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生猛的古代名士风度,现代人听听都头皮发麻


文人雅士的書房齋室都喜歡起個好聽的名, 比如張大千的“大風堂”, 梁啟超的“飲冰室”、蘇曼殊的“燕子翕”、周作人的“苦雨齋”、豐子愷的“緣緣堂”。

北宋書法家石延年的書室比較有個性, “捫虱軒”。

關于“捫虱”有個很著名的典故, 東晉王猛, 知識淵博, 好讀兵書, 王猛喜歡的是“紙上談兵”, 他兵書戰策背得滾瓜爛熟, 卻不帶兵打仗, 而是隱居華山當隱士。

桓溫率兵打到關中時, 王猛披著粗布衣裳來見他, 對當前局勢侃侃而談, 一面說話一面伸手到衣服里捉虱子, 捉到一個掐死一個, 捉到兩個掐死一雙, 旁若無人, “捫虱而談”說的就是這件事。

后來桓溫請他當官, 王猛謝絕了, 回山繼續養他的虱子玩。


古時衛生條件不太好, 也沒啥特效殺蟲藥, 一般人身上都有幾只虱子, 歷史上最有名的一只虱子是北宋丞相王安石身上的。

一天大臣們去見神宗皇帝, 王禹玉忽然發現只虱子在王安石衣領上爬來爬去, 一直爬到了他的胡須上, 然后在胡須上得意的徘徊起來。 神宗看到這只旁若無人的虱人也忍不住樂了, 笑得王安石莫名其妙。

退朝后王禹玉告訴王安石說你胡子上有個虱子, 剛才皇上也看見了。 王安石說哪兒呢哪兒呢,

你幫著給捉一捉啊。 王禹玉說不行, “未可輕去, 須得歌詠之。 ”

王安石很奇怪, 為什么啊?不捉還留著過年哪?王禹玉說:“這個虱子可不得了, 屢游相須, 曾經御覽。 ”


蘇東坡身上也有虱子, 一天晚上他和弟子秦觀一起飲酒賦詩, 蘇東坡忽然從身上捉了一只虱子,

拿在手里對秦觀說:“此垢膩所變也。 ”

秦觀不同意, 說:“不然, 棉絮所成也。 ”

這二位的動物學知識都夠嗆, 一個說是虱子是身上的污泥變的, 一個說是棉絮所成, 兩個人爭執不下, 決定第二天去找佛印裁決。

酒剛喝完, 秦觀趕忙跑去找到佛印說:“明日若問, 可答虱生自棉絮, 我請你吃湯餅。 ”佛印連連點頭說沒問題沒問題。

秦觀剛走, 蘇東坡也找來了, 他對佛印說:“明日若問, 就說是垢膩所變, 我請你吃槐葉餅。 ”佛印又是頭點得像小雞吃米, 滿口答應。

第二天兩個人一起來找佛印裁判, 大家都下了“賄賂”, 都信心滿滿地等著。 佛印笑瞇瞇地說:“此易曉耳, 乃垢膩為身, 絮毛為腳, 先吃冷陶, 后吃湯餅。 ”

佛印說虱子身體是污泥變的, 腳是棉絮變的,

你倆輪流請我吧。 這個和尚胃口不錯, 誰也不得罪, 準備通吃。

(圖片來自網絡)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