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是大国总统兼名将,竟不愿国家统一还支持分裂

上一篇, 我們說到直系(總統馮國璋)和皖系(總理段祺瑞)之間的關系, 從開始和諧到生出矛盾, 導火線是段祺瑞要對西南用兵, 實現統一, 完成袁世凱沒有做到的事情, 但馮國璋堅決不同意。

為啥?

皖系部隊要去西南打仗, 要經過直系地盤, 馮國璋擔心段祺瑞要滅了西南, 班師回朝的時候順便把直系也滅了。

段祺瑞很清楚, 馮國璋不會和他一條心了, 遂決定我行我素。 湖南是南下用兵的重點, 軍隊的集結和糧草彈藥的補給都要通過那兒。 鑒于此, 段祺瑞祭出“湘人治湘”的大旗, 派遣親信大將、陸軍部次長傅良佐出任湖南督軍,

替自己打前站, 讓湖南日后成為北軍南下的橋頭堡。


傅良佐

問題是, 湖南人并不買賬, 不接受傅良佐出任湖南督軍, 更不愿意當局在湖南用兵。 為此, 湖南人派出請愿團去北京, 面見大總統馮國璋, 要求國務院收回成命。 馮大總統熱情接見了他們,

并委婉表示:這個事情, 總統做不了主, 讓他們去找總理段祺瑞。

湖南人聰明, 當然聽出了弦外之音——總統和總理之間的矛盾。 于是, 他們決定利用這個矛盾, 選擇湖南自治。 果然, 當聽到這個消息后, 段祺瑞氣沖沖要下令討伐湖南, 可馮國璋開口閉口和為貴, 不肯簽字下討伐令。 以至于后來, 湖南已經爆發戰爭, 北京的討伐令還一直下不來。

馮國璋一邊消極對抗段祺瑞, 處處使絆子, 一邊積極聯合西南系, 表明自己的苦衷和維護西南系的決心, 甚至不惜建立秘密同盟。 但無論老馮怎么做, 都不能阻止段祺瑞對湖南用兵的決心, 更不能阻止段祺瑞武力統一西南的行動。

1917年10月2日, 面對咄咄逼人的段祺瑞, 西南各派在南寧召開軍事會議,

對政府的行為進行了申斥, 矛頭直指總理段祺瑞。 會議提出四項主張:一、迎黎元洪復位, 重新就任大總統;二、恢復國會;三、罷免國務總理段祺瑞;四、撤回湖南督軍傅良佐。 與此同時, 會議任命廣西督軍譚浩明出任兩廣聯軍總司令, 其中廣西出兵45營, 廣東出兵35營。 組成5個軍援湘, 支持湖南的自治運動。


譚浩明

10月20日, 在馮國璋的策劃下, 直系的長江三督(江蘇督軍李純、湖北督軍王占元、江西督軍陳光遠)提出了解決湖南問題的四點意見:第一、首先停止在湖南的一切軍事行動;第二、撤回傅良佐;第三、改組段內閣;第四、整理皖系鐵桿——安徽督軍倪嗣沖部。

這四點意見與南寧軍事會議的四項主張大同小異, 矛頭都對準皖系老大、國務總理段祺瑞。 對段祺瑞來說, 這簡直是天大的恥辱。 他非常清楚, 這一切都因為馮國璋在幕后策劃搞鬼, 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于是, 段祺瑞也開始策劃怎么把馮國璋這個大總統給搞下去。

怎么搞老馮?

無非兩種辦法。 一是政變倒馮,

二是合法倒馮。 政變倒馮的具體方式, 是由張作霖和倪嗣沖分別在東北和安徽宣布獨立, 然后在天津成立臨時政府, 請北洋元老徐世昌出任大元帥, 代行總統職務, 然后出兵北京, 逼迫馮國璋下臺。 這一招, 基本是驅逐黎元洪的老套路。 合法驅馮的具體辦法, 則是迅速成立臨時參議院為立法機構, 修改《國會組織法》與兩院議員選舉法, 根據這些新法成立新國會, 罷免馮國璋的總統, 并選出新的總統。

段祺瑞深知, 政變這條路對黎元洪這種沒有軍隊的光桿總統萬無一失, 但對馮國璋不行, 因為老馮有長江三督的支持。 如果搞政變, 長江三督不可能答應, 很可能導致一場激烈的內戰。 如此一來, 西南系漁翁得利, 段祺瑞的武力統一計劃也會無限期延長。 思前想后,段總理決定采取第二種方式——合法倒馮。


長江三督之一王占元

11月10日,臨時參議院成立。14日,該院選出正副議長,皖系政客王輯唐和那彥圖分別當選,傾向于馮國璋的研究系在競選中全面失敗。段祺瑞的計劃正在一步步實現,可就在這關鍵時刻,發生了意外。

什么情況?

已經開拔到湖南的直系將領王汝賢和范國璋突然通電全國,宣布停戰,要求南北和談。這等于把直皖之間的矛盾直接公開化,造成段祺瑞的滿盤計劃受到嚴重影響。策劃這一切的馮國璋趁機提出——改組內閣、南北和談、總理不能兼任陸軍總長三條意見,矛頭再次指向段祺瑞,尤其是第三條,幾乎就是直接要解除段總理的兵權。

段祺瑞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會如何應對?下次接著聊。

參考資料:

1.張明金 :《民國時期的戰爭》

2.徐海:《段祺瑞傳 》

3.彭秀良:《馮國璋傳》

“許述工作室”核心成員查佳峰主筆

思前想后,段總理決定采取第二種方式——合法倒馮。


長江三督之一王占元

11月10日,臨時參議院成立。14日,該院選出正副議長,皖系政客王輯唐和那彥圖分別當選,傾向于馮國璋的研究系在競選中全面失敗。段祺瑞的計劃正在一步步實現,可就在這關鍵時刻,發生了意外。

什么情況?

已經開拔到湖南的直系將領王汝賢和范國璋突然通電全國,宣布停戰,要求南北和談。這等于把直皖之間的矛盾直接公開化,造成段祺瑞的滿盤計劃受到嚴重影響。策劃這一切的馮國璋趁機提出——改組內閣、南北和談、總理不能兼任陸軍總長三條意見,矛頭再次指向段祺瑞,尤其是第三條,幾乎就是直接要解除段總理的兵權。

段祺瑞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會如何應對?下次接著聊。

參考資料:

1.張明金 :《民國時期的戰爭》

2.徐海:《段祺瑞傳 》

3.彭秀良:《馮國璋傳》

“許述工作室”核心成員查佳峰主筆

Next Article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