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5年里带数百骨灰坐飞机回家 给每个罐子都买机票设专座


2018年8月1日凌晨, 來自臺灣高雄市左營區祥和里的劉德文里長走出武漢天河機場, 他胸前背后各背著一個雙肩包。 在他胸前的背包里,

裝著的是祖籍湖北省孝感市應城縣的老兵胡鏡華老人的骨灰。 劉德文自己都不記得, 這是他第幾次來到大陸送老兵的骨灰回家, 從2003年起至今, 他成為了老兵骨灰的“人肉搬運工”, 近兩百位老兵的骨灰在他的幫助下, 落葉歸根。


1967年出生的劉德文是屏東縣高樹鄉人,

祖輩、父母都是普通農民, 而他做里長前也沒怎么接觸過“外省老兵”。 1997年, 他搬家到了祥和里, 后放棄了金融行業, 出來參選里長。 里長在臺灣地區, 相當于大陸的村長或者社區負責人。 在劉德文的祥和里, 最多時居住著三四千名老年獨居的老兵, 這里是由于歷史原因形成的所謂老兵“眷村”。 劉德文2002年接手做里長時, 獨居老兵還有千人左右, 現已不足60位。


長期和老兵接觸, 讓劉德文對他們產生了尊敬和同情。 “這些從大陸來臺灣的‘老兵’, 一輩子獨身, 他們視我為兒子, 我也把他們當作父親。 ”做里長16年, 劉德文親力親為照顧眷村老人, 更因為老人的托付, 一次次抱著逝者的骨灰, 跨越海峽, 帶他們回返魂牽夢繞的大陸老家, 完成落葉歸根的夙愿。 (圖為劉德文為一位山東籍的老兵骨灰在家鄉下葬)


送老兵骨灰回鄉, 可不是簡簡單單將骨灰帶回去這么簡單, 這里面面臨著復雜的手續, 溝通, 以及很多政策方面的阻礙。 對于臺灣土生土長的劉德文來說, 大陸地區的簡體字、口音, 交通工具, 也是不小的麻煩。 同時在早期做這件事情, 他需要自己承擔很多經費, “我的賬目都是愛人在管理, 她為我做這件事情承受了很多壓力, 我虧欠她很多。 ”劉德文說。 (圖為劉德文在為老兵撿骨, 這在當地是兒子為父親送終的儀式)


為了送骨灰, 劉德文搭飛機、換火車, 常常還得再坐長途汽車。 途中住宿, 因為訂不到房間, 還睡過賓館大堂和候車大廳。 但劉德文十分尊敬這些長者, 即便是骨灰, 他也視為“人”。 如果乘坐飛機, 劉德文一定會購買一張飛機票, 讓老兵“坐著”回家。 如果需要住宿, 劉德文會選擇快捷類賓館,一定選擇標準間,讓老兵也能“躺著”休息。哪怕睡在大廳,他也懷抱雙肩包,確保骨灰安全。


老兵們的骨灰也多分布在臺灣各地,所以家住高雄的劉德文會將很多老兵的骨灰接到家中“暫住”。“我家里設有祭拜的案臺,最多的時候有同時擺放5位老兵的骨灰。”劉德文說,“我會每天祭拜,告訴他們,什么時候可以回家,把家里晚輩們的話帶給他們聽。”


劉德文清楚地記得,有很多次老兵在“臨走前”一天,一定要找他聊天說話。“有位高飛伯伯,湖南人,百歲老兵,住院時把我找去,跟我說:‘里長,謝謝你這些年的照顧,我明天就要死了。’我說‘您別瞎想,沒事的’,沒想到隔天一早,他真的走了。”劉德文說這是他印象最深的畫面,“一個老人離世前專門跟我致謝,說明他們真把我當作最值得托付的人。”


此次劉德文里長來到湖北,是為了運送在臺逝世老兵胡鏡華的骨灰返鄉。胡鏡華一直居住在臺灣桃園,然而8年前突然在臺北逝世,導致與位于湖北應城的老家家人失去聯系。


胡鏡華改革開放之后就與老家的人取得了聯系,并四五次返回家鄉,表達了自己希望落葉歸根的意愿。然而胡鏡華發病突然,并且在異地逝世,家中的侄兒胡國祥找了他七八年,也沒有聯系上。(圖為1979年胡鏡華寄回給家鄉的照片)


因為劉德文做尋找老兵骨灰并送其返鄉的事情已有多年,最終胡鏡華的家人求助找到了劉德文。2017年底,劉德文開始在臺灣四處尋找胡鏡華的骨灰,并最終在臺北的忠烈祠里尋得胡鏡華的骨灰。2018年7月初,劉德文將骨灰取出,并帶回自己高雄家中。7月31日深夜,劉德文乘坐高雄飛往武漢的CZ3094次航班抵達天河機場,并在胡鏡華家人陪同下連夜返回應城老家。(圖為劉德文在機場展示胡鏡華骨灰,每個骨灰罐子重達9公斤)


2018年8月1日下午,劉德文將胡鏡華骨灰正式轉交給老人的家人。


通常情況下,劉德文都會等到老兵正式下葬,送完他最后一程再離開。但因為胡鏡華的家人計劃在一個月后的中元節送老人下葬,因此劉德文此行不會逗留那么久,他提前在胡鏡華家中靈堂送別長者。


這么多年,劉德文經常遇到觀點不同的人對他進行辱罵和攻擊,但他深知,什么是應該做的,什么是對的。如今他已走過大陸80%的省級行政區,幾乎在任何地方,都有自己的”親人“。“一次去湖北,幾家人‘搶’著接待我。還有一次去山東,一位家屬為了再見到我,在機場等了5個多小時。”劉德文說,“總之我尊敬這些長者,能夠送他們回家,是我一生最有意義的事情。”(夢龍影像工作室獨家稿件 圖文/馬路遙 侵權必究)

劉德文會選擇快捷類賓館,一定選擇標準間,讓老兵也能“躺著”休息。哪怕睡在大廳,他也懷抱雙肩包,確保骨灰安全。


老兵們的骨灰也多分布在臺灣各地,所以家住高雄的劉德文會將很多老兵的骨灰接到家中“暫住”。“我家里設有祭拜的案臺,最多的時候有同時擺放5位老兵的骨灰。”劉德文說,“我會每天祭拜,告訴他們,什么時候可以回家,把家里晚輩們的話帶給他們聽。”


劉德文清楚地記得,有很多次老兵在“臨走前”一天,一定要找他聊天說話。“有位高飛伯伯,湖南人,百歲老兵,住院時把我找去,跟我說:‘里長,謝謝你這些年的照顧,我明天就要死了。’我說‘您別瞎想,沒事的’,沒想到隔天一早,他真的走了。”劉德文說這是他印象最深的畫面,“一個老人離世前專門跟我致謝,說明他們真把我當作最值得托付的人。”


此次劉德文里長來到湖北,是為了運送在臺逝世老兵胡鏡華的骨灰返鄉。胡鏡華一直居住在臺灣桃園,然而8年前突然在臺北逝世,導致與位于湖北應城的老家家人失去聯系。


胡鏡華改革開放之后就與老家的人取得了聯系,并四五次返回家鄉,表達了自己希望落葉歸根的意愿。然而胡鏡華發病突然,并且在異地逝世,家中的侄兒胡國祥找了他七八年,也沒有聯系上。(圖為1979年胡鏡華寄回給家鄉的照片)


因為劉德文做尋找老兵骨灰并送其返鄉的事情已有多年,最終胡鏡華的家人求助找到了劉德文。2017年底,劉德文開始在臺灣四處尋找胡鏡華的骨灰,并最終在臺北的忠烈祠里尋得胡鏡華的骨灰。2018年7月初,劉德文將骨灰取出,并帶回自己高雄家中。7月31日深夜,劉德文乘坐高雄飛往武漢的CZ3094次航班抵達天河機場,并在胡鏡華家人陪同下連夜返回應城老家。(圖為劉德文在機場展示胡鏡華骨灰,每個骨灰罐子重達9公斤)


2018年8月1日下午,劉德文將胡鏡華骨灰正式轉交給老人的家人。


通常情況下,劉德文都會等到老兵正式下葬,送完他最后一程再離開。但因為胡鏡華的家人計劃在一個月后的中元節送老人下葬,因此劉德文此行不會逗留那么久,他提前在胡鏡華家中靈堂送別長者。


這么多年,劉德文經常遇到觀點不同的人對他進行辱罵和攻擊,但他深知,什么是應該做的,什么是對的。如今他已走過大陸80%的省級行政區,幾乎在任何地方,都有自己的”親人“。“一次去湖北,幾家人‘搶’著接待我。還有一次去山東,一位家屬為了再見到我,在機場等了5個多小時。”劉德文說,“總之我尊敬這些長者,能夠送他們回家,是我一生最有意義的事情。”(夢龍影像工作室獨家稿件 圖文/馬路遙 侵權必究)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