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延的子午谷奇谋究竟靠不靠谱?

作者:石頭君

諸葛亮屢次北伐功敗垂成, 最終星落五丈原, 引后人嗟嘆不已。

魏延作為蜀漢第一流的將才, 曾向諸葛亮提出從子午谷分兵的計謀, 但沒有被采納。 現在不少人相信如果諸葛亮能夠施行魏延的策略, 可能早就占領長安、平取隴右了。 也有人認為魏延的計策疏漏太多, 是純粹的軍事賭博。

這個問題不知道引發了多少口水仗, 可惜好多都講的不明不白, 甚至拿演義里的故事來套歷史, 愈發糊涂。 今天筆者就跟大伙認真掰扯一下。


魏延

奇謀的出處

距三國時期較近的子午谷奇謀的記載有兩處。 第一處出自陳壽的《三國志?蜀書?魏延傳》:「延每隨亮出, 輒欲請兵萬人, 與亮異道會于潼關, 如韓信故事, 亮制而不許。 延常謂亮為怯, 嘆恨己才用之不盡。 」

第二處是裴松之作注時引述的《魏略》(曹魏郎中魚豢私自撰寫, 完整本現已亡佚):

「《魏略》曰:夏侯楙為安西將軍,

鎮長安。 亮于南鄭與群下計議, 延曰:‘聞夏侯楙少, 主婿也, 怯而無謀。 今假延精兵五千, 負糧五千, 直從褒中出, 循秦嶺而東, 當子午而北, 不過十日可到長安。

楙聞延奄至, 必乘船逃走。 長安中唯有御史、京兆太守爾, 橫門邸閣與散民之谷足周食也。 比東方相合聚, 尚二十許日, 而公從斜谷來, 必足以達。 如此, 則一舉而咸陽以西可定矣。 ’


諸葛亮

亮以為此懸危, 不如安從坦道, 可以平取隴右, 十全必克而無虞, 故不用延計。 」

可以看出, 陳壽記載此事時, 非常簡略, 只是說, 魏延想要效仿韓信, 多路出兵, 但是具體怎么走、走哪里, 都沒有提及。 而《魏略》中的說法則非常細致, 兵力、路線、作戰計劃, 一應俱全。 后人在討論時也主要是根據《魏略》展開的。

兩種截然相反的評價

當年韓信帶領漢軍反攻關中, 突破敵人在秦嶺的層層防御, 奪取三秦, 用的是分兵策略。


趙云

諸葛亮多次出兵北伐, 只有第一次派遣趙云、鄧芝在斜谷布置疑兵, 自己親率大軍從祁山方向襲擊魏國的隴右, 一路聲勢大振, 可惜由于馬謖失街亭, 只能退兵。 后來幾次出兵, 再無分兵之策。

有人據此認為, 如果真能按照魏延的想法, 分兵合擊, 以魏延之勇, 攻占關中的可能性會大許多, 諸葛亮也不至于次次北伐都無功而返。


秦嶺周圍的古道示意圖

不過有人根據《魏略》中的記載, 給魏延潑了不少涼水。 他們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幾點。

首先是對敵情估計不足。 按照《魏略》的記載, 魏延瞧不上夏侯楙, 認為這不過是個紈绔之徒, 大軍一到, 跑的比誰都快;而且還說等到魏國集中兵力反擊, 還得二十多天, 這時間丞相您早殺過來了。

但實際情況沒有魏延想得這么樂觀。 早在諸葛亮為準備第一次北伐進駐漢中時,魏國方面就已經得到了消息,魏明帝專門召集各路專家進行了論證,最后決定「分命大將據諸要險」,把秦嶺諸條山路都給封住,真可謂是嚴防死守。

只是他們沒料到諸葛亮竟然大老遠地跑到隴右發起進攻,吃了大虧。但如果真讓魏延從子午谷進軍,怕是走到半路就得打道回府了。

雖然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時確實是夏侯楙守長安,但真正掌握兵權的是曹真,這也符合曹魏讓自己人掌實權的傳統。曹真也算個優秀的將領,拉開了打未必是魏延對手,但是據險防守,將魏延那萬把人拖垮是不成問題的。


曹真

其次是路況不明。魏延說想要沿著秦嶺往東走,半路再岔到子午谷,只需十天。

想法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從漢中向東到子午谷,就有接近五百里山路,而子午谷全長大概有七百里,就算是半道切入,全程也少不了八百里。要在十天內走完這八百里山路,怕是有點異想天開了。

就算有棧道也沒用,因為大部隊棧道行軍,只能步行,連小跑都不敢,一大幫人跑起來,共振效果會讓本來就不牢固的棧道瞬間崩塌。

一旦遇到惡劣天氣,就會直接完蛋,曹真于太和四年(230年)從子午谷南侵,就是因為遇上大雨天氣,三十天才走了一半路程,最后只能撤退。在這種情況下,一旦敵人阻斷隘口,就真只有等死的份了。


子午谷古道圖

再次,糧草難以為繼。這是與以上兩點相輔相成的,走這種險路,魏延還想只帶十天的糧食,只要遇上點阻礙,糧草補給跟不上,那整支隊伍就垮了。所以魏延的計策本身就有太多漏洞,靠不住,諸葛亮不采納也是合理的。

魏延吃了啞巴虧

僅從《魏略》的記載來看,子午谷奇謀確實漏洞頗多,困難重重。不過前述分析是從計謀是否能成功來討論,其實還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考慮,那就是魏延的奇謀,真的是《魏略》記載的這個樣子嗎?

筆者認為,問題就出在這,《魏略》關于這個問題的記載本身就靠不住。

《魏略》是魏國郎中魚豢私自撰寫的史書。咱們且不說前面提到的這些漏洞,實在不像是能征慣戰的魏延說出來的。僅從《魏略》這本書來看,相關的記載就得打折扣。

裴松之在給《三國志》作注時,引了許多中的記載,遇到不靠譜的地方會直接怒噴

例如,關于諸葛亮與劉備的關系,《魏略》說諸葛亮早就上門拜訪過劉備,劉備還以上客之禮相待。裴松之就批注,諸葛亮在《出師表》中明確說劉備「三顧臣于草廬之中」,如果之前就已經待之如上客,又何必三顧茅廬?認為這處記載不靠譜。

《魏略》中還有一處,說劉備在小沛戰敗,劉禪也在軍中失散,被人收養后遷到了漢中。后來劉備占有巴蜀之地后,派遣了一個將軍去漢中訪問,劉禪就主動上來相認,確認過眼神后,順利回國當上了太子。


「啥,朕是撿來的?」

對這種明顯的編造裴松之實在看不下去了,在文后怒斥:「此則《魏略》之妄說,乃至二百余言,異也!」

我們能清楚地看出,魚豢在記載蜀國君臣事跡之時,明顯有抹黑的成分。在魏延子午谷奇謀這里,我們最好也長個心眼。

《魏略》這種寫法,是想表現諸葛亮不識人才,魏延這么機智的計策都不采納,最后招致失敗。跟前面兩個例子一樣,都是在黑蜀國君臣。

此外,這個計策跟魏延以往的戰法也明顯不一致。魏延守衛漢中時,采取的是嚴防死守法,重兵把守漢中周圍的據點、險要,滴水不漏,這是穩重也踏實的戰法,與姜維后來嘗試失敗的花式關門打狗法完全不同

魏略》中魏延說的那一套,實在是漏洞百出、過于輕敵,與他此前的風格嚴重不符。

「若曹操舉天下而來,請為大王拒之;偏將十萬之眾至,請為大王吞之。」


曹操

此外,既然魏延的子午谷奇謀沒有執行,那么如此具體的細節,又怎么能完整地泄露出來呢?曾在蜀國當過官的陳壽也只知道個大概,魏國的魚豢竟然一清二楚,這本身就值得推敲。

《魏略》中言之鑿鑿的子午谷之計,很可能是魚豢編造出來的,其具體的細節根本不可信。相比較來看,陳壽的記載雖然簡短,但沒有妄言內情,反而是更加謹慎負責的。

總而言之,以魏延的性格和謀略,想要效仿韓信出奇策,是很正常的,但是其具體的細節,恐怕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樣子,他的計劃應該更復雜、考慮更周全

魏延不為諸葛亮所喜,死于蜀國的權力斗爭,因此他的史料沒有得到完整的整理和流傳,后人根據《魏略》的糊涂記載進行了糊涂爭論,真是很可惜了。

早在諸葛亮為準備第一次北伐進駐漢中時,魏國方面就已經得到了消息,魏明帝專門召集各路專家進行了論證,最后決定「分命大將據諸要險」,把秦嶺諸條山路都給封住,真可謂是嚴防死守。

只是他們沒料到諸葛亮竟然大老遠地跑到隴右發起進攻,吃了大虧。但如果真讓魏延從子午谷進軍,怕是走到半路就得打道回府了。

雖然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時確實是夏侯楙守長安,但真正掌握兵權的是曹真,這也符合曹魏讓自己人掌實權的傳統。曹真也算個優秀的將領,拉開了打未必是魏延對手,但是據險防守,將魏延那萬把人拖垮是不成問題的。


曹真

其次是路況不明。魏延說想要沿著秦嶺往東走,半路再岔到子午谷,只需十天。

想法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從漢中向東到子午谷,就有接近五百里山路,而子午谷全長大概有七百里,就算是半道切入,全程也少不了八百里。要在十天內走完這八百里山路,怕是有點異想天開了。

就算有棧道也沒用,因為大部隊棧道行軍,只能步行,連小跑都不敢,一大幫人跑起來,共振效果會讓本來就不牢固的棧道瞬間崩塌。

一旦遇到惡劣天氣,就會直接完蛋,曹真于太和四年(230年)從子午谷南侵,就是因為遇上大雨天氣,三十天才走了一半路程,最后只能撤退。在這種情況下,一旦敵人阻斷隘口,就真只有等死的份了。


子午谷古道圖

再次,糧草難以為繼。這是與以上兩點相輔相成的,走這種險路,魏延還想只帶十天的糧食,只要遇上點阻礙,糧草補給跟不上,那整支隊伍就垮了。所以魏延的計策本身就有太多漏洞,靠不住,諸葛亮不采納也是合理的。

魏延吃了啞巴虧

僅從《魏略》的記載來看,子午谷奇謀確實漏洞頗多,困難重重。不過前述分析是從計謀是否能成功來討論,其實還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考慮,那就是魏延的奇謀,真的是《魏略》記載的這個樣子嗎?

筆者認為,問題就出在這,《魏略》關于這個問題的記載本身就靠不住。

《魏略》是魏國郎中魚豢私自撰寫的史書。咱們且不說前面提到的這些漏洞,實在不像是能征慣戰的魏延說出來的。僅從《魏略》這本書來看,相關的記載就得打折扣。

裴松之在給《三國志》作注時,引了許多中的記載,遇到不靠譜的地方會直接怒噴

例如,關于諸葛亮與劉備的關系,《魏略》說諸葛亮早就上門拜訪過劉備,劉備還以上客之禮相待。裴松之就批注,諸葛亮在《出師表》中明確說劉備「三顧臣于草廬之中」,如果之前就已經待之如上客,又何必三顧茅廬?認為這處記載不靠譜。

《魏略》中還有一處,說劉備在小沛戰敗,劉禪也在軍中失散,被人收養后遷到了漢中。后來劉備占有巴蜀之地后,派遣了一個將軍去漢中訪問,劉禪就主動上來相認,確認過眼神后,順利回國當上了太子。


「啥,朕是撿來的?」

對這種明顯的編造裴松之實在看不下去了,在文后怒斥:「此則《魏略》之妄說,乃至二百余言,異也!」

我們能清楚地看出,魚豢在記載蜀國君臣事跡之時,明顯有抹黑的成分。在魏延子午谷奇謀這里,我們最好也長個心眼。

《魏略》這種寫法,是想表現諸葛亮不識人才,魏延這么機智的計策都不采納,最后招致失敗。跟前面兩個例子一樣,都是在黑蜀國君臣。

此外,這個計策跟魏延以往的戰法也明顯不一致。魏延守衛漢中時,采取的是嚴防死守法,重兵把守漢中周圍的據點、險要,滴水不漏,這是穩重也踏實的戰法,與姜維后來嘗試失敗的花式關門打狗法完全不同

魏略》中魏延說的那一套,實在是漏洞百出、過于輕敵,與他此前的風格嚴重不符。

「若曹操舉天下而來,請為大王拒之;偏將十萬之眾至,請為大王吞之。」


曹操

此外,既然魏延的子午谷奇謀沒有執行,那么如此具體的細節,又怎么能完整地泄露出來呢?曾在蜀國當過官的陳壽也只知道個大概,魏國的魚豢竟然一清二楚,這本身就值得推敲。

《魏略》中言之鑿鑿的子午谷之計,很可能是魚豢編造出來的,其具體的細節根本不可信。相比較來看,陳壽的記載雖然簡短,但沒有妄言內情,反而是更加謹慎負責的。

總而言之,以魏延的性格和謀略,想要效仿韓信出奇策,是很正常的,但是其具體的細節,恐怕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樣子,他的計劃應該更復雜、考慮更周全

魏延不為諸葛亮所喜,死于蜀國的權力斗爭,因此他的史料沒有得到完整的整理和流傳,后人根據《魏略》的糊涂記載進行了糊涂爭論,真是很可惜了。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