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羡慕别人的人生,就要像他们一样努力

你羡慕別人的人生,就要 像他們一樣努力

微信上收到了花生給我發來的一條消息,她說,又和父親吵架了。

花生與我同歲,都是山東人,也都留在山東念書,我們通過寫作認識。 大三那年,我和花生一起到北京開會,公司安排房間的時候,把我們安排到了一起,於是我們一見如故地聊了一整個夜晚。 從那之後,我們的關係就一路攀升,即便是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城市,也都沒有停止聯繫。

看到微信消息後,我連忙給她回了一句:怎麼了?

“還是那樣唄,水火不容。 ”花生髮來的語音,與此同時,我聽到了重重的摔門聲,花生告訴我,她父親又摔門出去了。

“到底怎麼回事啊?”關於花生和她父親的事情,她之前就陸陸續續地對我講過,她說因為自己當初高考沒有考上父親一直期望的名牌大學,所以她的就業與出路就變成了家裡一個永恆的矛盾。

花生很想家,但又很怕回家,她怕她一回家,就會被父母拿去跟別人家的孩子做無休止的比較。 然後,他們就會一直絮絮叨叨地對花生說他們有多麼大的期望,希望花生要如何努力才行。

她很害怕,害怕父母對她的期望太高,而自己又不能讓他們滿意。

這次吵架的源頭還是因為這個,花生的父親又來跟她說她應該如何學習,說別人家的孩子如何優秀。

花生明知他沒有惡意,還是跟他吵了起來。

花生大聲說道:“你總是說別人好,那他們也不是你的孩子,我才是你的孩子。 ”

見過許多像花生父母這樣的家長,總是無意識地將自己的意願強加給自己的孩子,還會外加一句:“我這是對你好。 ”

我們都知道這是愛,但是愛的同時,也成了孩子們的壓力。

花生一邊哭著,一邊給我簡單地講了一下經過,我輕聲安慰了幾句,她便去睡了。 而關於之後的故事,是花生醒來之後對我講的。

花生是在她父親的開門聲中醒過來的,父親敲了敲她房間的門,然後揚了揚手裡的東西,花生突然眼眶一熱,那是她極為熟悉的甜品包裝,她平日裡最喜歡吃的零食。

花生下床出門囁嚅著想要道歉,想要告訴她的父親,其實她沒有他說的那樣不求上進,也想告訴他,剛剛是她不對,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後來還是她的父親坐在沙發上先開了口:“成功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 ”

“你很羡慕你大爺,他在法院這麼多年。 你以後也想考進去,是不是?”爸爸把小蛋糕打開,推到花生的面前,問道。

花生點頭:“是,我很想去。 ”

“你知道他是怎麼考進法院的嗎?”

“不知道。 ”花生一邊說著,一邊搖了搖頭

1988年的夏天,花生的大爺高考失利了。 那時的小村莊,整個村下來,都不會出幾個大學生。 大爺是大奶奶家的長子,學習成績一直優秀。 花生的大奶奶和花生的奶奶在一塊兒聊得最多的話題就是:咱們兩家,什麼時候出個大學生。

那時候老人們的心裡就已經有了這種認知—考上大學才能去外邊的大地方,才能有出息。 所以那時候快要高考的大爺被大奶奶一家寄予厚望,但是大爺高考沒有考好,也沒有成為能讓大奶奶引以為傲的大學生。

同年,花生的大爺爺在幹農活兒的時候扭傷了腰,腰傷嚴重,不能幹重活兒,大爺家還有弟弟妹妹,一家人的重擔,就這樣落在了大奶奶身上。

花生的大爺抹著淚想去複讀,但大奶奶搖了搖頭,家庭的情況已經不允許花生的大爺再繼續讀書了。 那樣的一種困境可能是我們這個年代出生的人無法想像的。 據花生的父親介紹,那個時候用白菜葉子拌著醬油就已經是很美味的飯了。

所以一家好幾個孩子,連吃飯尚且如此艱難,哪有能力再供孩子讀書呢?

花生的大爺就是這樣,沒能繼續讀書,而是去了附近的鹽鹼廠打工了,每天都做苦力活兒,扛著一大袋一大袋的鹽,一個月下來,掙不到十元錢。

花生的大爺每天要扛的鹽袋,就是現在的蛇皮袋,蛇皮袋裡的鹽很容易化,尤其是太陽曬著的時候,而蛇皮袋裡根本沒有用其他的小包裝袋。

夏天的時候,天熱,花生大爺的身上全都是被袋子劃出的小傷口,那個時候也沒有好的藥可以塗抹,於是花生的大爺只能硬生生地忍著。 滿身傷痕,又因化了的鹽浸到傷口裡,那樣的痛苦,沒經歷過的人可是很難想像得到的。

花生的大爺也曾想過退縮,但是他看著自己的父親還在床上躺著,自己的弟妹還小,只好咬咬牙繼續扛下去,只是不知道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是個頭兒,他不想一輩子都幹這樣的活兒,他還是一心想要讀書。

花生的大爺想方設法去借書,每天晚上從鹽鹼廠回來後就繼續點著煤油燈學習,然後第二天天不亮又繼續去工作,這樣高強度的學習和工作整整持續了一年之久。

花生的大奶奶看著兒子這麼辛苦,她常常倚在門邊偷偷抹淚,也偶爾忍不住說,別學了,睡覺吧。 但花生的大爺從來都不聽,繼續邊幹活兒邊學。

那是一種旁人很難理解的信念,也是花生的大爺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他知道自己必須通過這樣的努力才能達到一種更為理想的狀態。

每個人都盼望著好,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住代價。

看到那麼拼命的他,花生的大奶奶心裡難受,已經人到中年的大奶奶每天都想著法子去謀生計,想多賺一點錢,攢一攢,看還能不能送花生的大爺繼續去念書。

那就是當時很多家庭的常態,很多孩子想讀書家裡卻供不起,但我們現在每個人都讀得了書,卻不想讀書。

生活從來沒有給我們拋下一張過於醜陋和可怕的牌,我們也時常忘卻生活的不容易和艱辛,生活安逸了,便很少有人願意去努力改變些什麼。

很快,花生的大爺便迎來了一個好機會,法院要招人,他報名參加了考試。

當時花生所在的地方還沒有被稱為市,是一個縣,花生的大爺考了縣裡的第一名。那時消息的傳播還不像現在這麼快,當家人跑著回去找花生的大爺時,他剛剛下班回家,正準備回房間裡繼續背書。

乍一聽到這個消息,花生的大爺根本不信,直到看到了成績單,才忍不住哭了。當時花生的大爺、大奶奶、二叔、小姑家人都哭了。

因為他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在眼裡,這樣的努力終於換來了上天的愛護和眷顧,那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這個故事,花生的父親在花生很小的時候就對她講過,但那時的她沒有這麼深的感受,覺得上個年代的事上個年代的經驗不能生拉硬套地放在我們這一代人的身上。

但是她現在又聽了一遍,心裡突然泛起酸澀,她突然知曉,在這個世界上,其實有很多東西,不管再過多少年都不會變的,比如努力,比如一顆上進的心。

想必花生聽了這個故事真的感慨很多,電話那頭,她仍然在對我講:“我們每個人的每次經歷,都變成刻痕,深深地刻在我們的生命中。有的人經歷得多,飽經風霜刮刻之後變得淡然而優雅。也有人經歷得少,卻總是想一步登天,在路上吃一點苦都會去抱怨天地不公,因為經歷太少、抱怨太多,而變得脆弱又矯情。天地確實不公平,公平的只有我們自己。”

花生說話的語氣突然變得成熟,我知道或許是這個故事讓她有了沉思,我似乎能夠想像到電話那頭她堅定的樣子。

而聽完整個故事,我說不出自己心裡是什麼感受,只知道好像時間跨越了許多年,那些我們無論如何都體會不到的艱苦歲月在被後人講起的時候顯得更為珍貴。假如我們也曾遭遇過絕望,假如我們每天過的日子都很煎熬,或許我們就能明白那樣的希望對於像花生的大爺那樣的人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

那天電話的最後,花生開始反思自己,她說自己從小到大沒吃過多少苦,也沒有為了一個目標全力去拼過,雖然自己想要的很多,但能力根本撐不起她的野心,想提高能力,又沒有付出相應的努力。

因為一路順風順水,沒有絕境逼迫,所以她總是覺得生活輕易就能陷入絕境。家裡給予的壓力,朋友之間的小打小鬧,談戀愛的吵架分手,就是她這二十年最難過的事情了。好像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通病,我們經歷得太少,卻又比任何人脆弱而又矯情,總是羡慕別人人前的光鮮,也總是在比較為什麼別人都那麼命好,為什麼在那個位置上的人不是我。

但又憑什麼是你?

我們只看到別人那些光鮮亮麗的東西,卻從來沒有想過想要這樣的成果,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每個人都不是得天獨厚的,所以與其問問自己想要取得什麼樣的成就,想要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不如先問問自己,你能經受得住什麼樣的痛苦。

如果我們羡慕律師一年入帳幾十萬,不如問問自己是否願意每週工作七十個小時:如果我們羡慕別人的關係融洽,不如先想想自己是否願意經歷一場又一場的談心和交流,甚至是許多次的情感傷害;如果我們羡慕成功的創業者,不如先看看自己是否能夠承擔風險和不確定性,能否長期做著一件事而未必成功。

這就是別人能成功,但我們不能的原因。

沒有人能夠只要回報而不去奮鬥,只要結果而不需要過程,只想勝利,卻不願意戰鬥。所以,如果說現在的成功有兩種,那麼,一種是留給運氣好的人,另一種留給的無非是肯吃苦的人。每個階段的路都要去走,誰也沒有辦法跨過去。

也就是在那樣的時刻,我和花生對付出與收穫的問題有了深刻的認識,這些故事不分時代也不分階層,它代表的就是個很普遍而又直接的問題。

我們的目標決定了我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的努力決定了我們能不能成為這樣的人。

個人的成功會有許多因素的影響,但我們都知道它一定都和努力有關,也唯有努力是生活中最簡單也是最基本的構成部分。

看到那麼拼命的他,花生的大奶奶心裡難受,已經人到中年的大奶奶每天都想著法子去謀生計,想多賺一點錢,攢一攢,看還能不能送花生的大爺繼續去念書。

那就是當時很多家庭的常態,很多孩子想讀書家裡卻供不起,但我們現在每個人都讀得了書,卻不想讀書。

生活從來沒有給我們拋下一張過於醜陋和可怕的牌,我們也時常忘卻生活的不容易和艱辛,生活安逸了,便很少有人願意去努力改變些什麼。

很快,花生的大爺便迎來了一個好機會,法院要招人,他報名參加了考試。

當時花生所在的地方還沒有被稱為市,是一個縣,花生的大爺考了縣裡的第一名。那時消息的傳播還不像現在這麼快,當家人跑著回去找花生的大爺時,他剛剛下班回家,正準備回房間裡繼續背書。

乍一聽到這個消息,花生的大爺根本不信,直到看到了成績單,才忍不住哭了。當時花生的大爺、大奶奶、二叔、小姑家人都哭了。

因為他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在眼裡,這樣的努力終於換來了上天的愛護和眷顧,那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這個故事,花生的父親在花生很小的時候就對她講過,但那時的她沒有這麼深的感受,覺得上個年代的事上個年代的經驗不能生拉硬套地放在我們這一代人的身上。

但是她現在又聽了一遍,心裡突然泛起酸澀,她突然知曉,在這個世界上,其實有很多東西,不管再過多少年都不會變的,比如努力,比如一顆上進的心。

想必花生聽了這個故事真的感慨很多,電話那頭,她仍然在對我講:“我們每個人的每次經歷,都變成刻痕,深深地刻在我們的生命中。有的人經歷得多,飽經風霜刮刻之後變得淡然而優雅。也有人經歷得少,卻總是想一步登天,在路上吃一點苦都會去抱怨天地不公,因為經歷太少、抱怨太多,而變得脆弱又矯情。天地確實不公平,公平的只有我們自己。”

花生說話的語氣突然變得成熟,我知道或許是這個故事讓她有了沉思,我似乎能夠想像到電話那頭她堅定的樣子。

而聽完整個故事,我說不出自己心裡是什麼感受,只知道好像時間跨越了許多年,那些我們無論如何都體會不到的艱苦歲月在被後人講起的時候顯得更為珍貴。假如我們也曾遭遇過絕望,假如我們每天過的日子都很煎熬,或許我們就能明白那樣的希望對於像花生的大爺那樣的人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

那天電話的最後,花生開始反思自己,她說自己從小到大沒吃過多少苦,也沒有為了一個目標全力去拼過,雖然自己想要的很多,但能力根本撐不起她的野心,想提高能力,又沒有付出相應的努力。

因為一路順風順水,沒有絕境逼迫,所以她總是覺得生活輕易就能陷入絕境。家裡給予的壓力,朋友之間的小打小鬧,談戀愛的吵架分手,就是她這二十年最難過的事情了。好像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通病,我們經歷得太少,卻又比任何人脆弱而又矯情,總是羡慕別人人前的光鮮,也總是在比較為什麼別人都那麼命好,為什麼在那個位置上的人不是我。

但又憑什麼是你?

我們只看到別人那些光鮮亮麗的東西,卻從來沒有想過想要這樣的成果,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每個人都不是得天獨厚的,所以與其問問自己想要取得什麼樣的成就,想要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不如先問問自己,你能經受得住什麼樣的痛苦。

如果我們羡慕律師一年入帳幾十萬,不如問問自己是否願意每週工作七十個小時:如果我們羡慕別人的關係融洽,不如先想想自己是否願意經歷一場又一場的談心和交流,甚至是許多次的情感傷害;如果我們羡慕成功的創業者,不如先看看自己是否能夠承擔風險和不確定性,能否長期做著一件事而未必成功。

這就是別人能成功,但我們不能的原因。

沒有人能夠只要回報而不去奮鬥,只要結果而不需要過程,只想勝利,卻不願意戰鬥。所以,如果說現在的成功有兩種,那麼,一種是留給運氣好的人,另一種留給的無非是肯吃苦的人。每個階段的路都要去走,誰也沒有辦法跨過去。

也就是在那樣的時刻,我和花生對付出與收穫的問題有了深刻的認識,這些故事不分時代也不分階層,它代表的就是個很普遍而又直接的問題。

我們的目標決定了我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的努力決定了我們能不能成為這樣的人。

個人的成功會有許多因素的影響,但我們都知道它一定都和努力有關,也唯有努力是生活中最簡單也是最基本的構成部分。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