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边的文明,碰撞雅典卫城

上周北京跟雅典搞文化交流活動, 很多中國電影行業的知名人士都在這個世界文化的重要發源地出現了, 之前, 雅典更多的是因為經濟危機出現在大家的視野中, 最好也就是要在這里給奧運火炬取火種, 但是溯源西方文明, 這里是我的精神碰撞


作為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自然文化遺產之一, 雅典衛城整個山頭是一個巨大的景區, 一張聯票有六個景點, 對于絕大多數只知道有《荷馬史詩》這本書的人來說, 其實大半天就足夠了, 其中最辛苦的一個階段就是爬山


曾經有個朋友一對小年輕去雅典玩, 展示了燭光晚餐, 遠處就是雅典衛城, 我當時好羨慕, 結果去了才知道雅典也沒什么高樓, 基本上是個小旅館的露臺就能看到雅典衛城, 300塊的漢庭隨時能有1300塊的逼格


畢竟處在東西文明的交匯處, 不同風格的建筑在咱們看來就是多姿多彩, 在本地人看來是不是土洋結合就不知道了


雅典衛城腳下已經有了金字塔周圍的感覺, 一片碎石繚亂的荒地就是幾千年前的神廟,

需要強大的想象力才能把歷史的雄渾壯闊與眼下的雞毛蒜皮拆開


啊, 只有這里是讓我心馳神往的地方, 當年的雅尼雅典衛城音樂會, 腦海里已經開始了那場電子音樂的盛宴


不過馬上就被來自世界各地游客的口音沖得七零八落, 其實多去走走看看就知道了, 在文物上刻字, 好像親眼看過三千年前一切的不靠譜導游, 人潮人海中奮力自拍這些都是全世界人的共同愛好


雅典衛城現在有點像去韓國看景福宮,那些整齊的大理石基座一下子就讓人恍然大悟,何必較真呢,要是真能把特洛伊戰爭之前的時代原樣復制出來其實也沒有什么不好


這些柱子都有自己的說道,不僅是顏色不一的石膏,還有基于雄性與雌性特征的造型


正好在我去的那幾天,國家地理《History》雜志有介紹雅典衛城前世今生的文章,里面有很多想象或者說是復原當時面貌的圖片,當時一時腦抽沒有買,現在后悔極了


2004年雅典奧運會,我認識的每一個去前方的人幾乎都有在這個山頂的留影,所有人都知道這里是歷史,這里是古代文明曾經的巔峰


保護和發展文化,是一個國家的靈魂


這六個侍女的雕像,真身已經在博物館里藏著了,復制品看著也不錯,工匠巧妙得用發髻加粗了脖子,在美觀與承重之間得到了平衡


對面的狼山是蠻好的拍攝地點


跳開一點,才能把趕大集的人群和復建的古跡有機得拆解開來


從山上看下面的酒神劇場和衛城博物館


這是那六個侍女柱小神廟的工程圖


遠處是雅典的海港,沒那么通透,但也不像是霧霾


只有赫淮斯托斯火神和匠神的神廟是至今保存最完整的


剩下這點神廟上的雕塑,沒有被托爾金帶走


酒神劇場里,一群學生在上課


雅典衛城博物館挺好的,就是缺了托爾金的石雕,都在大英博物館呢


博物館有對遺跡的保存


還有一個復原模型,當年的大劇場竟然是有頂棚的


英國到現在也不肯歸還托爾金偷走的石雕,前兩天查爾斯來雅典訪問,這個問題還是遞話不接話的狀態


博物館展陳還可以,就是這些柱子太多了


這些石膏復原稿很好的向我們呈現了那個時代


上面一張圖是博物館把雅典衛城大廳原樣拼裝了一下,等待這真品回歸之后一個個替換,下面這張圖是現在大英博物館里面托爾金石雕的陳列樣態,我還專門早上第一個沖進去拍了一次


這些石雕上都是各種希臘神話和傳說的典故,參見斯威布的《希臘神話與傳說》


遠處的雅典衛城,近處的滄桑,HDR一下


這是衛城兩面的石雕復原圖,講了當年雅典娜和波塞冬爭奪雅典保護神的故事,


殘缺的歷史才是真實的歷史

復建的歷史也讓我們有所啟發


雅典衛城現在有點像去韓國看景福宮,那些整齊的大理石基座一下子就讓人恍然大悟,何必較真呢,要是真能把特洛伊戰爭之前的時代原樣復制出來其實也沒有什么不好


這些柱子都有自己的說道,不僅是顏色不一的石膏,還有基于雄性與雌性特征的造型


正好在我去的那幾天,國家地理《History》雜志有介紹雅典衛城前世今生的文章,里面有很多想象或者說是復原當時面貌的圖片,當時一時腦抽沒有買,現在后悔極了


2004年雅典奧運會,我認識的每一個去前方的人幾乎都有在這個山頂的留影,所有人都知道這里是歷史,這里是古代文明曾經的巔峰


保護和發展文化,是一個國家的靈魂


這六個侍女的雕像,真身已經在博物館里藏著了,復制品看著也不錯,工匠巧妙得用發髻加粗了脖子,在美觀與承重之間得到了平衡


對面的狼山是蠻好的拍攝地點


跳開一點,才能把趕大集的人群和復建的古跡有機得拆解開來


從山上看下面的酒神劇場和衛城博物館


這是那六個侍女柱小神廟的工程圖


遠處是雅典的海港,沒那么通透,但也不像是霧霾


只有赫淮斯托斯火神和匠神的神廟是至今保存最完整的


剩下這點神廟上的雕塑,沒有被托爾金帶走


酒神劇場里,一群學生在上課


雅典衛城博物館挺好的,就是缺了托爾金的石雕,都在大英博物館呢


博物館有對遺跡的保存


還有一個復原模型,當年的大劇場竟然是有頂棚的


英國到現在也不肯歸還托爾金偷走的石雕,前兩天查爾斯來雅典訪問,這個問題還是遞話不接話的狀態


博物館展陳還可以,就是這些柱子太多了


這些石膏復原稿很好的向我們呈現了那個時代


上面一張圖是博物館把雅典衛城大廳原樣拼裝了一下,等待這真品回歸之后一個個替換,下面這張圖是現在大英博物館里面托爾金石雕的陳列樣態,我還專門早上第一個沖進去拍了一次


這些石雕上都是各種希臘神話和傳說的典故,參見斯威布的《希臘神話與傳說》


遠處的雅典衛城,近處的滄桑,HDR一下


這是衛城兩面的石雕復原圖,講了當年雅典娜和波塞冬爭奪雅典保護神的故事,


殘缺的歷史才是真實的歷史

復建的歷史也讓我們有所啟發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