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14岁结婚生下脑瘫儿子被丈夫抛弃,如今在难民营里艰难度日

據衛報7月24日報道, 最近, 第一屆國際殘疾人峰會在倫敦召開, 攝影師Kate Holt也分享了他在肯尼亞北部Kakuma難民營拍攝的照片, 想讓大家知道那里的難民和當地人是如何面對殘疾的, 以及他們是如何在最惡劣的環境中生存的。 據悉, 大約有18.5萬人住在Kakuma難民營, 那里的生活十分艱難, 而對那些有殘疾孩子的家庭來說更是難上加難。


(圖為被母親抱在懷里的Frank)

Frank生下來就患有腦癱, Frank的母親14歲與丈夫結婚, 生下患腦癱的Frank, 接著又生下Frank的弟弟, 但因為Frank患有腦癱, 最終他們母子還是被父親殘忍的拋棄。 如今Frank的母親只能帶著他和弟弟在難民營里艱難度日。 最近, Frank的母親聽說有一個致力于改善殘疾人生活條件的公益組織, 決定帶Frank去該公益組織運營的治療中心接受治療。


(圖為Frank在治療中心接受物理治療)

該組織的項目經理Kibet Nicodemus說:“Kakuma難民營里有很多小于5歲的患腦癱兒童, 他們長期需要有人在身邊照料。 然而, 這些孩子的家庭十分貧困, 他們的母親需要外出賺錢養家, 又不能將他們帶去工作的地方, 所以只能將他們鎖在家里。 但那些獨自在家的女孩又特別容易遭受到虐待。 ”


(Frank在治療中心接受物理治療)

Nicodemus說:“我們正在與母親們溝通, 看能不能建立一個日間托兒所, 因為難民營里的學校不接收殘疾人, 也不為他們提供經費。 從另一個方面來看, 由于缺乏交通工具, 殘疾兒童也無法獨自上學。 而且, 這里普遍存在歧視殘疾人的現象。 ”


由于患有先天性疾病, 今年3歲的Michael剛出生沒多久就做了雙腿截肢手術。

他的母親Jenny說:“士兵在2014年襲擊了我的家, 他們拿走所有的東西, 然后放火燒毀房子, 還綁走了我的丈夫。 我帶著Michael從布隆迪逃到Kakuma難民營, 最近我的丈夫也逃過來了。 ”


近日, Jenny給兒子戴上假肢, 還帶他去做一些理療。 Jenny稱, 盡管假肢是塑料做的, 但它完全改變了Michael的生活, 他現在可以站起來, 也可以像其他男孩那樣走路。 Jenny補充道:“希望兒子將來能在學校接受教育, 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


18歲的Istarlin Hussein來自索馬里, 她患有癲癇和先天性失明, 會英語、斯瓦西里語和索馬里語。 在索馬里戰爭爆發之前, 她就讀于一所盲人學校。 后來, 她和家人逃到肯尼亞的Kakuma, 在公益組織的幫助下學會使用特殊的電腦, 還在難民營中找到一份翻譯工作。


Hussein說:“我在學校念書的時候, 夢想是成為一名教師或心理學博士。 現在, 夢想離我越來越遠, 我在唯一能做的工作是把英語翻譯成索馬里語或把索馬里語翻譯成英語。 ”Hussein會讀布萊葉盲文, 但難民營沒有圖書館, 她現在沒有盲文讀物可以讀。


來自公益組織的Zebidah Monyoncho, 在Kakuma難民營舉辦的研討會上為Grace戴上新的假肢。


(圖為在研討會上等著換假肢的Achol)

Achol在南蘇丹遭到槍擊后被截肢,如今逃到肯尼亞的難民營匯中生活。


37歲的Samater Mohamed來自埃塞俄比亞,他在嬰兒時期患上小兒麻痹癥。2008年,他的父親和3個兄弟在家被殺,他隨母親逃到了肯尼亞。母親死后,Mohamed和一個朋友住在一起。現在,Mohamed在營地做社區衛生工作者,可以獲得微薄的酬勞。他說:“盡管我行動不便,經常挨餓,收入也不高。但是,我想通過學習成為一名醫生,幫助更多的殘疾人。”


(圖為在研討會上等著換假肢的Achol)

Achol在南蘇丹遭到槍擊后被截肢,如今逃到肯尼亞的難民營匯中生活。


37歲的Samater Mohamed來自埃塞俄比亞,他在嬰兒時期患上小兒麻痹癥。2008年,他的父親和3個兄弟在家被殺,他隨母親逃到了肯尼亞。母親死后,Mohamed和一個朋友住在一起。現在,Mohamed在營地做社區衛生工作者,可以獲得微薄的酬勞。他說:“盡管我行動不便,經常挨餓,收入也不高。但是,我想通過學習成為一名醫生,幫助更多的殘疾人。”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