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中国说玩足球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男足算是彻底改变了历史


公元前859年, 齊獻公以臨淄為都城, 到公元前221年秦滅齊, 長達630余年間, 臨淄是列國中最為繁華的都市之一。 無論從城市規模、人口密度,

均雄踞全國各城市之首, 不折不扣的“天下第一城”, 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沒有之一。

當時的縱橫家蘇秦曾這樣描述:“臨淄之中七萬戶……臨淄之途, 車轂擊, 人肩摩, 連衽成帷, 舉袂成幕, 揮汗成雨。 ”

臨淄人多到什么程度?說出來嚇死你!人們舉起袖子能把天遮住, 夏天大家一人甩把汗, 跟下雨似的!

那年頭黑燈瞎火的沒啥娛樂活動, 天黑就上床, 又沒啥防護措施, 就可勁生孩子。 “七萬戶”, 好幾十萬人, 百姓又“甚富而實”, 不差錢!吃飽喝足了之后, 咋玩啊?

《戰國策·齊策》有記載:“其民無不吹竽、鼓瑟、擊筑、彈琴、斗雞、走犬、六博、蹋鞠者。 ”


有吹拉彈唱的, 有斗雞賽狗的, 有下棋踢球的。

“蹴鞠”作為一項古老的運動, 戰國時就在民間普及了, 很多人都是狂熱的愛好者。 到了漢朝初年, 劉邦做了皇帝后, 要把他老爹從沛縣接去長安城養老, 劉太公不干:不去!到那兒誰都不認識, 我跟誰斗雞踢球啊?

劉邦樂了:好辦!把你的球隊, 啊不!把咋整個老家的人都搬長安去不就得了!我給你整一球場!

劉邦下旨在長安城東百里之處,

仿照老家沛縣豐邑的形制, 克隆了一座新城, 名之為“新豐”, 就是今天的陜西省臨潼縣新豐鎮。

這座城跟劉邦沛縣老家一模一樣, 相似到什么程度呢?搬遷大軍到了之后, 把雞鴨羊狗整下車, 一個個“熟門熟路”溜達著就自個兒回家了, “放犬羊雞鴨于通涂, 亦競識其家。 ”

劉太公跟他的足球隊, 在千里之外的“老家”興沖沖踢了場球, 又開始了“斗雞、蹴鞠為歡”的安逸生活。


在歷史上, 玩足球, 中國人說第二, 這個世界上沒人敢說第一!

足球這項“國民運動”在宋朝時發展到了頂峰, 不過到了明后期、清朝, 就逐漸沒人玩了。 現在吧, 中國倒是有個男足國家隊玩足球, 就是老被人玩。

每次賽后, 你看吧, 網上磚頭瓦塊, 漫天飛舞!中國足球以一種不同于其他國家足球的方式, 一次次帶給我們快樂。 哪怕從不看足球的, 也知道這是門最“快樂”的運動項目。

可以負責任地說, 沒有男足, 中國喜劇界會塌掉半壁江山, 簡直不敢想像。 現在的喜劇不都追求“笑中帶淚”嗎?中國足球一直是這樣啊!!!


前段時間, 英國《衛報》評選出世界杯歷史上成績最差的5支球隊。

排名第一的是扎伊爾, “0分, 凈勝球:-14”。

排名第二和第三的“薩爾瓦多”和“沙特”一樣, “0分, 凈勝球:-12”, 不一樣的是薩爾瓦多進了一個球。

中國男足排名第四, “0分, 凈勝球:-9”。

排名第五的是朝鮮, “0分, 凈勝球:-11”。 朝鮮好歹進了一球,還是首場比賽對巴西時,1:2的比分讓人眼前一亮,沒準這是匹黑馬啊,但第二場對葡萄牙,0-7慘敗,然后又0-3輸給了科特迪瓦。


在世界杯賽場,中國男足居然不是最差的,還“有分為證”,哪說理去!

所以,中國的各位教師們,千萬不能“唯分數論”啊。

(圖片來自網絡)

朝鮮好歹進了一球,還是首場比賽對巴西時,1:2的比分讓人眼前一亮,沒準這是匹黑馬啊,但第二場對葡萄牙,0-7慘敗,然后又0-3輸給了科特迪瓦。


在世界杯賽場,中國男足居然不是最差的,還“有分為證”,哪說理去!

所以,中國的各位教師們,千萬不能“唯分數論”啊。

(圖片來自網絡)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