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50大巨星之一比尔-沃顿

比爾·沃爾頓

1952年11月5日出生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拉米薩


比爾-沃頓, 歷經傷病陰霾, 個人生活充斥爭議, 但他的職業生涯依舊為教練和隊友所高度贊揚。

1970年代中期的三年時間里, 沃頓在開拓者迎來職業生涯最光輝的時刻, 是可以與威爾特-張伯倫, 卡里姆-阿卜杜勒-賈巴爾和比爾-拉塞爾相提并論的球員。

“比爾-拉賽爾是一名偉大的進攻阻截者, 張伯倫是一個偉大的進攻型球員, 但是沃頓能夠做到拉賽爾和張伯倫所能做到的一切。 ”開拓者教練杰克-拉姆齊如是評價沃頓。

上世紀70年代, 沃頓為由約翰-伍登執教的UCLA大學打球, 連續三年榮膺全美大學最杰出球員。 實際上, 沒有人可以與健康的沃頓相比。

進入NBA后, 沃頓榮膺1977-1978賽季常規賽MVP。 他是同時代中鋒球員中的頂級球員, 在投籃, 傳球, 策應和助攻方面都表現超高水準, 又在比賽中用各種方式詮釋著自己對完美的追求。

然而, 他的職業生涯籠罩著諸多傷病, 特別是那一次的左腳骨折奪走了本屬于他的光輝。 沉浮聯盟13載, 沃頓在常規賽中只能達到44%的出場次數, 在離開聯盟的時候也只有場均13.3分的中規中矩的數據。

在籃球場上, 沃頓以瘦高的大學生形象和求勝的欲望示人, 在場外, 他又以參加邊緣團體“揚名”。 在大學三年級時, 沃頓因參加反越戰集會以及公開抨擊總統尼克松和FBI而遭到警方拘捕。 之后, 他發表言論說, “你們這代人毀了整個世界, 而我們這代人是在努力證明這一切。 對于我來說錢只是糞土, 我只想要快樂與幸福, 這是錢換不來的。 ” 有傳言稱, 沃頓還曾經意圖遠離籃球場以追隨精神啟迪。

獨樹一幟的沃頓是美國“感恩之死”樂隊(迷幻與搖滾之間自由切換的樂隊)的忠實粉絲。

年輕的沃頓還是素食主義者, 他經常身穿法蘭絨上衣, 頭戴各色頭帶去參加訓練, 還用裝洋蔥的袋子放衣服。

了解沃頓的人包括伍登教練在內, 都認為沃頓過于地憤世嫉俗。 “在籃球場上, 我一點都不擔心沃頓, 但是只要他一離開球場, 我就開始擔心, 擔心他被揪進局子里, 擔心他引起大道上的交通堵塞, 擔心他曠課去集會上發表反越戰的宣言。 ” 伍登如是說。

同時, 對于籃球運動員的身份, 了解沃頓的人很清楚他具有摧枯拉朽的能量。 在1973年對陣孟菲斯州立大學的NCAA冠軍之戰上, 沃頓以22投21中拿下44分, 而這又被稱作是NCAA四強賽歷史中的最偉大的一幕。 在伍登的隊伍中,

還有一位NBA未來新星賈馬爾-威爾克斯, 沃頓與其一起創造了86勝4負的戰績, 帶領球隊獲得兩次總冠軍。

而在UCLA聲名鵲起之前, 沃頓就已傷病纏身。 早在高中的時候, 沃頓的腳踝、腿和腳都遭遇過骨折, 還接受過膝傷手術。 大學時期, 沃頓還遭遇過肌腱炎的折磨以及背部受傷。 沒有打過一分鐘NBA的沃頓就已經很了解傷病帶來的傷痛, 但是這并未阻止其成為1974年的選秀狀元。 開拓者的球迷就像坐過山車一樣, 感受著從球隊跌入谷底的失落到迎來沃頓這位球隊拯救者的激動。


沃頓的新秀賽季可謂是光彩奪目, 最早出戰的七場比賽里場均拿下16分19籃板4.4次助攻和4記封蓋。 如潮的掌聲更是如期而至。

“當我在凱爾特人的時候, 比爾-拉塞爾進入聯盟, 沃頓是和拉塞爾一樣頂級的球員, 除了超級聰明, 他還有很多的籃球天賦, 他打籃球就像是本能一樣。 ”湖人教頭比爾-沙曼這樣在《洛杉磯時報》上評價沃頓。

傷病的影響如期而至。 受制于腳傷, 沃頓在菜鳥賽季只得出場35場比賽, 因此場均得分也只有12.8分。開拓者在1974-75賽季較上一賽季多贏11場比賽,但依舊于事無補,受傷的沃頓無法帶領球隊走得更遠。在1975-76賽季,沃頓出場次數增加到51場,場均斬獲16.1分和13.4個籃板,并展示了超高的傳球技巧,無論是在低位還是高位都游刃有余,但開拓者卻是分區墊底。腳傷已然是阻礙沃頓發揮的絆腳石,而此時的球迷已經開始質疑是沃頓把球隊拖入了深淵。效力開拓者最初的兩個賽季里,沃頓先后腳踝扭傷,左手腕兩次骨折,兩個腳趾和兩個手指頭脫臼,還曾經被灑水車撞傷腳趾,又在車禍中傷及腿部。

于此同時,沃頓與媒體的惡劣關系一度損害其公眾形象。他只接受那些他認為會說他好話的媒體的采訪,對于其他媒體則置之不理,尤其是波特蘭當地的媒體。后來,他公開承認自己的冷漠和“不屑于”說話的問題是來源于口吃。


比爾-沃頓后期改掉口吃并投身解說事業

除此,沃頓更是一個極其傲慢的人,即使是對教練組,他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面孔。據《體育新聞》的報導,有一次沃頓下場后,教練拉姆齊向其表示“干得好”,沃頓卻用一句“你做得不錯”予以回敬。

用拉姆齊的話,“我竟啞口無言,從來沒有球員敢這樣和我說話。”

到1976-77賽季,開拓者球迷的好日子終于來了。沃頓迎來人生巔峰,場均送出18.6分,在籃板和封蓋數據上領跑全聯盟,分別為14.4和3.25,被選入最佳二陣和防守一陣。

自從拉姆齊從布法羅勇者隊來到波特蘭,開拓者圍繞組織者萊昂內爾-霍林斯和前場沃頓以及氣勢凌然的莫萊斯-盧卡斯打造出精準的進攻體系。球隊從墊底一躍到太平洋區第二,六場比賽淘汰天賦化身的丹佛掘金,驚艷聯盟,又在西決戰場上干掉賈巴爾帶領的湖人殺入總決賽。

與費城76人爭奪總冠軍,開拓者在0-2落后的情況下重新掌握主動權,這只有1969年的凱爾特人實現過對湖人的反超。76人本可以拿下第六場比賽,但朱利葉斯-歐文和喬治-麥金尼斯都錯失中投而未能將比賽拖進加時,即使J博士在該場比賽中拿下40分,卻是沃頓最終加冕總決賽MVP。

1977-78賽季,沃頓在的表現更加突出,常規賽的前60場比賽中,沃頓帶隊豪取50勝,并在這一賽季成功入選唯一一次全明星。在二月份的一場比賽中,開拓者被76人以113-92的比分痛宰,沃頓也由于左腳受傷被迫下場。這個賽季,沃頓共出戰58場常規賽,場均數據為18.9分13.2籃板5助攻和2.52封蓋,榮膺常規賽MVP。

然而,腳傷幾乎斷送了沃頓的職業生涯,他曾試圖在季后賽對陣西雅圖超音速的比賽中回歸,但是在第二場比賽后,X光顯示,沃頓左腳踝下方的足舟骨骨折。開拓者不僅在六場比賽后折戟,同時也失去了一個能打球的沃頓。

賽季結束后,沃頓指責球隊未給自己提供優良的醫療,而要求被交易。因傷錯過1978-79整個賽季后,沃頓加盟圣地亞哥,爭議也隨之而來。為了得到傷病累累的26歲的沃頓,快船付出35萬美金和一個首輪簽,又送出前鋒克米特-華盛頓和中鋒凱文-庫內特,當地球迷對此有如怒火中燒。

“這毀了整支球隊”,快船球員沃爾德-B-弗里說,“就像喪事一樣讓人痛苦。”


而后,沃頓與快船簽下7年700萬美元的合約。他剪掉長發,開始吃肉,斷絕與激進分子杰克-斯科特的往來,又剪去了林肯式的大胡子,并開始彌補與媒體的關系。“現在的我和剛進聯盟的那個沃頓不再是同一個人”,他在接受《運動雜志》采訪時這樣誠懇地說道。

然而,傷病并不曾停止。1979-80賽季,沃頓在第四場比賽中再次傷及足舟骨,以14場常規賽和場均13.9分結束賽季,這也是沃頓為快船效力兩個賽季里出戰的所有比賽,而快船只分別拿下36場和17場勝利。直言不諱的弗里,也許可以代表其他隊友的心聲,將沃頓視作是以傷病逃避責任的“害群之馬”。

經歷過如此的波折與痛苦,沃頓依舊致力于重回賽場,并于1981年接受了左腳手術。同時,沃頓選擇就讀于斯坦福法學院來充實自己。為了保持身材,沃頓打排球和網球,偶爾也騎自行車鍛煉。沃頓曾作為鼓手參加“感恩之死”樂隊在埃及舉辦的演唱會,有時他會邀請隊友來看演出,也會帶著樂隊成員參觀球隊訓練。

1982-83賽季,29歲的沃頓終于重回賽場。雖然醫生只允許沃頓每個星期出戰一場比賽,但是對于沃頓來說也是值得激動的事情。這種安排并不是先例,此前,埃爾金-貝勒在服軍役期間,也會每星期為湖人打一次比賽。這個賽季,沃頓為快船出戰33場比賽,場均14.1分,是他職業生涯的第四高,而52.8%的投籃命中率則來到職業生涯新高。

沒有傷病之痛的困擾,賽場上的沃頓比任何時候都要開心。

接下來的兩個賽季,沃頓與快船一同進步。1983-84賽季,沃頓出戰55場比賽,快船取得30場勝利,到1984-85賽季,兩個數字分別來到67和31。

此時,回歸賽場早已不是奢望,32歲的沃頓想要的是勝利。

沃頓開始聯系正如日中天的兩支球隊凱爾特人和湖人。凱爾特人對沃頓表現出極大興趣,希望他可以作為羅伯特-帕里什和凱文-麥克海爾的替補,最終由紅衣教主奧爾巴赫促成這筆交易。凱爾特人將人氣前鋒塞德里克-麥克斯維爾送到快船,并付出一首輪簽。至此,沃頓終于又獲得了為冠軍球隊打球的機會,而為凱爾特人打球是他從小的夢想。


職業生涯的第十三個賽季,沃頓在波士頓花園迎來了球迷的掌聲。這一賽季,沃頓遭遇鼻骨骨折,這相對于之前的受傷完全可以被忽略。他共出戰80場比賽,雖然場均時間只有19.3分鐘,依舊取得了場均7.6分6.8籃板2.1助攻和1.33記蓋帽的成績,投籃命中率以56.2%再創新高。在一場比賽中,沃頓再次上演神勇表現,斬獲20分和12個籃板,讓人感嘆不禁。從未出現在角色球員位置上的沃頓,卻表現出像高中生一般的激情。

憑借史上最強陣容之一,凱爾特人在常規賽中無可阻擋,獲得67勝15負的戰績。季后賽中,凱爾特人也只輸了全部18場比賽中的三場,在總決賽中他們4比2打敗了由內線雙塔拉爾夫-桑普森和奧拉朱旺領銜的火箭隊。沃頓獲得了生涯第二個總冠軍并且無可爭議地奪得了年度最佳第六人獎杯。凱爾特人名宿麥克海爾在文章中這樣評價沃頓:“你看到一個移動僵硬的老家伙在場上像一個高中生那樣在打球,既滑稽卻又鼓舞人心。他讓我們知道每場比賽都是一個挑戰。”

沃頓在1986-87賽季出場10次,隨后34歲的他從NBA退役。他的常規賽生涯總共得到6215分(場均13.3分)和3923個籃板(場均10.5個籃板),在468場常規賽中他的投籃命中率為52.1%。在生涯49場季后賽中他場均得到10.8分和9.1個籃板。

像許多NBA名宿一樣,沃頓從1991年開始當上了籃球評論員。最開始解說高中比賽時,他直率的語言風格就一覽無余,而后成為NBA最好的評論員之一。對沃頓的諷刺從未消失在媒體間,冤家路窄,15年前不喜歡沃頓的人卻與之“共處一室”。隨著沃頓第二職業的發展,約翰-伍登在《洛杉磯時報》上評論道:“這只能證明那句話,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沃頓于1993年入選奈史密斯籃球名人堂。

因此場均得分也只有12.8分。開拓者在1974-75賽季較上一賽季多贏11場比賽,但依舊于事無補,受傷的沃頓無法帶領球隊走得更遠。在1975-76賽季,沃頓出場次數增加到51場,場均斬獲16.1分和13.4個籃板,并展示了超高的傳球技巧,無論是在低位還是高位都游刃有余,但開拓者卻是分區墊底。腳傷已然是阻礙沃頓發揮的絆腳石,而此時的球迷已經開始質疑是沃頓把球隊拖入了深淵。效力開拓者最初的兩個賽季里,沃頓先后腳踝扭傷,左手腕兩次骨折,兩個腳趾和兩個手指頭脫臼,還曾經被灑水車撞傷腳趾,又在車禍中傷及腿部。

于此同時,沃頓與媒體的惡劣關系一度損害其公眾形象。他只接受那些他認為會說他好話的媒體的采訪,對于其他媒體則置之不理,尤其是波特蘭當地的媒體。后來,他公開承認自己的冷漠和“不屑于”說話的問題是來源于口吃。


比爾-沃頓后期改掉口吃并投身解說事業

除此,沃頓更是一個極其傲慢的人,即使是對教練組,他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面孔。據《體育新聞》的報導,有一次沃頓下場后,教練拉姆齊向其表示“干得好”,沃頓卻用一句“你做得不錯”予以回敬。

用拉姆齊的話,“我竟啞口無言,從來沒有球員敢這樣和我說話。”

到1976-77賽季,開拓者球迷的好日子終于來了。沃頓迎來人生巔峰,場均送出18.6分,在籃板和封蓋數據上領跑全聯盟,分別為14.4和3.25,被選入最佳二陣和防守一陣。

自從拉姆齊從布法羅勇者隊來到波特蘭,開拓者圍繞組織者萊昂內爾-霍林斯和前場沃頓以及氣勢凌然的莫萊斯-盧卡斯打造出精準的進攻體系。球隊從墊底一躍到太平洋區第二,六場比賽淘汰天賦化身的丹佛掘金,驚艷聯盟,又在西決戰場上干掉賈巴爾帶領的湖人殺入總決賽。

與費城76人爭奪總冠軍,開拓者在0-2落后的情況下重新掌握主動權,這只有1969年的凱爾特人實現過對湖人的反超。76人本可以拿下第六場比賽,但朱利葉斯-歐文和喬治-麥金尼斯都錯失中投而未能將比賽拖進加時,即使J博士在該場比賽中拿下40分,卻是沃頓最終加冕總決賽MVP。

1977-78賽季,沃頓在的表現更加突出,常規賽的前60場比賽中,沃頓帶隊豪取50勝,并在這一賽季成功入選唯一一次全明星。在二月份的一場比賽中,開拓者被76人以113-92的比分痛宰,沃頓也由于左腳受傷被迫下場。這個賽季,沃頓共出戰58場常規賽,場均數據為18.9分13.2籃板5助攻和2.52封蓋,榮膺常規賽MVP。

然而,腳傷幾乎斷送了沃頓的職業生涯,他曾試圖在季后賽對陣西雅圖超音速的比賽中回歸,但是在第二場比賽后,X光顯示,沃頓左腳踝下方的足舟骨骨折。開拓者不僅在六場比賽后折戟,同時也失去了一個能打球的沃頓。

賽季結束后,沃頓指責球隊未給自己提供優良的醫療,而要求被交易。因傷錯過1978-79整個賽季后,沃頓加盟圣地亞哥,爭議也隨之而來。為了得到傷病累累的26歲的沃頓,快船付出35萬美金和一個首輪簽,又送出前鋒克米特-華盛頓和中鋒凱文-庫內特,當地球迷對此有如怒火中燒。

“這毀了整支球隊”,快船球員沃爾德-B-弗里說,“就像喪事一樣讓人痛苦。”


而后,沃頓與快船簽下7年700萬美元的合約。他剪掉長發,開始吃肉,斷絕與激進分子杰克-斯科特的往來,又剪去了林肯式的大胡子,并開始彌補與媒體的關系。“現在的我和剛進聯盟的那個沃頓不再是同一個人”,他在接受《運動雜志》采訪時這樣誠懇地說道。

然而,傷病并不曾停止。1979-80賽季,沃頓在第四場比賽中再次傷及足舟骨,以14場常規賽和場均13.9分結束賽季,這也是沃頓為快船效力兩個賽季里出戰的所有比賽,而快船只分別拿下36場和17場勝利。直言不諱的弗里,也許可以代表其他隊友的心聲,將沃頓視作是以傷病逃避責任的“害群之馬”。

經歷過如此的波折與痛苦,沃頓依舊致力于重回賽場,并于1981年接受了左腳手術。同時,沃頓選擇就讀于斯坦福法學院來充實自己。為了保持身材,沃頓打排球和網球,偶爾也騎自行車鍛煉。沃頓曾作為鼓手參加“感恩之死”樂隊在埃及舉辦的演唱會,有時他會邀請隊友來看演出,也會帶著樂隊成員參觀球隊訓練。

1982-83賽季,29歲的沃頓終于重回賽場。雖然醫生只允許沃頓每個星期出戰一場比賽,但是對于沃頓來說也是值得激動的事情。這種安排并不是先例,此前,埃爾金-貝勒在服軍役期間,也會每星期為湖人打一次比賽。這個賽季,沃頓為快船出戰33場比賽,場均14.1分,是他職業生涯的第四高,而52.8%的投籃命中率則來到職業生涯新高。

沒有傷病之痛的困擾,賽場上的沃頓比任何時候都要開心。

接下來的兩個賽季,沃頓與快船一同進步。1983-84賽季,沃頓出戰55場比賽,快船取得30場勝利,到1984-85賽季,兩個數字分別來到67和31。

此時,回歸賽場早已不是奢望,32歲的沃頓想要的是勝利。

沃頓開始聯系正如日中天的兩支球隊凱爾特人和湖人。凱爾特人對沃頓表現出極大興趣,希望他可以作為羅伯特-帕里什和凱文-麥克海爾的替補,最終由紅衣教主奧爾巴赫促成這筆交易。凱爾特人將人氣前鋒塞德里克-麥克斯維爾送到快船,并付出一首輪簽。至此,沃頓終于又獲得了為冠軍球隊打球的機會,而為凱爾特人打球是他從小的夢想。


職業生涯的第十三個賽季,沃頓在波士頓花園迎來了球迷的掌聲。這一賽季,沃頓遭遇鼻骨骨折,這相對于之前的受傷完全可以被忽略。他共出戰80場比賽,雖然場均時間只有19.3分鐘,依舊取得了場均7.6分6.8籃板2.1助攻和1.33記蓋帽的成績,投籃命中率以56.2%再創新高。在一場比賽中,沃頓再次上演神勇表現,斬獲20分和12個籃板,讓人感嘆不禁。從未出現在角色球員位置上的沃頓,卻表現出像高中生一般的激情。

憑借史上最強陣容之一,凱爾特人在常規賽中無可阻擋,獲得67勝15負的戰績。季后賽中,凱爾特人也只輸了全部18場比賽中的三場,在總決賽中他們4比2打敗了由內線雙塔拉爾夫-桑普森和奧拉朱旺領銜的火箭隊。沃頓獲得了生涯第二個總冠軍并且無可爭議地奪得了年度最佳第六人獎杯。凱爾特人名宿麥克海爾在文章中這樣評價沃頓:“你看到一個移動僵硬的老家伙在場上像一個高中生那樣在打球,既滑稽卻又鼓舞人心。他讓我們知道每場比賽都是一個挑戰。”

沃頓在1986-87賽季出場10次,隨后34歲的他從NBA退役。他的常規賽生涯總共得到6215分(場均13.3分)和3923個籃板(場均10.5個籃板),在468場常規賽中他的投籃命中率為52.1%。在生涯49場季后賽中他場均得到10.8分和9.1個籃板。

像許多NBA名宿一樣,沃頓從1991年開始當上了籃球評論員。最開始解說高中比賽時,他直率的語言風格就一覽無余,而后成為NBA最好的評論員之一。對沃頓的諷刺從未消失在媒體間,冤家路窄,15年前不喜歡沃頓的人卻與之“共處一室”。隨著沃頓第二職業的發展,約翰-伍登在《洛杉磯時報》上評論道:“這只能證明那句話,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沃頓于1993年入選奈史密斯籃球名人堂。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