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暴雨袭徐州致92万余人受灾 最大降水系徐州百年一遇


棲山鎮政府大院已經被雨水浸泡, 居民只能涉水進去。 朱志庚 攝

中新網南京8月20日電 (記者 朱志庚)由于臺風“溫比亞”的施虐, 8月17日8時至8月19日14時徐州市出現區域性強降雨、伴強雷電、短時強降水、雷雨大風等強對流天氣。

據徐州市政府有關部門發布消息稱, 此次降雨過程, 全市平均降雨量132.2毫米, 最大降雨點沛縣棲山鎮系徐州地區近百年一遇標準。 19日, 記者走進沛縣棲山鎮探訪, 多個村莊被大水浸泡成為澤國, 有的村莊被大水環繞成為孤島。


棲西村多處房屋如同一片孤島。  朱志庚 攝

據徐州市政府有關部門初步統計, 截至8月19日14時, 遇難7人, 924494人受災, 農作物受災面積1029235畝, 受損房屋1824間。 此次降雨過程, 全市平均降雨量132.2毫米, 最大降水點沛縣棲山鎮516毫米, 最大陣風達30.5m/s(11級, 豐縣縣城)。 據水文監測, 降水量超過250毫米的共22個站, 均位于豐縣、沛縣境內, 降雨量在100-250毫米的共22個站。 本次降水災害致使部分民房損壞倒塌、人員傷亡、公共設施受損、在田農作物受災等災害, 部分河流因頂托、客水過境等因素超出警戒水位。

災情發生后, 徐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 市委書記周鐵根、市長莊兆林現場指揮, 市領導帶隊分成三個組趕赴豐縣、沛縣、銅山區等地區現場指導救災和災后恢復工作,

迅速啟動應急預案, 及時核實災情, 全力做好傷員救治, 并妥善做好受災群眾轉移和安置工作等等。

19日, 記者在沛縣棲山鎮看到, 多條街道都灌滿水, 鎮政府院內積水最高也達到50厘米以上。 棲山鎮衛生院內積水達到人的腰部, 多個科室的電腦來不及搬出, 被雨水浸泡。 積水還導致停電, 衛生院工作幾乎停滯。 該鎮汽車站門由于修路, 導致積水下路況不明。 鎮政府安排的幾位身穿迷彩服工作人員站膝蓋深的水中, 指揮過往車輛行人通過危險處。


養殖戶張玉軍雖然不停的排水, 豬圈內依然積水很深。  朱志庚 攝

棲西村司樓、劉莊等村莊內已經被水浸泡, 村道積水最深處幾乎達到胸部。 司樓村西頭幾戶人家周圍完全成為了孤島, 每次出來都要幾乎全身濕透。 養雞棚的主人運送飼料, 只能把一塊門板當做小船渡過去。 還好, 由于最近才換了一茬雞苗, 所以都在一米多高的架子上, 沒有泡在水中。

養殖戶就張玉軍不這么幸運了,

他家在村子西頭接近3畝的飼養棚內養殖了200余頭豬, 其中有20頭母豬。 由于這幾天的大雨, 豬圈內嚴重積水。 由于周圍的積水已經成片, 多次排水也已經起不到作用了。 眼看著辛辛苦苦養大的豬仔泡在水里, 張玉軍難過地說, 由于積水排不出去, 目前只有眼睜睜地看著, 現在已經有40頭小豬溺亡。 雖然他先前買了養殖方面的保險, 但是目前還不知道能不能給他賠償。


村內的一處獨處老人的院子被水灌滿。 朱志庚 攝

60歲左右的霍磊一個人在村子西頭兩間老房獨居,18日夜里下大雨的時候,眼看著雨水嘩嘩地流進房間,不到一小時的光景,房間內積水就快到1米深。沒辦法,為了防止倒塌,只好求助村莊里的鄰居,涉水趕過去在人家樓上借住一晚。“沒想到,今天白天還在下雨,看來有家也回不去了。”霍磊說,以后的日子看來要找政府救助了。


村內的一處獨處老人的院子被水灌滿。 朱志庚 攝

60歲左右的霍磊一個人在村子西頭兩間老房獨居,18日夜里下大雨的時候,眼看著雨水嘩嘩地流進房間,不到一小時的光景,房間內積水就快到1米深。沒辦法,為了防止倒塌,只好求助村莊里的鄰居,涉水趕過去在人家樓上借住一晚。“沒想到,今天白天還在下雨,看來有家也回不去了。”霍磊說,以后的日子看來要找政府救助了。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