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五十大巨星之一厄尔-门罗

厄爾-門羅

1944年11月21日出生于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費城


門羅1967年進入聯盟, 到退役時共效力十三個賽季。 他加入NBA時正值聯盟后衛位置迎來變革,

以戴夫-賓和杰里-韋斯特為首的砍分高手證明了后衛也能像中鋒一樣高效得分, 門羅也不例外, 他職業生涯場均能夠得到18.8分。

球迷們不僅驚訝于門羅的砍分能力, 更為他各種不可思議的得分方式所傾倒。 比爾-布拉德利曾在紐約郵報上稱他為“終極球員”。 他喜歡利用轉身和變向在禁區來回穿梭, 然后在失去平衡的情況下使用“哈林籃球隊”一般的雜耍投籃。 即便如此, 門羅的生涯命中率仍有值得稱道的46.4%, 他曾四次入選全明星陣容。 更重要的是, 他在上世紀60年代的巴爾的摩子彈和70年代的紐約這兩支勁旅中都扮演者至關重要的角色。

門羅在費城南郊長大, 小時候他對足球和棒球更加感興趣, 但14歲那年,

6英尺3英寸的門羅引起了學校籃球隊教練的注意, 門羅在青少年時期更多地出任中鋒, 后來他標志性的“shake-and-bake”動作就是在費城的野球場上練就的。 “我不得不練出‘flukey-duke’投籃, 在我們那里稱作‘la-la’, 也就是投籃前盡量久地在空中停留。 ”門羅后來回憶道。

門羅選擇加入溫斯頓-塞勒姆州立大學, 這是一所位于北卡羅來納州, 規模較小但歷史悠久的黑人大學。 在那里他遇見了父親般的教練克萊倫斯-蓋恩斯, 在黑人運動圈里聲名鵲起, 并成長為一名頂尖得分手。

1966-67賽季, 大四生的門羅場均砍下41.5分, 入選了NCAA第二賽區最佳陣容, 當地一名記者在報道中用“厄爾的珍珠”來形容他的每一次得分, 于是“珍珠厄爾”的綽號便傳開了。

門羅在1967年第二順位被巴爾的摩子彈隊選中,

當時的子彈隊在NBA一直以弱旅示人, 在門羅的新秀賽季, 子彈隊沒有展示出太大的提高, 依然排名分區末位。 不過門羅已經嶄露頭角, 他場均得到24.3分, 位居聯盟第四位, 在對陣洛杉磯湖人的一場比賽中狂砍56分, 被選為年度最佳新秀。


在子彈隊圍繞門羅打造了一套強大的陣容后, 他們獲得了顯著的提高。 當時隊中擁有另外一名五十大球星韋斯-昂塞爾德, 兇悍的前鋒古斯-約翰遜, 天才新星杰克-馬林, 后衛凱文-朗赫利以及人稱“瘋狗”的弗雷德-卡特。 門羅則像位于最中心的太陽, 他引領球隊打出一波快打旋風, 接下來的三個賽季, 門羅場均得分分別是25.8分, 23.4分和21.4分, 并連續三年帶領子彈隊進軍季后賽。

門羅的速度和彈跳并不出眾, 但他用柔和的投籃手感和對抗后的非正統式上籃彌補了這些短板。 門羅最突出的一點就是他突入籃下的詭異步伐, 不論是利用節奏的變化還是連續的假動作, 他總是能夠撕開防線從容完成上籃。

有人把觀看門羅的比賽比作聽爵士樂,

他的一招一式就像是隨心所以的即興表演, 你根本無法預料他下一步的行動朝向哪里。 “其實真相是, 我也不知道要拿球去干嘛。 ”門羅曾坦言, “既然我自己都不知道, 那防守我的那家伙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

球迷們和專家們都喜歡門羅那些觀賞性極強的投籃和充滿靈性的打球方式。 “只要他一拿球, 就會有奇妙的事情發生。 ”子彈隊主帥基恩-舒爾說, “他是籃球運動員的能力和藝術家氣質的完美結合。 ”在紐約郵報的一次采訪中, 隊友雷-斯科特更是把門羅吹上了天, “上帝一對一也贏不了門羅。 ”

1968-69賽季, 門羅場均得到25.8分, 帶領子彈隊從賽區墊底一躍至賽區頭名的位置, 他也首次入選全明星賽, 用令人眼花繚亂的招式砍下21分。 然而,子彈隊在季后賽卻吃到當頭一棒,他們被尼克斯隊直落四局,慘遭橫掃。

在賽季結束后,門羅榮膺最佳陣容第一隊,這也是他生涯唯一一次獲此殊榮。子彈隊在1970年季后賽里再遇尼克斯,七場大戰后仍舊不敵。門羅是敗局中唯一的亮點,他在第一場比賽里狂砍39分,但經歷雙加時后,子彈隊還是以117比120不敵尼克斯。

隨后,子彈隊在1971年完成對尼克斯的復仇,他們在東區決賽里以4比3擊敗紐約尼克斯進軍總決賽,而這一次他們倒在了賈巴爾和奧斯卡-羅伯特森領銜的雄鹿隊腳下,門羅在這個賽季場均得到21.4分,并第二次入選全明星陣容。

自1969年至1974年,子彈隊和尼克斯隊連續六年在季后賽相遇,在這場宿敵之戰中,門羅始終是子彈隊的核心人物。這些系列賽不僅貢獻了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史詩級大戰,而且門羅與沃爾特-弗雷澤的對位也是激動人心。弗雷澤與門羅同一年進入NBA(弗雷澤是當年的探花秀),同樣是那個時代最杰出的后衛。

以防守著稱的弗雷澤與門羅在對決中直接對位,但這樣一名防守專家卻把防守門羅比喻為“觀看一場恐怖電影”。弗雷澤曾說,“想要阻止他只有一個辦法,把他擊倒。他很善于利用身體保護運球,你很難從他身上斷球。而且,他看起來總是很放松,一點壓力也沒有的樣子。”

門羅極具觀賞性的比賽風格為他贏得了不少贊美,但同時也讓他很難打出純粹的籃球,這降低了他的整體價值。盡管他曾經帶領大學球隊拿到全國冠軍,也曾帶領巴爾的摩殺入總決賽,但是不少人質疑,相比于帶領球隊獲勝,門羅更在乎自己得分。

在子彈隊,門羅沒有得到證明這一理論錯誤的機會。1971年11月10日,讓許多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門羅被交易到了死敵紐約尼克斯陣中。在那一年休賽期,門羅與子彈隊在薪水方面出現嚴重分歧,他也曾經考慮加盟ABA聯盟的印第安納步行者隊。


尼克斯方面付出了邁克-里奧丹、戴夫-斯托沃什和部分現金得到了門羅,并且保留了1969-70年的奪冠班底,但不是所有人都看好這一筆交易。批評者認為門羅一對一的打球風格會毀了團隊之上的紐約隊,當時的尼克斯強調防守和無私。另外,門羅是否能與弗雷澤兼容也還是個未知數。

一開始,門羅的確很難適應紐約的體系,由于弗雷澤出任指揮官的角色,門羅的控球比重下降了很多。1971-72賽季,他開始受到膝傷和腳踝傷病的困擾,出場時間下滑至場均21.2分鐘,得分驟降到11.9分,但自第二年起,門羅和弗雷澤開始呈現出互補的良好態勢。賽季末段,他們的配合越來越默契,記者開始把他們的組合稱作“勞斯萊斯后場”。

1973年,以大西洋區第二的身份進入季后賽后,門羅與尼克斯隊先后淘汰了舊主巴爾的摩子彈隊、芝加哥公牛隊和波士頓凱爾特人隊,進軍總決賽。隨后他們只用了五場比賽便輕松擊敗洛杉磯湖人隊,捧起了總冠軍獎杯。門羅在對陣芝加哥的一場比賽中拿下了尼克斯生涯最高的32分,在總決賽關鍵戰役中貢獻了23分。

到1972-72賽季結束時,門羅已經成為了麥迪遜廣場花園的寵兒,盡管他場均15.5分的數據并不出色,但他的技巧仍舊令人目眩神迷,他的風格變得更加無私,總是能夠通過傳球找到空位的隊友。而且他總是擔任防守對方頭號得分后衛的重任,這樣便給弗雷澤更多盜球的空間。“我現在更加敬業了,的確,變成了完全不一樣的球員。”門羅曾向媒體吐露,“有弗雷澤在,我不用太多地持球,在尼克斯這樣優秀的團隊里,根本不需要用一對一來解決問題。”

奪冠后的尼克斯開始走下坡路。隊長威利斯-里德的腿傷加劇,功臣杰里-盧卡斯和戴夫-德布斯切雷在1973-74賽季后選擇退役,比爾-布拉德利于1977年選擇退役,同年紐約將弗雷澤交易去了克利夫蘭騎士。

在70年代中期,門羅的數據依然很不錯,1974-75賽季他場均得到20.9分,1975-76賽季場均20.7分,1976-77賽季場均19.9分。1975和1977年他都入選了全明星陣容,但尼克斯的衰落無法阻擋,在門羅最后的兩個賽季,1979年和1980年他們均無緣季后賽。

1979-80賽季,門羅僅出戰51場比賽,場均只能得到7.4分。賽季結束后他選擇了退役,13年的職業生涯一共出場926場比賽,得到17454分。


退役后門羅將他的藝術天賦帶到了娛樂圈,他管理著幾支樂隊,開了一家名為“Pretty Pearl Records”的唱片公司,并作為電視評論員回歸籃壇。

1989年,門羅被選入奈史密斯籃球名人堂。1996年,他被選為NBA歷史五十大巨星之一。“如果說有人記住我的話。”門羅在一次采訪中說,“我希望他們是因為我打球的方式以及給球迷和對自己帶來的激情而記住我。”

毫無疑問,見過門羅打球的人都不會忘記他,“珍珠厄爾”將籃球帶入了一個新的時代,一個用華麗的個人技巧演繹激情的時代。他證明了,勝利和表演可以兼得。

然而,子彈隊在季后賽卻吃到當頭一棒,他們被尼克斯隊直落四局,慘遭橫掃。

在賽季結束后,門羅榮膺最佳陣容第一隊,這也是他生涯唯一一次獲此殊榮。子彈隊在1970年季后賽里再遇尼克斯,七場大戰后仍舊不敵。門羅是敗局中唯一的亮點,他在第一場比賽里狂砍39分,但經歷雙加時后,子彈隊還是以117比120不敵尼克斯。

隨后,子彈隊在1971年完成對尼克斯的復仇,他們在東區決賽里以4比3擊敗紐約尼克斯進軍總決賽,而這一次他們倒在了賈巴爾和奧斯卡-羅伯特森領銜的雄鹿隊腳下,門羅在這個賽季場均得到21.4分,并第二次入選全明星陣容。

自1969年至1974年,子彈隊和尼克斯隊連續六年在季后賽相遇,在這場宿敵之戰中,門羅始終是子彈隊的核心人物。這些系列賽不僅貢獻了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史詩級大戰,而且門羅與沃爾特-弗雷澤的對位也是激動人心。弗雷澤與門羅同一年進入NBA(弗雷澤是當年的探花秀),同樣是那個時代最杰出的后衛。

以防守著稱的弗雷澤與門羅在對決中直接對位,但這樣一名防守專家卻把防守門羅比喻為“觀看一場恐怖電影”。弗雷澤曾說,“想要阻止他只有一個辦法,把他擊倒。他很善于利用身體保護運球,你很難從他身上斷球。而且,他看起來總是很放松,一點壓力也沒有的樣子。”

門羅極具觀賞性的比賽風格為他贏得了不少贊美,但同時也讓他很難打出純粹的籃球,這降低了他的整體價值。盡管他曾經帶領大學球隊拿到全國冠軍,也曾帶領巴爾的摩殺入總決賽,但是不少人質疑,相比于帶領球隊獲勝,門羅更在乎自己得分。

在子彈隊,門羅沒有得到證明這一理論錯誤的機會。1971年11月10日,讓許多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門羅被交易到了死敵紐約尼克斯陣中。在那一年休賽期,門羅與子彈隊在薪水方面出現嚴重分歧,他也曾經考慮加盟ABA聯盟的印第安納步行者隊。


尼克斯方面付出了邁克-里奧丹、戴夫-斯托沃什和部分現金得到了門羅,并且保留了1969-70年的奪冠班底,但不是所有人都看好這一筆交易。批評者認為門羅一對一的打球風格會毀了團隊之上的紐約隊,當時的尼克斯強調防守和無私。另外,門羅是否能與弗雷澤兼容也還是個未知數。

一開始,門羅的確很難適應紐約的體系,由于弗雷澤出任指揮官的角色,門羅的控球比重下降了很多。1971-72賽季,他開始受到膝傷和腳踝傷病的困擾,出場時間下滑至場均21.2分鐘,得分驟降到11.9分,但自第二年起,門羅和弗雷澤開始呈現出互補的良好態勢。賽季末段,他們的配合越來越默契,記者開始把他們的組合稱作“勞斯萊斯后場”。

1973年,以大西洋區第二的身份進入季后賽后,門羅與尼克斯隊先后淘汰了舊主巴爾的摩子彈隊、芝加哥公牛隊和波士頓凱爾特人隊,進軍總決賽。隨后他們只用了五場比賽便輕松擊敗洛杉磯湖人隊,捧起了總冠軍獎杯。門羅在對陣芝加哥的一場比賽中拿下了尼克斯生涯最高的32分,在總決賽關鍵戰役中貢獻了23分。

到1972-72賽季結束時,門羅已經成為了麥迪遜廣場花園的寵兒,盡管他場均15.5分的數據并不出色,但他的技巧仍舊令人目眩神迷,他的風格變得更加無私,總是能夠通過傳球找到空位的隊友。而且他總是擔任防守對方頭號得分后衛的重任,這樣便給弗雷澤更多盜球的空間。“我現在更加敬業了,的確,變成了完全不一樣的球員。”門羅曾向媒體吐露,“有弗雷澤在,我不用太多地持球,在尼克斯這樣優秀的團隊里,根本不需要用一對一來解決問題。”

奪冠后的尼克斯開始走下坡路。隊長威利斯-里德的腿傷加劇,功臣杰里-盧卡斯和戴夫-德布斯切雷在1973-74賽季后選擇退役,比爾-布拉德利于1977年選擇退役,同年紐約將弗雷澤交易去了克利夫蘭騎士。

在70年代中期,門羅的數據依然很不錯,1974-75賽季他場均得到20.9分,1975-76賽季場均20.7分,1976-77賽季場均19.9分。1975和1977年他都入選了全明星陣容,但尼克斯的衰落無法阻擋,在門羅最后的兩個賽季,1979年和1980年他們均無緣季后賽。

1979-80賽季,門羅僅出戰51場比賽,場均只能得到7.4分。賽季結束后他選擇了退役,13年的職業生涯一共出場926場比賽,得到17454分。


退役后門羅將他的藝術天賦帶到了娛樂圈,他管理著幾支樂隊,開了一家名為“Pretty Pearl Records”的唱片公司,并作為電視評論員回歸籃壇。

1989年,門羅被選入奈史密斯籃球名人堂。1996年,他被選為NBA歷史五十大巨星之一。“如果說有人記住我的話。”門羅在一次采訪中說,“我希望他們是因為我打球的方式以及給球迷和對自己帶來的激情而記住我。”

毫無疑問,見過門羅打球的人都不會忘記他,“珍珠厄爾”將籃球帶入了一個新的時代,一個用華麗的個人技巧演繹激情的時代。他證明了,勝利和表演可以兼得。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