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成都路面的变迁,从土夯路、石板路到三合土路面

在沒有“馬路”之前, 成都鬧市區的路面一般是土夯路, 有的在泥里加入了磚頭、卵石, 由于沒有汽車, 人力車的通行量也并不稠密, 加上市區居民有每日“灑掃”的良好習慣, 街道潔凈, 灰塵并不大。 但遇到連綿雨季, 這樣的泥巴路就使人舉步維艱了。


夯土路面

當時, 名聲遠揚的東大街, 街邊矗立著有不少造型典雅、川西風味濃郁的風火墻, 整條路面全鋪著紅砂巖石板, 城里人、鄉下人都把來逛東大街當成最時髦而快樂的活動, 摩肩接踵, 石板路上已很有些坑坑洼洼。 但李劼人先生在《死水微瀾》里卻指出:東大街“街面也寬, 據說足以并排走四乘八人大轎。 街面全鋪著紅砂石板, 并且沒一塊破碎了而不即更換的。 ”

而對街道破壞最大的原因, 是牛車、架子車、雞公車之類進城拉貨載人。 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 “布政司查榕巢下令通城修砌街道, 清理溝渠, 不使積水”。

這至少提示我們, 城市的統治者依然注意到了街道的細節問題。 在這樣的情形下, 成都的街道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維護和保養。 1870年, 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訪問成都回國后, 他在其所著《中國游記·四川記》一書中寫道:成都“是中國最大的城市之一, 也是最秀麗雅致的城市之一……街道寬闊, 大多筆直, 相互交叉成直角……所有茶鋪、旅店、商店、私人住宅的墻上都畫有圖畫, 其中許多幅的藝術筆觸令人聯想起日本的水墨畫和水彩畫……這種優美在人民文雅的態度和高尚的舉止方面表現得尤為明顯, 成都府的居民在這方面遠遠超過了中國其他各地。 ”


石板路面

1897年, 法國人馬尼愛在《游歷四川成都記》里, 說成都的大街“甚為寬闊, 夾街另筑兩途, 以便行人, 如滬上之大馬路然。 各鋪裝飾華麗, 有綢緞店、首飾鋪、匯兌莊、瓷器及古董等鋪, 此真意外之大觀。 其殆十八省中, 只此一處, 露出中國自新之象也。 ”

清代地方官員周詢《芙蓉話舊錄》描述了清代成都的街道情況:

“全城四門及附郭街道, 大小五百有奇。

時未改筑馬路, 街面最寬者為東大街, 寬約三丈。 次則南大街、北大街、總府街、文廟前后街, 皆二丈許。 其余多不及二丈, 惟科甲巷最狹, 闊僅數尺。 各街面悉敷以石板, 兩旁有階, 高于街面四、五寸, 階上寬二尺內外。 兩旁人家屋檐悉與階齊, 雨時行人可藉檐下以避。 水溝悉在階下, 平時與街面同覆以石, 故呼‘陰溝’。 每歲春夏間, 必啟石疏浚一次。 ”

這清楚地說明, 在沒有“馬路”之前, 成都的街道以及城市設施的運行情況, 蘊含著濃厚的鄉誼情懷。


三合土路面

成都市區的石板路, 年久失修, 如遇大雨之后, 行人走在上面, 一腳踏上, 石板一翹, 泥水四濺, 立即就變成了泥人。 雞公車推在光滑的石板上, 一不小心, 失去平衡, 坐車人跌個四肢朝天也是常有的事。 此后在路中鑿了石槽, 推雞公車跌倒的狀況才有所減少。

民國十三年(1924), 楊森強令沿街店鋪向后退縮, 加寬路面, 并且拆掉柵子, 路面一律去掉石板石條, 改為“三合土”。 “三合土”是由粘土、石灰和砂加水混合而成的建筑材料, 在少雨地區多用來打地基, 較為牢固經久,也可用來修筑道路。“三合土”的的確確是“打”出來的。先把炭渣撒滿路面,再將攪拌好的“三合土”鋪開,幾個人開始打夯,待基本結實后,又用木頭制作的大棒有規律地敲打,使其較為平整。最后,撒上一層石灰和水,用抿子細細抿一遍,就算完工。這樣的路面,管個三五年就算不錯了,但畢竟投資很少,因此頗受地方的歡迎。

春熙路、東大街就是這樣修出來的。不僅如此,到了20世紀五六十年代,連天府廣場也僅是一個寬敞的空地,地面都是“三合土”。


較為牢固經久,也可用來修筑道路。“三合土”的的確確是“打”出來的。先把炭渣撒滿路面,再將攪拌好的“三合土”鋪開,幾個人開始打夯,待基本結實后,又用木頭制作的大棒有規律地敲打,使其較為平整。最后,撒上一層石灰和水,用抿子細細抿一遍,就算完工。這樣的路面,管個三五年就算不錯了,但畢竟投資很少,因此頗受地方的歡迎。

春熙路、東大街就是這樣修出來的。不僅如此,到了20世紀五六十年代,連天府廣場也僅是一個寬敞的空地,地面都是“三合土”。


Next Article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