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由电台问题导致的著名失利战斗,战后严查责任

陳粟的華野前線指揮部溝通上下聯系的主要方式有三種, 其中一種曾經導致一場著名的失利。


那這就是1946年8月7日的泗縣戰斗失利,

山東野戰軍第8師和華中野戰軍第9縱隊, 向駐守在安徽省泗縣的國民黨第7軍第172師發起進攻。 由于主攻方向兵力不足, 其他方向部隊受暴雨所阻未能機動轉用, 經兩晝夜激戰, 雖殲敵3000余人, 但泗縣城未能攻克, 山東野戰軍亦傷7000余人。


而導致戰斗失利的原因就是無線電通信。

“前指以一臺擔任對中央軍委的專向聯絡, 并變頻與晉冀魯豫野戰軍聯絡;以二臺變頻分別與華中軍區司令部、臨沂后方司令部、第1縱、2縱、9縱、7師、8師、蘇北第6軍分區、魯中軍區及留在魯南地區作戰之第10師、濱海警備旅電臺聯絡, 并與第7師5旅建立越級聯絡;三臺為戰報臺, 并兼任機動臺。 戰役中無線電指揮通信, 上級與下級臺, 要求隨叫隨應, 越級通信臺采取定時約定聯絡, 收發緊急電報采取全程預告, 電臺與機要部門間架通電話, 以爭取電報時效;另一部報話機設在陳、粟首長處, 用以偵聽敵情”。 [1]

1946年6月內戰爆發后, 山東野戰軍前指通信科, 由新四軍兼山東軍區司令部通信聯絡分局(以下簡稱通信局)副局長聞述堯負責。

10月, 聞述堯回臨沂軍區機關, 通信局派倪士梁擔任前指通信科長。 1臺隊長由1區隊副區隊長王子儀兼任, 2臺隊長平凡, 報務主任王興元(王辛伯), 3臺隊長呂廣杰, 報務主任徐葉。 機務室由通信局二科副科長張富根負責。 [2]

由于當時解放軍的無線電臺少, 一般不做話臺使用, 而無線電報需要收發、編解碼等一套流程, 對戰場指揮而言時效性不強, 另外, 運動中的部隊尚有電臺架設等問題, 都限制了無線電通信在戰場指揮上的使用。

山野之前在泗縣戰斗中失利, 通信聯絡方面就有慘痛的教訓。 由于有線通信不暢, 指揮員主要靠無線電臺指揮部隊(這和戰斗發起時宋時輪指揮所離前線較遠亦有關系), [3]戰后曾一度認為電臺有問題,

還查封了二臺的報務日志, 后查明責任出在宋時輪身上, 才作罷。 [4]


據前指二臺報務主任平凡的回憶:“記得那日下午我剛下班, 飯沒吃就到河塘洗澡, 下去就被幾條螞蝗咬上了。 我正在打螞蝗, 104(按:當時宋時輪的代號)的警衛員趕來叫我說,

首長叫你。 我澡也未洗成, 帶著滿腿泥, 打著赤腳跑回電臺。 首長見我就說:你上機, 馬上有份電報給二師, 發完就拆線出發。 我上機后叫通了二師, 發的電報也送來了。 對方也說有急報, 我報告了首長, 他說:就說是我的命令, 叫他收報。 剛發完, 對方給了收據, 也報告了首長。 我正準備抄對方電報時, 首長命令撤線出發。 后來才知道, 就是這次104對電臺監督只發報誤了一個重要情報, 導致泗城戰斗的失利。 戰爭環境容不得半點馬虎與粗心。 好在那天毛立民在旁, 電臺報務日志記得很詳細, 不僅月、日、時、分、電報號數、字數記得清清楚楚, 而且也記了104站在我背后所發的指令。


泗城戰斗失利后,陳毅司令員趕來前方,組織進行一周的檢查,并召集三科、機要科、電臺人員了解情況,最后結論是電臺無責任,而是硬要電臺只發報,不收報所致”。

由此也暴露出僅依靠無線電臺指揮作戰的弊端。

[1] 斯簡:《新四軍通信簡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280頁。

[2] 李臨川、張起信、蔣熙奎:“從津浦前線指揮部到山野前指的通信工作簡要情況”,《新四軍、華東軍區、第三野戰軍通信兵史料回憶選編(第五輯)》,南京軍區司令部通信兵史編寫組,1990年。第94-95頁。

[3] 張起信:“宿北、魯南戰役通信聯絡組織情況的回憶”,《新四軍、華東軍區、第三野戰軍通信兵史料回憶選編(第五輯)》,南京軍區司令部通信兵史編寫組,1990年。第108頁。

[4]參見平凡:“我從事通信工作的經歷”,《新四軍、華東軍區、第三野戰軍通信兵史料回憶選編(第四輯)》,南京軍區司令部通信兵史編寫組,1989年。第89-90頁。筆者按:此處需要指出的是,當情況緊急指揮機關要出發時,只發報、不收報是符合一般作戰通訊原則的。

本文作者 :嚴可復,公眾號“這才是戰爭”加盟作者 ,未經作者本人及微信公眾號“這才是戰爭”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追究法律責任。

公眾號作者簡介:王正興,原解放軍某野戰部隊軍官,曾在步兵分隊、司令部、后勤部等單位任職,致力于戰史學和戰術學研究,對軍隊戰術及非戰爭行動有個人獨到的理解。其著作《這才是戰爭》于2014年5月、6月,鳳凰衛視“開卷八分鐘”欄目分兩期推薦。他的公眾號名亦為“這才是戰爭”,歡迎關注


泗城戰斗失利后,陳毅司令員趕來前方,組織進行一周的檢查,并召集三科、機要科、電臺人員了解情況,最后結論是電臺無責任,而是硬要電臺只發報,不收報所致”。

由此也暴露出僅依靠無線電臺指揮作戰的弊端。

[1] 斯簡:《新四軍通信簡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280頁。

[2] 李臨川、張起信、蔣熙奎:“從津浦前線指揮部到山野前指的通信工作簡要情況”,《新四軍、華東軍區、第三野戰軍通信兵史料回憶選編(第五輯)》,南京軍區司令部通信兵史編寫組,1990年。第94-95頁。

[3] 張起信:“宿北、魯南戰役通信聯絡組織情況的回憶”,《新四軍、華東軍區、第三野戰軍通信兵史料回憶選編(第五輯)》,南京軍區司令部通信兵史編寫組,1990年。第108頁。

[4]參見平凡:“我從事通信工作的經歷”,《新四軍、華東軍區、第三野戰軍通信兵史料回憶選編(第四輯)》,南京軍區司令部通信兵史編寫組,1989年。第89-90頁。筆者按:此處需要指出的是,當情況緊急指揮機關要出發時,只發報、不收報是符合一般作戰通訊原則的。

本文作者 :嚴可復,公眾號“這才是戰爭”加盟作者 ,未經作者本人及微信公眾號“這才是戰爭”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追究法律責任。

公眾號作者簡介:王正興,原解放軍某野戰部隊軍官,曾在步兵分隊、司令部、后勤部等單位任職,致力于戰史學和戰術學研究,對軍隊戰術及非戰爭行動有個人獨到的理解。其著作《這才是戰爭》于2014年5月、6月,鳳凰衛視“開卷八分鐘”欄目分兩期推薦。他的公眾號名亦為“這才是戰爭”,歡迎關注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