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小心看了一眼当天的医疗费 哭着对姐姐说:不治了回家吧!


15歲的汪涵戴著同齡人都很喜愛的熊本熊眼罩, 很潮很酷。 這個時間, 他本應該出現在高一的課堂上, 但卻只能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一言不發。 這位來自湖北省大悟縣汪墩村的少年剛剛參加完中考, 被當地最好的大悟縣第一中學錄取。 但在中考公布成績的前一天(7月2日), 汪涵被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 必須進行骨髓移植。 升學的喜訊被這突然起來的噩耗擊得粉碎, 汪涵沒能踏入教室, 只能躺在病房。


我們見到汪涵的時候, 他正在武漢同濟醫院血液科重癥病房接受腰椎穿刺檢查, 準備第三次化療。 汪涵平靜地躺著, 看著手機, 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 而他身后, 醫生用粗粗的針管插入腰窩, 他一聲不吭, 似乎一切與他無關。 難以想象, 生活帶給了這個孩子怎樣的打擊。


汪涵的老家地處貧困山區, 父母踏實本分, 本來養育兩個孩子, 日子平淡充實。 但2000年時, 16歲的大兒子意外去世, 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事實令爸爸一蹶不振, 家中的重擔由媽媽劉菊清打零工扛起。 2003年, 44歲的劉菊清冒著高齡生產的危險, 將汪涵帶到這個世界, 也給家庭帶來希望。 不過命運始終在捉弄這一家人, 2014年, 汪涵的爸爸下班途中被撞身亡, 雖然是對方全責但卻未獲得賠償。 劉菊清料理完丈夫的后事再度扛起家庭重擔, 不想汪涵如今也走到鬼門關口。


每每提及發生在他們家庭的事, 汪涵媽媽就潸然淚下。 汪涵重病后, 媽媽無法再工作, 只能回到家中全心全意照顧汪涵, 這也讓家中失去了唯一的經濟來源。


面對高昂的住院費、治療費、移植費, 劉菊清只能求助親友, 并力所能及去省下一切開支。 但白血病又是一個無法節省的重病, 汪涵在治療過程中會降低自身的免疫力, 很容易受到病菌的感染, 再小的病菌對于汪涵而言都是滅頂之災, 為此汪涵媽媽只能在醫院旁租了一間房, 每日親手做飯送給病床上的兒子吃, 而她經常就吃2元錢的清水煮面。


剛來醫院的時候,家人沒敢告訴汪涵他的真實情況。7月5日汪涵第一次上化療,從早上9點打點滴至第2天凌晨兩三點,如此往復連續一周,不僅有藥物引起的生理反應,還有心理上的負擔。有一次姐姐汪溢不在身邊,護士將催款單直接遞給了汪涵,他看到一天花費(1.6萬)后接受不了,等姐姐回來后強烈要求“回家”。姐姐讓他放心地配合醫生治療,醫藥費用她來籌備。“你還小,你有優勢,都會好起來的。”汪溢說,“汪涵當時知道了自己病情,蒙著頭大哭了一場,然后開始忍著口腔潰瘍劇痛吃飯。”


第一次化療效果不佳,汪涵立刻接受第二次化療。如今他需要服用靶向藥物,這種自費藥價格極高,60粒就要1萬2。(文末有捐助鏈接)


姐姐汪溢和她兩個女兒

因為孩子的病,全家過得黑夜白天顛倒。汪溢與劉菊清24小時無休換班來照顧汪涵。汪溢是弟弟骨髓移植的供體,而她也已經是兩位孩子的母親。目前汪溢的丈夫在蘇州做著空調維修的工作,趁著夏天生意還可以,多賺一些生活費來貼補如同黑洞一般的醫藥費。汪溢平時在醫院照看弟弟的時候,孩子都是由她公婆來帶,每天回家時,已是晚上十點多,孩子已經入睡,汪溢經常一周都不能跟孩子們說上話。


躺在床上的日子很難熬,汪涵想回到學校去上課,去打籃球。“我本來都想好了,高中可以打籃球,我想打得分后衛。”汪涵說著說著,就沉默了,所有人都沉默了,但他很快又說,“我想抓緊化療結束,進入移植倉。我想康復,我一定可以的。”


騰訊99公益日到了,開學的日子也到了。我們通過正規基金會在騰訊公益發起【】項目,為汪涵和同樣需要幫助的白血病患兒籌集資金,為他蓄力,為他早日重返校園而努力。點擊括號內的項目名稱,可以獻出愛心。99公益日期間,捐款可以得到不定比例的配捐,給孩子更多希望!


剛來醫院的時候,家人沒敢告訴汪涵他的真實情況。7月5日汪涵第一次上化療,從早上9點打點滴至第2天凌晨兩三點,如此往復連續一周,不僅有藥物引起的生理反應,還有心理上的負擔。有一次姐姐汪溢不在身邊,護士將催款單直接遞給了汪涵,他看到一天花費(1.6萬)后接受不了,等姐姐回來后強烈要求“回家”。姐姐讓他放心地配合醫生治療,醫藥費用她來籌備。“你還小,你有優勢,都會好起來的。”汪溢說,“汪涵當時知道了自己病情,蒙著頭大哭了一場,然后開始忍著口腔潰瘍劇痛吃飯。”


第一次化療效果不佳,汪涵立刻接受第二次化療。如今他需要服用靶向藥物,這種自費藥價格極高,60粒就要1萬2。(文末有捐助鏈接)


姐姐汪溢和她兩個女兒

因為孩子的病,全家過得黑夜白天顛倒。汪溢與劉菊清24小時無休換班來照顧汪涵。汪溢是弟弟骨髓移植的供體,而她也已經是兩位孩子的母親。目前汪溢的丈夫在蘇州做著空調維修的工作,趁著夏天生意還可以,多賺一些生活費來貼補如同黑洞一般的醫藥費。汪溢平時在醫院照看弟弟的時候,孩子都是由她公婆來帶,每天回家時,已是晚上十點多,孩子已經入睡,汪溢經常一周都不能跟孩子們說上話。


躺在床上的日子很難熬,汪涵想回到學校去上課,去打籃球。“我本來都想好了,高中可以打籃球,我想打得分后衛。”汪涵說著說著,就沉默了,所有人都沉默了,但他很快又說,“我想抓緊化療結束,進入移植倉。我想康復,我一定可以的。”


騰訊99公益日到了,開學的日子也到了。我們通過正規基金會在騰訊公益發起【】項目,為汪涵和同樣需要幫助的白血病患兒籌集資金,為他蓄力,為他早日重返校園而努力。點擊括號內的項目名稱,可以獻出愛心。99公益日期間,捐款可以得到不定比例的配捐,給孩子更多希望!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