入伏擊圈,然后用路邊炸彈、狙擊手和壓倒性火力發起致命打擊。另外,埃及安全力量內部頻遭極端武裝滲透,“內鬼”也給前者造成很大威脅和傷害


埃軍繳獲的極端武裝自制爆炸物,雖然外形粗劣但殺傷威力巨大

2017年10月20日,一支負責剿匪的埃及特種部隊在西奈半島遭對手設伏突襲,包括3名高級警官在內的52人喪生。據悉,當時極端武裝配有RPG、輕重機槍、無后坐力炮和突擊步槍,憑借兇悍火力將只裝備MP5輕型沖鋒槍和薄殼裝甲車的埃及軍警打得幾無還手之力,很快就損失殆盡。


而且限于反恐資金不足,財政上捉襟見肘的塞西政府只好將反恐重點放在首都開羅、戰略港口亞歷山大等核心都市,未能做到全境覆蓋,西奈偏遠地區更是反恐盲區。試想,用區區2.5萬軍警監控6.1萬平方公里的西奈半島,平均2平方公里還勻不到1名軍警,難怪當地反恐體系千瘡百孔、漏洞百出。


埃及為反恐連預警機都披掛上陣

當然這事還有個歷史原因——遵照1978年簽署的《戴維營協議》,埃及未經以色列同意,不得在西奈半島部署重兵和進攻性武器。雖然2011年之后鑒于西奈安全形勢惡化,以色列允許埃及向該地區增兵,但實際部署規模并不大,其中既有看以方“臉色”的成分,也有埃及高層對當地反恐不夠重視之故。


有資料顯示,自2011年初以來埃及西奈安全形勢變得驟然嚴峻,其中2013年7至8月駐西奈埃及安全部隊幾乎每天遭襲。據不完全統計,過去7年多時間里在西奈半島已有1000多名埃及軍警陣亡,占到當地安全部隊兵力(41個營2.5萬人)4%以上,如果再加上傷者數量則人員損失率或高達20%


埃軍在沙漠腹地引爆繳獲爆炸物,沖突濃煙表明其威力驚人

此外,還有超過800名埃及、俄羅斯、以色列、韓國和多個東歐國家的平民遭恐襲喪生。而同一時段,埃及安全部隊共打死2000余名恐怖分子,也就是說軍警、無辜平民與恐怖分子基本上是“一命換一命”,這樣“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反恐戰果”實在太慘烈


另據《華盛頓郵報》2017年11月24日刊文指出,面積6.1萬平方公里的西奈半島僅分布著140萬常住人口,但援引自《簡氏防務周刊》的統計數字卻表明2017年當地恐襲造成的死亡人數竟然排在全球第5位


向加沙地帶偷運燃料的走私團伙及其油罐車

出于陰險目的,恐怖分子還將西奈半島的科普特基督徒視作襲擊目標——2011年以來當地發生的11次重特大恐襲事件中,就有多達5次針對前者。那么,西奈為何會變成埃及國家肌體上一處流血不止的傷口呢?


長期以來,扼控西亞-非洲陸上通道的西奈半島就以“法外之地”聞名中東,這里地形崎嶇、資源匱乏,生存環境十分艱苦,使得世居于此的貝都因人國家意識很淡薄,卻對所在部落/家族高度效忠

由于生產力落后且毗鄰被以色列封鎖圍困的加沙地帶,這里從很早起就成了走私者的天堂——從武器、毒品、建材到藥品、食物、燃料,甚至連伊朗都曾利用這條走私路線向加沙哈馬斯武裝和黎巴嫩真主黨偷運去大批軍用物資


埃軍反恐訓練

但從2009年底起,埃及在美國和法國幫助下開始沿加沙邊境修筑隔離墻,此舉因為影響到哈馬斯武裝的“財源”(向走私團伙收取巨額保護費)招致該組織強烈不滿。2011年穆巴拉克政權垮臺后,整個埃及陷入動蕩,由此造成的安全真空更讓極端主義勢力在西奈有了“蓬勃發展”的土壤和空間


雪上加霜的是,2013年對哈馬斯態度友好且給予其大量資金支持的穆爾西政府被推翻,新上臺的埃及軍方轉而繼續維持對哈馬斯的疏遠和封鎖政策,這下可捅了馬蜂窩——報復心切的哈馬斯訓練大量激進分子送回西奈半島從事恐怖活動,并利用、煽動當地貝都因部落長久以來對開羅中央政府積蓄下的不滿情緒,對西奈半島的埃及軍警、旅游勝地頻繁發動恐怖襲擊。


而說到當地民眾“資敵”一事,埃及政府也應負很大責任——長期以來,西奈貝都因人不僅難以獲得合法國籍,還被禁止加入埃及軍警部隊,并被排斥在當地“油水”最大的旅游業之外,而且他們抱怨官方“搶走了祖輩留下的大片土地”。


此外,埃及官方玉石俱焚的“焦土”政策也讓貝都因人充滿敵意——每次遭襲后,埃及軍方都會不分青紅咋白就對附近村莊施以嚴懲(摧毀大片民宅并沒收財產),理由是當地村民“沒有及時報警”。結果,越來越多的貝都因人倒向極端武裝,自愿通風報信并提供向導和后勤支援,幫助恐怖分子穿行在西奈茫茫大漠中。


西奈反恐形勢之所以在2011年突然惡化,還與這一年埃及西部鄰國利比亞爆發內戰有關。隨著卡扎菲政權垮臺,大量利比亞武器被偷運出境,而西奈半島正是前者外流的一條重要走私通道。當地極端武裝“近水樓臺先得月”,很快變得兵強馬壯、裝備精良,恐襲能力與危害程度迅速加大。


對于埃及面臨的反恐困局,曾任美防長顧問和駐以色列武官的前美軍上校勞倫斯·弗蘭克林2017年11月撰文建議埃及政府“三管齊下”——首先針對西奈特殊地理環境,在分布于沙漠中的主要綠洲設置永久駐軍,從而讓極端武裝難以獲得糧食、淡水補給和休息場所。其次尋求擅長沙漠戰的美軍特種部隊幫助,學習前者實戰經驗。

第三點最關鍵,就是通過增加就業機會、建立學校和診所等基礎設施來改善與當地貝都因部落的關系,并吸納有著“沙漠追蹤者”美譽的貝都因人進入埃軍擔任斥候,同時在村一級組建“自衛隊”抵御恐怖勢力對西奈基層社會的滲透。

Next Article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