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辛芷蕾配不上“欲望脸”?

今年的騰訊星空演講主打“女性的力量”, 請來了辛芷蕾、梁鴻、姚晨、李銀河、惠若琪、孟美岐六位女性嘉賓上臺演講。


這里面有妥妥的C位大咖李銀河老師,

也有孟美岐這樣的“流量爆紅小花”。


這次演講的主題是“女性的力量”, 在當下可以說非常應景了。 讓軒軒印象深刻的是辛芷蕾和李銀河老師。

銀河老師給大家聊起了性別刻板印象的話題, 聽完之后會有一種“好有道理, 我要再多聽幾次好好研究一下”的感覺。


而辛芷蕾......則是因為軒軒對她本沒那么喜歡的, 而這種不夠喜歡很奇怪。

身為“新生代”女演員的她, 絕對是有演技那一掛的。 所以, 她出演曹保平導演的《她殺》, 是期待的。


論顏值, 辛芷蕾明明是非常受網友和時尚圈歡迎的“厭世顏”。 隨便擺一個臭臉, 在鏡頭里就是少見的:純真又有獸性的感覺。

這些, 都是愛她的理由, 尤其是她那張寫滿欲望的臉。


聽完這次演講之后, 軒軒終于明白為什么自己不夠喜歡她了。 因為她, 是被逼著走上“欲望臉”這條路的!

一、除了欲望, 沒有別的辦法!

這次她在星空演講的題目“我為什么擁有一張寫上欲望的臉”。


沒錯, 辛芷蕾自從《演員的誕生》爆紅后, 她身上最大的標簽也是最大的爭議是“長著一張充滿欲望的臉”。

畢竟, 她接受采訪的時候直言不諱“想紅”。


辛芷蕾自己也感受到了爭議,她說:“大家會說怎么這么不安分啊,女人要收斂,要內斂,好像有欲望就變成了不知足、不安分。”


辛芷蕾長了一張很兇的臉,這要歸功于她的那一雙眼睛:長眼、平瞼、遮瞳、尖頭細尾、眼角上挑鋒利、眼距有些開。


如果她故意仰著頭眼神向下看,氣質基本像刀子般鋒利。

所以,知乎上的提問:一看就不好惹的女生長什么樣?高票答案是放了一張辛芷蕾的照片。


特別是她廣為流傳的角色,《如懿傳》的金玉妍和《演員的誕生》都放大了這一面。


再加上她直言不諱表達了欲望,難怪被人當做“有野心”的代名詞。

辛芷蕾在演講中一開頭就承認了自己“充滿欲望”,她要成為一個紅的、有選擇權的女演員。


因為在她沒紅的時候,她甚至沒錢滿足家人的小心愿,她說:“我希望自己有錢,我承認對金錢有欲望,因為我希望自己永遠都不要再因為一頓飯,因為一個電腦去后悔,去自責。”

于是,她對事業、金錢、家庭的一切充滿欲望。


她說:“人都有選擇自己命運的權利,一定不要欺騙自己,一定要想清楚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樣的,到底什么才是自己真實的欲望。”


窮,讓她想著......必須要紅,這是欲望的根源。

是什么讓辛芷蕾敢于直面自己的欲望?

她剛出道的時候很不順,有幾年的時間接不到任何戲。于是,她一度變得很“佛系”,不爭不搶。


結果,有一個姐姐對她進行了一個靈魂拷問:“這一切只不過是在為自己不努力找借口”


這才讓她真實地面對自己:“因為我還有很多沒有實現的夢想,我還有很多消解不了的欲望。”


二、沒有作品只有欲望

辛芷蕾在演講中說了一段話“雄心未竟,便是野心;野心已達,便是雄心”。


說實話,她說這話沒什么說服力,現在的辛芷蕾就處于“雄心未竟”中。

翻開她的作品表,可以說一直掙扎在演戲為了生活中。不然,拍一部豆瓣評分只有3.9的恐怖片是為了什么。


這話,讓章子怡說才會“深得人心”。

畢竟,“擁有一張充滿欲望的臉”是多么高的評價,當然,它更多時候指的是章子怡。


還記得2017年芭莎慈善夜章子怡一個小露香肩的動作,炸出了全網的夸獎。

曾幾何時,章子怡和辛芷蕾一樣因為“野心過于外露”而路人緣極差。


因為,剛出茅廬的章子怡就像是一只野獸,眼神里透露著一種狠勁兒,像一只充滿侵略性的兇猛動物,全都是“想贏”的火焰。

與此相比,辛芷蕾還遠沒有當時章子怡的“狠勁”。


出道近20年,章子怡一直都是遙不可及的電影咖,那個年代的國人還遠遠欣賞不了女人的野心,那時的國人總是更推崇“淡泊名利”“謙遜”。

盡管章子怡榮耀無數,卻注定是不被歡迎的,你臉上寫滿了“想贏”,即使你真的為之付出特別多,也會被認為姿態不夠好看。

巧合的是,同樣是《演員的誕生》讓章子怡路人緣逆勢而上。


人們慢慢開始發現“野心”也許只是大眾對于章子怡的一種刻板印象,隱藏在野心背后的是,她對自己一直以來的高要求以及真實不俗的實力。

隨后,她曾經的“訪談”被找出來,原來她得到的一切榮譽和機會都不是上天給的,是她掙來的。


比如,以前我們說章子怡多大的運氣能拿到“玉嬌龍”,這個誰演誰紅的角色。

其實,她并不是李安導演最滿意的演員。

“那時我知道自己不是劇組選出來的惟一,雖然舒淇確定了因為檔期而不參演,但是每天,我仍然能看見來來往往試鏡的女孩,而且導演開始也不告訴我該演什么,只是讓我練功。天天在那里練功,天天看見不同的女孩從我身邊走過,這種心理壓力,現在想起來還是會覺得恐懼。”——章子怡口述

當時有一個選定的女孩,因為受不了練功的苦而被請出局,章子怡拿到了這個角色。

但,上天也沒怎么眷顧她。


據《新浪娛樂》報導:、

章子怡拍攝《臥虎藏龍》6個月,見到導演李安都會給周潤發,以及其他演員擁抱,“就是沒有擁抱過我”。

為此很傷心,加上知道導演對自己不滿意,于是請人安排和導演坐同一輛車去片場,在45分鐘的車程中,因為太緊張,將近40分鐘都不敢說話。

眼看車子快抵達片場,章子怡鼓起勇氣開口和李安說話,原來導演也都知道只是沒有說,她回憶車內對話:“聽說你對我不滿意,我很難過,然后我就開始大哭。”而她當時剛拍電影1個月:“導演說我很努力,但他沒說我很好。后面還有5個月,我以為導演會改變,會給我擁抱,但是并沒有。

直到拍攝完之后的聚會,他終于給了我一個擁抱,我就哭了。”

甚至,她在劇組里因武戲被傷到拇指,仍然忍痛繼續拍攝,沒想到又傷到同一個地方,結果像嬰兒一樣大哭起來。

因為:“我只是不想給任何給我機會的人失望。”——章子怡口述


這樣的章子怡,即使是在任何不利的境況下,她也從不退讓,她想得到,就一定要得到。

同樣,被認為是“長這一張充滿欲望的臉”,辛芷蕾就弱多了。不是因為她能力不足,是因為她“還未證明”。

她在星空演講分享的是,她是如何不斷地和導演溝通而獲得《擁抱星星的月亮》演出機會。


包括她說她得到《如懿傳》《她殺》演出機會都是面試五次的結果。注意,她用的是“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那么坎坷”。


其實,辛芷蕾還是沒有章子怡那么“透”,沒有心口刻著一個勇字。

軒軒做功課的時候,發現辛芷蕾一路走來算是“搖擺不定”。2012年時的一組寫真集,公司定位“小宋慧喬”。


面若銀盤,濃眉大眼,雙唇豐潤,加上中分微卷的淑女發型,當時給辛芷蕾打造的風格,完全在照搬韓劇女主角。


辛芷蕾有這樣的好底子,給她畫上平眉、圓眼、厚唇之后,和韓國女星難辨伯仲。

宣傳期上網絡節目,造型依舊是韓系風格,導致彈幕里不停地跳出網友的呼聲:“好像宋慧喬啊!”


也是等她紅了,她才開始找到了自己路子,不再仿照韓系女星的造型和妝容。開始貢獻了我們印象中她“厭世臉”的樣子。

其實,在娛樂圈說想不紅是假的,因為紅=話語權和選擇權。章子怡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她用了18年,說清楚了一個道理:人如果空有野心,而沒有與野心想匹配的實力,野心就會看起來像妄想,而妄想最終會變成笑話。

而辛芷蕾恰好是剛剛起步......


辛芷蕾自己也感受到了爭議,她說:“大家會說怎么這么不安分啊,女人要收斂,要內斂,好像有欲望就變成了不知足、不安分。”


辛芷蕾長了一張很兇的臉,這要歸功于她的那一雙眼睛:長眼、平瞼、遮瞳、尖頭細尾、眼角上挑鋒利、眼距有些開。


如果她故意仰著頭眼神向下看,氣質基本像刀子般鋒利。

所以,知乎上的提問:一看就不好惹的女生長什么樣?高票答案是放了一張辛芷蕾的照片。


特別是她廣為流傳的角色,《如懿傳》的金玉妍和《演員的誕生》都放大了這一面。


再加上她直言不諱表達了欲望,難怪被人當做“有野心”的代名詞。

辛芷蕾在演講中一開頭就承認了自己“充滿欲望”,她要成為一個紅的、有選擇權的女演員。


因為在她沒紅的時候,她甚至沒錢滿足家人的小心愿,她說:“我希望自己有錢,我承認對金錢有欲望,因為我希望自己永遠都不要再因為一頓飯,因為一個電腦去后悔,去自責。”

于是,她對事業、金錢、家庭的一切充滿欲望。


她說:“人都有選擇自己命運的權利,一定不要欺騙自己,一定要想清楚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樣的,到底什么才是自己真實的欲望。”


窮,讓她想著......必須要紅,這是欲望的根源。

是什么讓辛芷蕾敢于直面自己的欲望?

她剛出道的時候很不順,有幾年的時間接不到任何戲。于是,她一度變得很“佛系”,不爭不搶。


結果,有一個姐姐對她進行了一個靈魂拷問:“這一切只不過是在為自己不努力找借口”


這才讓她真實地面對自己:“因為我還有很多沒有實現的夢想,我還有很多消解不了的欲望。”


二、沒有作品只有欲望

辛芷蕾在演講中說了一段話“雄心未竟,便是野心;野心已達,便是雄心”。


說實話,她說這話沒什么說服力,現在的辛芷蕾就處于“雄心未竟”中。

翻開她的作品表,可以說一直掙扎在演戲為了生活中。不然,拍一部豆瓣評分只有3.9的恐怖片是為了什么。


這話,讓章子怡說才會“深得人心”。

畢竟,“擁有一張充滿欲望的臉”是多么高的評價,當然,它更多時候指的是章子怡。


還記得2017年芭莎慈善夜章子怡一個小露香肩的動作,炸出了全網的夸獎。

曾幾何時,章子怡和辛芷蕾一樣因為“野心過于外露”而路人緣極差。


因為,剛出茅廬的章子怡就像是一只野獸,眼神里透露著一種狠勁兒,像一只充滿侵略性的兇猛動物,全都是“想贏”的火焰。

與此相比,辛芷蕾還遠沒有當時章子怡的“狠勁”。


出道近20年,章子怡一直都是遙不可及的電影咖,那個年代的國人還遠遠欣賞不了女人的野心,那時的國人總是更推崇“淡泊名利”“謙遜”。

盡管章子怡榮耀無數,卻注定是不被歡迎的,你臉上寫滿了“想贏”,即使你真的為之付出特別多,也會被認為姿態不夠好看。

巧合的是,同樣是《演員的誕生》讓章子怡路人緣逆勢而上。


人們慢慢開始發現“野心”也許只是大眾對于章子怡的一種刻板印象,隱藏在野心背后的是,她對自己一直以來的高要求以及真實不俗的實力。

隨后,她曾經的“訪談”被找出來,原來她得到的一切榮譽和機會都不是上天給的,是她掙來的。


比如,以前我們說章子怡多大的運氣能拿到“玉嬌龍”,這個誰演誰紅的角色。

其實,她并不是李安導演最滿意的演員。

“那時我知道自己不是劇組選出來的惟一,雖然舒淇確定了因為檔期而不參演,但是每天,我仍然能看見來來往往試鏡的女孩,而且導演開始也不告訴我該演什么,只是讓我練功。天天在那里練功,天天看見不同的女孩從我身邊走過,這種心理壓力,現在想起來還是會覺得恐懼。”——章子怡口述

當時有一個選定的女孩,因為受不了練功的苦而被請出局,章子怡拿到了這個角色。

但,上天也沒怎么眷顧她。


據《新浪娛樂》報導:、

章子怡拍攝《臥虎藏龍》6個月,見到導演李安都會給周潤發,以及其他演員擁抱,“就是沒有擁抱過我”。

為此很傷心,加上知道導演對自己不滿意,于是請人安排和導演坐同一輛車去片場,在45分鐘的車程中,因為太緊張,將近40分鐘都不敢說話。

眼看車子快抵達片場,章子怡鼓起勇氣開口和李安說話,原來導演也都知道只是沒有說,她回憶車內對話:“聽說你對我不滿意,我很難過,然后我就開始大哭。”而她當時剛拍電影1個月:“導演說我很努力,但他沒說我很好。后面還有5個月,我以為導演會改變,會給我擁抱,但是并沒有。

直到拍攝完之后的聚會,他終于給了我一個擁抱,我就哭了。”

甚至,她在劇組里因武戲被傷到拇指,仍然忍痛繼續拍攝,沒想到又傷到同一個地方,結果像嬰兒一樣大哭起來。

因為:“我只是不想給任何給我機會的人失望。”——章子怡口述


這樣的章子怡,即使是在任何不利的境況下,她也從不退讓,她想得到,就一定要得到。

同樣,被認為是“長這一張充滿欲望的臉”,辛芷蕾就弱多了。不是因為她能力不足,是因為她“還未證明”。

她在星空演講分享的是,她是如何不斷地和導演溝通而獲得《擁抱星星的月亮》演出機會。


包括她說她得到《如懿傳》《她殺》演出機會都是面試五次的結果。注意,她用的是“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那么坎坷”。


其實,辛芷蕾還是沒有章子怡那么“透”,沒有心口刻著一個勇字。

軒軒做功課的時候,發現辛芷蕾一路走來算是“搖擺不定”。2012年時的一組寫真集,公司定位“小宋慧喬”。


面若銀盤,濃眉大眼,雙唇豐潤,加上中分微卷的淑女發型,當時給辛芷蕾打造的風格,完全在照搬韓劇女主角。


辛芷蕾有這樣的好底子,給她畫上平眉、圓眼、厚唇之后,和韓國女星難辨伯仲。

宣傳期上網絡節目,造型依舊是韓系風格,導致彈幕里不停地跳出網友的呼聲:“好像宋慧喬啊!”


也是等她紅了,她才開始找到了自己路子,不再仿照韓系女星的造型和妝容。開始貢獻了我們印象中她“厭世臉”的樣子。

其實,在娛樂圈說想不紅是假的,因為紅=話語權和選擇權。章子怡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她用了18年,說清楚了一個道理:人如果空有野心,而沒有與野心想匹配的實力,野心就會看起來像妄想,而妄想最終會變成笑話。

而辛芷蕾恰好是剛剛起步......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