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洁半夜发千字猛文,自打马赛克,最起码这一句是真的


話說8月8號快半夜兩點了, 何潔發一千字長文, 尺度之大在目前為止鬧離婚的明星里面算是拔了尖了。

為了證明自個兒沒出軌,

何潔把床上那點事兒都搬出來了。 劃劃文章主題——“本人沒出軌, 因為產后沒興趣, 無法滿足亢奮的赫子銘, 他就認為我去滿足別人了。 ”

因為“少兒不宜”, 何潔自打馬賽克——

以下文字請十八歲未成年自行捂眼, 因為我生完孩子不想“伺候”他瘋狂的欲望, 所以我就被斷定一定在外面有野男人了, 這事從生完七寶后我就一直被懷疑, 后面也不覺得稀奇, 這也就是他之后在電臺情感電話里說我倆性生活不和諧的來源


明星夫妻撕滿地的大把, 像這樣直接撕上床的還真少見。 只是床還是那張床, 嘴不是那個嘴了。

何潔女兒四個多月時參加節目, 主持人問, 三年倆娃, 你倆這速度可以啊, 兒女雙全了, 以后還會考慮要老三嗎?

何潔大笑說不考慮, 然后很豪爽地“我覺得我要跟大家分享一個事情”, 她分享的啥呀?“我老公現在都要買加厚的避孕套, 因為就怕有老三, 對, 加厚的!”

說完自個兒"哈哈哈哈"笑到蹲地, 然后問主持人這么說"會不會很尷尬"?

不尷尬, 只是你真是很知道媒體想抓啥,

但現在很尷尬。 當時的"生完娃我們很那啥", 現在成了"不想伺候瘋狂的他"。



而赫子銘當年匿名打電臺情感節目, 跟主持人葉文聊的時候, 說的也正好相反:“她覺得性生活不和諧, 我覺得很和諧啊。 ”

何潔拿這事出來撕, 真豁得出去。 有人說這是真性情, 嗯, 先把“情”去掉。


何潔文中說“我跟某位男士分居一年后確實接受了一段戀愛”, 這話說得很含糊, “交往”不代表“接受”啊。 雖然2017年8月就被拍到和刁磊一起去醫院, 一起看房子, 一起找律師……

朋友交往不行么?

那段時間, 何潔還忙著上節目哭訴情傷, 演著“我不會再結婚了”的傷情劇, 發著“流言交給時間, 家事不愿公審”的微博。



宣傳新歌的文字,何潔講了個故事——

“故事里,男人始終在一個美麗的距離里默默給女人關懷,女人快樂的地候他在她身后默默鼓掌,女人難過的時候他承擔起她的一切瑣事。”

還“美麗的距離”,這是扯!每對陷入曖昧中的男女,都會覺得純情得賽過初戀。


而作為一個媽媽,何潔痛言“當孩子長大時,將如何看今天發生的這一切”,這次的文章中也說“給孩子留情面不要撕”,然而八個月了,不是你提,誰還關心你們的那點事?

至于“這些日子從沒消停過”,你們家不知道,其實相關的八卦在這個市面上已經很消停了,如果真的考慮到孩子,實在沒必要在大半年后再這么搞。

娛樂圈不管哪對夫妻撕,凡是拿“本來為了孩子不想……你逼著我……”到網上來開頭造句的,都是既做什么又立什么的自私貨色。


何潔說“我也希望我的第一段婚姻可以好聚好散,但可惜,有些人會把錢看的更重一些”,說到錢吧,弄成這樣,一般是倆人都看得挺重。

赫子銘在打電臺熱線時說生了老二后,就買了兩套別墅,在美國也買了別墅。中國這個畸形的娛樂圈,但凡有點名氣,都會有讓人想象不到的財富。

赫子銘說何潔讓他凈身出戶,何潔表示“訴求從來就是:孩子我養,從未要求男方凈身出戶”,說到底,還是財產如何分的問題,誰也別說誰是個財迷。


何潔的朋友蘇醒發了段文字:“這篇文字我個人覺得,很多語句的修辭不太合適,表達也不穩定,還在團隊都睡覺的時間,應該是親筆了。我同事說屬于奮筆疾書,我覺得算形容的比較準確了。 我意思是,我覺得一個女人半夜奮筆疾書,或許是太多委屈,憤怒,不堪重負。感情與婚姻,任何外人都沒法肆意解讀,只望吃瓜時少些惡語相加,給別人留條好走些的路。”

這說法很純真,也很天真,這年頭混了這么多年娛樂圈的,還有這么“奮筆疾書”就為了發泄解氣的,那真是珍稀動物了。

何潔自個兒倒是說得明白——“現在娛樂新聞看看就好,真實的沒幾條,別站著說話不腰疼,天天心疼這個,謾罵那個,真實情況你又知道多少?”

要說何潔這篇長文還有一句真話,那就是這一句了。何潔不是娛樂圈的生瓜蛋子,她自個兒配張“來,吃瓜”,瓜都擺到案上了,這么好客,不就是讓人論個生熟嗎?


至于“真實情況”,張馨予等出來評論“一直知道實情”,這也是不著調的話,誰家的事你能摸個底清兒?

說穿了,床還是那張床,嘴不是那個嘴了,事兒也就變了味兒。

還記得當年陳國軍撕劉曉慶嗎?比赫子銘、何潔這狠多了,前幾年這老二位不照樣在電視上抱著互相夸對方么?

(圖片來自網絡)



宣傳新歌的文字,何潔講了個故事——

“故事里,男人始終在一個美麗的距離里默默給女人關懷,女人快樂的地候他在她身后默默鼓掌,女人難過的時候他承擔起她的一切瑣事。”

還“美麗的距離”,這是扯!每對陷入曖昧中的男女,都會覺得純情得賽過初戀。


而作為一個媽媽,何潔痛言“當孩子長大時,將如何看今天發生的這一切”,這次的文章中也說“給孩子留情面不要撕”,然而八個月了,不是你提,誰還關心你們的那點事?

至于“這些日子從沒消停過”,你們家不知道,其實相關的八卦在這個市面上已經很消停了,如果真的考慮到孩子,實在沒必要在大半年后再這么搞。

娛樂圈不管哪對夫妻撕,凡是拿“本來為了孩子不想……你逼著我……”到網上來開頭造句的,都是既做什么又立什么的自私貨色。


何潔說“我也希望我的第一段婚姻可以好聚好散,但可惜,有些人會把錢看的更重一些”,說到錢吧,弄成這樣,一般是倆人都看得挺重。

赫子銘在打電臺熱線時說生了老二后,就買了兩套別墅,在美國也買了別墅。中國這個畸形的娛樂圈,但凡有點名氣,都會有讓人想象不到的財富。

赫子銘說何潔讓他凈身出戶,何潔表示“訴求從來就是:孩子我養,從未要求男方凈身出戶”,說到底,還是財產如何分的問題,誰也別說誰是個財迷。


何潔的朋友蘇醒發了段文字:“這篇文字我個人覺得,很多語句的修辭不太合適,表達也不穩定,還在團隊都睡覺的時間,應該是親筆了。我同事說屬于奮筆疾書,我覺得算形容的比較準確了。 我意思是,我覺得一個女人半夜奮筆疾書,或許是太多委屈,憤怒,不堪重負。感情與婚姻,任何外人都沒法肆意解讀,只望吃瓜時少些惡語相加,給別人留條好走些的路。”

這說法很純真,也很天真,這年頭混了這么多年娛樂圈的,還有這么“奮筆疾書”就為了發泄解氣的,那真是珍稀動物了。

何潔自個兒倒是說得明白——“現在娛樂新聞看看就好,真實的沒幾條,別站著說話不腰疼,天天心疼這個,謾罵那個,真實情況你又知道多少?”

要說何潔這篇長文還有一句真話,那就是這一句了。何潔不是娛樂圈的生瓜蛋子,她自個兒配張“來,吃瓜”,瓜都擺到案上了,這么好客,不就是讓人論個生熟嗎?


至于“真實情況”,張馨予等出來評論“一直知道實情”,這也是不著調的話,誰家的事你能摸個底清兒?

說穿了,床還是那張床,嘴不是那個嘴了,事兒也就變了味兒。

還記得當年陳國軍撕劉曉慶嗎?比赫子銘、何潔這狠多了,前幾年這老二位不照樣在電視上抱著互相夸對方么?

(圖片來自網絡)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