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少林习武的日子》连载:征兵趣事

朱優良 文圖


去當了武警的于賽賽學到了很多部隊的技能, 這些在我看來很新奇, 比如“上房揭瓦”

在塔溝, 最不發愁的就是就業問題,

因為塔溝是天下第一武校, 世界最大的武校, 各個企業想找保鏢或者與武術有關的人才, 都可以去塔溝找, 除了企業單位, 部隊, 武警等也不例外, 在塔溝, 只要你不逃跑, 只要能咬牙堅持下來, 只要你訓練的過關, 總會有合適的單位來聘請你過去工作。 經常會有伯樂出沒在塔溝, 來尋找他的“千里馬”, 而塔溝武校也不會什么單位都允許來, 學生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走。 一定的是合適的單位, 還有過關的學生才能順利的通過塔溝的渠道, 找到他的工作單位, 因此, 我離開塔溝后, 不論去哪家武館, 道館等, 只要與武術有關的行業, 甚至與武術無關的行業, 說一句:“我是塔溝畢業的。 ”那么, 我被錄取的幾率大大提升, 他們招聘我的門檻也會相對的低很多,
如今本科畢業的有很多, 但是武術畢業的有幾個?能在天下第一武校順利拿到畢業證的, 又有幾個?隨后我會單獨寫一篇我對塔溝這些招聘的看法, 這篇文章我要寫的是我在重點隊目睹的一件事, 這篇文章就起名叫征兵風趣事。


教練和一個練的不好的學生利用休息的時間開小差, 幾曾何時, 我的教練也是這樣對我的

這天早晨, 陽光明媚, 我們正在五號練功場訓練, 突然, 成奎部長讓人通知我們集合開會, 河南武警總隊要來我們這里招人了, 我們重點隊成績好的隊友們可以去報名參加考試, 萬一被錄取了, 也是個五險一金的好單位, 福利什么的都很不錯。 解散后, 我們該訓練的繼續訓練,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因為類似于這樣的事情太多了, 更吸引我的是我們楊教練說的訓練內容, 我至今記得那天我們教練說讓我們學習蛇爬, 這個時候, 我們隊里有個叫陳廣的隊友說他會, 然后在墊子上爬了幾圈, 這一下, 周圍其他隊的人都笑了起來,

因為他個子矮, 還特別瘦, 做的蛇爬還不標準, 他做的蛇爬, 很滑稽, 讓我們楊教練哭笑不得。

我們練的正開心的時候, 輪到我們這里報名了, 我們隊里去了三個人, 一個是我們副班長, 位奧迪, 一個是和我關系很要好的于賽賽, 還有個叫宋嚴雪的隊友, 因為他總是犯迷瞪, 隊友們都喜歡叫他老迷, 目送他們遠去, 我們該繼續訓練還繼續訓練了。


時隔六年, 我們都離開了塔溝, 賽賽依然在武警隊, 已經成為了一個班長, 我去找他的時候合影留念

中午的時候, 快放學了, 我們在訓練深蹲, 他們去參加考試的三個人回來了, 我們教練問他們考試的內容, 賽賽和奧迪都過關了, 老迷第一關就被刷下來了, 因為他個子太矮, 長得太黑, 而且有明顯標記, 讓人一眼就能記住, 形象不過關, 隊友們都紛紛安慰老迷, 而老迷呢, 卻毫不在意。 奧迪班長平時訓練成績都不錯, 我們教練也很喜歡他, 可是他這次通過考試后, 匯報成績有點心不在焉的, 感覺比我們大家高一等似的語氣, 讓我們教練不開心了, 罰背著我們大級別的隊友做深蹲,他毫不在意的,我們教練呢,也給他杠上了,說讓大胖上,這個時候,奧迪班長立刻面無血色,很不情愿的背著大胖,做起了深蹲,我對奧迪班長的印象最深的就在這一刻,滿臉大汗,不屈的眼神,背著我們隊將近一百公斤的大漢做深蹲,那嚎叫的聲音,直到他離開塔溝去武警隊的時候,我還好幾次做夢夢到那聲音。

又過了幾天,錄取通知下來了,在一個早晨,奧迪班長和于賽賽兄弟沒有給我們道別,偷偷地離開了我們,回去后發現他倆不在后,我望著他們的床鋪,仿佛看到了他倆曾經的身影……

(未完待續)

罰背著我們大級別的隊友做深蹲,他毫不在意的,我們教練呢,也給他杠上了,說讓大胖上,這個時候,奧迪班長立刻面無血色,很不情愿的背著大胖,做起了深蹲,我對奧迪班長的印象最深的就在這一刻,滿臉大汗,不屈的眼神,背著我們隊將近一百公斤的大漢做深蹲,那嚎叫的聲音,直到他離開塔溝去武警隊的時候,我還好幾次做夢夢到那聲音。

又過了幾天,錄取通知下來了,在一個早晨,奧迪班長和于賽賽兄弟沒有給我們道別,偷偷地離開了我們,回去后發現他倆不在后,我望著他們的床鋪,仿佛看到了他倆曾經的身影……

(未完待續)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