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全身发黄竟是癌症,老公:啥时候回来陪我?


有些斑白的頭發亂蓬蓬地散落在病床上, 氣若游絲的她就這樣靜靜地躺著, 偶爾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 “疼的...”一旁的兒子解釋著,

她就是年過花甲的老人、妻子、媽媽, 膽管癌患者吳線榮, 入住鄭大一附院一周來, 每日她就這樣靜靜地躺著, 仿佛在等待著命運的最后裁決, 而遠在三百公里之外, 也有這么一位老人, 有些癡癡地端坐在斷壁殘垣前, 兩手不停地搓揉著膝蓋, 嘴里喃喃:咋還不回來?啥時候回來陪我啊?說著還不時地張望著。


他就是吳線榮的老公李耀榮, 由于三年前曾患過腦溢血, 至今意識間歇性糊涂, 做飯甚至都不知道放鹽, 但是自從妻子吳線榮去鄭州住院后, 每日他就這樣坐在門前苦等, 全然不顧炎炎烈日, 裊裊蟬鳴。 “我媽就一地道的農民, 農村婦女, 和土地打了一輩交道, 其實早就應該來大醫院看看了, 可是她就是不同意, 總說沒事兒, 其實她一直在忍著, 實在忍不住了, 可是現在也晚了, 現在膽道梗堵, 已經嚴重影響了膽汁的排放, 所以全身才黃得厲害”


吳線榮匆匆從宜賓趕回來的大兒子(在宜賓打工)告訴作者說, “一直在計劃手術, 可是一直也沒有拿出來切實可行的方案...”, 直到作者發稿時才獲悉, 吳線榮已于8月29日上午做完手術, 后續將進入化療治療階段。 “我媽以前很胖, 你看現在都皮包骨頭了, 拖的時間太長了...”


原來, 去年(2017年)10月份的一天, 吳線榮在田間勞作時突覺口中苦澀, 還惡心、腹痛, 便到縣人民醫院就診, 經檢查為膽囊結石, 于是醫生安排微創手術進行膽囊切除, 本以為結石切除后就萬事大吉了, 沒曾想在術后出現了細胞擴散, 為了抑制病情, 她先后在縣人民醫院化療了七次, 但于事無補。 2018年7月底, 吳線榮全身皮膚開始大面積蠟黃時才在家人的勸說下轉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進行醫治,

結果竟是“膽管癌”。


大病無情親情無價, 得知母親患病后, 遠在四川、湖北打工的兩個兒子火速趕到醫院。 “雖然現在一共花十幾萬了, 可是我們姊妹三個呢, 還能湊得來, 可是就是不知道, 這后續化療還得多少錢, 要是能徹底治好, 別說十幾萬,就是再幾十萬,我們也會想辦法湊,不當父母不知道,可是我們現在也都為人父母了,父母的艱辛現在太有體會了,所以只有還有一絲希望,我們都要盡萬分努力,哪怕她以后什么都不干,只要在那,我們心里就有念想!”

別說十幾萬,就是再幾十萬,我們也會想辦法湊,不當父母不知道,可是我們現在也都為人父母了,父母的艱辛現在太有體會了,所以只有還有一絲希望,我們都要盡萬分努力,哪怕她以后什么都不干,只要在那,我們心里就有念想!”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