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无法看出两只猴子的长相区别,但婴儿却能,其实成人也能做到

準確的辨認出誰是誰, 似乎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可以做到, 即使是面對百萬之眾, 我們也很容易就能夠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妻子、孩子、母親和老友, 當然, 我們也能夠準確的辨認和我們只有一面之緣的人, 又或者今天早上買煎餅遇見的阿姨, 當我們某天在公交車上看到她, 就會覺得眼熟, 通常想上一會, 我們就能夠記起她就是那個攤煎餅的阿姨。 這種對于人臉的辨認能力是每個人都具有的,

而且很少會有人將其看作是一種能力。 但是這種能力并不是什么時候都好使, 一旦跨越種族, 能力就減弱了。


我們很容易就能夠區分兩個中國人的相貌區別, 但如果是兩個美國人, 我們要將他們區別開來就有一點難度了, 如果他們的衣著發型都一樣, 那么在只有一面之緣的情況下, 我們很容易會認錯。 如果是兩個非洲人, 那就更不用說了, 如果身材和衣著沒有差異,

在很多人的眼中, 恐怕非洲人都長得一個樣。 跨種族是如此, 如果是跨物種, 那這種情況就更為明顯了。 比如讓我們去觀察兩只猴子, 我們根本無法看出它們之間的相貌區別, 在我們看來, 一個猴山上的幾十上百只猴子的臉都是一樣的, 我們無法通過看臉分辨它們。


這是為什么呢?是不是因為猴子們本來長得就差不多呢?是不是因為非洲人的相貌接近度更高呢?完全不是這么回事。

白種人也好, 非洲人也好, 哪怕是猴子也好, 它們自己族群中個體之間的長相都有著很大的差別, 一點也不亞于我們。 既然如此, 我們為什么無法識別呢?這是因為“跨種族效應”在起作用。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效應, 目前還沒有嚴謹的科學證據。 但是科學家們認為這是大腦對人臉識別系統的過度擬合所產生的認知窄化現象, 大腦之所以要這么做是為了提高信息的處理速度, 讓我們能夠更快分辨周圍的人物。


這是有證據的, 因為這種現象并不是天生的。 研究發現, 嬰兒在三個月的時候對任何種族的人臉都有很好的識別能力, 他們甚至可以準確的識別兩只猴子的相貌差別。 但是當孩子到達半歲的時候就不能再識別猴臉了, 甚至連非洲人的臉都難以識別。 而九個月之后, 嬰兒喪失了準確識別白種人臉的能力。 當然, 這些研究都是針對中國兒童所進行的, 如果是其他種族的孩子, 自然最后會保留識別自己種族人臉的能力。 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 是大腦針對周圍的人物環境所進行的人臉識別能力的調整, 這樣雖然喪失了識別不同種族人臉的能力,

但是卻提高了識別周圍人物的速度。


而且科學家發現, 這個過程并不是不可逆的。 如果你經常有意識的觀察白種人或者非洲人的臉, 那么你識別不同種族人臉的能力就會恢復。 同理, 如果你終日去觀察猴子, 那么一段時間之后, 你便能夠準確的分辨兩只猴子的相貌差別了, 而且不僅是對于你認識的猴子, 再來幾只陌生的猴子, 你一樣可以迅速看出它們之間相貌的巨大差別,

而在普通人看來, 它們則長得一模一樣。 對此, 我不禁想, 如果不是猴子呢?如果長時間觀察鳥類或者黑熊, 是否也能夠看出它們的樣貌區別呢?對此, 科學家并沒有給出進一步的說明。 對此, 你怎么覺得呢?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