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130万抗白11年,输血后丢下养女突然去世


“昨天下午從醫院輸血回來后, 突然就不行了...”電話一端傳來彭光朝冰冷的聲音, “恩, 不在了...”8月30日上午, 彭光朝給作者打來電話哀聲道。 打電話的正是和白血病“抗戰”了11年零7個月的白血病人李成菊的丈夫彭光朝,

據彭光朝透露, 這些年他帶著妻子東奔西走需求治白良方, 前后共計花費了130多萬, 但是依然還是未能挽留住妻子, 留下他和9歲的養女“走”了。 (圖文/張威)


2003年, 25歲的李成菊和彭光朝喜結連理, 但是遺憾的是婚后兩年都沒有等到他們的愛情結晶, 從此開始了漫長的求子之路, 中醫, 西醫屢試不成, 最后聽人說有個老人自制的偏方專治不孕不育,

但令人咂舌的是, 偏方必須每日凌晨四點服用。 求子心切的李成菊按“方”試藥, 可是剛吃了一個小時后大腿便疼痛難忍, 去醫院驗血后發現白細胞偏高, 隨后去駐馬店159醫院骨穿, 最終確診為“白血病(慢性粒細胞白血病)”。


吃藥維持了兩年之后, 最終還是走上了艱辛的化療之路, 在河南省腫瘤醫院化療后, 醫生建議使用“格列衛”, 昂貴的藥價他們實在承受不起,

退而求其次, 李成菊選擇了“印度版的格列衛”, 一吃就是四年。 看著錢如流水般地淌進醫院, 而李成菊的診斷證明書上的“慢性粒細胞白血病”后赫然又增添了三個字“加速期”。


從簡單的吃藥維持, 到化療, 再從昂貴的“格列衛”再回到化療, 從一年兩次化療, 到一年五次化療, 直到最近醫生干脆建議長期住院, 直到收到她撒手人寰的噩耗時, 李成菊和白血病魔抗爭了整整11年又7個月,

130多萬的費用依然未能挽留住一個年輕的生命, 在2018年8月29日下午她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遠離了痛苦, 留下悉心照顧了她十幾年的丈夫和九歲的養女。


彭光朝告訴作者, 妻子多次表示要放棄治療, 她不想成為他的負擔, 也不想成為社會的負擔(得病之前, 李成菊是一名代課教師), 每次都是他鼓勵妻子積極配合治療, 花多少錢都由他來想辦法!“話是這樣說, 哪有啥辦法想啊,

這就像個黑洞一樣, 永遠也填不滿!”彭光朝說。


“由于骨髓纖維化, 造血特別緩慢, 如果不長期輸血的話, 她連站都站不住, 生活都無法自理, 誰知道昨天下午剛輸血回來就‘出事’了...”圖為李成菊和彭光朝2008年領養的閨女, 今年剛剛九歲。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