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第二位被刺杀的美国总统,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我叫詹姆斯·加菲爾德, 我是美國歷史上的第20位總統。 都說大多數人們只知道第一個登上地球上的人, 人們也大多只會記住第一位被刺殺的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

所以, 我在這里提醒大家一下, 我是第二位被暗殺的美國總統。 我剛剛當上美國總統四個月我就被暗殺了, 唉, 說多了都是淚。


這是我在16歲時候的照片, 怎么樣?還是個挺精神的小伙子吧。 與許多美國總統的出身一樣的是, 我也是一位美國的平民總統。 我的父親是一位農民, 結果還早逝了。 家境貧困的我一直努力學習, 在多年的勤工儉學后, 我還成功上了大學。

1858年, 只有26歲的我還當上了我家鄉俄亥俄州的海勒姆學院的院長, 怎么樣, 是不是年輕有為。


1858年的11月11日, 我和我的青梅竹馬的女友盧克麗霞·魯道夫結婚了, 后來我們還生了五個兒子兩個女兒。 幸福美滿的我在大學的時候不僅僅在政治演說方面取得了成就, 我在數學方面還取得了相當高的成就, 我完成了驗證勾股定理的新高度。 所以我的稱號不僅僅有政治家, 還有數學家。

這是許多總統都得不到的高度。


如果你認為我在26歲的時候成為了大學校長就算我年輕有為的話, 那你就錯了。 我在32歲的時候, 因為參加南北戰爭的軍功被任命為少將。 我還得到了林肯總統的賞識, 成為了一名國會議員。 我在18年的議員生涯里面取得的成就也是不小的, 我對人口的普查工作提出過許多的建設性意見, 對日后的美國人口的普查政策有很大幫助, 我還被譽為“現代人口普查之父”。


我在1880年的時候當選為美國的第20任總統, 我還是美國首位具有神職人員身份的總統。 也就是說別的總統就職儀式還需要神父, 我在宣誓就職的時候, 自己來就可以了。 我在就職儀式上還第一次請到了我親愛的母親, 我順便還檢閱了一下美國的軍隊, 可謂是耀武揚威了。


不過人還是不能太成功, 容易飄。 1881年的7月2日, 我在就職之后的第四個月, 我腦子不知道怎么想的, 沒帶警衛就進入了華盛頓的巴爾的摩的火車站, 然后我身后的刺客就見縫插針給了我兩槍, 這貨開完槍以后還喊了一句:“這下好了!他們必須給我那個職務!”唉, 不就是想升官么, 跟我說一聲就行了啊, 何必呢。 不過, 他那兩槍都沒有打中我的致命部位。 我當時還能搶救一下。


但是, 醫生不管怎么樣都找不到我身體里面的子彈。 他們還打電話給貝爾(電話的發明者), 善良的貝爾先生一聽說我遇刺了, 就發明了一種金屬探測器, 就是一碰到金屬就會發出聲響的東西。 他還特別囑咐使用這個儀器的時候, 除了要尋找的金屬外, 不得有任何其它金屬存在。 結果大夫還是把我放在了金屬做的病床上, 他們這樣能找到子彈真是見鬼了。 9月19日, 我死在了病床上。 唉, 庸醫啊。 他們是不是故意的?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