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座女生猛现身,一律师表示只能劝说和道德谴责,不能拉黑名单


8月21日, 韓國一大學在讀博士孫赫半死不活地癱在高鐵別人的座位上, 不陰不陽、皮笑肉不笑地跟個“公公”穿越似的死賴著就是不讓,

江湖得名“高鐵座霸”。

最終他贏了, 霸座成功, 另一位乘客被列車工作人員安排去了別的地兒。






9月19日, 永州至深圳北的G6078列車上, 一女子的座位是靠過道的10D, 她卻執意要坐在靠窗的10F位子。

面對列車安全員的溝通, 孫赫是半死不活的賴著, 這女的則是生猛海鮮般的怒聲狡辯——“我買票了, 誰說這個座位不是我的?位置上寫了我不能坐嗎?”“誰說我不講道理?”

當安全員指著過道處的位置標識告訴她坐錯位置時, 被這位怒喝——“標識為啥標在那?為啥不標在座位上?!”

誰說女子不如男!

最終她贏了, 霸座成功, 另一位乘客被列車工作人員安排去了別的地兒。


高鐵霸座男有了, 霸座女也有了, 就差一只動物了。



霸座男事件后,濟南鐵路以“屬于道德問題,不構成違法行為”搪塞,在輿論沸騰、各路人士幫他們找到了各種處罰依據后,才在事發三天后,不情不愿地給了個罰200、“一定期限內限制其購票乘坐火車”的處罰。誰也不知道他這個“一定期限內”啥意思,限幾時。

這回廣鐵反應很快,微博通報,“鐵路公安已經介入調查,并將根據調查情況,依法依規進行處理。”

這是個進步,等著看處理結果。

上海市一律所張麒麟律師跟濟南鐵路倒是很一致,認為霸座女乘客的行為“屬于道德問題,這種事情最多對霸座乘客進行勸說和道德譴責。如果對被占座的乘客造成損失,可以向霸座乘客要求賠償。但就因為一次霸座將其列入黑名單,處罰過于嚴重。”

這位律師建議可以對其“進行罰款、下次購票時價格有所增加,或者在較短時間限制其乘坐某一趟列車”。

這位律師有點糊涂,既然是“道德問題”,只能“勸說和譴責”,那你那“罰款”、“加價”、“在較短時間限乘某趟列車”又是啥意思?

此女雖然是“一次霸座”,但性質惡劣,完全是胡攪蠻纏,公然擾亂社會秩序,沒扔下車算輕的了。這事還需要“一次豁免權”嗎?半次也不行啊。

至于“如果對被占座乘客造成損失,乘客可以索賠”,這不是扯嘛!乘客買了票上了車,相應的座位乘坐權在特定時間段就類似于他的“財產”,造成的損失就是“我花錢買的座位被別人搶去了”,還需要“如果”嗎?

這就像你在餐廳點了龍蝦鮑魚,來一位坐下就吃,讓你去吃她的陽春面,“我點餐了呀,誰說我不能坐這兒?座位上寫我不能坐這兒嗎?鮑魚上寫我不能吃它嗎?你有點餐小票?為啥不貼龍蝦背上?”

而這個損失,不應該由乘客去向霸座的索賠,而是列車方。乘客找列車方,我花了錢買了你的票,你有義務保證我相應的權利。

至于“在較短時間限制其乘坐某一趟列車”,這更是糊涂蛋的思維,誰沒事老坐同一趟列車玩?這樣開玩笑般的方式,與其說是懲罰,不如說是縱容。

這位律師最好能碰到個霸座女這樣的,然后去“譴責她”。


廣東的陳建平律師就說得比較明白了,他認為這種行為顯然侵犯了他人在享受乘坐高鐵服務時的合法權利,同時也擾亂了鐵路上的公共秩序,應當受到法律處罰,鐵路上的乘警亦可對這種行為進行處置。至于是否列入黑名單,應當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對其進行判斷并制裁。

這是正理。

所有的“公德”,都是建立在“規則”之上的,沒有一件是建立在“人性”和“自覺”之上的。

人總是會下意識地以自己為中心,正因為每個人都會首先站在自己的立場上,所以社會才需要規則,任何破壞規則為自己謀利者,背后都有不知道多少人在給他買單。

無一例外!!!

任何事情都會受到大環境的影響,社會發展到現在,在太多人需要補上“規則”這一課,既然有人頂風上來了,相關部門還客氣什么?現在不就需要幾個讓人警醒的例子么?


(圖片來自網絡)



霸座男事件后,濟南鐵路以“屬于道德問題,不構成違法行為”搪塞,在輿論沸騰、各路人士幫他們找到了各種處罰依據后,才在事發三天后,不情不愿地給了個罰200、“一定期限內限制其購票乘坐火車”的處罰。誰也不知道他這個“一定期限內”啥意思,限幾時。

這回廣鐵反應很快,微博通報,“鐵路公安已經介入調查,并將根據調查情況,依法依規進行處理。”

這是個進步,等著看處理結果。

上海市一律所張麒麟律師跟濟南鐵路倒是很一致,認為霸座女乘客的行為“屬于道德問題,這種事情最多對霸座乘客進行勸說和道德譴責。如果對被占座的乘客造成損失,可以向霸座乘客要求賠償。但就因為一次霸座將其列入黑名單,處罰過于嚴重。”

這位律師建議可以對其“進行罰款、下次購票時價格有所增加,或者在較短時間限制其乘坐某一趟列車”。

這位律師有點糊涂,既然是“道德問題”,只能“勸說和譴責”,那你那“罰款”、“加價”、“在較短時間限乘某趟列車”又是啥意思?

此女雖然是“一次霸座”,但性質惡劣,完全是胡攪蠻纏,公然擾亂社會秩序,沒扔下車算輕的了。這事還需要“一次豁免權”嗎?半次也不行啊。

至于“如果對被占座乘客造成損失,乘客可以索賠”,這不是扯嘛!乘客買了票上了車,相應的座位乘坐權在特定時間段就類似于他的“財產”,造成的損失就是“我花錢買的座位被別人搶去了”,還需要“如果”嗎?

這就像你在餐廳點了龍蝦鮑魚,來一位坐下就吃,讓你去吃她的陽春面,“我點餐了呀,誰說我不能坐這兒?座位上寫我不能坐這兒嗎?鮑魚上寫我不能吃它嗎?你有點餐小票?為啥不貼龍蝦背上?”

而這個損失,不應該由乘客去向霸座的索賠,而是列車方。乘客找列車方,我花了錢買了你的票,你有義務保證我相應的權利。

至于“在較短時間限制其乘坐某一趟列車”,這更是糊涂蛋的思維,誰沒事老坐同一趟列車玩?這樣開玩笑般的方式,與其說是懲罰,不如說是縱容。

這位律師最好能碰到個霸座女這樣的,然后去“譴責她”。


廣東的陳建平律師就說得比較明白了,他認為這種行為顯然侵犯了他人在享受乘坐高鐵服務時的合法權利,同時也擾亂了鐵路上的公共秩序,應當受到法律處罰,鐵路上的乘警亦可對這種行為進行處置。至于是否列入黑名單,應當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對其進行判斷并制裁。

這是正理。

所有的“公德”,都是建立在“規則”之上的,沒有一件是建立在“人性”和“自覺”之上的。

人總是會下意識地以自己為中心,正因為每個人都會首先站在自己的立場上,所以社會才需要規則,任何破壞規則為自己謀利者,背后都有不知道多少人在給他買單。

無一例外!!!

任何事情都會受到大環境的影響,社會發展到現在,在太多人需要補上“規則”這一課,既然有人頂風上來了,相關部門還客氣什么?現在不就需要幾個讓人警醒的例子么?


(圖片來自網絡)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