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马家军阀凭什么纵横西北数十年?

作者:呂井旺

很多去西安的游客會去回民街品嘗小吃。 但是出了西安城, 陜西境內就很難見到回民聚集地了。 這很奇怪, 因為陜西是回民進入中國內地的要道。 更何況與陜西接壤的甘肅擁有眾多回民聚集地, 隔壁的寧夏還是回族自治區。

這就要說一段悲傷的往事。 1862年同治元年, 西北回亂爆發。 原本陜西全省四分之一的人口是回民, 亂后西安城沒有參與動亂的五萬回民得以留下。

動亂的回民被左宗棠帶領的湘軍擊敗, 向西撤往甘肅、新疆。 一路上回民死傷大半, 最后和入侵新疆的阿古柏殘軍一起撤到了中亞、俄羅斯。

他們會說陜西話的后人, 現在被所在國稱為東干人。


左宗棠

這次動亂是場浩劫, 亂前陜西有1300萬人口, 亂后只有700萬。 甘肅(清朝甘肅包括現在的青海西寧一帶和寧夏)最慘, 1861年有人口1945萬人, 到了1880年人口只剩495萬人。

當然人口損失不能簡單視作屠殺,

戰亂屠殺帶來的饑荒、瘟疫、逃難往往占據人口損失的相當比例。 同治五年的甘肅饑荒, 時人記載人相食, 作為省城的蘭州竟然十不存一。

亂中崛起的馬家軍

有人在亂世中死于非命, 也有人在亂世中飛黃騰達。 后來縱橫西北半個多世紀的馬家軍閥就是在這次動亂中崛起。

清代西北的回民受伊斯蘭教蘇菲派影響形成了門宦制度。 門宦往往擁有眾多教眾, 組織嚴密, 教主地位尊崇。


馬占鰲

門宦又有新老之分, 老派不主張積極傳教, 與各方和平相處, 新派積極傳教并與各方爭搶教眾和資源。 當時馬占鰲就是河州一個門宦里的阿訇, 深得當地人信任。

河州就是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 這個地方從北魏到民國一直叫河州。 后來馬家軍閥在西北發跡后, 當地人紛紛總結他們的用人標準是「甘、河、回、馬」。 就是手下得到信任重用的層次是:甘肅的, 河州的, 回族的, 姓馬的。

河州大部分人口都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回、東鄉、撒拉族人。 當地的穆夫提教主馬云率先起義,

各個教派紛紛組織起來攻城掠地。 但是各個門宦派系山頭林立, 互不相統, 以至于兩次攻打河州城皆不克。 各個首領經過商議, 決定推舉馬占鰲為主帥。

當時回民武裝最兇殘嗜殺的是白彥虎, 實力最強的是馬化龍。 馬占鰲卻最有眼光, 他攻下河州城后將清朝的文武官員禮送出境, 下令城中漢民可以帶白帽隨教免殺, 甚至因為下屬濫殺要辭去主帥。


馬化龍

主動降清積極效命

左宗棠攻下寧夏金積堡, 殺了馬化龍之后調兵南下進攻河州。 馬占鰲派馬海晏帶300人趁夜埋伏, 拂曉突然開槍襲擊湘軍。 湘軍總兵傅先宗被打死, 馬占鰲再領兵突進擊殺了記名提督徐文秀, 湘軍前鋒戰敗。

正當左宗棠聽到戰敗時, 馬占鰲等十個首領的兒子卻獻馬來降。 之后馬占鰲身披鐵鏈帶著大小頭領奔赴蘭州向左宗棠謝罪請降。

「小勝再降」是馬占鰲制定的計策, 他清醒的認識到造反已經是末路。 對左宗棠來說, 他需要一支有戰斗力的回民武裝幫他穩固地方, 鎮壓叛亂。

馬占鰲的部隊被清朝收編, 成了唯一一支投降成功的回民武裝。之后,馬占鰲帶領部隊四處鎮壓叛亂,這支部隊也成了日后馬家軍閥的基礎。

馬步芳說:「我們的官是從血里撈出來的。」馬家的勢力是隨著一場場戰亂發展起來的。當年和馬占鰲同時期投降左宗棠的還一個人叫董福祥,不過他是漢民武裝頭領。

1895年甘肅河湟一帶回民發生動亂,清廷命董福祥的甘軍鎮壓。此時馬占鰲已死,部隊由他兒子馬安良率領。馬安良、馬海晏和馬占鰲部將馬千齡的兒子馬福祿積極鎮壓回民,因功受到董福祥的賞識被編入甘軍。

不久八國聯軍侵華,甘軍是防守北京的清軍里抵抗最堅決的。馬福祿就死于進攻東交民巷,其部隊由弟弟馬福祥接管。北京陷落后,甘軍又負責護衛慈禧、光緒逃往西安。護衛途中馬海晏又病死,其部隊由兒子馬麒帶領。


慈禧

戰后,董福祥作為「禍首」被革職,護駕有功的馬氏兄弟被慈禧加官晉爵。此役馬家也與中央搭上了線,馬福祥就與張勛、馮國璋等北洋大員結義兄弟。

辛亥革命發生,陜西起義光復。在蘭州的陜甘總督派馬安良進攻陜西,戰事不利。不久清帝下詔退位,但是馬安良趁此機會大大擴充了部隊。

袁世凱為了籠絡這支武裝,任命馬福祥為寧夏鎮總兵,馬麒為西寧鎮總兵。他們二人的后代親屬分別控制寧夏、青海,成了青馬、寧馬兩個派系。馬安良則駐扎蘭州,干涉甘肅省政。但是馬安良死后,他的家族再也沒有獨當一面的軍政要人。


馬福祥

割據寧夏的寧馬一系

馬福祥控制寧夏以后,又把勢力擴張到綏遠(當時的寧夏、綏遠包括現在的內蒙古西部)。但是此時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馮玉祥倒戈囚禁直系總統曹錕。

奉系張作霖入關排擠馮玉祥,將馮玉祥趕往西北。馬福祥無力抵抗馮玉祥,地盤被吞并。部下由兒子馬鴻逵、侄子馬鴻賓帶領,被馮玉祥收編入西北軍。馬福祥南下投奔蔣介石。

等到馮玉祥在中原大戰中被打敗,蔣介石便想利用馬福祥來控制西北。馬福祥推薦自己侄子當甘肅省主席,實則想為自己回西北主政鋪路。


馬福祥

但是馬鴻賓能力不足,無法協調各方面的矛盾。不久就被馮玉祥的舊部雷中田發動政變囚禁,最后靠著死灰復燃的吳佩孚才被釋放。蔣介石派楊虎城的陜軍趕跑吳佩孚,又利用甘肅人對陜軍的不滿派胡宗南帶兵控制了甘肅。

馬福祥籌劃失敗,不久病死。蔣介石讓馬鴻逵當寧夏省主席,馬鴻賓無處可去只能窩在寧夏一角,寧夏在二人控制之下一直到1949年解放。

馬福祥以自己武舉出身自豪,對各族的造反都不留情。他曾因牽連造反而殺妻兄,外蒙獨立時他也發兵清剿內蒙分離分子。他也不支持門宦教派,曾說阿訇扇風點火往往掀起動亂。


馬鴻逵

馬鴻逵則貪婪暴虐,搜刮征兵無所不用其極,寧夏在他統治下人口年年減少。馬鴻賓為人正派,勤儉節約。他在1949年率部起義,解放后當過甘肅省副省長。

盤踞青海的青馬一系

青馬的締造者是馬麒,他到了西寧之后用盡心機控制了青海。當時的西寧雖然隸屬甘肅,但是自清朝以來青海辦事大臣一直駐西寧。馮玉祥進入西北以后,青馬的地盤和軍隊也被西北軍吞并收編。


馬麒

馬麒一方面表示屈服,一方面又暗中支持族中的馬仲英起兵反馮。他還通過賄賂讓兒子馬步芳保留了一支部隊,等到中原大戰后就翻身再度控制青海。

馬麒死后,其弟馬璘當青海省主席,其子馬步芳極為不滿。馬璘本身沒有什么政務能力,又一味貪財。馬步芳就慫恿百姓上政府鬧事,還派稅務征馬璘皮毛貿易的稅。

馬璘看形勢不好把財寶偽裝成鹽運回老家,馬步芳派兵化成土匪劫了財寶還順手搶了馬璘老家。馬璘不堪其擾向中央請病假,電報卻被改成請馬步芳主政。馬步芳賄賂鉆營國民政府中央大員,終于把馬璘趕回老家做富家翁。

馬步芳先是把四處流竄的馬仲英趕出甘肅,又盯上了割據河西走廊的親哥馬步青。馬步芳宣稱在青海備好營房物資歡迎馬步青前來,來了之后便不動聲色的把將領換成自己人。成了光桿司令的馬步青向蔣介石告狀,而蔣介石樂見這些軍閥內訌不予理睬。

馬家軍閥的滅亡

馬步芳人生最高點是就任國民黨西北軍政長官,但是此時三大戰役已經結束,蔣介石不過是要他當炮灰。寧馬一派的馬鴻逵本就不甘心居馬步芳之下,他沒有爭到甘肅省主席還結了怨,雙方的合作成了空談。


馬步芳

1949年,解放軍攻克蘭州,馬步芳父子逃往國外,青馬覆滅。同年寧夏解放,馬鴻逵父子逃往臺灣,馬鴻賓起義。馬家軍閥對西北的統治至此完結。

青海當時只有百萬人口,可是馬步芳最多時維持了15萬人的軍隊。青海、甘肅、寧夏都是窮困地區,在清朝也都要中央協餉的。馬家軍閥要揮霍,更養著幾十萬軍隊,必定要對百姓窮兇極惡搜刮干凈。


當時中國積弱軍閥割據,中央無力控制邊疆。外蒙獨立、西藏形同獨立的情況下,馬家軍閥對蒙古分離勢力和西藏軍隊的打擊就顯得很重要,面對英、日的侵略他們也同中央站在同一戰線。

馬家軍閥面對孫殿英、紅軍、解放軍也能合作戰斗,但是他們內部的明爭暗斗從來沒有停過。他們既不是同一家族,也沒有成為一個集團。他們只是中央軟弱,軍閥割據的產物,一旦國家統一集權,也就免不了消亡的命運

成了唯一一支投降成功的回民武裝。之后,馬占鰲帶領部隊四處鎮壓叛亂,這支部隊也成了日后馬家軍閥的基礎。

馬步芳說:「我們的官是從血里撈出來的。」馬家的勢力是隨著一場場戰亂發展起來的。當年和馬占鰲同時期投降左宗棠的還一個人叫董福祥,不過他是漢民武裝頭領。

1895年甘肅河湟一帶回民發生動亂,清廷命董福祥的甘軍鎮壓。此時馬占鰲已死,部隊由他兒子馬安良率領。馬安良、馬海晏和馬占鰲部將馬千齡的兒子馬福祿積極鎮壓回民,因功受到董福祥的賞識被編入甘軍。

不久八國聯軍侵華,甘軍是防守北京的清軍里抵抗最堅決的。馬福祿就死于進攻東交民巷,其部隊由弟弟馬福祥接管。北京陷落后,甘軍又負責護衛慈禧、光緒逃往西安。護衛途中馬海晏又病死,其部隊由兒子馬麒帶領。


慈禧

戰后,董福祥作為「禍首」被革職,護駕有功的馬氏兄弟被慈禧加官晉爵。此役馬家也與中央搭上了線,馬福祥就與張勛、馮國璋等北洋大員結義兄弟。

辛亥革命發生,陜西起義光復。在蘭州的陜甘總督派馬安良進攻陜西,戰事不利。不久清帝下詔退位,但是馬安良趁此機會大大擴充了部隊。

袁世凱為了籠絡這支武裝,任命馬福祥為寧夏鎮總兵,馬麒為西寧鎮總兵。他們二人的后代親屬分別控制寧夏、青海,成了青馬、寧馬兩個派系。馬安良則駐扎蘭州,干涉甘肅省政。但是馬安良死后,他的家族再也沒有獨當一面的軍政要人。


馬福祥

割據寧夏的寧馬一系

馬福祥控制寧夏以后,又把勢力擴張到綏遠(當時的寧夏、綏遠包括現在的內蒙古西部)。但是此時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馮玉祥倒戈囚禁直系總統曹錕。

奉系張作霖入關排擠馮玉祥,將馮玉祥趕往西北。馬福祥無力抵抗馮玉祥,地盤被吞并。部下由兒子馬鴻逵、侄子馬鴻賓帶領,被馮玉祥收編入西北軍。馬福祥南下投奔蔣介石。

等到馮玉祥在中原大戰中被打敗,蔣介石便想利用馬福祥來控制西北。馬福祥推薦自己侄子當甘肅省主席,實則想為自己回西北主政鋪路。


馬福祥

但是馬鴻賓能力不足,無法協調各方面的矛盾。不久就被馮玉祥的舊部雷中田發動政變囚禁,最后靠著死灰復燃的吳佩孚才被釋放。蔣介石派楊虎城的陜軍趕跑吳佩孚,又利用甘肅人對陜軍的不滿派胡宗南帶兵控制了甘肅。

馬福祥籌劃失敗,不久病死。蔣介石讓馬鴻逵當寧夏省主席,馬鴻賓無處可去只能窩在寧夏一角,寧夏在二人控制之下一直到1949年解放。

馬福祥以自己武舉出身自豪,對各族的造反都不留情。他曾因牽連造反而殺妻兄,外蒙獨立時他也發兵清剿內蒙分離分子。他也不支持門宦教派,曾說阿訇扇風點火往往掀起動亂。


馬鴻逵

馬鴻逵則貪婪暴虐,搜刮征兵無所不用其極,寧夏在他統治下人口年年減少。馬鴻賓為人正派,勤儉節約。他在1949年率部起義,解放后當過甘肅省副省長。

盤踞青海的青馬一系

青馬的締造者是馬麒,他到了西寧之后用盡心機控制了青海。當時的西寧雖然隸屬甘肅,但是自清朝以來青海辦事大臣一直駐西寧。馮玉祥進入西北以后,青馬的地盤和軍隊也被西北軍吞并收編。


馬麒

馬麒一方面表示屈服,一方面又暗中支持族中的馬仲英起兵反馮。他還通過賄賂讓兒子馬步芳保留了一支部隊,等到中原大戰后就翻身再度控制青海。

馬麒死后,其弟馬璘當青海省主席,其子馬步芳極為不滿。馬璘本身沒有什么政務能力,又一味貪財。馬步芳就慫恿百姓上政府鬧事,還派稅務征馬璘皮毛貿易的稅。

馬璘看形勢不好把財寶偽裝成鹽運回老家,馬步芳派兵化成土匪劫了財寶還順手搶了馬璘老家。馬璘不堪其擾向中央請病假,電報卻被改成請馬步芳主政。馬步芳賄賂鉆營國民政府中央大員,終于把馬璘趕回老家做富家翁。

馬步芳先是把四處流竄的馬仲英趕出甘肅,又盯上了割據河西走廊的親哥馬步青。馬步芳宣稱在青海備好營房物資歡迎馬步青前來,來了之后便不動聲色的把將領換成自己人。成了光桿司令的馬步青向蔣介石告狀,而蔣介石樂見這些軍閥內訌不予理睬。

馬家軍閥的滅亡

馬步芳人生最高點是就任國民黨西北軍政長官,但是此時三大戰役已經結束,蔣介石不過是要他當炮灰。寧馬一派的馬鴻逵本就不甘心居馬步芳之下,他沒有爭到甘肅省主席還結了怨,雙方的合作成了空談。


馬步芳

1949年,解放軍攻克蘭州,馬步芳父子逃往國外,青馬覆滅。同年寧夏解放,馬鴻逵父子逃往臺灣,馬鴻賓起義。馬家軍閥對西北的統治至此完結。

青海當時只有百萬人口,可是馬步芳最多時維持了15萬人的軍隊。青海、甘肅、寧夏都是窮困地區,在清朝也都要中央協餉的。馬家軍閥要揮霍,更養著幾十萬軍隊,必定要對百姓窮兇極惡搜刮干凈。


當時中國積弱軍閥割據,中央無力控制邊疆。外蒙獨立、西藏形同獨立的情況下,馬家軍閥對蒙古分離勢力和西藏軍隊的打擊就顯得很重要,面對英、日的侵略他們也同中央站在同一戰線。

馬家軍閥面對孫殿英、紅軍、解放軍也能合作戰斗,但是他們內部的明爭暗斗從來沒有停過。他們既不是同一家族,也沒有成為一個集團。他們只是中央軟弱,軍閥割據的產物,一旦國家統一集權,也就免不了消亡的命運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