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海战时到底有多艰苦?说说那些超级苦逼的电台和通信兵

看了當時幾個海陸軍機要通信兵的回憶錄, 感覺當年的海上通信真是指揮員的噩夢。

無線電臺在當時早已普及, 但是海陸軍用的都是手鍵電臺, 沒有采用電傳打字機, 在搖晃顛簸的小型艦船上收發報都非常痛苦。 領導指示:第一次下海的陸軍通信兵不適應海上的顛簸, 發給他們的電報手法要慢一些才好。 海軍通信兵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為西沙海域信號弱, 電碼斷斷續續聽不清, 三個人同時收一份電文也只能收到殘簡斷章,

湊在一起也未必能合成一份完整的電報, 還得要求對方重發, 反復核對。 收一份短報文往往要花上一個小時。


恩尼格瑪密碼機的神話破滅后, 不知道西方國家在電腦普及之前還使用了什么機電加密設備?反正TG電臺用的是一日一密的密碼本, 加密解密都是靠人工。 優點是敵軍如果當天無法破譯電文, 那么努力就作廢了;當天如果破譯了密碼,

半夜之后也作廢了。 缺點是加密解密太費時間, 比如收到“我轟炸機將臨空偵察, 請勿誤擊”的電報, 解密出來時這架轟炸機已經離開20分鐘了!所以海戰打響后, 只能急了眼用對講機明語喊話聯系了。 保密制度也非常嚴格, 軍艦棄船時, 密碼本必須在兩人的共同見證下銷毀。 389艦在大火中擱淺時, 譯電員一個人把密碼本燒了, 沒有證人, 結果作戰非常勇敢的他不但沒立功還受了處分。

更坑爹之處在于不同單位的電臺密碼本完全不一樣(這也是汲取了三德子U艇和水文調查船共用密碼、水文調查船被打劫導致密碼泄露的教訓), 比如獵潛艇見了掃雷艦都無法互相聯系, 只能等靠近了打燈語和使用對講機通話。 至于海陸軍(還有民兵)見面就更糟了,

因為非海軍的船員文化素質太低, 都不熟悉燈語和旗語, 大家幾乎完全成了啞巴和聾子, 海軍只能用高音喇叭喊話, 然后派個信號兵過去做聯絡(燈語和手旗)。 有次海軍施工船隊因臺風迷航, 民兵補給船前去搜救, 見面之后雙方無法做任何交流, 民兵補給船只能直接調頭, 用自己的航跡指示正確的方向。 空軍和海陸軍的聯絡更是噩夢, 只能靠打信號彈、搖晃機翼和揮動紅旗進行“無敵意交流”, 告訴對方:不要誤擊!總之, 各個部隊單位都有些像解放前的地下黨員, 只能與自己的直接上級領導單線聯系。

由此感覺南海艦隊司令部的地下指揮所的那些參謀們真是創造了奇跡, 居然能在海圖上實時更新敵我的船位和航跡,

連兩船發生碰撞都能立刻反映出來, 太神奇了。


十幾年后的南沙赤瓜礁海戰時, 我軍的通信設備已經“鳥槍換炮”, 連支前民兵都裝備了能實現南沙和海南之間直接通話的單邊帶電臺, 不過還是出現了556湘潭艦因語音效果糟糕聽不清陳偉文的命令、需要反復核實, 導致推遲開火達28分鐘的遺憾情況。 在21世紀的信息時代, 海陸空天的通信已經極為發達,

我軍在南海的軍事斗爭準備、戰場建設工作中, 通信更是極其重要的環節。

注:本文所有圖片均來源于網絡。

本文是看北朝發布內容。 主編原廓, 作者che, 歡迎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轉載, 轉載同是需注明出處, 若有未注明者取消轉載資格。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