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治帝临死前,为何安排鳌拜等四大臣辅佐年幼的康熙帝?


文/陳德方

在清朝的歷史上, 康熙皇帝登基的時候只有八歲。 從他登基到親政的八年間, 清朝權力中樞的決策機制是四大輔政,

孝莊太后總統一切重大決策。 太后加四大臣的模式是順治皇帝去世前的重大安排。 盡管這個體制也導致了鰲拜專權的發生, 但整體上穩定了康熙前期的局勢。

順治皇帝做這樣的安排時, 不可能沒有考慮到四位有如此巨大權力的大臣早晚會威脅到皇權, 那么他為何還要做這樣的安排呢?其實, 對順治皇帝來說, 這是不得已而為之, 盡管不是最優選擇, 但也是次優選擇。 要想弄清楚這個決策的邏輯, 要從后金的權力制度說起。


努爾哈赤建立后金的時候, 當時的滿族尚且處在奴隸制度向封建制度過度的階段。 盡管漢化對后金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但是從軍事制度上看, 奴隸社會殘余很明顯。 其中, 軍事貴族民主的制度依然對中央的決策產生重大的影響。

努爾哈赤立國的基礎是與宗室共享皇權, 而不是皇帝一人或一家獨大。 努爾哈赤時代, 最高權力掌控在八旗旗主手中。 八旗旗主又叫八貝勒或八王, 他們共同治理后金的制度叫做“共治國政”。 八王不僅可以決定軍國大事,

還有選擇“大汗”的權力。


努爾哈赤死后, 皇太極登上汗位便是八王選出來的。 除了八旗的八位王外, 皇太極讓每一旗增設三名議政王大臣, 議政王大臣會議制度就此成熟。 皇太極為了攬權, 提高議政大臣的地位, 增加他們的權力, 慢慢削弱議政王的地位。

在皇太極時代, 皇權與宗室貴族的權力出現了重大的沖突, 皇權在逐步加強, 與宗室貴族的矛盾也逐漸表現出來了。 皇太極死后, 多爾袞為攝政王, 基本上總攬了所有的權力, 形成了多爾袞攝政, 多鐸輔政, 議政王大臣會議輔助的行政模式。


這個模式對皇權產生了重大的威脅。 這個模式結束后, 順治皇帝立即著手改革這個制度, 變成了親王輔政加議政王大臣會議的模式。 不過, 順治皇帝依然對這個制度不放心, 在自己身體不適的時候, 開始著手安排死后的局面。

順治皇帝給康熙帝準備的四個輔政大臣全部都不是宗室貴族, 而是其他貴族。 通過抬高非宗室貴族的地位, 進一步削弱議政王大臣會議的地位, 從而形成了太后與四位大臣總攬全局的局面。 順治帝想不到, 鰲拜最終做大, 也威脅到了皇權。


康熙成熟后,抬高內閣的地位,進而成立了秘書班底南書房,總攬了全部的權力。議政王大臣會議盡管依然存在但是已經名存實亡了。

參考文獻

1.《簡明清史》;

2.《清代宮廷社會史》;

3.《清史稿》;

4.《論清朝的議政王大臣會議》;

5.《中國歷代政治得失》。


康熙成熟后,抬高內閣的地位,進而成立了秘書班底南書房,總攬了全部的權力。議政王大臣會議盡管依然存在但是已經名存實亡了。

參考文獻

1.《簡明清史》;

2.《清代宮廷社會史》;

3.《清史稿》;

4.《論清朝的議政王大臣會議》;

5.《中國歷代政治得失》。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