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匠強國到製造強國(下)

【世界經濟競爭主要圍繞製造強國競爭展開, 而製造強國競爭離不開工匠強國競爭。 因而, 要建設製造強國, 必須為建設工匠強國提供政策支援】

中國社科院工經所課題組

建設工匠強國需要有力政策保障

與中國急需建設工匠強國相對照的是, 國際社會也面臨著技能型人才的巨大供求缺口。 按照權威機構的估算,

在發達經濟體, 預計有多達9500萬工人缺乏職業上崗所需的技能;在發展中國家, 招聘公司對有第二職業教育的技能型員工的需求高達4500萬。 根據全球智力短缺觀察(TalentShortage Survey)提供的報告, 技能短缺阻止了亞太地區45%的雇主填補職業缺口。 在印度, 有61%的雇主招聘不到有技能的勞動者, 而在巴西, 這一數據高達68%。 在土耳其和巴西, 至少有10%的企業抱怨, 勞動力的受教育狀況和技能水準限制了企業的發展。

根據有關方面提供的資訊, 中國技能勞動者總量雖超過1.65億人, 但僅占就業人員總量的21.3%, 其中高技能人才4791萬人,

僅占就業人員總數的6.2%。 技能型人才不僅存在總量不足, 還存在著結構性短缺。 預計到2020年, 全國企業高技能人才缺口將達2200萬。 技能型人才的短缺, 對於中國經濟發展具有一定的制約作用, 使經濟潛力不能有效釋放。

國際社會已經認識到, 填充技能型人才缺口, 是促進經濟發展和實現工業化的需要, 並已經採取積極行動促進技能型人才的規模擴大與能力提升。 印度總理莫迪2014年曾經指出, “如果我們要推動國家發展, 我們的使命必然是‘技能開發’(skilldevelopment)和‘技能型印度’(Skilled India)。 千百萬印度年輕人獲得技能,

可以驅動印度邁向現代國家。 ”

在一定程度上, 世界經濟競爭主要圍繞製造強國競爭展開, 而製造強國競爭離不開工匠強國競爭。 因而, 建設製造強國, 必須為建設工匠強國提供政策支援。

第一, 應該進一步完善工匠強國建設的制度安排。 圍繞技能型人才培養、使用、流動等問題, 加強部門之間的聯動, 形成促進技能型人才發展的頂層政策框架, 為工匠強國建設保駕護航。

第二, 在重視義務教育後的普遍化能力提升教育中, 應該強化職業教育的分量。 目前, 雖然中國的中小學普遍實行義務教育,

但是在高中畢業後出現三個方向的分流:一類進入普通高等院校;一類是進入職業技能培訓管道;還有一類直接進入社會, 成為既沒有得到普通高等教育又沒有得到技能教育的打工者。 未來應該加大前兩類方向的教育分流, 把第三個方向的流動逐漸“歸零”, 盡可能使所有高中畢業的人員都得到能力提升的教育, 轉向高等教育方向或者職業技能教育方向, 藉以提高所有人員的受教育水準。 其中, 必須加大職業技能院校建設力度, 建設職業技能培訓領域的“黃埔軍校”, 完善辦學條件,
加強產學結合, 提高學生的動手能力, 提高教師隊伍水準並完善教師晉升制度, 夯實大國工匠的人才培養基礎。

第三, 積極規範和發展技能工作室、創新工作室制度, 完善師傅帶徒弟制度。 在以往的企業管理中, 全國各地的企業曾經總結了一系列有效的管理制度, 比如小發明、小創造、小革新、小設計、小建議的五小活動, 對於提升企業的管理效率具有重要作用, 應該加以保留。 近年來, 中華全國總工會等部門積極推進企業創新工作室的建設, 促進形成企業生產線上的師傅帶徒弟、師徒合作創新等新模式,

在實踐中的作用與價值也比較突出。 應該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 形成規範化的管理模式, 在廣大企業中形成群體性技能提升的良好氛圍。

第四, 為技能型人才顯示才能提供更多的競技性平臺。 近年來, 在有關部門的支持下, 全國開展了多個領域的技能競賽活動, 對於技能型人才展示才能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些過去默默無聞的技能型工人通過競賽顯露獨特技能, 得到全國性獎勵, 並在新的崗位上發揮了更大作用。 內蒙古等省區先後開展了較大規模的技能競賽, 促進技能水準的提升。 2017年,中國在第44屆國際職業技能大賽中獲得最多金獎,佐證了中國職業技能水準大幅度提高。中國應該長期保持在這一獎項國際前三地位,以此作為檢驗國家勞動力技能水準高低的重要標誌。同時,針對一些涉密領域的不便於開展全國公開技能競賽的軍工、安保等特殊行業,也可以在行業內展示其技能,但可按照全國同等水準的技能大賽標準予以獎勵。

第五,積極改善技能型勞動力待遇水準。應該加強職業技能隊伍的分類分級,形成技能型人才的晉級階梯,並規範技能型人才的晉級提升。要規範技能型人才薪酬制度,進一步提升技能型人才的收入,使技能型勞動者的報酬與其勞動貢獻相一致。逐步拉開技能型勞動者與一般勞動者收入差距,引導企業內部員工追求技能水準的普遍提升。

第六,強化終身技能學習。在發達的市場經濟各國,都十分終身學習,以持久提升員工的技能水準。中國在這方面,還沒有形成規範化的終身學習與培訓制度。相關部門應該借鑒國際經驗,加強政策引導,使員工在終身學習中持續提升能力,以適應技術變革與企業競爭的需要。同時,作為企業管理者也要保障員工持續學習中的待遇,把員工學習視為企業能力提升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七,重視借鑒國際經驗。市場經濟的許多國家,已經形成技能型人才培養使用的經驗。比如德國通過建設雙元制教育體系,把學生在職業技能學校的學習與在企業的學習結合起來,學生在企業的學校實踐活動還可以獲得一定報酬,既解決了學生學習實踐問題,也解決了企業技能型員工的來源問題,可以實現雙贏。在中國建設技能型人才隊伍過程中,需要很好地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更好地完善中國技能型人才培養使用體系。

第八,完善相關法律。在現代市場經濟國家,對技能型人才的培養、使用、校企合作等都有許多法律制度加以保障。中國的技能型人才培養使用制度行之有年,但相關法律法規相對欠缺。應該加強法律法規建設,為建設工匠強國提供法律保障。

(課題組組長:周民良;課題組成員:滿明俊、郭葉波、梁娜、褚永傑、陳凡;本文執筆:周民良)

2017年,中國在第44屆國際職業技能大賽中獲得最多金獎,佐證了中國職業技能水準大幅度提高。中國應該長期保持在這一獎項國際前三地位,以此作為檢驗國家勞動力技能水準高低的重要標誌。同時,針對一些涉密領域的不便於開展全國公開技能競賽的軍工、安保等特殊行業,也可以在行業內展示其技能,但可按照全國同等水準的技能大賽標準予以獎勵。

第五,積極改善技能型勞動力待遇水準。應該加強職業技能隊伍的分類分級,形成技能型人才的晉級階梯,並規範技能型人才的晉級提升。要規範技能型人才薪酬制度,進一步提升技能型人才的收入,使技能型勞動者的報酬與其勞動貢獻相一致。逐步拉開技能型勞動者與一般勞動者收入差距,引導企業內部員工追求技能水準的普遍提升。

第六,強化終身技能學習。在發達的市場經濟各國,都十分終身學習,以持久提升員工的技能水準。中國在這方面,還沒有形成規範化的終身學習與培訓制度。相關部門應該借鑒國際經驗,加強政策引導,使員工在終身學習中持續提升能力,以適應技術變革與企業競爭的需要。同時,作為企業管理者也要保障員工持續學習中的待遇,把員工學習視為企業能力提升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七,重視借鑒國際經驗。市場經濟的許多國家,已經形成技能型人才培養使用的經驗。比如德國通過建設雙元制教育體系,把學生在職業技能學校的學習與在企業的學習結合起來,學生在企業的學校實踐活動還可以獲得一定報酬,既解決了學生學習實踐問題,也解決了企業技能型員工的來源問題,可以實現雙贏。在中國建設技能型人才隊伍過程中,需要很好地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更好地完善中國技能型人才培養使用體系。

第八,完善相關法律。在現代市場經濟國家,對技能型人才的培養、使用、校企合作等都有許多法律制度加以保障。中國的技能型人才培養使用制度行之有年,但相關法律法規相對欠缺。應該加強法律法規建設,為建設工匠強國提供法律保障。

(課題組組長:周民良;課題組成員:滿明俊、郭葉波、梁娜、褚永傑、陳凡;本文執筆:周民良)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