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医48年最擅接断肢 曾手术30多小时接上9个手指


“我做過最長的手術用了30多個小時, 一名工人被機器夾了手, 9個手指都斷了。 ”骨科醫生梁炳生回憶起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這臺手術。 在他從醫的48年間,

為成千上萬名這樣的患者解決了肢體傷殘的疾病痛苦。 如今66歲的梁炳生仍堅持鍛煉軍事五項。 他說, “做醫生必須保持充沛的體力。 ”


山西醫科大學第二醫院的梁炳生是山西太原人, 出生于1952年。 “小時候, 我覺得當醫生真好, 能認識好多人。 ”梁炳生對“醫生”的第一印象源于他的姥爺。 “我姥爺是中醫, 幼時他騎車帶我回家, 好多路人和他打招呼。 我很好奇, 姥爺怎么會認識那么多人呢。

姥爺說, 那些都是他的病人。 ”


機緣巧合, 他18歲參軍后做了部隊的衛生員。 “上山采藥、制藥, 給戰士做針灸, 還要做雜務。 ”梁炳生說, 在部隊, 他學到醫學知識, 更學到自律與不怕苦的精神。


退伍后, 梁炳生回到山西醫科大學進行系統學習, 畢業后成為山西醫科大學第二醫院的一名骨科醫生。 “白天出診查房做手術, 晚上再看書學習搞科研, 作為醫生, 學習是常事。 ”隨后, 梁炳生又到上海、北京、日本等多地學習, 最終以顯微手外科為主攻方向。


圖左為患者術前所拍, 圖右為術后。 從醫數十年, 梁炳生為數萬患者減輕病痛。

有一次, 護士長找到梁炳生說, “有個患者被機器割斷了大拇指, 傷勢嚴重, 別的醫院已經做了傷口縫合, 但我看他的拇指保存還很完整, 您能再試試嗎?”梁炳生很清楚, 拇指占手掌功能的36%, 失去拇指會對患者今后的生活帶來極大影響。 他想了想說, “試試吧,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 就要做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


“但他的大拇指徹底撕脫, 供血是個大問題。 ”看過病人, 梁炳生反復琢磨著手術方案。

突然, 受到心臟搭橋的啟示, 他決定利用橈動脈, 在病人的手上也“搭座橋”。 經過數小時的手術, 病人的拇指失而復得。 高興之余, 梁炳生還有意外發現, “通常, 中醫診脈診的就是橈動脈。 給他復查時發現, 在他的拇指上也摸到了脈搏。 ”順藤摸瓜, 苦心鉆研, 梁炳生在國內首創應用橈動脈搭橋技術重建撕脫拇指的方法, 突破再植禁區。


“我喜歡學醫, 越鉆研越覺得奧妙無窮。

”42歲的梁炳生, 因醫術精湛、碩果累累, 被破格晉升為正教授。 他還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 特批70歲退休。 一周前, 他又被評為“白求恩式好醫生”。 據悉, 被評為第二批“白求恩式好醫生”的, 全國只有80余人, 在山西僅3人。


“醫生不應在病人面前昂首而過, 要有愛心和同理心。 ”這是梁炳生對于“白求恩式好醫生”這一榮譽的理解, 多年來, 他堅守信念, 也如此言傳身教:冬天, 他給病人檢查前要先把自己的手掌搓熱;給病童換藥時, 想辦法減輕疼痛;對學生的崗前培訓,他要求每天查房時多給病人一個微笑。


“更重要的是給病人重新生活的信心。”梁炳生說,“曾有一個年輕小伙子,工作中胳膊被機器撕脫,他懇請我一定要給他保住胳膊,不然妻兒都會離開他,以后他也沒法活了。”經過手術,小伙子的胳膊接上了,但因傷勢過重,功能恢復欠佳。梁炳生感到惋惜,但小伙子說:“謝謝你,梁醫生,雖然我的手臂功能大不如前,但我現在還有胳膊,就有活下去的信心。”

想辦法減輕疼痛;對學生的崗前培訓,他要求每天查房時多給病人一個微笑。


“更重要的是給病人重新生活的信心。”梁炳生說,“曾有一個年輕小伙子,工作中胳膊被機器撕脫,他懇請我一定要給他保住胳膊,不然妻兒都會離開他,以后他也沒法活了。”經過手術,小伙子的胳膊接上了,但因傷勢過重,功能恢復欠佳。梁炳生感到惋惜,但小伙子說:“謝謝你,梁醫生,雖然我的手臂功能大不如前,但我現在還有胳膊,就有活下去的信心。”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