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黑帮混血歹徒美国博仔:84年1次抓捕造成5名警察伤亡


作者:薩沙

本文章為薩沙原創, 謝絕任何媒體轉載

想看大案系列全集的朋友, 請訂閱微信公眾號

照例聲明:本文是薩沙創作的小說,

聲明完畢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94講)

再多申明一點:這篇文章相當血腥恐怖, 心理素質不好的千萬不要看, 別留下什么心理陰影。

18歲以下未成年人, 不要看, 切記!!!

在臺灣百年黑道生涯中, 這個小子不是最囂張最威風的, 一定是最另類的。 這個長著白人面孔的混血兒, 一度把臺灣黑道攪的一團亂亂, 自己也成為十大槍案主犯之一。 這就是美國博仔的故事。 聽薩沙說一說吧。


今天的主角, 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博文, 臺灣人。 這是一個中美混血兒, 父親是美國白人, 母親是臺灣女孩。 關于林博文的誕生, 就有一個老套但悲哀的故事。

敗退臺灣以后, 國民黨為了自保, 只能和美國全力拉上關系。

隨著金大胖突襲南韓, 朝鮮戰爭的爆發。 美國感到自己在東亞已經處于劣勢, 盡全力扶持臺灣, 雙方簽訂了《中美共同防御條約》。

隨著美軍介入越南戰爭, 臺灣的地位也越來越重要, 成為美國人的一個中轉基地。

1966年, 美國幫助臺灣擴建了清泉崗機場。 這是遠東最大的空軍基地, 可起降B-52戰略轟炸機。

60年代, 臺灣經濟剛剛開始起飛, 老百姓還是比較窮的。

相反, 清泉崗空軍基地, 卻是一個聚寶盆。 這里有很多來度假的軍人。

美國大兵有比較高的津貼, 還特別愛花錢, 簡直就是人傻錢多。

于是, 圍繞著這些美國大兵, 不單單臺灣, 也包括日本、韓國、越南、泰國甚至關島等等, 到處都形成了一條消費服務鏈。

臺灣后來認為, 冷戰時期有幾十萬美軍士兵, 曾經路過這里來度假。

美國大兵有著幾大特點:其一是好酒、好色。

很多大兵來自美國社會底層, 文化程度不高, 平時的業余活動也就是酒色。

時至今日, 一到美國軍人休假日, 幾乎所有的士兵都去各種酒吧喝酒(軍官則不同), 追逐女孩。 美軍在別國出去玩, 很多都是從基地乘坐大巴出發。

這個時候, 每個大巴除了司機以外, 還要留1個專門的押運。 這個押運不是運貨, 而是在返回的時候清點人員, 防止有人醉倒在別國大街上。 同時, 他們也會盡量防止大兵們醉酒鬧事, 和當地人沖突。


酒和色, 往往是分不開的。

喝了酒, 就容易起色心。

搞笑的是, 美軍高層對此也心知肚明。

美軍航母上的水兵, 在離艦之前會在專門的艙室等待。 這個艙室里, 就放著無數大盒子。

大家猜猜看, 你們裝的是什么?

沒錯, 就是避孕套。

美軍的軍紀嚴格, 但士兵一旦離開軍營, 軍法就不生效了。 士兵們喝酒、搞女人都是他的自由, 軍隊是不會干涉的。

美國大兵另外一個特點, 就是拔弟弟無情。

很多士兵, 其實早已有固定的女友甚至妻子。

他們在度假時候尋歡作樂, 都是逢場作戲。

即便沒有女友的大兵, 往往也不可能專情于一人, 通常是到處播種, 四處留情。

男歡女愛之后的后遺癥, 就是留下了很多沒有爸爸的混血兒。 據統計,當時美國留在越南的混血兒大約有五萬多名。

扯了這么遠, 我們要說林博文了。


林博文的外婆是個寡婦,以靠開小飯館艱難度日。

后來,她在清泉崗空軍基地附近,開了一個小小的酒吧,主要招待美國大兵,這樣收入會高一些。

小小的酒吧,請不起工人,只能全家男女老幼一起上。

當時年僅17歲的林博文母親,就客串端盤子。

客觀來說,林博文的母親長相平平,偏胖,戴一副眼鏡,年齡又小。

在臺灣人看來,這樣的女孩似乎沒有太多吸引力。

不過,東西方的審美觀不同。

也許在美國士兵眼中,這個女孩很有東方的美麗,于是很多人想方設法和她搭訕。

一次,有個醉酒的大個子黑人士兵,突然將林博文母親拉住,一把摟在懷里。

林博文母親拼命掙扎,呼救。

林博文的外婆見狀,急忙來阻止。

大個子黑人喝醉了,不管你怎么說,怎么拉,就是不放手。

鬧得天翻地覆的時候,突然救星來了。

坐在角落里面的一個白人士兵,突然站起來,用力去拉開黑人的手。

被拉開后,黑人士兵大怒:混蛋,關你什么事!隨后一拳打過去。

由此,兩人廝打起來。

白人終究打不過黑人,最終白人士兵被打倒在地上,黑人也被趕來的憲兵抓走了。

心存感激的林博文一家,將白人小伙送到當地醫院,好在只有一些皮肉小傷,不礙事。

這個小伙告訴林博文的母親:我是德州人,父親是農民,家里有個小農場。我本來已經考取了大學,因為家庭經濟不寬裕,決定先從軍幾年以賺取學費和優惠政策。現在,我就在基地做飛機維修軍士。

白人小伙相當英俊,幾乎像電影明顯。

他金發碧眼,鼻梁高挺,又高又壯,談吐不俗。

英雄救美又受了傷,林博文母親自然對他非常感激。

沒有多久,他們成為了男女朋友。

兩個人年輕人,干柴烈火,沒幾個月就偷偷發生了關系。

1年時間飛速過去,白人小伙要退伍了。

他向林博文的母親許諾,回到美國安定下來后,一定會來臺灣同她結婚。

然后,大家都知道會怎么樣。

猜對,這個白人小伙一去不歸,留下了失貞的臺灣少女。


這還不是最悲哀的事情!

在白人小伙離開不到1個月,林博文的母親發現自己惡心、想要嘔吐,腹部逐步隆起。

等到她到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告訴她:你已經懷孕4個月了。

怎么辦?

告訴自己的媽媽?那還不把她活活氣死?

林博文的外婆中年喪夫,一個人含辛茹苦的工作,就是為了這幾個孩子能有出息。

自己去打掉?這倒是可以,一了百了。

可惜,戀愛中的女人,智力都是0的。

林博文的母親還只有18歲,傻乎乎的,很癡情。

她根本沒有想到,男友竟然會一去不回。

她天真的認為,男友只是在美國始終沒有安定下來,暫時沒有來接她。

她不愿意狠心打掉男友的孩子,一心一意想要等他回來結婚,然后名正言順的生下孩子。

這樣又拖了一段時間。

到了5個月,肚子已經很明顯,無論如何隱瞞不了啦。

林博文的外婆發現女兒懷孕以后,差點沒有氣的吐血。

平靜下來后,外婆堅決要求打掉孩子:傻丫頭,都半年了,他連一個電話都沒打過。他拋棄你了,知道嗎?這個孩子千萬不能留。再說,就算生下來,如果他爸爸是臺灣人,我們也有辦法遮掩過去。可這孩子是個混血兒,根本沒法遮掩,不但你的一生要毀了,孩子未來恐怕也不好過。你要想清楚。

無論外婆怎么說,林博文的母親就是不愿意打掉孩子,并威脅要自殺。


這樣母女僵持了1個多月,最終林博文的母親想通了,決定去做手術。

到了醫院以后,發現孩子實際上已經有7個月,太大了,根本無法打掉。醫生說,這只能做引產手術,然后中止妊娠(也就是打一針把胎兒殺死)。

聽到要把孩子生下后殺死,林博文的母親無論如何不能接受(這倒也是,換薩沙也不行),又以死相逼。

哪里有斗過孩子的父母?

外婆束手無策,只能聽之任之了。

于是,最終孩子就被生了下來,外婆讓他用了自己的姓,叫做林博文。

林博文的母親生下孩子后沒有幾年,就考上了政府職員,要去臺北市工作。

在當年保守的臺灣社會,未婚媽媽和今天的艾滋病毒攜帶者差不多,很難在正經行當立足。

無奈之下,林博文母親只能把孩子留給林博文的外婆照顧,自己隔三差五的回來看看他。

又過了幾年,林博文的媽媽結婚了,男方是個40多歲的軍官(林博文母親不過20出頭)。

軍官表示可以接受私生子林博文,可以給錢給物養著他,但絕對不愿意同他一起生活(這也可以理解,當時社會輿論就這樣)。

于是,林博文就一直和外婆生活在一起,等同于沒有父母了。


有意思的是,混血兒林博文從小就很帥。

他有著父親遺傳給他的藍眼睛和淡黃色頭發,高高的鼻梁,修長的身材。

不過,他的臉并非白人的臉型,而更像是中國人。

總之,這種中美混合的長相,在所有臺灣女孩眼中,都是很英俊的。

自然,他也比普通孩子要高大,身強體壯。

唯一的缺點是,林博文從小就脾氣暴躁,這就不知道是遺傳爸爸還是媽媽了。

外婆對林博文很鐘愛,用盡全力的照顧他,培養他。

外婆愛稱他為“博仔”,希望他能夠好好讀書,出人頭地。

只是,林博文的童兒和少年,都是相當凄慘的。

上面已經說了,60年代的臺灣還相當封閉,婚前性行為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無論是臺灣本省人還是外省人,年長的人都是舊思想,非常的保守。

林博文是個私生子,就這一條肯定不得安寧了,更別說他還是個混血兒,一個被美國佬拋棄的孩子。


林博文在染黑頭發

此時的外婆已經關閉了酒吧,回到臺中鄉下開了一個小小的面店。

鄉下地方,民風更為保守,還是孩子的林博文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點點。

當時四處風傳,林博文的母親是個妓女,為了錢和美國佬睡覺。后來她不慎懷孕,生下了孽種。

于是,“雜種”就成為林博文的外號。

在小學時,英俊高大的林博文,就是眾多男孩欺負的對象,經常被多人圍著譏笑甚至毆打。

老師對林博文比較鄙視,認為他媽媽行為不檢點,有損中國人的形象。

一個老師還曾當眾說,林博文這種人是“國家的恥辱”。

既然是雜種了,林博文自然沒有朋友,只能忍氣吞聲。

他很少出門,平時除了上學,基本都在外婆的店里面洗碗和打雜。

他一度將頭發染成黑色,才愿意出門上學。

這有什么用呢?他還是被罵“雜種能染黑頭發,能染藍眼睛嗎”?


這樣到了中學,林博文的英俊,吸引了很多女孩子。

其中一個女孩,一度成為林博文的女朋友。這個富家女的父親,知道女兒竟然和一個雜種相好,氣的差點吐血,將女兒痛罵了一頓。

女孩只得和林博文分手,還轉了校,這對林博文打擊很大。

這一來,林博文又引起了很多男同學的嫉妒。他們中的一些是不良少年。

這些少年經常騷擾林博文,甚至打人。

一次被打的耳朵出血后,林博文去找警察。

誰知道,他還沒開口,反而被警察打了一記耳光“你這個小雜種,整天就知道打架”!

到了中學,林博文已經不是孩子了。

在畸形的環境下,林博文很小就懂事,思維也比同齡人成熟。

悲慘和屈辱的經歷,林博文開始仇恨同學、仇恨鄰居、仇恨社會、甚至仇恨自己的父母。

除了外婆以外,沒有人對他好過,沒有人把他當人看待。

連母親,也幾個月才看他一次。

小學時候的林博文,非常想念母親,竟然一個人從臺中老家坐車到臺北母親的工作單位。

害怕丟臉的母親,發現兒子來了以后大驚失色。她慌慌張張的將林博文拉到一個小巷子你,罵了一頓,讓他趕快回去,再也不要來了。

誠然,也許林博文的媽媽有難言之隱,此舉卻讓孩子徹底傷透了心。

由此,性格暴躁的林博文逐步出現了反社會的人格分裂,開始報復社會的行為。

一次放學,林博文又被4個不良少年攔住,譏笑辱罵。

之前,他曾經多次被他們打過。

這次的林博文終于忍無可忍,揮拳反擊,雙方打成一團。

1個人哪里能夠打過4個人,林博文被拳打足踢,打傷在地,最后進了醫院,住了整整半個月。


出院以后,林博文決心報復。

他從鄰居的水果攤上,偷走了一把西瓜刀,找到了這4個不良少年。

這4人見林博文持刀而來,知道情況不對,嚇得立即四散逃走。

林博文追了上去,將其中一人砍倒,連砍了幾刀。

警察趕來,將林博文抓走,這是林博文第一次砍人。

好在被害者只是皮肉傷,加上林博文年齡太小,最終關押了十多天,由外婆支付賠款以后就領回去了。

從此刻開始,林博文就開始了自己的黑道的生涯。

為了不被欺負,加上報復社會的心理,林博文迅速成為街上的一霸,四處打架惹事。

相比其他小混混,林博文有一種讓人膽寒的暴戾和亡命。

經常一語不合,林博文就立即揮刀砍殺,根本不計后果。

為此,林博文先后幾次被捕,中學也將他開除。

外婆見他這樣,經常含淚教育他要好好做人。

不管外婆怎么說,林博文只回答同一番話:我還算是人嗎?在所有人眼中,我不過是個雜種!禽獸!外婆,你不要管我,讓我死了就行了!

說出這番話的林博文,只有16歲。


打架出了名,加入幫派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

林博文是臺中人,很快加入了當地黑幫十五神虎幫。

十五神虎幫是個新幫派,成立于60年代,開始主要在臺中市活動,五權路、西屯路、英才路都是他們活動的核心區域。

這個幫派的特點是成員年輕,大哥平均都只有20多歲。

這伙年輕人兇悍之極,毫無顧忌。

七八十年代,十五神虎幫高速發展,成為雄霸臺中的強大幫派。十五神虎幫知名成員就有:'漢童’、國印、碧雞仔、大象、'斌大’謝崇斌、'八指明’林樹旺、'豬哥吉仔’張忠信、李勝煌、'赤龍’王鴻基、'大空輝仔’王振輝、'石頭’石中信等人個個都是狠角色。

代價是,這些年輕的黑幫分子,基本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打打殺殺,終究有玩完的一天!

林博文加入幫派以后,外號叫做美國博仔。

這個新幫派,和臺灣老幫派不同,一切以利益為主。

所謂的講義氣、尊師重道等江湖規矩,在這些年輕人眼中都是不存在的。

這些人一切都是為錢,以搞賭場、替特種行業圍事、放高利貸、暴力討債為生。

一旦涉及利益糾紛,他們不但毫不留情的和其他幫派火拼,甚至自己人也會殺來殺去。

比如綽號' 豬哥吉仔’的張忠信因殺人罪判刑脫逃,躲在同一幫派大哥王鴻基的家里。

因在王鴻基曾經在張忠信的賭場欠下賭債,兩人這次談判未果,竟然幫內火拼。王鴻基被張忠信一槍斃命,后張忠信在警方圍捕下舉槍自殺。


這種六親不認,恰恰符合林博文報復社會的性格。

在這種講究利益的幫派中,林博文也迅速改變,一切都為了錢。

林博文仇恨社會,不在乎自己的性命,敢打敢殺,誰都不怕。

于是,他很快就出頭,成為有名的后起之秀,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小弟跟著他。

只是沒想到,在黑幫中,林博文仍然是另類,難有出頭之日。

即便是新黑幫,也是要講一些傳統的。

很多黑幫老大認為,林博文是個混血雜種,他們羞于和這種人來往。

在幫派中,林博文也是被大家排斥的對象,相當孤立。

幫主對林博文很不屑,經常對他喝罵,讓他不得惹是生非。

林博文當時才十八九歲,膽大妄為,肆無忌憚。

他對幫主的話,只是陽奉陰違。平時,他帶著自己一批小弟綁架勒索,目的只有一個“錢”!

林博文去綁架之時一律持槍,受害人根本不敢抵抗。

去取贖金時,都是林博文親自帶著2枚美制手雷取錢。

一旦發現異常,林博文就會引爆手雷自殺,同伙聽到爆炸聲就會迅速殺掉人質。

由于林博文窮兇極惡,根本不怕死,人質家屬只得老老實實給錢,根本不敢報警。

由此,林博文錢越來越多,膽子越來越大,甚至敢于綁架同屬黑道的其他大哥。

對此,江湖上很多人群情激奮,認為林博文黑吃黑,壞了江湖規矩。

幫派內部,也有很多人對林博文不滿。


除了不守江湖規矩以外,林博文連警察也不怕。

本來江湖規矩,條子耍黑社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即便再兇狠的黑幫分子,見了警察也是只能跑的。

但林博文不同。

他曾放話:那個條子來對付我,我就殺要他的命!

11月2日,林博文一伙在臺中縣烏日鄉喝酒,被1個路過警察盯上。

見有警察跟蹤,林博文二話不說,直接掏出手槍,指著警察的頭:告訴你,我是美國博仔。就憑你一個小警察,還想抓我?

林博文的小弟搜出警察的手銬,將他銬起來,扔到路邊的臭水溝里。

由此,林博文他們又因持槍被依公共危險罪通緝。

黑白兩道都得罪了,這可不是小事。

本來就被孤立的林博文,逐步處于眾矢之的。

1982年4月23日,林博文一伙人手持45手槍,再次綁架。

光天化日之下,他們在臺中市千越百貨公司門前,綁架了富商鄭國興,勒索巨額贖金。

案發后,警方通過線報得知是十五神虎幫所為,直接找到幫主。

幫主知道這是林博文干的,極為憤怒。

林博文不聽從號令,幾次三番搞事,導致幫派被警方重點盯上。

幫主決定不保林博文,告訴警方:這是林博文干的,他已經不是我們幫派的人了。你們抓他就是了。

由此,警方開始對林博文的通緝。

1984年初,林博文和幫派徹底決裂,他在臺中市成立了后龍十五神虎幫。

林博文得知被其他幫派和自己幫派出賣,惱羞成怒,開始放棄綁架,改為打劫幫派賭場。

林博文的作案模式是,突然帶著幾個小弟沖入賭場,用手槍和手榴彈威脅,要求給至少50萬臺幣(80年代就是一筆巨款了)。

面對兇神惡煞的林博文,賭場小弟早就魂飛魄散,四散躲避。

如果賭場老板試圖還價,林博文立即對天花板開槍威嚇,甚至拉開手榴彈的保險,威脅炸毀賭場。

到了這種地步,誰不怕死?

賭場老板只能老實的給錢,送瘟神。

林博文先后在臺灣中部搶了十幾家賭場,從沒失手。

要知道,任你是再厲害的歹徒,誰敢去搶這么多幫派的賭場?竹聯幫、四海幫、松聯幫、北聯幫,飛鷹幫,哪一個是好惹的?

此舉犯了眾怒了,林博文也成為黑道的首要公敵。


一次,林博文搶劫了老大標哥的賭場。標哥是臺中最有實力的黑幫老大,手下兵強馬壯。

被林博文砸了腸子以后,標哥拿出一筆巨款,讓部下外號憨虎的王寶童(23歲),帶著一群人24小時追殺林博文。

標哥給了他們不少槍械,要求不管林博文逃到哪里也要殺了他,見尸付錢。

憨虎也非善類,因心狠手辣頗有名氣,23歲就成為一流黑道人物。

誰知道,林博文哪里是好惹的,他決定先下手為強。

1月12日,林博文帶著4名小弟,攜帶左輪手槍、霰彈槍,在臺中市北屯路與文心路口堵住了憨虎的坐車。

憨虎發現傍邊的車里,竟然坐著林博文,急忙和小弟掏槍。

誰知道槍還沒逃出來,林博文他們就對準憨虎坐車連開二十多槍。

憨虎中彈后負重傷,搶救后脫險,但留下終身殘疾。

臺中傳了幾代黑幫老大標哥,竟然被無根基的小輩林博文嚇住。

拼又拼不過,躲又躲不了,看來死路一條了。

這種情況下,標哥只能違背江湖規矩,向警方通風報信,借助官府力量對付敵人。

憨虎被打殘后,林博文成為黑白兩道的敵人,似乎應該躲避一段時間。

但林博文根本不在乎。

他肆無忌憚的作案,就是報復社會加尋死,要錢只是為了及時行樂而已。

他絲毫不低調,甚至在公開場合鬧事。

7月12日晚間,林博文與手下綽號石頭仔的石中信(22歲)、戴勝裕等人,到豐原市芳玉酒家飲酒作樂,酒家要打烊時,林博文覺得酒興未足,竟持槍對酒家老板示威,并射擊四槍后逃逸。

由此,林博文的名氣越來越大。聽到美國博仔,即便最兇悍的黑道分子,也會頭疼。

前臺中刑警隊長陳坤湖回憶:當年,林博文真的很厲害。他根本不需要綁票了,也不會親自去搶劫。他缺錢了,只要打電話給富人,要求準備50萬,3天后派小弟來取。當時,沒有人敢不給。到了3天期限,林博文真的會來開槍扔手雷,要你的命。

不過,林博文這樣大鬧,擺明了就是鬧事尋死。

警方四面追擊他,林博文被捕只是時間問題。


11月14日下午,刑事局偵二隊隊長王郡接獲黑社會大哥標哥的線報:林博文與白雪大舞廳紅牌劉淑惠(21歲),帶著保鏢吳永源(34歲)與吳永森(26歲)兩兄弟,躲藏在向上路2段20巷1弄30號。

根據黑社會的規矩,向警方通風報信是最大的忌諱。

但標哥此時正被林博文追殺,性命難保,哪里顧得了許多。

接到標哥的密保后,王郡立即在臺中市消防隊設置臨時指揮中心,召集臺中縣、市刑警隊員61人,準備抓捕。

抓捕林博文的重任,最終交給由臺中縣刑警隊長洪旭負責。

洪旭隊長是江蘇省人,從警快30年,此時55歲,經驗非常豐富。

11月15日凌晨4點,洪旭隊長帶著25名全副武裝的刑警,將向上路2段團團包圍。

本來警方行動相當隱秘,卻很快暴露了。

警方沒有預計到的是,這里本來是偏僻平靜的老社區,很多家庭養狗。

這么多警察的活動,引起了眾多家犬的狂叫。

林博文非常聰明,立即發現被警方包圍。

這種情況下,林博文仍然沉著冷靜。

他先告訴女友劉淑惠,立即趴在地板上,無論什么情況不要亂動。

本來,被警察包圍后,固守建筑物是最保險的,林博文不應該隨便突圍。

然而,林博文怕槍戰會傷及女友劉淑惠,決定冒險突圍。

林博文穿上防彈衣,右手拿四五手槍,左手拿左輪手槍,又在口袋中塞入3枚美制手雷。

林博文讓吳家兄弟從后門走,自己偷偷打開窗戶,趁著夜色從屋后二樓石棉瓦頂跳下。

天太黑,二樓又不算矮,林博文落地就摔傷了一條腿。

受傷后,林博文強忍巨疼,一瘸一拐向前跑去。

此時,周邊房屋已經被團團包圍,警察也不是吃干飯的。


林博文剛剛跳下,就被2名警員發現(李德川和張富)。

李德川警官快速跑了幾步,一把從背后摟住林博文的脖子,試圖生擒他。

誰知道,林博文反應很快。

被摟住脖子后,林博文迅速將四五手槍,伸入自己的腋下,向后開槍。

呯!

也算李德川命大,子彈擦著他的防彈衣側面,從腹部側面飛過。

即便如此,李德川也被11.43毫米子彈的強大威力,震得仰天跌倒,肋骨劇痛,動彈不得。

見林博文開槍,另一名警官張富立即開槍反擊。

呯!呯!張富連開兩槍,都沒有擊中。

林博文毫不猶豫,對準張富用四五手槍,連開3槍。

呯呯呯,張富急忙隱蔽在電線桿子后面。

這邊,巷子另一頭的警官莊訓共,立即攔住林博文的去路,持槍準備射擊。

誰知道,林博文出槍極快,轉身用左手的尊輪手槍,搶先連開2槍。

呯!呯!警官莊訓共右手被子彈射穿,拇指被打飛。

哎呀一聲,他的手槍落地。

林博文顧不上對莊訓共補槍,繼續瘸著腿向前飛奔。


他飛步竄出小巷,奔向傍邊小樹林。

身后只有警官張富在追擊,但相聚二三十米,鞭長莫及了。

當時天黑,讓林博文逃進樹林,想要抓他就難了。

眼見抓捕就要失敗!

關鍵時刻,已經55歲的洪旭隊長,毅然沖到了第一線。

林博文連續打倒2名警員以后,距離林最近的警察就是洪旭隊長自己。

他不顧一切,親自持手槍對準林博文連續射擊。

呯,一發子彈擊中林博文,他頓時摔倒。

讓洪旭隊長沒想到的是,林博文穿著從美國搞來的新式防彈。

這一槍本來會致命,卻沒有射穿防彈衣,只打斷了林博文一根肋骨。

林博文跌倒后,立即抬手用四五手槍還擊。

要說林博文的槍法真是不錯,這一槍準確擊中了洪旭隊長的左胸。

這就輪到洪旭隊長倒霉了,他根本沒有穿防彈衣。

這發子彈穿透了他的左胸,傷勢極為嚴重。

中彈后,洪旭隊長跌倒失去知覺。

這邊,林博文掙扎著爬起來,帶著受傷的肋骨,繼續奔跑。


前后不超過1分鐘時間。

不要小瞧這短短的1分鐘,是非常關鍵的。

周邊警員聽到槍聲后,紛紛狂奔到這里。

此時,林博文正在朝著小樹林飛奔,已經遲了。

包括張富在內的三四名警員,一起對準林博文開槍。

呯呯呯!一發子彈準確擊中林博文的膝蓋。

林博文在奔跑中跌倒,倒臥在電線桿旁,四五手槍跌落路邊,不知去向。

這種情況下,林博文似乎應該棄械投降了。

誰知道,一心求死的林博文,用剩下的左輪手槍還擊,很快打光了余下的子彈。

幾名警員見狀,立即連續射擊。

呯呯呯,林博文先是下腹部中彈,接著頸部中彈,都是重傷。

此時,他的左輪手槍已經沒有子彈了。

見無法抵抗,悍匪林博文取出一枚手雷,就要拉響自爆。

萬幸的是,受傷過重,林博文還沒來得及拉響,就昏迷了過去,手榴彈丟在一旁。


警方立即將林博文和洪旭隊長,送到榮民總醫院臺中分院急診室搶救。

送到醫院時,林博文身中3槍,還斷了肋骨。

不過,他的命很大。

擊中頸部的子彈,只打斷了靜脈,沒有傷及動脈,不致命;下腹部中的一槍,把小腸打穿了3個孔,也不致命。

至于膝蓋的那槍,更是不要緊了。

不過,頸部中彈后,林博文呼吸困難,似乎就要斷氣。

醫生見他危急,急忙替他插管搶救。

誰知道,一心求死的林博文很平靜,緩緩將管子扯掉,還說:先生,拜托,免睬我(臺語,醫生,拜托,別理我)。

出于人道主義,醫生給他注射麻醉藥,然后推入手術室縫合他的內頸靜脈,并治療下腹和小腿槍傷。

手術很成功,加上林博文年輕,生命力頑強,手術后已無生命危險。

而洪旭隊長對沒這么好運了。

他被射中1發四五手槍子彈,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制M1911的臺灣版。

這種11.43毫米子彈,威力非常巨大。子彈射入胸肺發生翻滾,挫傷了動脈,卡在頸椎部位。

內出血極為嚴重,洪旭隊長根本沒有堅持到醫院,在救護車就因失血性休克殉職。

洪旭隊長的殉職,是國府遷臺后警界殉職的最高警官。

抓捕區區1個林博文,警方付出了1死1傷的代價。

這邊,抓捕林博文幾個嘍啰,警方也遭遇激烈槍戰。

混戰中,警方機動組長陳坤湖左眼中彈(導致失明)、刑警黃上文臀部中彈、陳文彰拇指中彈,受傷3人,好在沒有出人命。

總之,抓捕林博文團伙區區幾個人,警方付出了1死4傷的代價。

什么叫做悍匪?這就是!


洪旭隊長殉職后,臺灣媒體不依不饒,追究為什么他沒有穿防彈衣。警方解釋,是防彈衣數量不足,洪旭隊長將自己的防彈衣脫下給了普通警員。

反而,言論自由地區,記者不是這么容易對付的。

很快,記者揭露根據警方預算,一線重案警員的防彈衣充足,應該不存在缺少防彈衣的情況。

見遮掩不過去了,臺灣警方才承認:現有的防彈衣過于老舊,已經不能防彈。行動之前,警方確實經濟采購了一批防彈衣準備更新,但廠商交貨后發現避彈效果不佳,根本無法使用,主管機關已沒收廠商保證金。

這樣一來,洪旭隊長他們執行任務的時候,防彈衣就不足。

洪旭隊長覺得自己年齡大了,出于愛護年輕警員考慮,把自己防彈衣讓給了一個20多歲的警察。

說白了,洪旭隊長也很偉大。

一個55歲的老警察,又是臺中縣(相當于大陸的大直轄市)刑警隊長,竟然跑到第一線和歹徒槍戰。

薩沙不是黑,大家能在大陸找到一個類似的例子嗎?

林博文被捕以后,等待他的肯定是死刑。

他被移送中區警備司令部,預計活不過半年。

林博文被捕后,已經六十多歲的外婆哭的死去活來。

而林博文的母親,也不顧一切的跑到臺中,每周都來見兒子。

每次外婆和母親同林博文見面,兩個女人都哭的泣不成聲。

此時的林博文倒也不再仇恨母親,反而寬慰兩個女人:沒事了,我最多是無期徒刑了,你們不要哭。

他還說:你們放心,我這次出去一定會改邪歸正,老實找份工作。我在里面學習水電呢,準備做水電工。

其實,林博文比誰都清楚,他殺了這么多人,肯定死路一條。

果然一審中,林博文被判處死刑。

被捕4個月后,3月21日軍事法庭宣判:林博文擁槍自重,目無法紀,膽大妄為,肆意殘殺執勤警察,手段兇狠殘暴,實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威脅他人生命安全,惡性重大,罪無可赦,為彰法紀,應處以極刑,以昭炯戒。

根據常規,林博文會在1個月內被處決。

此時的林博文倒也不怕死,只是看不得外婆和母親的眼淚。

他多次對看守說:長官!幫幫忙,看能不能向上面反應一下,早點讓我走!我死了,我外婆和媽媽就不會這樣跑來跑去了,還要替我上訴。


因林博文的特殊身份,臺灣媒體大肆報道。

甚至,美國媒體也連篇追蹤這個美國軍人的棄兒,還刊登了他的照片。

坊間傳說,林博文被判處死刑后,曾經收到一封信,是他從沒見過面的父親寫來的。

他的父親在信中表示懺悔,懊悔當年對林博文母親的負情和背叛。

其實,在入伍之前,這個男人在老家已經有白人女友,早就定了婚約。

他只把臺灣的事情,當做一次艷遇而已。

退伍以后,林博文的父親回家和白人女友結婚,過起平淡的生活,成為虔誠的基督徒,還是當地有口皆碑的善人。

他并不知道,分手時林博文的母親已經懷孕。

林博文的父親表示,如果林博文愿意寬恕他,他立即飛到臺灣和兒子見面。

對于父親的要求,林博文回信只寫了一句話:也許你的耶穌基督會寬恕你,但是我不會!

4月12日凌晨,年僅21歲的林博文被押赴刑場,由憲兵執行槍決。

我們要說林博文了。


林博文的外婆是個寡婦,以靠開小飯館艱難度日。

后來,她在清泉崗空軍基地附近,開了一個小小的酒吧,主要招待美國大兵,這樣收入會高一些。

小小的酒吧,請不起工人,只能全家男女老幼一起上。

當時年僅17歲的林博文母親,就客串端盤子。

客觀來說,林博文的母親長相平平,偏胖,戴一副眼鏡,年齡又小。

在臺灣人看來,這樣的女孩似乎沒有太多吸引力。

不過,東西方的審美觀不同。

也許在美國士兵眼中,這個女孩很有東方的美麗,于是很多人想方設法和她搭訕。

一次,有個醉酒的大個子黑人士兵,突然將林博文母親拉住,一把摟在懷里。

林博文母親拼命掙扎,呼救。

林博文的外婆見狀,急忙來阻止。

大個子黑人喝醉了,不管你怎么說,怎么拉,就是不放手。

鬧得天翻地覆的時候,突然救星來了。

坐在角落里面的一個白人士兵,突然站起來,用力去拉開黑人的手。

被拉開后,黑人士兵大怒:混蛋,關你什么事!隨后一拳打過去。

由此,兩人廝打起來。

白人終究打不過黑人,最終白人士兵被打倒在地上,黑人也被趕來的憲兵抓走了。

心存感激的林博文一家,將白人小伙送到當地醫院,好在只有一些皮肉小傷,不礙事。

這個小伙告訴林博文的母親:我是德州人,父親是農民,家里有個小農場。我本來已經考取了大學,因為家庭經濟不寬裕,決定先從軍幾年以賺取學費和優惠政策。現在,我就在基地做飛機維修軍士。

白人小伙相當英俊,幾乎像電影明顯。

他金發碧眼,鼻梁高挺,又高又壯,談吐不俗。

英雄救美又受了傷,林博文母親自然對他非常感激。

沒有多久,他們成為了男女朋友。

兩個人年輕人,干柴烈火,沒幾個月就偷偷發生了關系。

1年時間飛速過去,白人小伙要退伍了。

他向林博文的母親許諾,回到美國安定下來后,一定會來臺灣同她結婚。

然后,大家都知道會怎么樣。

猜對,這個白人小伙一去不歸,留下了失貞的臺灣少女。


這還不是最悲哀的事情!

在白人小伙離開不到1個月,林博文的母親發現自己惡心、想要嘔吐,腹部逐步隆起。

等到她到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告訴她:你已經懷孕4個月了。

怎么辦?

告訴自己的媽媽?那還不把她活活氣死?

林博文的外婆中年喪夫,一個人含辛茹苦的工作,就是為了這幾個孩子能有出息。

自己去打掉?這倒是可以,一了百了。

可惜,戀愛中的女人,智力都是0的。

林博文的母親還只有18歲,傻乎乎的,很癡情。

她根本沒有想到,男友竟然會一去不回。

她天真的認為,男友只是在美國始終沒有安定下來,暫時沒有來接她。

她不愿意狠心打掉男友的孩子,一心一意想要等他回來結婚,然后名正言順的生下孩子。

這樣又拖了一段時間。

到了5個月,肚子已經很明顯,無論如何隱瞞不了啦。

林博文的外婆發現女兒懷孕以后,差點沒有氣的吐血。

平靜下來后,外婆堅決要求打掉孩子:傻丫頭,都半年了,他連一個電話都沒打過。他拋棄你了,知道嗎?這個孩子千萬不能留。再說,就算生下來,如果他爸爸是臺灣人,我們也有辦法遮掩過去。可這孩子是個混血兒,根本沒法遮掩,不但你的一生要毀了,孩子未來恐怕也不好過。你要想清楚。

無論外婆怎么說,林博文的母親就是不愿意打掉孩子,并威脅要自殺。


這樣母女僵持了1個多月,最終林博文的母親想通了,決定去做手術。

到了醫院以后,發現孩子實際上已經有7個月,太大了,根本無法打掉。醫生說,這只能做引產手術,然后中止妊娠(也就是打一針把胎兒殺死)。

聽到要把孩子生下后殺死,林博文的母親無論如何不能接受(這倒也是,換薩沙也不行),又以死相逼。

哪里有斗過孩子的父母?

外婆束手無策,只能聽之任之了。

于是,最終孩子就被生了下來,外婆讓他用了自己的姓,叫做林博文。

林博文的母親生下孩子后沒有幾年,就考上了政府職員,要去臺北市工作。

在當年保守的臺灣社會,未婚媽媽和今天的艾滋病毒攜帶者差不多,很難在正經行當立足。

無奈之下,林博文母親只能把孩子留給林博文的外婆照顧,自己隔三差五的回來看看他。

又過了幾年,林博文的媽媽結婚了,男方是個40多歲的軍官(林博文母親不過20出頭)。

軍官表示可以接受私生子林博文,可以給錢給物養著他,但絕對不愿意同他一起生活(這也可以理解,當時社會輿論就這樣)。

于是,林博文就一直和外婆生活在一起,等同于沒有父母了。


有意思的是,混血兒林博文從小就很帥。

他有著父親遺傳給他的藍眼睛和淡黃色頭發,高高的鼻梁,修長的身材。

不過,他的臉并非白人的臉型,而更像是中國人。

總之,這種中美混合的長相,在所有臺灣女孩眼中,都是很英俊的。

自然,他也比普通孩子要高大,身強體壯。

唯一的缺點是,林博文從小就脾氣暴躁,這就不知道是遺傳爸爸還是媽媽了。

外婆對林博文很鐘愛,用盡全力的照顧他,培養他。

外婆愛稱他為“博仔”,希望他能夠好好讀書,出人頭地。

只是,林博文的童兒和少年,都是相當凄慘的。

上面已經說了,60年代的臺灣還相當封閉,婚前性行為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無論是臺灣本省人還是外省人,年長的人都是舊思想,非常的保守。

林博文是個私生子,就這一條肯定不得安寧了,更別說他還是個混血兒,一個被美國佬拋棄的孩子。


林博文在染黑頭發

此時的外婆已經關閉了酒吧,回到臺中鄉下開了一個小小的面店。

鄉下地方,民風更為保守,還是孩子的林博文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點點。

當時四處風傳,林博文的母親是個妓女,為了錢和美國佬睡覺。后來她不慎懷孕,生下了孽種。

于是,“雜種”就成為林博文的外號。

在小學時,英俊高大的林博文,就是眾多男孩欺負的對象,經常被多人圍著譏笑甚至毆打。

老師對林博文比較鄙視,認為他媽媽行為不檢點,有損中國人的形象。

一個老師還曾當眾說,林博文這種人是“國家的恥辱”。

既然是雜種了,林博文自然沒有朋友,只能忍氣吞聲。

他很少出門,平時除了上學,基本都在外婆的店里面洗碗和打雜。

他一度將頭發染成黑色,才愿意出門上學。

這有什么用呢?他還是被罵“雜種能染黑頭發,能染藍眼睛嗎”?


這樣到了中學,林博文的英俊,吸引了很多女孩子。

其中一個女孩,一度成為林博文的女朋友。這個富家女的父親,知道女兒竟然和一個雜種相好,氣的差點吐血,將女兒痛罵了一頓。

女孩只得和林博文分手,還轉了校,這對林博文打擊很大。

這一來,林博文又引起了很多男同學的嫉妒。他們中的一些是不良少年。

這些少年經常騷擾林博文,甚至打人。

一次被打的耳朵出血后,林博文去找警察。

誰知道,他還沒開口,反而被警察打了一記耳光“你這個小雜種,整天就知道打架”!

到了中學,林博文已經不是孩子了。

在畸形的環境下,林博文很小就懂事,思維也比同齡人成熟。

悲慘和屈辱的經歷,林博文開始仇恨同學、仇恨鄰居、仇恨社會、甚至仇恨自己的父母。

除了外婆以外,沒有人對他好過,沒有人把他當人看待。

連母親,也幾個月才看他一次。

小學時候的林博文,非常想念母親,竟然一個人從臺中老家坐車到臺北母親的工作單位。

害怕丟臉的母親,發現兒子來了以后大驚失色。她慌慌張張的將林博文拉到一個小巷子你,罵了一頓,讓他趕快回去,再也不要來了。

誠然,也許林博文的媽媽有難言之隱,此舉卻讓孩子徹底傷透了心。

由此,性格暴躁的林博文逐步出現了反社會的人格分裂,開始報復社會的行為。

一次放學,林博文又被4個不良少年攔住,譏笑辱罵。

之前,他曾經多次被他們打過。

這次的林博文終于忍無可忍,揮拳反擊,雙方打成一團。

1個人哪里能夠打過4個人,林博文被拳打足踢,打傷在地,最后進了醫院,住了整整半個月。


出院以后,林博文決心報復。

他從鄰居的水果攤上,偷走了一把西瓜刀,找到了這4個不良少年。

這4人見林博文持刀而來,知道情況不對,嚇得立即四散逃走。

林博文追了上去,將其中一人砍倒,連砍了幾刀。

警察趕來,將林博文抓走,這是林博文第一次砍人。

好在被害者只是皮肉傷,加上林博文年齡太小,最終關押了十多天,由外婆支付賠款以后就領回去了。

從此刻開始,林博文就開始了自己的黑道的生涯。

為了不被欺負,加上報復社會的心理,林博文迅速成為街上的一霸,四處打架惹事。

相比其他小混混,林博文有一種讓人膽寒的暴戾和亡命。

經常一語不合,林博文就立即揮刀砍殺,根本不計后果。

為此,林博文先后幾次被捕,中學也將他開除。

外婆見他這樣,經常含淚教育他要好好做人。

不管外婆怎么說,林博文只回答同一番話:我還算是人嗎?在所有人眼中,我不過是個雜種!禽獸!外婆,你不要管我,讓我死了就行了!

說出這番話的林博文,只有16歲。


打架出了名,加入幫派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

林博文是臺中人,很快加入了當地黑幫十五神虎幫。

十五神虎幫是個新幫派,成立于60年代,開始主要在臺中市活動,五權路、西屯路、英才路都是他們活動的核心區域。

這個幫派的特點是成員年輕,大哥平均都只有20多歲。

這伙年輕人兇悍之極,毫無顧忌。

七八十年代,十五神虎幫高速發展,成為雄霸臺中的強大幫派。十五神虎幫知名成員就有:'漢童’、國印、碧雞仔、大象、'斌大’謝崇斌、'八指明’林樹旺、'豬哥吉仔’張忠信、李勝煌、'赤龍’王鴻基、'大空輝仔’王振輝、'石頭’石中信等人個個都是狠角色。

代價是,這些年輕的黑幫分子,基本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打打殺殺,終究有玩完的一天!

林博文加入幫派以后,外號叫做美國博仔。

這個新幫派,和臺灣老幫派不同,一切以利益為主。

所謂的講義氣、尊師重道等江湖規矩,在這些年輕人眼中都是不存在的。

這些人一切都是為錢,以搞賭場、替特種行業圍事、放高利貸、暴力討債為生。

一旦涉及利益糾紛,他們不但毫不留情的和其他幫派火拼,甚至自己人也會殺來殺去。

比如綽號' 豬哥吉仔’的張忠信因殺人罪判刑脫逃,躲在同一幫派大哥王鴻基的家里。

因在王鴻基曾經在張忠信的賭場欠下賭債,兩人這次談判未果,竟然幫內火拼。王鴻基被張忠信一槍斃命,后張忠信在警方圍捕下舉槍自殺。


這種六親不認,恰恰符合林博文報復社會的性格。

在這種講究利益的幫派中,林博文也迅速改變,一切都為了錢。

林博文仇恨社會,不在乎自己的性命,敢打敢殺,誰都不怕。

于是,他很快就出頭,成為有名的后起之秀,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小弟跟著他。

只是沒想到,在黑幫中,林博文仍然是另類,難有出頭之日。

即便是新黑幫,也是要講一些傳統的。

很多黑幫老大認為,林博文是個混血雜種,他們羞于和這種人來往。

在幫派中,林博文也是被大家排斥的對象,相當孤立。

幫主對林博文很不屑,經常對他喝罵,讓他不得惹是生非。

林博文當時才十八九歲,膽大妄為,肆無忌憚。

他對幫主的話,只是陽奉陰違。平時,他帶著自己一批小弟綁架勒索,目的只有一個“錢”!

林博文去綁架之時一律持槍,受害人根本不敢抵抗。

去取贖金時,都是林博文親自帶著2枚美制手雷取錢。

一旦發現異常,林博文就會引爆手雷自殺,同伙聽到爆炸聲就會迅速殺掉人質。

由于林博文窮兇極惡,根本不怕死,人質家屬只得老老實實給錢,根本不敢報警。

由此,林博文錢越來越多,膽子越來越大,甚至敢于綁架同屬黑道的其他大哥。

對此,江湖上很多人群情激奮,認為林博文黑吃黑,壞了江湖規矩。

幫派內部,也有很多人對林博文不滿。


除了不守江湖規矩以外,林博文連警察也不怕。

本來江湖規矩,條子耍黑社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即便再兇狠的黑幫分子,見了警察也是只能跑的。

但林博文不同。

他曾放話:那個條子來對付我,我就殺要他的命!

11月2日,林博文一伙在臺中縣烏日鄉喝酒,被1個路過警察盯上。

見有警察跟蹤,林博文二話不說,直接掏出手槍,指著警察的頭:告訴你,我是美國博仔。就憑你一個小警察,還想抓我?

林博文的小弟搜出警察的手銬,將他銬起來,扔到路邊的臭水溝里。

由此,林博文他們又因持槍被依公共危險罪通緝。

黑白兩道都得罪了,這可不是小事。

本來就被孤立的林博文,逐步處于眾矢之的。

1982年4月23日,林博文一伙人手持45手槍,再次綁架。

光天化日之下,他們在臺中市千越百貨公司門前,綁架了富商鄭國興,勒索巨額贖金。

案發后,警方通過線報得知是十五神虎幫所為,直接找到幫主。

幫主知道這是林博文干的,極為憤怒。

林博文不聽從號令,幾次三番搞事,導致幫派被警方重點盯上。

幫主決定不保林博文,告訴警方:這是林博文干的,他已經不是我們幫派的人了。你們抓他就是了。

由此,警方開始對林博文的通緝。

1984年初,林博文和幫派徹底決裂,他在臺中市成立了后龍十五神虎幫。

林博文得知被其他幫派和自己幫派出賣,惱羞成怒,開始放棄綁架,改為打劫幫派賭場。

林博文的作案模式是,突然帶著幾個小弟沖入賭場,用手槍和手榴彈威脅,要求給至少50萬臺幣(80年代就是一筆巨款了)。

面對兇神惡煞的林博文,賭場小弟早就魂飛魄散,四散躲避。

如果賭場老板試圖還價,林博文立即對天花板開槍威嚇,甚至拉開手榴彈的保險,威脅炸毀賭場。

到了這種地步,誰不怕死?

賭場老板只能老實的給錢,送瘟神。

林博文先后在臺灣中部搶了十幾家賭場,從沒失手。

要知道,任你是再厲害的歹徒,誰敢去搶這么多幫派的賭場?竹聯幫、四海幫、松聯幫、北聯幫,飛鷹幫,哪一個是好惹的?

此舉犯了眾怒了,林博文也成為黑道的首要公敵。


一次,林博文搶劫了老大標哥的賭場。標哥是臺中最有實力的黑幫老大,手下兵強馬壯。

被林博文砸了腸子以后,標哥拿出一筆巨款,讓部下外號憨虎的王寶童(23歲),帶著一群人24小時追殺林博文。

標哥給了他們不少槍械,要求不管林博文逃到哪里也要殺了他,見尸付錢。

憨虎也非善類,因心狠手辣頗有名氣,23歲就成為一流黑道人物。

誰知道,林博文哪里是好惹的,他決定先下手為強。

1月12日,林博文帶著4名小弟,攜帶左輪手槍、霰彈槍,在臺中市北屯路與文心路口堵住了憨虎的坐車。

憨虎發現傍邊的車里,竟然坐著林博文,急忙和小弟掏槍。

誰知道槍還沒逃出來,林博文他們就對準憨虎坐車連開二十多槍。

憨虎中彈后負重傷,搶救后脫險,但留下終身殘疾。

臺中傳了幾代黑幫老大標哥,竟然被無根基的小輩林博文嚇住。

拼又拼不過,躲又躲不了,看來死路一條了。

這種情況下,標哥只能違背江湖規矩,向警方通風報信,借助官府力量對付敵人。

憨虎被打殘后,林博文成為黑白兩道的敵人,似乎應該躲避一段時間。

但林博文根本不在乎。

他肆無忌憚的作案,就是報復社會加尋死,要錢只是為了及時行樂而已。

他絲毫不低調,甚至在公開場合鬧事。

7月12日晚間,林博文與手下綽號石頭仔的石中信(22歲)、戴勝裕等人,到豐原市芳玉酒家飲酒作樂,酒家要打烊時,林博文覺得酒興未足,竟持槍對酒家老板示威,并射擊四槍后逃逸。

由此,林博文的名氣越來越大。聽到美國博仔,即便最兇悍的黑道分子,也會頭疼。

前臺中刑警隊長陳坤湖回憶:當年,林博文真的很厲害。他根本不需要綁票了,也不會親自去搶劫。他缺錢了,只要打電話給富人,要求準備50萬,3天后派小弟來取。當時,沒有人敢不給。到了3天期限,林博文真的會來開槍扔手雷,要你的命。

不過,林博文這樣大鬧,擺明了就是鬧事尋死。

警方四面追擊他,林博文被捕只是時間問題。


11月14日下午,刑事局偵二隊隊長王郡接獲黑社會大哥標哥的線報:林博文與白雪大舞廳紅牌劉淑惠(21歲),帶著保鏢吳永源(34歲)與吳永森(26歲)兩兄弟,躲藏在向上路2段20巷1弄30號。

根據黑社會的規矩,向警方通風報信是最大的忌諱。

但標哥此時正被林博文追殺,性命難保,哪里顧得了許多。

接到標哥的密保后,王郡立即在臺中市消防隊設置臨時指揮中心,召集臺中縣、市刑警隊員61人,準備抓捕。

抓捕林博文的重任,最終交給由臺中縣刑警隊長洪旭負責。

洪旭隊長是江蘇省人,從警快30年,此時55歲,經驗非常豐富。

11月15日凌晨4點,洪旭隊長帶著25名全副武裝的刑警,將向上路2段團團包圍。

本來警方行動相當隱秘,卻很快暴露了。

警方沒有預計到的是,這里本來是偏僻平靜的老社區,很多家庭養狗。

這么多警察的活動,引起了眾多家犬的狂叫。

林博文非常聰明,立即發現被警方包圍。

這種情況下,林博文仍然沉著冷靜。

他先告訴女友劉淑惠,立即趴在地板上,無論什么情況不要亂動。

本來,被警察包圍后,固守建筑物是最保險的,林博文不應該隨便突圍。

然而,林博文怕槍戰會傷及女友劉淑惠,決定冒險突圍。

林博文穿上防彈衣,右手拿四五手槍,左手拿左輪手槍,又在口袋中塞入3枚美制手雷。

林博文讓吳家兄弟從后門走,自己偷偷打開窗戶,趁著夜色從屋后二樓石棉瓦頂跳下。

天太黑,二樓又不算矮,林博文落地就摔傷了一條腿。

受傷后,林博文強忍巨疼,一瘸一拐向前跑去。

此時,周邊房屋已經被團團包圍,警察也不是吃干飯的。


林博文剛剛跳下,就被2名警員發現(李德川和張富)。

李德川警官快速跑了幾步,一把從背后摟住林博文的脖子,試圖生擒他。

誰知道,林博文反應很快。

被摟住脖子后,林博文迅速將四五手槍,伸入自己的腋下,向后開槍。

呯!

也算李德川命大,子彈擦著他的防彈衣側面,從腹部側面飛過。

即便如此,李德川也被11.43毫米子彈的強大威力,震得仰天跌倒,肋骨劇痛,動彈不得。

見林博文開槍,另一名警官張富立即開槍反擊。

呯!呯!張富連開兩槍,都沒有擊中。

林博文毫不猶豫,對準張富用四五手槍,連開3槍。

呯呯呯,張富急忙隱蔽在電線桿子后面。

這邊,巷子另一頭的警官莊訓共,立即攔住林博文的去路,持槍準備射擊。

誰知道,林博文出槍極快,轉身用左手的尊輪手槍,搶先連開2槍。

呯!呯!警官莊訓共右手被子彈射穿,拇指被打飛。

哎呀一聲,他的手槍落地。

林博文顧不上對莊訓共補槍,繼續瘸著腿向前飛奔。


他飛步竄出小巷,奔向傍邊小樹林。

身后只有警官張富在追擊,但相聚二三十米,鞭長莫及了。

當時天黑,讓林博文逃進樹林,想要抓他就難了。

眼見抓捕就要失敗!

關鍵時刻,已經55歲的洪旭隊長,毅然沖到了第一線。

林博文連續打倒2名警員以后,距離林最近的警察就是洪旭隊長自己。

他不顧一切,親自持手槍對準林博文連續射擊。

呯,一發子彈擊中林博文,他頓時摔倒。

讓洪旭隊長沒想到的是,林博文穿著從美國搞來的新式防彈。

這一槍本來會致命,卻沒有射穿防彈衣,只打斷了林博文一根肋骨。

林博文跌倒后,立即抬手用四五手槍還擊。

要說林博文的槍法真是不錯,這一槍準確擊中了洪旭隊長的左胸。

這就輪到洪旭隊長倒霉了,他根本沒有穿防彈衣。

這發子彈穿透了他的左胸,傷勢極為嚴重。

中彈后,洪旭隊長跌倒失去知覺。

這邊,林博文掙扎著爬起來,帶著受傷的肋骨,繼續奔跑。


前后不超過1分鐘時間。

不要小瞧這短短的1分鐘,是非常關鍵的。

周邊警員聽到槍聲后,紛紛狂奔到這里。

此時,林博文正在朝著小樹林飛奔,已經遲了。

包括張富在內的三四名警員,一起對準林博文開槍。

呯呯呯!一發子彈準確擊中林博文的膝蓋。

林博文在奔跑中跌倒,倒臥在電線桿旁,四五手槍跌落路邊,不知去向。

這種情況下,林博文似乎應該棄械投降了。

誰知道,一心求死的林博文,用剩下的左輪手槍還擊,很快打光了余下的子彈。

幾名警員見狀,立即連續射擊。

呯呯呯,林博文先是下腹部中彈,接著頸部中彈,都是重傷。

此時,他的左輪手槍已經沒有子彈了。

見無法抵抗,悍匪林博文取出一枚手雷,就要拉響自爆。

萬幸的是,受傷過重,林博文還沒來得及拉響,就昏迷了過去,手榴彈丟在一旁。


警方立即將林博文和洪旭隊長,送到榮民總醫院臺中分院急診室搶救。

送到醫院時,林博文身中3槍,還斷了肋骨。

不過,他的命很大。

擊中頸部的子彈,只打斷了靜脈,沒有傷及動脈,不致命;下腹部中的一槍,把小腸打穿了3個孔,也不致命。

至于膝蓋的那槍,更是不要緊了。

不過,頸部中彈后,林博文呼吸困難,似乎就要斷氣。

醫生見他危急,急忙替他插管搶救。

誰知道,一心求死的林博文很平靜,緩緩將管子扯掉,還說:先生,拜托,免睬我(臺語,醫生,拜托,別理我)。

出于人道主義,醫生給他注射麻醉藥,然后推入手術室縫合他的內頸靜脈,并治療下腹和小腿槍傷。

手術很成功,加上林博文年輕,生命力頑強,手術后已無生命危險。

而洪旭隊長對沒這么好運了。

他被射中1發四五手槍子彈,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制M1911的臺灣版。

這種11.43毫米子彈,威力非常巨大。子彈射入胸肺發生翻滾,挫傷了動脈,卡在頸椎部位。

內出血極為嚴重,洪旭隊長根本沒有堅持到醫院,在救護車就因失血性休克殉職。

洪旭隊長的殉職,是國府遷臺后警界殉職的最高警官。

抓捕區區1個林博文,警方付出了1死1傷的代價。

這邊,抓捕林博文幾個嘍啰,警方也遭遇激烈槍戰。

混戰中,警方機動組長陳坤湖左眼中彈(導致失明)、刑警黃上文臀部中彈、陳文彰拇指中彈,受傷3人,好在沒有出人命。

總之,抓捕林博文團伙區區幾個人,警方付出了1死4傷的代價。

什么叫做悍匪?這就是!


洪旭隊長殉職后,臺灣媒體不依不饒,追究為什么他沒有穿防彈衣。警方解釋,是防彈衣數量不足,洪旭隊長將自己的防彈衣脫下給了普通警員。

反而,言論自由地區,記者不是這么容易對付的。

很快,記者揭露根據警方預算,一線重案警員的防彈衣充足,應該不存在缺少防彈衣的情況。

見遮掩不過去了,臺灣警方才承認:現有的防彈衣過于老舊,已經不能防彈。行動之前,警方確實經濟采購了一批防彈衣準備更新,但廠商交貨后發現避彈效果不佳,根本無法使用,主管機關已沒收廠商保證金。

這樣一來,洪旭隊長他們執行任務的時候,防彈衣就不足。

洪旭隊長覺得自己年齡大了,出于愛護年輕警員考慮,把自己防彈衣讓給了一個20多歲的警察。

說白了,洪旭隊長也很偉大。

一個55歲的老警察,又是臺中縣(相當于大陸的大直轄市)刑警隊長,竟然跑到第一線和歹徒槍戰。

薩沙不是黑,大家能在大陸找到一個類似的例子嗎?

林博文被捕以后,等待他的肯定是死刑。

他被移送中區警備司令部,預計活不過半年。

林博文被捕后,已經六十多歲的外婆哭的死去活來。

而林博文的母親,也不顧一切的跑到臺中,每周都來見兒子。

每次外婆和母親同林博文見面,兩個女人都哭的泣不成聲。

此時的林博文倒也不再仇恨母親,反而寬慰兩個女人:沒事了,我最多是無期徒刑了,你們不要哭。

他還說:你們放心,我這次出去一定會改邪歸正,老實找份工作。我在里面學習水電呢,準備做水電工。

其實,林博文比誰都清楚,他殺了這么多人,肯定死路一條。

果然一審中,林博文被判處死刑。

被捕4個月后,3月21日軍事法庭宣判:林博文擁槍自重,目無法紀,膽大妄為,肆意殘殺執勤警察,手段兇狠殘暴,實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威脅他人生命安全,惡性重大,罪無可赦,為彰法紀,應處以極刑,以昭炯戒。

根據常規,林博文會在1個月內被處決。

此時的林博文倒也不怕死,只是看不得外婆和母親的眼淚。

他多次對看守說:長官!幫幫忙,看能不能向上面反應一下,早點讓我走!我死了,我外婆和媽媽就不會這樣跑來跑去了,還要替我上訴。


因林博文的特殊身份,臺灣媒體大肆報道。

甚至,美國媒體也連篇追蹤這個美國軍人的棄兒,還刊登了他的照片。

坊間傳說,林博文被判處死刑后,曾經收到一封信,是他從沒見過面的父親寫來的。

他的父親在信中表示懺悔,懊悔當年對林博文母親的負情和背叛。

其實,在入伍之前,這個男人在老家已經有白人女友,早就定了婚約。

他只把臺灣的事情,當做一次艷遇而已。

退伍以后,林博文的父親回家和白人女友結婚,過起平淡的生活,成為虔誠的基督徒,還是當地有口皆碑的善人。

他并不知道,分手時林博文的母親已經懷孕。

林博文的父親表示,如果林博文愿意寬恕他,他立即飛到臺灣和兒子見面。

對于父親的要求,林博文回信只寫了一句話:也許你的耶穌基督會寬恕你,但是我不會!

4月12日凌晨,年僅21歲的林博文被押赴刑場,由憲兵執行槍決。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