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军进口的洋枪洋炮在战场上起了多大作用?

文|羅山


馮子材故居

進入19世紀60年代以來, 世界武器的革新突然變得特別迅速, 新式裝備層出不窮。 各國的武器專家都在探索中,

新原理新技術如雨后春筍般涌現, 新的裝備有時服役兩三年后就被對手拉出代際差距, 根本沒法打。 對于大清這種沒有自主研發能力, 單純依賴進口和仿制的國家而言, 武器過時得就特別快。 李鴻章自然心知肚明。 他深知淮軍的戰斗力主要靠著西洋火力維系, 自然仍竭力追求外國新式武器, “聞外國有一器新出, 一法新變, 未曾不探求而寫仿之, 以教練將卒”。 南北戰爭后, 淮軍很快喜提加特林機槍, 定名為“格林機炮”。 1877 年, 又添購克虜伯后膛鋼炮140尊, 采用德國編制, 編成新式炮隊 19 營。 1884 年, 李鴻章奏請朝廷, 將所部各營“一律操用克虜卜(德制克虜伯Krupp)、阿摩士莊(英制阿姆斯特朗Armstrong)等炮, 呍啫士得(美制溫徹斯特Winchester)、哈乞開思(法制哈奇開斯Hotchkiss)、毛瑟(德制毛瑟Mauser)等槍”。


柯爾特左輪手槍

清朝的這些努力沒有白費, 這些進口武器的確提升了清軍的戰斗力。 1885年, 侵越法軍逼近廣西門戶鎮南關, 與馮子材統率的清軍爆發大戰。 法軍手拿格哈M1874步槍(Gras Modèle 1874), 這種步槍使用11毫米口徑的黑火藥中心發火彈(Black powder centerfire cartridges), 還有半米多長的超長刺刀,

很是威風。 雖然這種步槍還未使用彈倉, 射擊后需要拉開槍栓退殼, 再放入新的子彈, 才能上膛重新擊發, 但在當年是主流配置。 在炮火掩護下, 法軍沖向了大霧籠罩中的清軍山地工事。 不料, 一陣密集的槍響劃破長空, 清軍陣地上槍炮聲大作。 雖然絕大多數清軍還是使用傳統冷兵器, 但法軍驚訝地發現, 清軍約有1/4的精銳部隊裝備了美國林明敦槍(Remington Rolling Block rifle), 這種單發步槍射速不比法軍的格哈M1874步槍慢。 清軍有這些西洋火力助陣, 法軍不得不退卻。

然而, 清軍永遠無法做到與世界潮流同步。 大多數時候清軍的洋槍裝備率不超過一半, 大部分士兵還拿著傳統武器, 洋炮就更加稀少。 而這些珍貴的洋槍洋炮也并不總是先進好用。

此前網上曾有文章, 號稱“驚呆了, 原來清軍竟裝備著世界上最先進的步槍和火炮”, 甚至還舉出曾國藩軍隊使用米涅彈的例子妄圖證明這一錯誤結論。 這純屬一知半解, 對當年的技術進步毫無概念, 米涅彈就是其中的典型。 這是一種僅能提升舊裝備性能的發明, 在極短時間內被迅速淘汰, 與后來更先進的金屬定裝槍彈沒有任何技術聯系。 它在1855年算是新銳發明, 1865年的時候就已經極其落后(1864年普丹戰爭, 使用米涅彈步槍的丹麥軍隊被普魯士吊打)。 清軍拿著幾十年前的過氣先進裝備上戰場, 相當于在今天拿出一部翻蓋手機播放和弦彩鈴, 更像是一種行為藝術。


諾登飛連珠炮

1900年, 八國聯軍在清軍武庫中發現了“諾頓菲爾特速射機關槍”(Nordenfeldt Gun, 清人稱之為“諾登飛連珠炮”), 也絕不會感到驚訝。 這種武器在1878年發明, 在1883年被清朝引進, 動作不可謂不迅速, 但就在這一年更先進的馬克沁機槍(Maxim gun)出現了, 諾登飛連珠炮迅速過氣。 諾登飛連珠炮仍然需要士兵用手搖才能發射, 而馬克沁機槍只需要扣下扳機就可以持續進行火力輸出,幾個馬克沁機槍組就可以壓制幾萬非洲起義者。

曾國藩寄希望于傳統的重光,李鴻章則醉心于引進技術。但一味引進、模仿,永遠只能撿別人剩下的,永遠無法趕上最先進的水平。正是因為技術的革新如此迅猛,缺乏自主創新能力的清廷只能不停地買買買,可是等到貨的時候又落后了。中法戰爭時期,前線清軍其所用火炮“多系光口,而不用螺螄炮口”,說明還在用老式滑膛炮,射程和精度遠遠趕不上法軍的線膛炮。而不斷的海外訂購,造成清軍的軍火采購缺乏統一標準(當年也的確沒有國際標準),槍炮成了真正的萬國牌。

甲午戰爭期間,安徽廩生朱照在給張之洞的《上張香濤制府條陳平倭事宜書》中寫道:“炮則有格林(美制加特林)、阿姆斯脫郎(英制阿姆斯特朗)、克虜伯(德制)、田雞炮(土制虎蹲炮)、開花炮等種,槍則有新舊毛瑟(舊毛瑟無彈倉,系單發)、林明敦(美制)并中國自制之快利槍(上海仿制),名色繁多,殆難指屈。”當年清軍士兵素質太低,好不容易學會某一種洋槍的使用方法,結果又要學新的,“即營官、哨弁尚有不能盡識者哉”,很多軍官也不是每種槍都會使。實際上,清軍使用的槍炮種類比這些還要繁雜得多。這些槍炮互不通用彈藥、零部件,給清軍的后勤造成了巨大壓力。而在平壤戰役中,清軍曾憑借洋槍火力打得日軍無法前進,但速射槍炮消耗彈藥太快,彈藥儲備很快告罄,清軍主帥葉志超嚇破了膽,連夜倉皇逃竄。此時的清軍,離開洋槍已經不會打仗了。

該內容為騰訊獨家合作內容,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而馬克沁機槍只需要扣下扳機就可以持續進行火力輸出,幾個馬克沁機槍組就可以壓制幾萬非洲起義者。

曾國藩寄希望于傳統的重光,李鴻章則醉心于引進技術。但一味引進、模仿,永遠只能撿別人剩下的,永遠無法趕上最先進的水平。正是因為技術的革新如此迅猛,缺乏自主創新能力的清廷只能不停地買買買,可是等到貨的時候又落后了。中法戰爭時期,前線清軍其所用火炮“多系光口,而不用螺螄炮口”,說明還在用老式滑膛炮,射程和精度遠遠趕不上法軍的線膛炮。而不斷的海外訂購,造成清軍的軍火采購缺乏統一標準(當年也的確沒有國際標準),槍炮成了真正的萬國牌。

甲午戰爭期間,安徽廩生朱照在給張之洞的《上張香濤制府條陳平倭事宜書》中寫道:“炮則有格林(美制加特林)、阿姆斯脫郎(英制阿姆斯特朗)、克虜伯(德制)、田雞炮(土制虎蹲炮)、開花炮等種,槍則有新舊毛瑟(舊毛瑟無彈倉,系單發)、林明敦(美制)并中國自制之快利槍(上海仿制),名色繁多,殆難指屈。”當年清軍士兵素質太低,好不容易學會某一種洋槍的使用方法,結果又要學新的,“即營官、哨弁尚有不能盡識者哉”,很多軍官也不是每種槍都會使。實際上,清軍使用的槍炮種類比這些還要繁雜得多。這些槍炮互不通用彈藥、零部件,給清軍的后勤造成了巨大壓力。而在平壤戰役中,清軍曾憑借洋槍火力打得日軍無法前進,但速射槍炮消耗彈藥太快,彈藥儲備很快告罄,清軍主帥葉志超嚇破了膽,連夜倉皇逃竄。此時的清軍,離開洋槍已經不會打仗了。

該內容為騰訊獨家合作內容,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