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草原遭民政局建120亩殡仪馆 11个足球场大小

呼倫貝爾草原被占建火葬場垃圾場 執法部門:政府認可

央廣網

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我國的天然草原面積近60億畝, 約占國土面積的42%, 是我國江河的源頭和水源涵養區。 怎么保護好草原?國家層面有《草原法》, 地方也有相關的法規條例, 制度規定都很明確。 然而就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大草原上, 新巴爾虎左旗民政局和住建局被指在沒有相關手續的情況下非法侵占草原, 建起了殯儀館和垃圾場。

記者采訪當地執法部門時, 被告知“建垃圾場不需要手續, 是當地政府認可的”。

昔日費力退沙還草, 今天竟變火葬場, 環境破壞明顯

新巴爾虎左旗位于內蒙古呼倫貝爾市西南, 全旗共4.3萬人口, 上世紀90年代, 由于部分草場沙化嚴重, 當地政府鼓勵居民參與治沙工程。 1999年, 新左旗居民景如臣和政府簽訂公益性沙地治理承包合同, 承包2萬畝土地, 合同為期30年。 2013年, 新巴爾虎左旗林業局表示, 景如臣完成治理沙地1.5萬畝, 流動沙丘、露沙地面基本消失, 有效地遏制了流沙蔓延。


殯儀館和停車場殯儀館和停車場。 圖片來源:中國之聲

當記者來到位于新左旗阿木古郎鎮的現場時卻看到, 原本治理完成的草場上, 建起了一座殯儀館, 殯儀館旁邊還有空蕩蕩的停車場, 灰色的水泥地面與盛夏的草原格格不入。 停車場一輛車也沒有, 從高處看, 殯儀館和停車場就像草原上的“斑禿”。

景如臣的長子景建華告訴記者, 2011年, 新巴爾虎左旗民政局為了建火葬場, 直接侵占了治理后的草原, 之后又圈地在附近放羊, 直接后果是周邊地區, 沙地又回來了。 景建華說, 他已經治理十三四年了, 種了很多植被, 有成績, 流動沙丘都固定了。

但做完以后, 這里頭就開始放馬群和羊群, 當年就讓民政局的羊都給毀壞了。 殯儀館的范圍之內, 他本已經治理得沒有明沙了。 但這幾年放牧以后, 明沙又出來了, 現在這個草場非常脆弱。

國土局批不到10畝建臨建, 民政局建殯儀館擴至120畝, 11個足球場大小

一開始, 景建華還不知道民政局侵占了多少草原, 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手續。 2017年12月, 他將新左旗政府告上法庭后才得知, 國土部門只給民政局批復了5000平方米, 不到10畝地, 且為期1年的臨時用地, 國土部門要求修建的是臨時建筑, 1年后必須拆除并恢復生態。


空蕩的殯儀館拍攝實習記者黃春燕空蕩的殯儀館。 拍攝 實習記者 黃春燕 圖片來源:中國之聲

呼倫貝爾市中級人民法院委托的測繪機構勘測后明確, 殯儀館占地47畝, 停車場64畝, 再加上修建的道路, 共120畝, 相當于11個標準足球場大小。 景建華質疑, 整個新左旗4.3萬人, 建這么大的殯儀館和停車場, 干什么用?他說, 火葬場是2011年9月份開始建的, 當時沒打招呼, 到10月份他就去找他們的負責人, 回答是以后會給你答復的。 據景建華了解, 是自治區沒有批復新巴爾虎左旗建設殯儀館, 因為人口少,

要求和新巴爾虎右旗合作建一個殯儀館。

生活垃圾場批72畝占193畝, 建筑垃圾場完全沒手續

就在距離殯儀館不遠的地方, 還有兩處垃圾填埋場, 景建華說, 這里也曾經是他承包治沙的地方, 如今沙漠已不見蹤影, 但垃圾卻成了新的“主人”。 呼倫貝爾市中院委托的測量機構出具的數據顯示, 兩處垃圾場, 生活垃圾廠占地193畝, 工業垃圾場由景建華單方指界, 占地569畝。 在生活垃圾填埋場, 有專門的工作人員管理和較為專業的垃圾運輸車進場規定, 但是在工業垃圾填埋場, 除了兩個指示牌, 沒有任何工作人員管理, 道路兩旁能看到100多個由卡車傾倒而形成的垃圾堆, 垃圾堆再往外, 是零星亂丟的各種垃圾。


生活垃圾廠。 圖片來源:中國之聲

景建華說, 從2009年開始, 當他治理沙丘初見成效時, 這里就逐漸開始有人傾倒垃圾, 在與新左旗政府的訴訟過程中, 他才發現, 生活垃圾場只有72畝的上級審批手續, 卻建了193畝, 建筑垃圾場, 則完全沒有手續, “今天倒這邊明倒那邊。 關鍵是啥?他不是一個地方倒, 那時候我們修完路以后車是能進了, 車子能進來, 他這是哪塊平整往哪兒倒。 立案以后打了三年官司, 才知道他沒手續。 有垃圾場有一點手續是72畝手續。”

新左旗綜合執法局局長:建筑垃圾場的確沒手續,上級認可


工業垃圾場外兩塊互相矛盾的牌子。圖片來源:中國之聲

記者注意到,在建筑垃圾廠的入口,立著一藍一紅兩塊牌子。紅牌子是新左旗綜合執法局寫的“禁止倒垃圾”,藍牌子是填埋場寫的“建筑垃圾指定傾倒點”,到底能不能倒垃圾?新巴爾虎左旗綜合執法局局長告訴記者,生活垃圾場是有審批手續的,至于建筑垃圾場,是很多年前形成的,現在已經不用了:

局長:已經扔了二三十年。現在不用了,有六七八年了,這個前面的(垃圾)填埋場,生活垃圾統一在那兒扔。

記者:那建筑垃圾就停了?

局長:建筑垃圾現在停了,我們還繼續修復。那是他必須要把那個坑填完,填平之后上面弄那什么,現在就整點黑土,上面一覆蓋它就直接能長草。

記者:這有手續的是吧?

局長:這可能也沒必要有啥手續,沒手續,這個倒是的確沒有手續,就是旗里都認可的,這些是我們扔建筑垃圾指定的地方,統一的。

綜合執法局說傾倒垃圾已經停止,正在修復當地生態,但記者隨后撥通垃圾廠工作人員電話,對方表示,可以隨時來倒垃圾:

記者:能不能做啊?(建筑垃圾?)我看旁邊寫著禁止倒垃圾,然后你們那兒寫著能放,啥意思啊?

工作人員:那個牌子上寫的是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場不讓倒生活垃圾,那邊那個垃圾場是生活垃圾場。

記者:也就說你們這兒的建筑垃圾還是可以的對吧?

工作人員:對。這邊是建筑垃圾場。


隨意丟棄的建筑垃圾。拍攝 黃春燕 圖片來源:中國之聲

按照我國《草原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草原資源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非法占用草原,改變被占用草原用途,數量在20畝以上,造成草原大量毀壞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的規定,以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定罪處罰。

這其中,就包括了在草原上建房、修路以及在草原上堆放或者排放廢棄物,造成草原的原有植被嚴重毀壞或者嚴重污染的。

上百畝的垃圾場、火葬場和停車場,建設之前是否通過了環境評價?部分審批手續缺失,為何卻能正常運轉?作為垃圾場和火葬場的管理單位,新左旗住建局和民政局以及環境執法部門環保局,拒絕回應任何問題。中國之聲將繼續關注。

記者:任夢巖 實習記者:黃春燕

有垃圾場有一點手續是72畝手續。”

新左旗綜合執法局局長:建筑垃圾場的確沒手續,上級認可


工業垃圾場外兩塊互相矛盾的牌子。圖片來源:中國之聲

記者注意到,在建筑垃圾廠的入口,立著一藍一紅兩塊牌子。紅牌子是新左旗綜合執法局寫的“禁止倒垃圾”,藍牌子是填埋場寫的“建筑垃圾指定傾倒點”,到底能不能倒垃圾?新巴爾虎左旗綜合執法局局長告訴記者,生活垃圾場是有審批手續的,至于建筑垃圾場,是很多年前形成的,現在已經不用了:

局長:已經扔了二三十年。現在不用了,有六七八年了,這個前面的(垃圾)填埋場,生活垃圾統一在那兒扔。

記者:那建筑垃圾就停了?

局長:建筑垃圾現在停了,我們還繼續修復。那是他必須要把那個坑填完,填平之后上面弄那什么,現在就整點黑土,上面一覆蓋它就直接能長草。

記者:這有手續的是吧?

局長:這可能也沒必要有啥手續,沒手續,這個倒是的確沒有手續,就是旗里都認可的,這些是我們扔建筑垃圾指定的地方,統一的。

綜合執法局說傾倒垃圾已經停止,正在修復當地生態,但記者隨后撥通垃圾廠工作人員電話,對方表示,可以隨時來倒垃圾:

記者:能不能做啊?(建筑垃圾?)我看旁邊寫著禁止倒垃圾,然后你們那兒寫著能放,啥意思啊?

工作人員:那個牌子上寫的是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場不讓倒生活垃圾,那邊那個垃圾場是生活垃圾場。

記者:也就說你們這兒的建筑垃圾還是可以的對吧?

工作人員:對。這邊是建筑垃圾場。


隨意丟棄的建筑垃圾。拍攝 黃春燕 圖片來源:中國之聲

按照我國《草原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草原資源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非法占用草原,改變被占用草原用途,數量在20畝以上,造成草原大量毀壞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的規定,以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定罪處罰。

這其中,就包括了在草原上建房、修路以及在草原上堆放或者排放廢棄物,造成草原的原有植被嚴重毀壞或者嚴重污染的。

上百畝的垃圾場、火葬場和停車場,建設之前是否通過了環境評價?部分審批手續缺失,為何卻能正常運轉?作為垃圾場和火葬場的管理單位,新左旗住建局和民政局以及環境執法部門環保局,拒絕回應任何問題。中國之聲將繼續關注。

記者:任夢巖 實習記者:黃春燕

同類文章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