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都有着激情,而光却是孤独的


火將火的身體翻轉過來, 固然是純光, 就像我把口袋里的水和骨頭翻出來。 哲人說:“所有的火焰都有著激情, 而光卻是孤獨的。

”這一分辨的意義非凡。 光芒不過是火傾入人們視線中的空身體, 它過于穩定, 是制式的, 是一個陌生的賣春女。 回到寫作當中, 這就如同一個詞在意義鏈條吃力部位突然斷裂, 你的褲帶斷了, 在廣場出現了失措。 但火不會這樣, 火本身就是不穩定的, 為其如此, 它才與心跳合拍。


火以偏藍的方式向左側轉身, 高叉旗袍揚起到它渴望的幅度。 花園的門扉內, 貓的眼睛里, 白晝剛好躺下, 鋪了一層白雪。

火將最后的光向上拋起, 光尚未超過火的肩胛, 就萎頓倒下, 火與光裹著緞子玉山傾倒, 愛情匿名。


我感到在自己的背后,

總有一支火焰的矛頭一直跟著我, 它不緊不慢, 不斷用一種灼痛來告訴我它的逼近。 我像被火拋起來的蝴蝶, 看不見的氣浪, 賦予了我的雙翅一種瀕死的絕境之舞。 所以, 不是蝴蝶舞姿的問題, 而是那火的輪擺如此溫柔。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