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老师视遗体为搭档 十余年教授4000医学生


解剖課結束, 張衛國熟練地把大體老師包裹好。 大體老師是醫學界對遺體捐獻者的尊稱, 大體老師幫助醫學生掌握和豐富人體知識, 最接近真實的人體。

“大體老師雖不會說話, 卻是我上課的好搭檔, 我和學生都很尊重他。 他很珍貴, 一定要保存好, 盡可能減少損耗。 但新生多少有些畏懼, 開始時包不好, 我就自己來。 ”他說, 教師節的致敬送給每一位同行, 但更應獻給默默奉獻的大體老師。


2003年, 張衛國本科畢業后留校成為一名教師, 后又在本校完成碩士研究生學歷。 初為人師, 為了熟練掌握人體解剖知識, 他常加班看標本, 看到天黑是常事。

一次, 他在解剖實驗室專心看人體標本, 夜幕降臨, 整棟樓只有實驗室還亮著燈。 “衛國。 ”看得正入迷, 突然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頓時一驚, 嚇得汗毛都豎了起來, 腦海中出現無數電影中的恐怖畫面。


原來, 是老主任在叫他。 這天, 恰巧老主任也加班至此, 看到實驗室亮著燈, 好奇之下進去一探究竟。 是張衛國太過專注, 竟沒有聽到主任推門進來的聲音。 如今, 任教十余年,

教授醫學生4000余人。 40歲的張衛國已經熟練掌握解剖知識, 對實驗室大大小小近萬件標本更是極其熟悉。 圖為張衛國向學生展示肺的標本。


學醫8年, 卻沒能當醫生。 起初, 張衛國是有些遺憾的。 “但我教的學生, 能救更多人。 而且, 我現在經常與臨床醫生相互學習, 教學服務臨床, 反過來也指導臨床。 ”慢慢地, 他更懂得老師的價值。


解剖是臨床醫學的后盾, 教學更不能脫離臨床。 他說:“以椎間盤突出為例, 過去是直接打開手術, 醫生能比較直觀地看到周圍組織;現在是微創手術, 打一個1厘米左右的孔, 放入椎間孔鏡, 醫生看不見, 就更要知道周圍的解剖結構, 什么地方有血管, 什么地方是神經。 ”


根據臨床醫學的側重不同, 解剖課程分為系統解剖學、局部解剖學、麻醉解剖學及斷層解剖學等。 全校18名解剖老師, 4門課程都能帶的只有2人, 張衛國就是其中一人。 圖為張衛國正帶領學生參觀斷層解剖標本。


“臨床醫學名詞中, 約三分之二的詞來自解剖學, 約2000多個。 ”張衛國說, 解剖知識容易使人覺得枯燥,

他就引入臨床案例, 想辦法講得清楚、吸引人。 講踝關節的時候, 他結合走路崴腳的生活現象。 他說, “有沒有發現崴腳時都是腳尖向下的時候?學生的興趣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我再給他們分析, 這是因為關節頭是前窄后寬的, 關節頭結合不牢固的時候就容易崴腳。 ”


一次, 聽到學生下課后討論, 說張老師的課是他唯一沒有睡著的課。 張衛國既欣慰, 又擔憂。 “現在條件好了, 學生接受能力也很強,但少了些刻苦與勤奮的精神。”他說,“前些年,大體老師是浸泡在福爾馬林中,一打開包裹,老師學生都被嗆得鼻涕眼淚嘩嘩地流,但照樣有學生趴在跟前仔細觀察標本的細節。現在不嗆了,卻少有學生趴著看了。”圖為張衛國在屏幕前向學生講解3D解剖圖。


有時候,一天要上8節課,8個小時不停地說。但除了日常教學,張衛國還參與錄制在線視頻等省級精品課程。“學生利用碎片時間也能學習,還有多媒體技術,3D解剖圖,學生學習的方式多了,同時,對老師的要求也更高了。”張衛國白天既要上課,又要準備各種在線課程,他只能利用晚上的時間備課學習。圖為張衛國手持膝關節模型,錄制省級精品課程。


和其他課程一樣,考試前,總有學生來找張衛國劃重點。但他說,“解剖學是關系人命的科學,所有知識都是重點。”

學生接受能力也很強,但少了些刻苦與勤奮的精神。”他說,“前些年,大體老師是浸泡在福爾馬林中,一打開包裹,老師學生都被嗆得鼻涕眼淚嘩嘩地流,但照樣有學生趴在跟前仔細觀察標本的細節。現在不嗆了,卻少有學生趴著看了。”圖為張衛國在屏幕前向學生講解3D解剖圖。


有時候,一天要上8節課,8個小時不停地說。但除了日常教學,張衛國還參與錄制在線視頻等省級精品課程。“學生利用碎片時間也能學習,還有多媒體技術,3D解剖圖,學生學習的方式多了,同時,對老師的要求也更高了。”張衛國白天既要上課,又要準備各種在線課程,他只能利用晚上的時間備課學習。圖為張衛國手持膝關節模型,錄制省級精品課程。


和其他課程一樣,考試前,總有學生來找張衛國劃重點。但他說,“解剖學是關系人命的科學,所有知識都是重點。”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