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曾国藩敬为老师,却对其阴奉阳违,临死提出一计铲除清朝大患


在清朝晚期, 漢族勢力大大崛起,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太平天國運動之時, 滿族的八旗子弟已經不堪重用, 朝廷只能依賴于各地的團練。 此時湘軍就是對抗太平天國最重要的力量,

湘軍平定太平天國運動過程中, 也不斷獲得封賞, 有的入朝為官, 有的擔任地方大員。 劉長佑就是其中的一個, 他出自湘軍, 并且最終官至兩廣總督、直隸總督。

在太平天國最開始的時候, 劉長佑就是最早辦理團練的, 資歷比后來大放異彩的曾國藩要早得多。 他跟隨江忠源組建楚勇, 這也是廣義上湘軍的一支。 其實, 湘軍并沒有過于嚴密的組織, 更多的是在曾國藩的這面旗幟下, 由不同的團練組織相互協作, 共同剿滅太平天國。


其實, 劉長佑與曾國藩打交道很早。 早在太平天國還沒有起事時, 劉長佑去京師參加考試, 就曾拜訪過曾國藩。 當時劉長佑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學子, 而曾國藩卻官運亨通, 當上了二品銜的侍郎, 是湖南人中在京官職最高的。

曾國藩沒有絲毫的架子, 不僅接見了劉長佑, 而且兩人相談甚歡。 從此之后, 劉長佑對待曾國藩, 就以師尊稱, 執弟子之禮, 從來都是小心謹慎, 顯得極其謙卑。 這讓后來同為戰友的曾國藩很不好意思, 多次讓他不要拘謹。


但是, 恭敬歸恭敬, 劉長佑卻對曾國藩是充滿了戒心, 也盡量保持距離。 比如在曾國藩剛剛創建湘軍的時候, 急需有經驗的人才, 而與他關系好的江忠源又要去湖北, 只能邀請劉長佑為他出謀劃策。 然而, 劉長佑卻在瀏陽打仗, 對于曾國藩的邀請置之不理, 曾國藩以為他也會去湖北, 緊張了很久。 直到打完仗后, 劉長佑才不緊不慢地去見曾國藩。

后來, 曾國藩在江西南昌被石達開圍困的時候, 寫信讓劉長佑救援, 卻被劉長佑明確拒絕。 劉長佑與曾國藩互不隸屬, 曾國藩碰了一鼻子灰,

灰溜溜的卻沒有任何辦法。


蕭啟江在軍中病故后, 曾國藩想要收編這支隊伍, 他知道劉長佑不會答應, 便以朝廷的名義征調。 然而, 劉長佑卻不為所動, 兩次向朝廷奏請, 取消了被曾國藩收編的計劃。

最讓曾國藩沒有面子的還是在增援安徽和浙江的軍事上。 當時曾國藩已經是兩江總督, 他想讓已經是廣西巡撫的劉長佑派兵去安徽參戰, 然而劉長佑以當地戰事緊急為由,

再次拒絕。 當浙江的戰事同樣緊張的時候, 曾國藩又想到了劉長佑, 卻知道他不會給自己面子, 特地讓左宗棠當說客, 劉長佑這才派兵。


那么, 既然對曾國藩恭恭敬敬, 劉長佑為什么又不配合曾國藩的工作呢?原來, 他早發現曾國藩對楚軍很感興趣, 想吞并這支部隊。 這支楚軍是江忠源留下來的, 為了故人, 劉長佑必須保證它的獨立性。

劉長佑的眼光, 不僅僅在于看人,

對于未來的國際政治格局看得也很清楚。 光緒五年時, 日本派兵吞并了時為清朝藩屬國的琉球。 當時清朝自顧不暇, 哪有空管那個彈丸之地, 很多大臣都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


然而, 劉長佑卻敏銳覺察到了日本的野心。 他放眼, 現在如果放任下去, 清廷和日本遲早將有一戰, 日本將會先攻打朝鮮, 再利用朝鮮為跳板進攻中國。

這與后來的事實幾乎完全一致的, 那還是1881年。當時日本的國力還遠弱于清朝,當時劉長佑就向光緒上奏,請求以北洋、南洋、福建水師,傾全國之兵,將日本扼殺在搖籃之中。可惜當時能有這種眼光的人實在太少,直到13年后的甲午戰爭爆發后,那些大臣找到劉長佑的奏折,不由失聲痛哭。

那還是1881年。當時日本的國力還遠弱于清朝,當時劉長佑就向光緒上奏,請求以北洋、南洋、福建水師,傾全國之兵,將日本扼殺在搖籃之中。可惜當時能有這種眼光的人實在太少,直到13年后的甲午戰爭爆發后,那些大臣找到劉長佑的奏折,不由失聲痛哭。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