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对美国的幻想才是当下欧盟最该做出的选择

6月22日, 歐盟對美國的報復性關稅開始生效, 歐盟決定對價值28億歐元的美國產品加征25%關稅, 這些商品涵蓋大約200個類別, 包括各種類型的玉米、大米、船只和鋼鐵等。


對特朗普的態度, 歐洲人一直抱著近乎偏執的幻想。 所以, 當美國宣布要對歐盟征收鋼鋁關稅時, 蒙在鼓里的德法等國還樂呵呵的去白宮與特朗普促膝長談;當6月1日鋼鋁關稅真正生效時, 歐盟還天真的以為自己會獲得新一輪豁免。 然而, 當制裁的“鞋子落地”, 得寸進尺的特朗普要對歐盟的“汽車產業”動刀子時, 反應遲鈍的歐盟才真的覺得“狼來了”。


經濟利益面前無盟友, 這是特朗普上臺后最為明顯的外交策略。 對于歐盟來講, 盡快放棄對美國的幻想, 并肩起來共同抵制特朗普的極端政策, 或許才是當下歐盟最該做出的選擇。


從舊有世界秩序看, 歐盟是美國最為重要的貿易伙伴, 在長達半個世紀的貿易交換中, 二者早已融成了不可分割的一個整體。

但特朗普卻并不這么認為。 在其“美國優先”的字典里, 他覺得歐盟不但是美國的最大競爭對手, 就連歐元對美元的沖擊也顯得那么赤裸裸。 于是, 他要換回“貿易逆差”, 要重振美國經濟, 要把歐盟這些年在美國占的便宜全部撿回來。

遺憾的是, 不管特朗普對歐盟的敵對態度有多么明顯, 其采取的行動有多么低劣, 一些歐洲國家還是不愿意接受美國已經翻臉的事實。 相反, 他們還幻想特朗普會給他們最后的機會, 會在貿易協定上給予他們更多的選擇,

然而并沒有。


或許正是看中了一些國家的僥幸心理, 特朗普才會義無反顧的將貿易戰打到底, 才會堅定的認為美國一定能贏。

當下, 擺在歐盟面前的路只有兩條。 一是繼續幻想美國和自己的盟友關系, 天真的以為特朗普會給自己一條生路;二是聯合作戰,

在貿易政策上給特朗普以對等的報復。


如果選擇前者, 其實就相當于選擇了“自取滅亡”。 但選擇后者, 其道路也并非那么暢通。 因為在歐盟內部, 沖突一直不斷, 各個國家也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比如美國在征收鋼鋁關稅時, 汽車大國德國并不想參與進來,因為他并不希望關稅糾紛影響到自己的汽車銷售;而深陷脫歐困局的英國,也并不希望自己與美國的關系跌入冰點。內部你爭我奪導致的最直接后果,便可能是歐盟無法真正抵抗來自特朗普的強硬進攻。


貿易戰面前,留給歐盟的機會的確不多了。如果這一次在不團結起來一致對外,那么,特朗普的利爪就可能深入歐洲內部,給這個本就危機四伏的組織施以最嚴厲的打擊。

汽車大國德國并不想參與進來,因為他并不希望關稅糾紛影響到自己的汽車銷售;而深陷脫歐困局的英國,也并不希望自己與美國的關系跌入冰點。內部你爭我奪導致的最直接后果,便可能是歐盟無法真正抵抗來自特朗普的強硬進攻。


貿易戰面前,留給歐盟的機會的確不多了。如果這一次在不團結起來一致對外,那么,特朗普的利爪就可能深入歐洲內部,給這個本就危機四伏的組織施以最嚴厲的打擊。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