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用私房钱请他拍婚礼,拍一场婚礼经常跑两万步


早上五點就趕往新人家, 一進家門壺圖便進入了工作狀態, 舉著相機, 游走在一百多平的家里, 像狙擊手一樣等待著真摯的瞬間,

摁下快門。 頭一天晚上十點多才在賓館辦理入住, 一大早就起床工作, 這是壺圖一年拍攝幾十婚禮的大部分狀態。


壺圖是國內著名的婚禮紀實攝影師, 從事婚禮攝影十余年, 作品曾多次獲得國際獎項。 一大早拍攝了兩個多小時, 趁新娘換衣服的空隙吃上幾口包子。

接親的早上都是忙碌碌的, 親朋好友都是從全國各地趕來, 新娘請紀實攝影師, 就是希望留著每一個難忘的瞬間, 壺圖每一刻都不會懈怠。 壺圖拍攝的照片在網上感動了很多人, 有的新娘會用自己私房錢邀請他去老家拍攝婚禮。


拍攝婚禮的一天盡可能不去干預婚禮, 而是不斷地行走觀察, 尋找角度。 拍婚禮經常是受制于場地和光線, 攝影師為了拍到一張好的照片, 很少去顧及姿勢。 壺圖跪坐在副駕駛, 等待父母親人與新娘道別。


中國的婚禮是兩個家族的事情, 婚禮當天很多親戚都會忙著給新人拍照,

攝影師需要融入其中, 也需要排除其他人的干擾, 順利的拍下滿意的畫面。


從偏遠鄉村到北上廣深, 從傳統婚禮到西式, 壺圖一年中有大半的時間不是在去拍婚禮的路上, 就是在拍婚禮, 經常是千里相會, 只為記錄下出嫁的那一天。

攝影師不是萬能的, 拍攝婚禮會經常遇見各種奇怪的現場燈光, 壺圖都會和燈光師溝通。


婚禮當天, 場景在不停的變, 為了拍攝更好的照片, 換鏡頭的動作需要迅速完成, 怕錯過每一個瞬間。


婚禮儀式的現場流程是固定的,在短短的二十分鐘的儀式一個接著一個的情節,壺圖端著相機需要像短跑運動員一樣沖刺,每一場都是百米加速。從早上拍到儀式結束,半天經常跑兩萬步,做幾百次深蹲。


光線、構圖、角度、情感都是在拍攝的過程是需要考慮的,很多攝影師有自己固定的走位,壺圖的拍攝路線卻像是在打游擊。


拍攝婚禮,儀式的流程早被套路化了,場布也經常千篇一律,很多攝影師會出現審美疲勞,壺圖卻每一次都帶著新鮮感在拍照,因為每一次的新人都有自己的愛情故事,壺圖會去聆聽,很多的客人都成了他的朋友。更多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路人的眼睛”。(圖文 戴繼民)


婚禮儀式的現場流程是固定的,在短短的二十分鐘的儀式一個接著一個的情節,壺圖端著相機需要像短跑運動員一樣沖刺,每一場都是百米加速。從早上拍到儀式結束,半天經常跑兩萬步,做幾百次深蹲。


光線、構圖、角度、情感都是在拍攝的過程是需要考慮的,很多攝影師有自己固定的走位,壺圖的拍攝路線卻像是在打游擊。


拍攝婚禮,儀式的流程早被套路化了,場布也經常千篇一律,很多攝影師會出現審美疲勞,壺圖卻每一次都帶著新鮮感在拍照,因為每一次的新人都有自己的愛情故事,壺圖會去聆聽,很多的客人都成了他的朋友。更多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路人的眼睛”。(圖文 戴繼民)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