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福为什么选了看上去“无能”的杜鲁门做竞选伙伴?

杜魯門在美國總統中比較另類, 在職時人氣低迷, 但在冷戰結束之后, 特別是最近幾年評價提高了不少。

他在任期中遇上的事和做出的決定夠多: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的勝利(V-E day)、對日本使用原子彈、太平洋戰場的勝利(V-J day)、承認以色列、馬歇爾計劃、開始冷戰和朝鮮戰爭等等, 他的總統任期比任何別的美國總統都要熱鬧。

但這個熱熱鬧鬧的美國總統在最初卻不是被選出來的, 只是作為羅斯福的副總統在羅斯福突然去世之后接任成為了總統。 在當時對杜魯門所做出的不少決定就有爭論, 杜魯門在在任時的人氣不高。

他放棄了1952年的總統選舉就是人氣不高的例證, 有關美國總統任期的“憲法第22修正案”制定于1951年, 這個修正案對當時現任總統的杜魯門并無約束力, 杜魯門在一開始也參加了競選, 但是在新澤西州失敗之后主動退出了競選。

一個經常有人問起的問題是:羅斯福為什么選擇了這么一個杜魯門來做他的競選伙伴?

羅斯福在美國有很高的人望, 是唯一四次當選的美國總統。 但是羅斯福的四個任期卻換了三位副總統, 1932年和1936年的競選伙伴是約翰·加納, 因在新政的不少問題上兩人有沖突, 于是在1940年換了亨利·華萊士作為競選伙伴, 然后在第四次參加競選時挑選了這么一位沒有大學文憑、都已經60歲了,

而參議員任期還就僅僅是第二期的人物。

國內有關于杜魯門的的資料不多, 只在1965年出版過兩集的《杜魯門自傳》, 那本自傳是從入主白宮之后開始寫的, 并沒有說明羅斯福為什么要挑選他作為競選伙伴的理由。

有趣的是, 羅斯福挑選杜魯門的理由還就是這些年杜魯門又重新恢復人氣的原因。

現在一直有一種“美國衰落”的空氣揮之不去, 其理由就是幾乎沒有人相信美國還能進行一場大規模戰爭, 而“強大的美國”的支柱就是美國的武力, 如果美國在使用武力方面發生了問題, 人們當然會認為美國已經在開始衰落。

“美國已無力進行大規模戰爭”的印象是從本世紀之后小布什政府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進行的兩場小規模常規戰爭就已經使得美國財政無法承擔的現實中得出來的。

特朗普上臺之后對敘利亞的一處機場進行過一次巡航導彈的襲擊, 但正是那次襲擊引起了人們對巡航導彈造價以及美國的財政負擔能力的興趣, 再加上特朗普總統對F-35隱身戰斗機價格的不滿, 使得人們開始擔心:“美國武器是不是已經先進到了美軍已經用不起了的程度了?”

其實從10年前開始, 好幾位美國參議員在呼吁美國人向歷史學習, “學習杜魯門向浪費、欺詐、無能、勾結、任意合同和披著愛國外衣賺錢的經驗”。

1944年, 美國雜志《LOOK》在華盛頓的記者中進行過一次“總統之外對戰爭勝利最有貢獻的10名平民”的問卷調查, 杜魯門是唯一入選的參議員。

這次調查的直接結果是杜魯門被羅斯福挑選成為競選伙伴, 1944年的總統選舉比較特殊, 當時的羅斯福已經病入膏肓, 誰都知道他干不了4年, 選擇杜魯門做副總統其實就是在選擇羅斯福之后的美國總統, 而當時的美國選民承認杜魯門有資格擔任美國總統。

到華盛頓還不到10年的杜魯門之所以有這么高人望的原因是因為他主持的“杜魯門委員會”極大地提高了美國軍事工業的效率, 為美國以及同盟國的軍事勝利提供了物質基礎。

用一句流行的話來說, 杜魯門非常屌絲。 農民出身, 沒有錢讀大學, 想去西點讀免費的軍校又沒人推薦, 想當兵又是近視眼, 結果把整個視力表都背了下來才混進了國民警衛隊, 好在遇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戰,

到法國戰場上終于混上了上尉連長, 但戰爭結束了還得復員回家, 回家之后開家服裝店又遇上大蕭條而破了產, 結了婚還遇上了一位史上最奇葩丈母娘。


左起:杜魯門的丈母娘瑪姬·華萊士、大姨子娜塔莉·華萊士和杜魯門在白宮吃早餐

多說幾句這位“史上最奇葩丈母娘”吧,作為第33任美國總統的丈母娘,瑪姬·華萊士最想不通的就是自己女兒怎么會嫁給了這么一個農民兼破產小老板,更想不通這么個屌絲怎么就成了合眾國總統?1948年總統競選時,杜魯門的競選對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托馬斯·杜威的最熱烈擁躉應該就是杜魯門的丈母娘。

這么個腦門上被貼著“無能”標簽的杜魯門能當選參議員,一開始也只是被密蘇里州的政治豪門彭德哥斯特家族看中作為派往華盛頓的狗腿子,這在華盛頓這是人人知道的公開秘密。

杜魯門在華盛頓的第一個6年任期就是這么鬼混過來的,第2個任期開始之后,57歲的杜魯門覺得還是應該不甘心當狗腿子,做一番自己的事業才對。杜魯門有過從軍的經驗,參加了參議院所有和軍事有關的委員會。大蕭條之后羅斯福推出了“新政”政策,其并沒有解決任何問題,但歐洲和太平洋地區形勢的緊張使得美國不得不在軍備上投資,最后還是戰爭才把美國從大蕭條的困境中解救了出來。

進入1940年之后,雖然羅斯福還是一口咬定不參戰,只是要作為“民主國家的軍火庫”。但參議員們都知道參戰只是時間問題了,美國本土到處都在大興土木建設軍營要塞,大量的資金涌向鋼鐵、汽車和航空等軍事相關工業。就在這種背景下,杜魯門買了一輛二手的道奇車,想去他自己的密蘇里州的列昂納德·伍德要塞(Fort Leonard Wood)去視察一下,因為有選民在抱怨那個要塞的合同不合理。

結果這一開出去就收不住腳,跑到了佛羅里達、跑到了中西部,最后跑了3萬英里(48300公里)下來,環繞地球一周也就只有4萬公里。

他看到的東西很嚇人,從來沒用過也從來不會用的昂貴的施工機械和材料就隨處扔在雨雪中,人們就站在那兒等著領工資。

他發現幾乎所有的工程都是實報實銷再加上固定利潤,而且這些承包商基本上都是不知名的,質量根本就沒有保證。

杜魯門覺得這里面有問題,對到華盛頓之后就求見羅斯福,羅斯福給了他一個半小時讓他訴說他所看到的東西,聽完后給了他一個在參議院發表講話的機會。

1941年2月10日,杜魯門在參議院發表了一個講話,這個講話引起了巨大反響,本來就喜歡管這管那的參議員覺得應該管一下這件事,于是就讓杜魯門弄一個“參議院調查國家防衛問題特別委員會”來調查這個問題。

軍人們當然反對這種調查,他們指出南北戰爭時也有這么一個委員會專門給林肯總統找麻煩,這個委員會被南部邦聯的羅伯特·李將軍譽為“值兩個師”,現在怎么又出來了這樣愛找麻煩不愛國的參議員?

只有陸軍參謀長喬治·馬歇爾支持杜魯門,他說:“我相信參議員和將軍們一樣愛國”,因為這句話,杜魯門以后混出道了之后,有什么露臉的事全讓馬歇爾干,而馬歇爾也在所有的問題上無條件支持杜魯門。


杜魯門和馬歇爾在研究馬歇爾計劃

這個跨黨派的委員會剛開始7個人,兩個共和黨人和5個民主黨人,后來人不斷增加。搞調查要錢吧,杜魯門人微言輕,花了好大勁才弄來15000美元,但雇傭了一個叫法爾頓的律師就花掉了9千。但這個法爾頓律師的調查和分析能力極強,立即證明了給他的錢是值得的。到秋天委員會的經費就被主動增加到了5萬美元。


杜魯門委員會的參議員們在工作

杜魯門委員會采取的方法是公開聽證,不預設立場,不羞辱證人,只是調查是不是需要花這么多錢?因為他們提出來的疑問是很駭人聽聞的,德州的華萊士營地的預算是48萬美元,但決算是250萬美元,濱州的印第安人鎮營地更是花掉了預算10倍以上的錢還沒完工,有些建筑工程師證明他們接了軍用合同以后收入增加了1000%,承包軍用工程的建筑公司基本上都能在3,4個月里拿到干民用工程年收入的好幾倍。


杜魯門委員會的聽證會在進行

這只是浪費,還有以次充好等欺詐行為。杜魯門委員會還揭露了好幾起鋼鐵、汽車和航空工業的質量和設計問題,對手都是大企業。

珍珠港事件之后,天文數字的資金投入了軍工生產,而杜魯門委員會的工作也更加緊張,監視著這些資金的流向和使用方法,戰爭部副部長羅伯特·帕特森向羅斯福建議暫停杜魯門委員會,因為“向杜魯門委員會提供信息太花時間”,但羅斯福沒有采納這個意見。

有統計表示杜魯門委員會的調查幫美國在二戰中節省了150億美元,根據通貨膨脹率來計算,這筆錢相當于現在的2700億美元。但這個統計數字很可能有夸大,因為“節省了多少”的定義本身就十分困難,但所有人都同意杜魯門委員會的工作使得美國制造業以更高的效率支援了二戰,使美國真正成為了“民主軍火庫”。

這就是羅斯福在病入膏肓的時候選擇杜魯門做競選伙伴的原因。

現在,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場戰爭中嚴重地消耗了國力的現實,使得美國人回憶起了杜魯門,如果現在也有個“杜魯門委員會”的話,有可能美國的巡航導彈或者F-35飛機就不會那么貴了。

多說幾句這位“史上最奇葩丈母娘”吧,作為第33任美國總統的丈母娘,瑪姬·華萊士最想不通的就是自己女兒怎么會嫁給了這么一個農民兼破產小老板,更想不通這么個屌絲怎么就成了合眾國總統?1948年總統競選時,杜魯門的競選對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托馬斯·杜威的最熱烈擁躉應該就是杜魯門的丈母娘。

這么個腦門上被貼著“無能”標簽的杜魯門能當選參議員,一開始也只是被密蘇里州的政治豪門彭德哥斯特家族看中作為派往華盛頓的狗腿子,這在華盛頓這是人人知道的公開秘密。

杜魯門在華盛頓的第一個6年任期就是這么鬼混過來的,第2個任期開始之后,57歲的杜魯門覺得還是應該不甘心當狗腿子,做一番自己的事業才對。杜魯門有過從軍的經驗,參加了參議院所有和軍事有關的委員會。大蕭條之后羅斯福推出了“新政”政策,其并沒有解決任何問題,但歐洲和太平洋地區形勢的緊張使得美國不得不在軍備上投資,最后還是戰爭才把美國從大蕭條的困境中解救了出來。

進入1940年之后,雖然羅斯福還是一口咬定不參戰,只是要作為“民主國家的軍火庫”。但參議員們都知道參戰只是時間問題了,美國本土到處都在大興土木建設軍營要塞,大量的資金涌向鋼鐵、汽車和航空等軍事相關工業。就在這種背景下,杜魯門買了一輛二手的道奇車,想去他自己的密蘇里州的列昂納德·伍德要塞(Fort Leonard Wood)去視察一下,因為有選民在抱怨那個要塞的合同不合理。

結果這一開出去就收不住腳,跑到了佛羅里達、跑到了中西部,最后跑了3萬英里(48300公里)下來,環繞地球一周也就只有4萬公里。

他看到的東西很嚇人,從來沒用過也從來不會用的昂貴的施工機械和材料就隨處扔在雨雪中,人們就站在那兒等著領工資。

他發現幾乎所有的工程都是實報實銷再加上固定利潤,而且這些承包商基本上都是不知名的,質量根本就沒有保證。

杜魯門覺得這里面有問題,對到華盛頓之后就求見羅斯福,羅斯福給了他一個半小時讓他訴說他所看到的東西,聽完后給了他一個在參議院發表講話的機會。

1941年2月10日,杜魯門在參議院發表了一個講話,這個講話引起了巨大反響,本來就喜歡管這管那的參議員覺得應該管一下這件事,于是就讓杜魯門弄一個“參議院調查國家防衛問題特別委員會”來調查這個問題。

軍人們當然反對這種調查,他們指出南北戰爭時也有這么一個委員會專門給林肯總統找麻煩,這個委員會被南部邦聯的羅伯特·李將軍譽為“值兩個師”,現在怎么又出來了這樣愛找麻煩不愛國的參議員?

只有陸軍參謀長喬治·馬歇爾支持杜魯門,他說:“我相信參議員和將軍們一樣愛國”,因為這句話,杜魯門以后混出道了之后,有什么露臉的事全讓馬歇爾干,而馬歇爾也在所有的問題上無條件支持杜魯門。


杜魯門和馬歇爾在研究馬歇爾計劃

這個跨黨派的委員會剛開始7個人,兩個共和黨人和5個民主黨人,后來人不斷增加。搞調查要錢吧,杜魯門人微言輕,花了好大勁才弄來15000美元,但雇傭了一個叫法爾頓的律師就花掉了9千。但這個法爾頓律師的調查和分析能力極強,立即證明了給他的錢是值得的。到秋天委員會的經費就被主動增加到了5萬美元。


杜魯門委員會的參議員們在工作

杜魯門委員會采取的方法是公開聽證,不預設立場,不羞辱證人,只是調查是不是需要花這么多錢?因為他們提出來的疑問是很駭人聽聞的,德州的華萊士營地的預算是48萬美元,但決算是250萬美元,濱州的印第安人鎮營地更是花掉了預算10倍以上的錢還沒完工,有些建筑工程師證明他們接了軍用合同以后收入增加了1000%,承包軍用工程的建筑公司基本上都能在3,4個月里拿到干民用工程年收入的好幾倍。


杜魯門委員會的聽證會在進行

這只是浪費,還有以次充好等欺詐行為。杜魯門委員會還揭露了好幾起鋼鐵、汽車和航空工業的質量和設計問題,對手都是大企業。

珍珠港事件之后,天文數字的資金投入了軍工生產,而杜魯門委員會的工作也更加緊張,監視著這些資金的流向和使用方法,戰爭部副部長羅伯特·帕特森向羅斯福建議暫停杜魯門委員會,因為“向杜魯門委員會提供信息太花時間”,但羅斯福沒有采納這個意見。

有統計表示杜魯門委員會的調查幫美國在二戰中節省了150億美元,根據通貨膨脹率來計算,這筆錢相當于現在的2700億美元。但這個統計數字很可能有夸大,因為“節省了多少”的定義本身就十分困難,但所有人都同意杜魯門委員會的工作使得美國制造業以更高的效率支援了二戰,使美國真正成為了“民主軍火庫”。

這就是羅斯福在病入膏肓的時候選擇杜魯門做競選伙伴的原因。

現在,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場戰爭中嚴重地消耗了國力的現實,使得美國人回憶起了杜魯門,如果現在也有個“杜魯門委員會”的話,有可能美國的巡航導彈或者F-35飛機就不會那么貴了。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