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走私冻肉:多数流向餐饮业 存食品安全隐患

正規市場上, 走私而來的冷凍肉類產品, 明目張膽大規模交易……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 大量走私凍肉充斥凍品交易市場, 貨源來自全國各地, 主要流向為西部地區的餐飲行業, 不僅埋下食品安全隱患, 造成關稅損失, 還對正規肉類企業造成沖擊, 形成 “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

走私凍肉成業內“潛規則”

地處重慶九龍坡區的明品福凍品交易市場, 以及大渡口區的萬噸冷凍品交易市場, 均為我國西部地區規模較大的冷凍肉類、海產品、農副產品交易市場。 相關數據顯示, 每天有數千噸凍品在這兩大市場集散,

運往重慶、四川、貴州等西南省份。

在明品福凍品交易市場, 一家名為“金X食品”的商鋪攤位上, 產自國內外的冷凍肉類、水產品種類比較齊全, 包括豬蹄、鳳爪、牛肉等產品, 分別來自巴西、俄羅斯、美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

“你要有證的還是沒證的?沒證的肉更便宜。 ”見半月談記者在查看攤位上的各類凍肉產品, 一名店員說, “證”指的是進口報關、檢驗檢疫等相關手續, 沒證的肉就是未經通關報檢的走私肉。

店員說, 以鳳爪為例, 走私貨有每件12公斤和20公斤兩種規格, 價格是270元和460元, 分別比正規渠道進口的產品低50元和80元左右。

半月談記者注意到, 攤位上的走私凍肉外包裝只有英文標識, 沒有我國正規進口貨物所要求的中文標識,

也沒有我國通關報檢的憑證。

相對于走私鳳爪, 走私牛肉的優惠力度更大。 在萬噸冷凍品交易市場, “X達食品”的店員給半月談記者推薦了一款走私牛腱子肉, 從產品外形觀察, 其與正規渠道進口的產品并無明顯區別, 價格是每20公斤720元, 而正規渠道進口的牛腱子肉價格是每20公斤960元。

這兩家大型交易市場共有上千家商戶, 半月談記者隨機走訪的40余家商戶中, 90%以上的商戶均銷售走私凍肉, 商戶多是將走私貨與正規貨同時銷售, 走私貨的范圍涵蓋雞肉、豬肉、牛肉類產品。

走私凍肉的數量尚無法估算, 但多家商戶店員表示, 銷售走私凍肉在業內已成為“潛規則”, 雖然沒有正規進口手續, 但價格便宜, 市場供需非常旺盛。

走私貨何以明目張膽在正規市場上銷售?半月談記者在兩家交易市場的微信群內看到, 相關部門開展例行市場檢查之前, 市場管理方都會提前在群內“通風報信”, 商家則提前將走私貨轉移, 或在檢查當天關門歇業, 以躲避監管。

例如, 7月23日, 半月談記者在萬噸冷凍品交易市場的“萬噸客戶群”中看到, 市場管理方多次發布信息提醒:各位老板, 明天注意一下, 三無產品不擺樣品。

走私凍肉多數流向餐飲行業

大量的走私凍肉來自哪里?又流向哪里?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 交易市場的商戶只是走私凍肉鏈條上的一環, 大量走私凍肉背后, 是一張遍布全國各地的供銷網絡。

半月談記者看到, 每晚9點以后, 會有遼寧、河南、浙江等全國各地牌照的重型卡車,

滿載貨物駛入兩家大型交易市場, 停靠在冷凍倉庫月臺前卸貨, 其中就包括一部分走私貨。

在攀談中, 一名來自河南的楊姓卡車駕駛員說, 他從事凍肉運輸已經5年多, 跑過全國10多個省份, 運送走私凍肉是常有的事。

走私凍肉在業內又被稱為“水漂貨”, 指的是未通過正規進口程序, 直接從海上漂過來的貨物。

經過多名卡車駕駛員指引, 半月談記者發現, 這些走私凍肉外包裝沒有中文標識, 沒有通關報檢憑證, 包裝箱都被一層塑料袋包裹。

多名卡車駕駛員說, “水漂貨”在前期運輸過程中往往會出現冷鏈物流“斷鏈”的現象, 為防止凍肉融化后的血水污染其他貨物, 通常給紙箱包上一層塑料袋。

與此同時, 兩家交易市場上銷售的走私凍肉主要流向是餐飲行業。 半月談記者以進貨為由看到多家商戶的銷售記錄, 發現“水漂貨”的買家多是西部地區的一些餐館。

半月談記者走訪過程中也發現, 不少餐館老板到交易市場進貨, 有的甚至直接點名要“沒證的肉”。 面對記者的疑問, 一名王姓餐館老板的回答直截了當:“現在生意不好做, 沒證的肉價格便宜, 能節省成本, 很多業內同行都用這種肉, 如果我用正規的肉, 成本壓力太大了。 ”

埋下食品安全隱患, 沖擊正規肉類企業

大量流入正規市場的走私凍肉, 造成稅收損失, 埋下食品安全隱患, 還對正規肉類企業造成沖擊, 形成 “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

半月談記者算了一筆賬:

進口肉類的綜合稅率約為25%,以牛肉為例,每噸進口牛肉價值約2萬元,以此計算,每噸走私牛肉即造成約5000元的稅收損失,每貨柜牛肉約25噸,稅收損失約12.5萬元。

除了稅收損失,“水漂貨”還埋下食品安全隱患。在堆放貨物的倉庫月臺上,半月談記者隨機打開幾箱包裹“水漂貨”的塑料袋發現,凍肉融化后流出的血水已浸透了包裝箱,有的“水漂貨”甚至來自被我國認定為不安全地區而禁止肉類進口的國家。

與此同時,走私凍肉大量流入市場,也對正規的肉類企業造成沖擊。“水漂貨的低成本、低售價讓正規進口的產品銷售慘淡。”一家正規肉類企業的負責人算了一筆賬:以豬蹄為例,正規進口的成本每噸約為2.3萬元,而走私貨成本每噸僅為1.6萬元左右,售價約為每噸2萬元,遠低于正規進口豬蹄的成本價。

多名肉類企業負責人說,部分銷售“水漂貨”的企業也是不得已。在“劣幣驅逐良幣”的環境里,只銷售正規渠道進口的肉很可能虧本甚至倒閉,為此,部分正規企業不得不同時銷售“水漂貨”。

“其他商家都賣水漂貨,我去年就只賣正規貨,企業入不敷出,差點倒閉,今年我們也同時賣一些‘水漂貨’,企業才緩過來,上半年保持5%左右的微薄利潤。”“龍X食品”的一名工作人員說。

受訪業內人士表示,近年來,國家大力打擊走私犯罪的消息不時見諸報端,但目前來看,走私凍肉的違法成本依然較低,不足以對不法分子形成威懾。建議在國家的統籌指揮下,全國各地方和部門形成合力,從走私肉類的源頭入手,對“走私—運輸—銷售—購買”的非法鏈條加強明察暗訪,加大監管打擊力度,保障市場秩序,消除食品安全隱患。

展開

進口肉類的綜合稅率約為25%,以牛肉為例,每噸進口牛肉價值約2萬元,以此計算,每噸走私牛肉即造成約5000元的稅收損失,每貨柜牛肉約25噸,稅收損失約12.5萬元。

除了稅收損失,“水漂貨”還埋下食品安全隱患。在堆放貨物的倉庫月臺上,半月談記者隨機打開幾箱包裹“水漂貨”的塑料袋發現,凍肉融化后流出的血水已浸透了包裝箱,有的“水漂貨”甚至來自被我國認定為不安全地區而禁止肉類進口的國家。

與此同時,走私凍肉大量流入市場,也對正規的肉類企業造成沖擊。“水漂貨的低成本、低售價讓正規進口的產品銷售慘淡。”一家正規肉類企業的負責人算了一筆賬:以豬蹄為例,正規進口的成本每噸約為2.3萬元,而走私貨成本每噸僅為1.6萬元左右,售價約為每噸2萬元,遠低于正規進口豬蹄的成本價。

多名肉類企業負責人說,部分銷售“水漂貨”的企業也是不得已。在“劣幣驅逐良幣”的環境里,只銷售正規渠道進口的肉很可能虧本甚至倒閉,為此,部分正規企業不得不同時銷售“水漂貨”。

“其他商家都賣水漂貨,我去年就只賣正規貨,企業入不敷出,差點倒閉,今年我們也同時賣一些‘水漂貨’,企業才緩過來,上半年保持5%左右的微薄利潤。”“龍X食品”的一名工作人員說。

受訪業內人士表示,近年來,國家大力打擊走私犯罪的消息不時見諸報端,但目前來看,走私凍肉的違法成本依然較低,不足以對不法分子形成威懾。建議在國家的統籌指揮下,全國各地方和部門形成合力,從走私肉類的源頭入手,對“走私—運輸—銷售—購買”的非法鏈條加強明察暗訪,加大監管打擊力度,保障市場秩序,消除食品安全隱患。

展開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