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终极猜想 三

第三個核心觀點是關於硅谷和其他地方的投資和創業的區別。

那我感覺這一波硅谷其實是比世界的其他地方, 至少不領先, 甚至是有些落後的。 還有兩個證據, 一個是去年的黑馬百倍幣, 是沒有任何硅谷色彩的。 有硅谷色彩的token在top 20中, 除了ripple和 stellar , 其他可能就沒有了。

然後, 我再分享一下, 我最喜歡的token是哪個吧。


三年前開始做區塊鏈投資的時候, 經常有人會問一個問題, 但是現在已經很火爆了, 已經沒人問了。 就是關于比特幣的, 為什么我copy一段代碼發出去的幣, 就不能成為比特幣?第二個問題是我們家的一個爭論, 就是比特幣和以太坊到底誰厲害, 爲什麼以太坊做的事情比比特幣多, 但是以太坊的市值是不如比特幣的?

我後來想到一個比喻去向其他人解釋, 爲什麼一個open source的代碼copy一份出來就不能成為比特幣。

我覺得吧, 這個比特幣的這種代碼就有點像共產黨宣言,

礦工呢有點像軍隊。 我抄一遍共產黨宣言, 我不可能是執政黨。 這個事情, 只有靠礦工的保護, 那這樣一個想法才可以是一個community。

其實國家也是一種共識。 我們有了共產黨宣言, 我們有了憲法, 但是我們通過軍隊的保護, 通過國家機器才能維護它。 那在比特幣世界也是一樣的, 就是通過礦工的保護, 它才能使這麼一個龐大的體系持續下去, 因爲礦工就像武器一樣, 維護著這個系統。

關於第二個爭論比特幣和以太坊的一個問題, 我覺得是這樣的, 從我個人的觀點來看, 比特幣的founder, 是一個非常好的歷史時機。 中本聰大家不知道是誰, 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證明了, 在沒有一個領導人的前提下, 比特幣可以那么完美的調動起全球那麼多資源去爲它去服務。

所以, 單從V神的聲音對以太坊還很重要的情況下, 但是比特幣已經成功實現了沒有中本聰也運轉這麼多年, 我覺得比特幣還是非常非常厲害的, 這個不是技術的原因, 或者是別的原因, 我覺得是在有個歷史時機下, 正好歷史給了這麼一個偉大的組織這樣的一個機會。

那, 以上是原來分享過的一些簡單的核心觀點。 再回到今天要聊的一個主題, 區塊鏈的終極猜想。 猜想其實就是就大家聽完大家一塊兒猜猜啊, 不要當真。

講一下烏托邦的故事。 這個分三部分猜吧, 第一部分是商業社會, 商業社會的變革和一些終局的猜想;第二個猜想是區塊鏈會不會真正實現全球化;第三個猜想就是關于監管的挑戰。

商業社會的過程有一個歷史必然性。 首先區塊鏈先給我帶來的最大思考, 就是, 它是一個人文的變革, 它排除了一切協議中人文干涉的情況。 我們小時候讀政治書的時候有八個字叫有法必依, 執法必嚴。 那這個有法必依, 執法必嚴, 在過去和到未來會是一樣的嗎?會有什麼樣的轉變?

我們人通過一定的機制, 去立法, 比如美國有自己的立法機構, 中國有人大, 在法的背后, 是一種機構的形成, 然后創造了法律, 哪怕是在帝王主義時代, 我們也是有制定法律的部門;執法必嚴是說, 我們也是有體系去做執法, 我們有公檢法, 我們有什么事情需要法院去判決, 判決后有檢查員或者公安去執行,

那這個過程, 立法的是人, 執法的也是人, 判斷的也是人, 但是在很多客觀的事情上, 特別是涉及這種金融經濟往來的, 這種過程很可能就是機器, 是區塊鏈來做。

我覺得在未來很有意思的情況, 就是以太坊這種 smart contact(智能合約), 其實每個node做的事情不叫計算, 是叫verify(驗證), 其實這個就是一個執法的過程, 非常的有意思。

總體核心觀點, 就是在未來, code能代替人在金融經濟中做強制執法的事情。 這是我對整個商業社會, 對區塊鏈的最大的一個看法。

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 就是在過去的商業社會, 我們從工業革命, 到機器革命, 再到信息革命, 這一輪一輪的迭代, 到現在會不會有一場區塊鏈革命。

在每一場這種大的變革中, 主要就是把一些custormize(定制)的東西變成commodity。 過去機器化大生產,其實是把這些 laber work ,比方說以前裁縫做衣服,以前是量身定做,現在有很多生產部門,這種就是變成了commodity(商品),所以這是工業革命機器革命。

然後到信息革命的時候,爲什麼google那麼牛,它把這個信息變成了一個commodity(商品)。在我有限的想象力中,區塊鏈是最大的合并公因子,因爲它能合并所有的經濟活動。

前幾年如果我剛剛瞎說的這些話是對的話。它就能把這種價值從這種商品,對,就是所有經濟活動的。最后都要落到交易上,這種交易行為從一個機械化的事情把它做起來了。那這個應該是全就能想過的最大的和平公因子的,最重要的一項了。

經常有人問互聯網和區塊鏈,就是我們張教授有一個核心觀點就是區塊鏈,這個要比互聯網大一個數量級,我個人是覺得在我的想象中,我還很難想象,在地球上,在人類經濟活動中有任何事情能超越區塊鏈的數量級的。我覺得所有的經濟活動,唯一的共同點,并且最大的共同點就是交易這兩個字。那區塊鏈就是把這所有的交易都consolidate起來了。

這是第一個瞎猜的猜想,就是說在商業社會變革到最後。第一個區塊鏈可能是個終局中的終局。因爲很難想象,還有什麼事情再比它大,再比它大,我覺得可能要探索到其他星球,就是物理性的事件上去了;第二個就是商業社會,它通過區塊鏈統一落實在了交易上,然後這種交易是通過code來代替人爲的執法的過程。這樣的話就真的會挑戰了我最喜歡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人科斯的這個最大的成就。

我通過比特幣這個事情也認識到,并不是真的是公司制就一定非常重要的。

第二個猜想我們聊一下金融全球化的問題。

所有的比特幣或者所有的token project都很有意思,從第一天開始。這個賬本就是全球的。而且它的傳播速度很快。所以它是自帶全球基因的。我剛剛聊到說,我覺得國家其實它就是一個協議,它以自己的法律構成了一定的協議,然後用軍隊去保護它。那區塊鏈這個事情也很有意思,它也是一個協議。這個協議是以全球化的價值體系為統一的,而且這個協議就是每條鏈,我也同意對全球都統一的。所以。我覺得只有在區塊鏈上,才終於實現了從國家制基礎上很難真正實現的金融全球化吧。

第三個猜想是現在的監管挑戰,就是有些人經常跟我們討論什麼樣的項目是空氣項目。那在這些定義都不明確的情況下,很難去討論是不是騙局的問題。然后怎么去做監管呢?特別是在全球化傳播速度這麼快的情況下,我相信在大多數情況下,任何一個新生事物,都不可能在一個無監管的環境下一直長期健康發展。那第三個猜想就是,有可能的一個猜想是,以前是監管的人,是不是現在監管code就好了。以后是不是會是一段code來查一段code的了。

這是我拋出的三個猜想,未來區塊鏈還會帶來什么變化,大家有什么猜想,也可以進行討論與交流。謝謝。

過去機器化大生產,其實是把這些 laber work ,比方說以前裁縫做衣服,以前是量身定做,現在有很多生產部門,這種就是變成了commodity(商品),所以這是工業革命機器革命。

然後到信息革命的時候,爲什麼google那麼牛,它把這個信息變成了一個commodity(商品)。在我有限的想象力中,區塊鏈是最大的合并公因子,因爲它能合并所有的經濟活動。

前幾年如果我剛剛瞎說的這些話是對的話。它就能把這種價值從這種商品,對,就是所有經濟活動的。最后都要落到交易上,這種交易行為從一個機械化的事情把它做起來了。那這個應該是全就能想過的最大的和平公因子的,最重要的一項了。

經常有人問互聯網和區塊鏈,就是我們張教授有一個核心觀點就是區塊鏈,這個要比互聯網大一個數量級,我個人是覺得在我的想象中,我還很難想象,在地球上,在人類經濟活動中有任何事情能超越區塊鏈的數量級的。我覺得所有的經濟活動,唯一的共同點,并且最大的共同點就是交易這兩個字。那區塊鏈就是把這所有的交易都consolidate起來了。

這是第一個瞎猜的猜想,就是說在商業社會變革到最後。第一個區塊鏈可能是個終局中的終局。因爲很難想象,還有什麼事情再比它大,再比它大,我覺得可能要探索到其他星球,就是物理性的事件上去了;第二個就是商業社會,它通過區塊鏈統一落實在了交易上,然後這種交易是通過code來代替人爲的執法的過程。這樣的話就真的會挑戰了我最喜歡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人科斯的這個最大的成就。

我通過比特幣這個事情也認識到,并不是真的是公司制就一定非常重要的。

第二個猜想我們聊一下金融全球化的問題。

所有的比特幣或者所有的token project都很有意思,從第一天開始。這個賬本就是全球的。而且它的傳播速度很快。所以它是自帶全球基因的。我剛剛聊到說,我覺得國家其實它就是一個協議,它以自己的法律構成了一定的協議,然後用軍隊去保護它。那區塊鏈這個事情也很有意思,它也是一個協議。這個協議是以全球化的價值體系為統一的,而且這個協議就是每條鏈,我也同意對全球都統一的。所以。我覺得只有在區塊鏈上,才終於實現了從國家制基礎上很難真正實現的金融全球化吧。

第三個猜想是現在的監管挑戰,就是有些人經常跟我們討論什麼樣的項目是空氣項目。那在這些定義都不明確的情況下,很難去討論是不是騙局的問題。然后怎么去做監管呢?特別是在全球化傳播速度這麼快的情況下,我相信在大多數情況下,任何一個新生事物,都不可能在一個無監管的環境下一直長期健康發展。那第三個猜想就是,有可能的一個猜想是,以前是監管的人,是不是現在監管code就好了。以后是不是會是一段code來查一段code的了。

這是我拋出的三個猜想,未來區塊鏈還會帶來什么變化,大家有什么猜想,也可以進行討論與交流。謝謝。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