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绝对的真理,适合自己就好

沒有絕對的真理,適合自己就好

某一天跟一個伯伯聊天,他跟我聊起了自己的育兒經驗。

他的兒子從政法大學畢業後當了一名武警,現在是第三個年頭,正準備到軍報當記者。 我看過他兒子寫的文章,通篇氣呵成,因為有經歷,所以寫出的文章大氣,又有思想。 伯伯開玩笑地說,兒子喜歡寫東西和打籃球是遺傳了他。

伯伯從兒子小的時候便培養他的獨立品格,一歲的時候就送他到托兒所,初中的時候就讓他自己參加夏令營,而高中的時候就把他送到德國去做交流生。

伯伯說他一直是把小孩推出去,讓孩子學會獨立處理自己的事情。

我問伯伯:“那您不擔心小孩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沾染一些不好的東西嗎?”

伯伯說不擔心,因為他早已培養了孩子好的習慣,而習慣一旦養成是很難改變的。 在伯伯的家裡,他們夫婦兩個一直以身作則,因為孩子一出生都會以父母為榜樣的,父母做什麼,小孩子就會跟著學。

同時,伯伯也在有意識地培養兒子的興趣愛好,對於好的興趣,伯伯從來都不加以阻攔。 伯伯講的這些我都很認同,但我不禁感到疑惑,怎麼定義好的興趣和不好的興趣呢?

伯伯給我舉例子,比如他有一陣沉迷遊戲,伯伯就把網斷掉了;有一陣他喜歡看電視劇,伯伯就把線剪斷了,大家都不看電視。

看電視和玩遊戲就是不好的興趣。

我問伯伯:“可是那您有沒有設想過,玩遊戲有一天或許可以成為遊戲開發師,創建自己的網路科技公司;而看電視有一天或許成為編劇、導演或者演員?”

好像也有道理啊!伯伯回答我。

我發給伯伯一個攤手的表情。 其實這樣的問題我一直以來也想不明白,到底該如何區分好和不好,又如何區分對和不對。 有人說要看做一件事情的目的和結果,可是又有誰一上來就能確保自己有明確的目的,或者看到自己能夠達成的結果?

就像伯伯對他的兒子,無疑伯伯對他兒子的教育是成功的,伯伯也是我見過的很開明的父母,但就是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我們也很難說伯伯真的是順應兒子的成長軌跡的。

如果當時伯伯讓自己的兒子玩遊戲、看電視,沒准他的兒子會成為這些領域的頂尖人物。

這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世上還有很多事情都如同這件事情一樣,在這個人的身上有這樣的定論,在另一個人的身上,道理便說不通了。 我們要學會換個角度看問題,也嘗試著看到事情的兩面性。

所以,萬事萬物並沒有什麼顛撲不破的真理,也沒有什麼恒久不變的東西,某個被世人認為的精神病,他可能恰恰是個其他方面的天才,只不過這個世界還達不到包容他的地步。

我有一個朋友通過高中三年的努力考上了重點大學,就在大家都為他感到高興的時候,他卻退了學,跟我們說大學生活不適合他。

所有人都說他太意氣用事,勸他起碼把大學畢業證拿到手才行呀,在這個社會上,學歷還是很有用的。

他很堅決地表示:“我來大學就是想學點真才實用的東西,上了一段時間,我發現並沒有自己想學的東西。 既然我什麼也學不到,我為何還要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

朋友在退學這件事情上已經非常執拗了,所有人都抱著看“好戲”的態度,心想:他到了社會上碰過頭之後一定就會後悔,出去之後會讓他知道,一切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沒有學歷,就會被很多機會擋在門外。

朋友退學之後隻身一人去了深圳,本著對電子科技的熱愛加入了一家小型創業公司,加上我的朋友,一共才五個人。

當時公司已經瀕臨破產,他們告訴朋友,公司都入不敷出了,已經不招聘了,但我朋友說,他不要工資,管吃管住就行。

朋友白天打雜跑業務,晚上和他們一起研究產品的造型和性能,累了就直接睡在公司裡。 但是無論他們多麼努力,都沒有辦法拉到投資,像他們這種小公司實在太多了。 其中的三個人因為實在堅持不下去,最終放棄了,但是對我朋友來說,公司就是他的全部。

他和剩下的那個人,白天給別人幹活兒維持生計,晚上依舊研究他們的產品—一款純手工耳機,外表晶瑩剔透,有琥珀的顏色。

就這樣,他們又堅持了快要一年,我們這一級都快要畢業了,朋友終於通過一個機會獲得了成功,拉到投資後,朋友開了一個純手工耳機體驗店,從此,便有機會把他一直以來信奉的個性和服務更好地傳播出去。

假期我們聚會的時候,他跟我說了這樣一句話:“一路走來,對自己指手畫腳的人很多,但真正能為自己負責的人一個都沒有。 ”

那個時候,我們都對他講過很多道理,也分析過事情的可行性,但是,現在我們終於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道理,只有適合自己的才是真理。

交談中,他還對我感到疑惑,說我這麼熱愛自由的人,竟然能在大學這種體制裡待了這麼久。 我也把我自己總結的道理告訴了他:“如果你想賺錢,你就到社會上去:如果想學技術,那就去技校;而大學,是塑造自己人格的地方。 ”

交談中,他還對我感到疑惑,說我這麼熱愛自由的人,竟然能在大學這種體制裡待了這麼久。我也把我自己總結的道理告訴了他:“如果你想賺錢,你就到社會上去:如果想學技術,那就去技校;而大學,是塑造自己人格的地方。”

“就你還人格呢!”

我瞪了他一眼:“那當然!”

現在的我很少去相信別人總結的所謂的經驗和真理,我倒是更喜歡自己嘗試一番,我覺得適合自己人生軌跡的,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真理。

交談中,他還對我感到疑惑,說我這麼熱愛自由的人,竟然能在大學這種體制裡待了這麼久。我也把我自己總結的道理告訴了他:“如果你想賺錢,你就到社會上去:如果想學技術,那就去技校;而大學,是塑造自己人格的地方。”

“就你還人格呢!”

我瞪了他一眼:“那當然!”

現在的我很少去相信別人總結的所謂的經驗和真理,我倒是更喜歡自己嘗試一番,我覺得適合自己人生軌跡的,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真理。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