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美了!摄影师等待15年拍下这片星空,荣获美国国家地理一等奖

這個星球上有些極致的景色, 它們遠離城市, 鮮為人知, 甚至要冒著生命的危險才能一睹其芳容。

這個星球上有些人, 他們的基因深處, 烙印著冒險精神的神秘代碼, 讓他們窮其一生也要追求極致和美麗。

比如火山, 以及熱愛火山的攝影師們。


SERGIO TAPIRO

這張照片被評為2017國家地理雜志自然類攝影的一等獎, 幾乎在一瞬間抓住了評委們的心, 毫無懸念的獲得了這一殊榮。

如果說達芬奇畫雞蛋是千錘百煉的磨礪, 那么這張照片似乎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15年的漫長等待, 30萬張照片的瘋狂拍攝, 攝影師幸運的抓住了這個瞬間。

閃電劃過夜空的瞬間, 也照亮了下面高聳的科利馬火山, 巖漿迸發出的鮮紅色和冰冷的藍色產生了鮮明的對比, 都被定格在某個特殊的瞬間。 更搶眼的是照片的背景, 浩淼星空的永恒也被完美的抓取, 永恒與瞬間, 當這對看似相反意思的詞組被置于同一張照片時,

也許只能用極致來形容了吧。

攝影師名叫Sergio Tapiro, 當時的他正趴在草叢中, 忍受著12月份墨西哥獨有的寒冷和潮濕, Sergio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 這是大自然賜給他的厚禮。


一次火山間歇噴發的過程??SERGIO TAPIRO

2002年, Serigo第一次拿起相機拍攝火山, 當時的他還顯得有些惴惴不安, 因為火山口離他只有短短的8英里, 當地政府已經下達了撤離居民的命令, 而他卻偏要“逆風而行”。 科利馬火山算得上是北美最大的活火山之一了,

它位于墨西哥西部, 海拔4330米, 1913年火山經歷了一次大規模噴發, 給當地人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夢魘。 之后的幾十年, 火山會有間歇性的噴發, 而這卻成了Serigo一生的追逐。


這是禮帽嗎???SERGIO TAPIRO

有朋友問他:“拍攝這樣的星空和火山難嗎?”他的回答是:“不難, 拍攝火山最需要的不是攝影技術, 而是耐心, 和一點點運氣。 ”他說火山就像淘氣的孩子, 它們最喜歡在你回程的途中噴發,

他還經常調侃自己的生活, 說火山攝影師的日常就是開車, 爬山, 等待, 沒拍到, 回家。


?SERGIO TAPIRO


?SERGIO TAPIRO


?SERGIO TAPIRO


?SERGIO TAPIRO

不過Serigo卻很享受這種別人眼中的“無聊生活”, 躺在樹蔭下, 嘴里銜著那些不知名植物的葦桿, 頭頂的星空和遠處的火山遙相輝映, 偶爾的一次噴發就好像是大自然獻給自己的禮花,

也許沉浸在這種生活中, 時間也會過得很快吧!

這一拍就是15年。


火山與滿月??SERGIO TAPIRO

Serigo計劃在接下來的五年中游歷北美洲的另外15座火山, 不過科利馬火山應該會成為所有火山中最獨特的一個吧, 畢竟他在這里, 收貨了很多, 用他自己的話說, 就是:

It is the passion of my life.I love this volcano.


眺望火山??Albert Dros

無獨有偶,另一位來自德國的攝影師也是火山的鐘愛者。

當晨曦的第一縷光照進帳篷時,Albert Dros總會立馬鉆出帳篷,他并非要享受和煦的陽光,而是在眺望遠處巍峨的危地馬拉火山(富埃戈火山),這已經成為他生活的常態,因為,他是一名火山獵人。

驅車十幾個小時,一直開到再也無法向前的時候,便背上行囊望最高點走去,這就是Albert拍攝火山的日常。

這是一種相當危險的生活,因為危地馬拉火山的喜怒無常早已讓生活在當地的人民深受困擾,2018年6月4日的大噴發就造成了2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的嚴重后果。


?Albert Dros


?Albert Dros

不過在Albert眼中,極致的危險也伴隨著極致的美麗,32歲的他很享受這樣的生活,他形容噴發的巖漿就好像信號一樣指引著自己向前進。

火山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他教會我敬畏自然

這是Albert的人生信條之一,他也勵志要拍攝出最美的火山照片。


夕陽下的火山??Albert Dros

夜晚的火山則更加美麗,在星空背景的映襯下,火山儼然就是一個赤色的精靈,舞動于天地之間。這更像一出大自然的好戲,星星,火山,森林,云彩都是演技精湛的藝術家。


?Albert Dros


?Albert Dros

或者,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凝望一下夜空中的銀河,那將是一種堪稱完美的極致體驗。


?Albert Dros

危地馬拉城距離火山不足40公里,火山已經成為當地人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符號,如果火山不會吞噬生命的話,那將是一幅怎樣的和諧畫面呀!

是不是覺得很震撼,你又在那里看到過這么美的星空呢?歡迎在留言區告訴我們~

作者:于新陽,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銀河旅游局】,期待你的光臨~


眺望火山??Albert Dros

無獨有偶,另一位來自德國的攝影師也是火山的鐘愛者。

當晨曦的第一縷光照進帳篷時,Albert Dros總會立馬鉆出帳篷,他并非要享受和煦的陽光,而是在眺望遠處巍峨的危地馬拉火山(富埃戈火山),這已經成為他生活的常態,因為,他是一名火山獵人。

驅車十幾個小時,一直開到再也無法向前的時候,便背上行囊望最高點走去,這就是Albert拍攝火山的日常。

這是一種相當危險的生活,因為危地馬拉火山的喜怒無常早已讓生活在當地的人民深受困擾,2018年6月4日的大噴發就造成了2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的嚴重后果。


?Albert Dros


?Albert Dros

不過在Albert眼中,極致的危險也伴隨著極致的美麗,32歲的他很享受這樣的生活,他形容噴發的巖漿就好像信號一樣指引著自己向前進。

火山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他教會我敬畏自然

這是Albert的人生信條之一,他也勵志要拍攝出最美的火山照片。


夕陽下的火山??Albert Dros

夜晚的火山則更加美麗,在星空背景的映襯下,火山儼然就是一個赤色的精靈,舞動于天地之間。這更像一出大自然的好戲,星星,火山,森林,云彩都是演技精湛的藝術家。


?Albert Dros


?Albert Dros

或者,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凝望一下夜空中的銀河,那將是一種堪稱完美的極致體驗。


?Albert Dros

危地馬拉城距離火山不足40公里,火山已經成為當地人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符號,如果火山不會吞噬生命的話,那將是一幅怎樣的和諧畫面呀!

是不是覺得很震撼,你又在那里看到過這么美的星空呢?歡迎在留言區告訴我們~

作者:于新陽,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銀河旅游局】,期待你的光臨~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