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高龄家族守深山百余年 如今仅剩一家还没通电


20年前, 孫桂文住的大山里共10戶人家, 現如今, 他們都陸續搬出了大山居住, 只剩下孫桂文一戶人家。 孫桂文的倆個姑娘都長大遠嫁外鄉成家,

他和老伴在這沒有電、沒有路、沒有鄰居的大山里生活了20個年頭。


8月16日, 孫桂文在自家門前說:“我住的這個地方距離外面的村子大約有5里路, 基本就是羊腸小道, 出去一趟是難上加難。 原來這兒有10多戶人家, 人多的時候能有好幾十口子,

現在就剩下我和老伴了, 現在, 老伴還去大姑娘家照顧小外甥女, 這家里就剩我老哥一個了!”


在過去的年代, 很多人都喜歡在山溝里居住, 因為不缺吃的, 所以人們都選擇在大山里定居。 據孫桂文介紹, 他的記憶里, 父輩人就是在這山里居住。 孫桂文的共有哥兄弟6個,

還有3個姐姐, 他在家里排行老四, 孫桂文的家族是這個大山里最大的一戶。 圖為孫桂文家已被楊樹遮掩住, 如果不仔細查看, 很難發現大山里有這么一戶人家。


以前住大山好娶媳婦, 因為吃的不愁呀, 現在不行了, 交通不便利, 又沒有電,

誰來呀。 沒法, 人都陸續搬走了。 孫桂文邊喂毛驢邊說。 他的老伴是外鄉人, 當時能娶到媳婦, 就是因為當時這兒不缺吃的, 但話說回來, 還是緣分。 說到這兒, 老孫一臉的自豪。


一晃就是大半生了, 說到大山里的情況, 孫桂文感慨萬千:“以前, 雖然這里是大山,

但是挺熱鬧, 哥們也都在這兒, 但現在都走了, 孩子們也成家在外, 在大山里想見個陌生人都難, 老伴去姑娘家看孩子, 這一走就是2個月了, 我這一人, 說句話都得自己聽。 ”


孫桂文老實憨厚, 話不多, 但說起居家過日子卻是井井有條。 孫大叔說, 現在人都走了, 剩下了很多的山地,他撿好的地塊都種上了,另外剩余的房場,他也給利用起來種上了菜。“在這生活,除了出去不方便,還有就是沒電,吃的不缺,都能自己生產。”


“我種的菜都是沒有化肥的,地道的綠色,你瞧,種的黃瓜趕上冬瓜了吧!”孫桂文說:“別看我67了,干起活來,小伙子也是干不過我,我這身體啥毛病沒有,上個山、砍個柴啥的,腿腳麻利著那。”


圖為孫桂文家里墻上貼滿了家人的幸福時光。孫桂文說:“因為交通不便利,孩子們回來一趟都是爬山穿嶺的,很是不易,再加上都在外地工作,一般孩子們回來也就是年節,雖然聚少離多,但是看到孩子們都很幸福,我和老伴也就知足了。”


孫桂文坐在寫滿記憶的碾道上說:“原來這個地方,我小的時候,可是很熱鬧呀。戶數不多,但人口多,現在人都一個個的走了,沒事的時候,想一想,怪想他們的。也是,走就走吧,出去一趟是太不易了,我和老伴基本是一個集(5天左右)或者更長才出去一趟,買點生活的東西,其它的時間就是在大山里干農活,放放羊和毛驢了。”


圖為孫桂文站在父親居住的院子前介紹著家里故事。“這眼前的空地就是我們家的老院子,爸爸和媽媽都是90多歲的高齡過世的,后來,哥兄弟們都搬走了,也就空了起來。”


“再苦的日子都熬過來了,以前和現在一比,那是天上和地下了。”孫桂文說,以前的生活很清貧,想養活自己一家人,就是靠著自己的勤勞和智慧,多吃點苦,多受點累,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孫桂文和老伴經營著7畝多地,再加上養點羊,一年下來,也基本賺夠了生活費,雖然日子較為清貧,很是知足。


“在這住的人都長壽呀,山水好,冬暖夏涼,但就是有一個缺點,雨季雨水多了,山水會滲入到房子的后墻里,這么多年,一到雨季,水就會在屋地流。”圖為孫桂文在房頂上檢查房子的防水情況。


“100多年沒有電,以前靠的都是煤油燈,現在這些太陽能才用了沒幾年,但也是省著用,就連手機充電,都要到外面的村里去充,用沒電了,再去充,因為電話很少,有信號的地兒,幾乎沒有,接打電話要到房子外。”圖為孫桂文家里用的照明設備(左圖為家里的僅有的一盞太陽能燈,晚上,家里就靠著它來照明。右圖為太陽能手電)。


圖為通往孫桂文家的山路。多少年來,孫桂文一家人靠著這蜿蜒崎嶇的山路,走親訪友,購買生活日用品,一直與外面的世界保持著通聯。在外人眼里,他們一家人是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但孫桂文有著自個的想法,他認為,這兒是生他養他的地方,這里有著他童年的回憶,說起住夠了嗎?他一臉的茫然。“我住的地方其實是個好地方,習慣了就好。如果有電,再把路修整一下,其實真的是很不錯。”


深山里的人家,與大山相伴100多年,與其說不可思議,更是讓人感到了傳奇。“孩子們都大了,去了外面生活,我和老伴就是土生土長的莊戶人家,別無所求了,如果能通上電,我會一直堅守下去。”孫桂文說道。圖文均為視覺朝陽原創首發,禁止任何形式的轉載,侵權必究。微信搜索 視覺朝陽 微信號 關注分享更多精彩。

剩下了很多的山地,他撿好的地塊都種上了,另外剩余的房場,他也給利用起來種上了菜。“在這生活,除了出去不方便,還有就是沒電,吃的不缺,都能自己生產。”


“我種的菜都是沒有化肥的,地道的綠色,你瞧,種的黃瓜趕上冬瓜了吧!”孫桂文說:“別看我67了,干起活來,小伙子也是干不過我,我這身體啥毛病沒有,上個山、砍個柴啥的,腿腳麻利著那。”


圖為孫桂文家里墻上貼滿了家人的幸福時光。孫桂文說:“因為交通不便利,孩子們回來一趟都是爬山穿嶺的,很是不易,再加上都在外地工作,一般孩子們回來也就是年節,雖然聚少離多,但是看到孩子們都很幸福,我和老伴也就知足了。”


孫桂文坐在寫滿記憶的碾道上說:“原來這個地方,我小的時候,可是很熱鬧呀。戶數不多,但人口多,現在人都一個個的走了,沒事的時候,想一想,怪想他們的。也是,走就走吧,出去一趟是太不易了,我和老伴基本是一個集(5天左右)或者更長才出去一趟,買點生活的東西,其它的時間就是在大山里干農活,放放羊和毛驢了。”


圖為孫桂文站在父親居住的院子前介紹著家里故事。“這眼前的空地就是我們家的老院子,爸爸和媽媽都是90多歲的高齡過世的,后來,哥兄弟們都搬走了,也就空了起來。”


“再苦的日子都熬過來了,以前和現在一比,那是天上和地下了。”孫桂文說,以前的生活很清貧,想養活自己一家人,就是靠著自己的勤勞和智慧,多吃點苦,多受點累,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孫桂文和老伴經營著7畝多地,再加上養點羊,一年下來,也基本賺夠了生活費,雖然日子較為清貧,很是知足。


“在這住的人都長壽呀,山水好,冬暖夏涼,但就是有一個缺點,雨季雨水多了,山水會滲入到房子的后墻里,這么多年,一到雨季,水就會在屋地流。”圖為孫桂文在房頂上檢查房子的防水情況。


“100多年沒有電,以前靠的都是煤油燈,現在這些太陽能才用了沒幾年,但也是省著用,就連手機充電,都要到外面的村里去充,用沒電了,再去充,因為電話很少,有信號的地兒,幾乎沒有,接打電話要到房子外。”圖為孫桂文家里用的照明設備(左圖為家里的僅有的一盞太陽能燈,晚上,家里就靠著它來照明。右圖為太陽能手電)。


圖為通往孫桂文家的山路。多少年來,孫桂文一家人靠著這蜿蜒崎嶇的山路,走親訪友,購買生活日用品,一直與外面的世界保持著通聯。在外人眼里,他們一家人是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但孫桂文有著自個的想法,他認為,這兒是生他養他的地方,這里有著他童年的回憶,說起住夠了嗎?他一臉的茫然。“我住的地方其實是個好地方,習慣了就好。如果有電,再把路修整一下,其實真的是很不錯。”


深山里的人家,與大山相伴100多年,與其說不可思議,更是讓人感到了傳奇。“孩子們都大了,去了外面生活,我和老伴就是土生土長的莊戶人家,別無所求了,如果能通上電,我會一直堅守下去。”孫桂文說道。圖文均為視覺朝陽原創首發,禁止任何形式的轉載,侵權必究。微信搜索 視覺朝陽 微信號 關注分享更多精彩。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