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历年间三个流芳百世的“大贪官”


宋仁宗慶歷年間, 宋朝出了幾個“大貪官”——說他們是“大貪官”, 并非因為他們貪得特別厲害, 而是因為他們的名氣特別大。

第一個“大貪官”,

叫做滕宗諒。 我們都會背誦的范仲淹《岳陽樓記》開篇所寫:“慶歷四年春, 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越明年, 政通人和, 百廢具興, 乃重修岳陽樓。 ”這個滕子京, 便是滕宗諒。

滕宗諒曾擔任過涇州(今甘肅涇川)知州。 慶歷三年(1043)九月, 監察官對滕宗諒發起嚴厲彈劾:滕宗諒在涇州任上, “用過官錢十六萬貫, 有數萬貫不明, 必是侵欺入己”。 這里的官錢, 是指朝廷撥給各地方政府的特別經費, 主要用于公務需要的宴請、接待, 叫做“公用錢”。 滕宗諒被控挪用公用錢16萬貫。 這還了得?宋仁宗當然派出調查組, 調查滕宗諒是否腐敗貪污。

滕宗諒堅決不承認自己挪用了16萬貫公用錢, 只稱在涇州任上時, 因為招待羌人首領, 才動用了3000貫公用錢。 但滕宗諒顯然撒了謊,

因為他有豪俠性情, 交游廣泛, 花錢非常大方, 時常用公款“饋遺游士故人”, 所以, 被他花掉的公用錢肯定不止3000貫。 到底花了多少錢, 是怎么花的, 又是哪些人接受了饋贈, 是一筆糊涂賬, 因為調查組前來調查時, 賬本被滕宗諒燒掉了。

不過, 若說滕宗諒貪污, 也會冤枉他, 因為滕氏本人并不是貪財之輩, 公用錢從未落入他的個人荷包。 但他濫用公款是毫無疑問的, 不可不受處分。

怎么處分滕宗諒呢?御史中丞王拱辰認為必須嚴懲不貸, 而參知政事范仲淹卻替滕宗諒辯解。 最后, 滕宗諒被貶岳州, 即今湖南岳陽(北宋時的岳陽, 差不多就是一個蠻荒之地), 這才有了《岳陽樓記》開篇所說:“慶歷四年春, 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滕宗諒在岳陽, 重修了已經破敗的岳陽樓, 并請范仲淹寫了那篇千古傳誦的《岳陽樓記》, 又請大書法家蘇舜欽手書《岳陽樓記》, 刻于石碑。


岳陽樓

這個蘇舜欽, 是我們要說的第二個“大貪官”。 蘇舜欽的來頭可不小, 他是宰相杜衍的女婿, 副宰相(參知政事)范仲淹亦是他的忘年交。

慶歷四年(1044)九月某日, 是秋季賽神會, 按宋人慣例, 這一天, 京師各機關單位都會準備酒饌, 飲酒作樂。

蘇舜欽當時是進奏院的主管領導, 因而也將進奏院的舊報紙賣了, 換了幾貫錢, 邀請進奏院的同僚以及幾位有交情的文友, 到酒樓喝酒聯歡, 還叫了幾名官妓歌舞彈奏, 陪飲助興。 飲得興起時, 一個叫王益柔的文友, 又乘醉作了一首《傲歌》:“醉臥北極遣帝扶, 周公孔子驅為奴。 ”

這事情被監察御史聽到了, 御史中丞王拱辰很快便彈劾蘇舜欽等人“鬻故紙公錢召妓女, 開席會賓客”。 宋仁宗讓開封案來調查、審理這個案子。 由于案情比較簡單, 開封府很快就調查清楚:御史所彈奏確有其事。

于是慶歷四年十一月,

宋仁宗下詔, 對涉案官員作出處分:蘇舜欽以“監主自盜”的罪名“并除名勒停”, 即開除公職;其他參加喝花酒的人也受到降職、貶官等處分。

蘇舜欽被開除公職后, 寓居蘇州, 建了一間小園林, 取名“滄浪亭”, 并作《滄浪亭記》——這是一篇可以與范仲淹《岳陽樓記》媲美的園記。


滄浪亭

對自己的遭遇,蘇舜欽當然是憤憤不平的,他曾寫信給歐陽修發牢騷:上次滕宗諒濫用公款巨萬,尚不至于開除公職,老范還替他辯護,自己就賣點舊報紙喝個花酒,卻被開除了,朝中也沒一個人站出來替他說話。世態炎涼,人情冷暖啊。

相信歐陽修與蘇舜欽有同病相憐之感,因為他正是我們今天要說的第三個“大貪官”。慶歷五年(1045)八月,歐陽修由于貪占財產事發,被貶為滁州知州。

原來,歐陽修有個妹妹歐陽氏,嫁給張龜正為繼室。張龜正的結發妻子已經去世,留下一個女兒張氏。后來,張龜正也去世了,歐陽氏便帶著年幼的張氏回到歐陽家。張龜正給女兒留有一筆遺產,作為將來女兒的嫁妝,這筆財產,暫時由歐陽氏打理,也被歐陽氏帶回了娘家。歐陽修大概可憐妹妹守寡,便用張龜正留給女兒的財產購置了田產,并以妹妹歐陽氏(即張氏繼母)之名立戶。這個事情后來暴露出來,歐陽修因此被貶到滁州。

在滁州(今安徽滁州),歐陽修認識了瑯琊山瑯琊寺的僧人智仙。智仙在瑯琊山麓建了一座小亭,歐陽修給取名為“醉翁亭”,并寫了一篇《醉翁亭記》——又是一篇可以與《岳陽樓記》媲美的名篇。


醉翁亭

好了,你看,北宋慶歷年間的這三個“大貪官”,直接催生了岳陽樓、滄浪亭與醉翁亭三大文化名跡,以及《岳陽樓記》、《滄浪亭記》、《醉翁亭記》三大文學名篇。有文化果然不一樣。


滄浪亭

對自己的遭遇,蘇舜欽當然是憤憤不平的,他曾寫信給歐陽修發牢騷:上次滕宗諒濫用公款巨萬,尚不至于開除公職,老范還替他辯護,自己就賣點舊報紙喝個花酒,卻被開除了,朝中也沒一個人站出來替他說話。世態炎涼,人情冷暖啊。

相信歐陽修與蘇舜欽有同病相憐之感,因為他正是我們今天要說的第三個“大貪官”。慶歷五年(1045)八月,歐陽修由于貪占財產事發,被貶為滁州知州。

原來,歐陽修有個妹妹歐陽氏,嫁給張龜正為繼室。張龜正的結發妻子已經去世,留下一個女兒張氏。后來,張龜正也去世了,歐陽氏便帶著年幼的張氏回到歐陽家。張龜正給女兒留有一筆遺產,作為將來女兒的嫁妝,這筆財產,暫時由歐陽氏打理,也被歐陽氏帶回了娘家。歐陽修大概可憐妹妹守寡,便用張龜正留給女兒的財產購置了田產,并以妹妹歐陽氏(即張氏繼母)之名立戶。這個事情后來暴露出來,歐陽修因此被貶到滁州。

在滁州(今安徽滁州),歐陽修認識了瑯琊山瑯琊寺的僧人智仙。智仙在瑯琊山麓建了一座小亭,歐陽修給取名為“醉翁亭”,并寫了一篇《醉翁亭記》——又是一篇可以與《岳陽樓記》媲美的名篇。


醉翁亭

好了,你看,北宋慶歷年間的這三個“大貪官”,直接催生了岳陽樓、滄浪亭與醉翁亭三大文化名跡,以及《岳陽樓記》、《滄浪亭記》、《醉翁亭記》三大文學名篇。有文化果然不一樣。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