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老龄化,辽宁急了!鼓励老年人才创业,生二孩有奖励!

總人口4300余萬人, 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近900萬, 占比超過20%, “年邁”的遼寧如何激發新的社會活力?

近日, 遼寧省人民政府印發《遼寧省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闡明規劃期內全省人口的發展變化趨勢、主要目標和工作任務。


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超兩成

根據遼寧省老齡辦公布的《遼寧省2017年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齡事業發展狀況報告》數據顯示, 截至2017年末, 遼寧省戶籍總人口為4232.57萬人, 60周歲及以上戶籍老年人口958.74萬人, 占總人口的22.65%, 這意味著, 遼寧省已經是深度老齡化社會。

遼寧省步入了深度老齡化社會的主要原因有三個:

一是出生率下降, 使少年兒童的人口數量和比重減少, 老年人口的數量和比重相對增加;

二是老年人口壽命延長, 使老年人口的比重增加, 加速了人口老齡化;

三是人口流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遼寧人口老齡化社會的到來。

如2017年人口凈流出達8.9萬, 在全國排名僅位于吉林、黑龍江之后。

鼓勵老年人才創業

面對愈發嚴重的老齡化社會, 《通知》明確, 將開發老年人力資源。 充分發揮老年人參與經濟社會活動的主觀能動性和積極作用。 實施漸進式延遲退休政策, 逐步完善職工退休年齡政策, 有效挖掘開發老年人力資源, 建立老年人才信息庫。 大力發展老年教育培訓, 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創業, 鼓勵專業技術領域人才延長工作年限。

除了跳廣場舞或是幫助子女帶孩子, 對于老年人來說, 還有一種新的選擇:繼續發揮余熱, 創業當老板。

遼寧省政府在《通知》中提出, 大力發展老年教育培訓, 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創業, 鼓勵專業技術領域人才延長工作年限。

人口結構與經濟增長密切相關, 對于老工業基地遼寧省而言, 面臨的人口老齡化形勢更為嚴峻。

《通知》預計, 2016至2030年全省人口老齡化將加速發展, 高齡化趨勢明顯, 勞動年齡人口比重下降, 客觀上將降低經濟潛在增長率, 減弱人口紅利, 加大養老、醫療等社會保障和養老服務體系等公共服務壓力。

為此, 遼寧省部署“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工作, 包括完善社會保障制度, 健全養老服務體系, 開發老年人力資源。

對此, 遼寧省一位即將退休的技術人員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愛人是醫生, 在醫護行業, 退休后繼續工作比較常見, 身邊就有80多歲的老醫生仍在上班。 有技術的老人很吃香, 基本上都會被企業返聘或者很容易在社會上找到一份工作,

很少有技術的老人會閑在家。

“退休之后再出去做點事, 改善生活質量, 是比較現實的。 ”該技術人員說, 但如果讓老年人再拿資金去自主創業可能有點難, 畢竟創業的風險和壓力都較大, 老年人精力也不如年輕人。 當然, 也得看具體出臺什么鼓勵政策。

老年人創業并不新鮮

“手里有些閑錢, 想找一個適合老年人創業的項目。 ”在網上很多論壇里面都能找到類似的帖子, 而推薦適合老年人創業的項目同樣是琳瑯滿目。

有人認為, 創業是適合年輕人做的事情。 但近年來, 老年人創業的案例也并不稀奇。

在老年人創業的案例中, 褚時健無疑是最為成功的典型。 七旬高齡的褚老沒有選擇在家安度晚年, 而是與妻子承包山林種橙,

花了十年時間讓“褚橙”從云南紅到北京。

同樣在退休年齡選擇創業的還有解培惠。 1956年, 解培惠考入云南大學生物系。 畢業后, 先分配到昆明農林學院(現云南農大)植物保護系任教, 后又被調往德宏從事熱帶作物研究。 1992年正式退休的解培惠選擇創業, 到金沙江干熱河谷去種樹。 如今的他, 早已成為了中國“辣木之父”。

實際上, 在百度搜索欄目中輸入“老年人創業”等關鍵詞, 就能找出大量老人創業的成功案例。 可以想象, 那些正在創業路上的老年人可能就更多了, 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潮流下, 老年人創業似乎已并不新奇了。

對此, 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原黨組成員、副主任、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常務副理事長閻青春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積極應對老齡化的三個要素是保障、健康、參與,老年人的社會參與,在整個養老領域是第一位的,特別是從積極應對的角度出發,一定要強調老年人在經濟社會中的重要作用。

與此同時,和年輕人相比,老年人在創業的過程中,也具有自身的特點和優勢。

“老年人創業和年輕人相比肯定不是等同的概念,但確實有他自身的優勢,有豐富的社會經驗,創業會采取更加穩妥、實際的辦法,創業選擇等也會更實在。”閻青春說,老年人通過創業是了解社會、奉獻社會的過程,可以讓老年人對生活更加充滿信心。

發達國家鼓勵老年人創業

按照聯合國標準,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重超過7%時被視為“老齡化社會”,超過14%時為“老齡社會”,超過20%時則為“超老齡社會”。很多國家都在面臨老齡化社會加劇的困擾。

2017年9月,人民網(8.200, 0.03, 0.37%)刊登了一篇文章《退休后的中、美、日老年人都在干什么?》。文章稱,在發達國家,老年人的生活也可以十分精彩,主要有志愿服務、創業、再就業三種選擇。其中,日本經濟產業省下屬的中小企業廳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2015年,日本新創業人群中,約1/3是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30年前這個數字只是8%。

2018年4月,據日本總務省發布的統計數據,截至去年10月1日,日本人口總數為1.267億人,同比減少了22.7萬人,已經是連續7年減少。而65歲以上老人同比增加了56.1萬人,達到了3515.2萬人,在總人口中的比例也達到了歷史最高的27.7%。

為了應對老齡化加劇帶來的勞動力不足等問題,日本也在大力鼓勵老年人再就業或創業,比如為鼓勵老年人創業,日本專門設立了“創業輔助金”。

同樣面臨人口老齡化的還有韓國,其老年人創業也較為活躍。

2017年9月,韓國行政安全部發布數據顯示,截至上年底,韓國總人口為5175.4萬人,其中65歲以上的人口為725.7萬人,占總人口比重為14.02%。

然而,來自韓國統計部門的數據顯示,2017年韓國20~29歲的經濟活動人口為406.3萬人,同比持平,而60歲以上經濟活動人口猛增至421萬人,首次超過前者。

與日本老年人的創業相比,韓國老年人創業就顯得比較無奈。此前,北京大學人口所教授穆光宗在一篇公開發表的文章中介紹,據統計,韓國60歲以上老年人平均每月領取的養老金約合2000元人民幣,還不到最低生活標準的1/3,成為發達國家中老年貧困問題最嚴重的國家。

閻青春說,在發達國家,老年人創業是非常普遍的現象,但從日韓兩國老年人創業的情況看,存在明顯差異,這與社會發展的文明程度和社會對老年人的保障有關。

閻青春認為,隨著社會老齡化加劇,勞動力日益減少,鼓勵老年人才創業的方法給發掘老年人力資源提供了參考,應學習其他國家經驗,加大鼓勵老年人才創業。

“我們國家對老年人的保障,保障水平還是比較低,特別是農村老人。”閻青春說,仍需要不斷提高老年人的保障范圍和水平。

急了!生二孩有獎勵!

據《沈陽晚報》報道,遼寧省政府近日印發了《遼寧省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以下簡稱“規劃”),提出到2020年,遼寧人口生育水平穩步提高,人口總量保持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相適應的合理規模。

按照《規劃》,在全面兩孩政策方面,遼寧將實行生育登記服務,對生育兩個孩子以內(含兩個)的不實行審批,由家庭自主安排生育,推行網上辦事,進一步簡政便民。

此外,《規劃》還透露遼寧將完善生育家庭稅收、教育、社會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對生育二孩的家庭給予更多獎勵政策,減輕生養子女負擔;推進生育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合并實施,確保職工生育期間的生育保險待遇不變;完善計劃生育獎勵假制度和配偶陪產假制度。

《規劃》鼓勵雇主為孕期和哺乳期婦女提供靈活工作時間安排及必要的便利條件,支持婦女生育后重返工作崗位。

在公共服務資源方面,遼寧將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舉辦月子中心、非營利性婦女兒童醫院、普惠性托兒所和幼兒園等服務機構,鼓勵和推廣社區或鄰里開展幼兒照顧志愿服務。在大型公共場所、公共交通工具、旅游景區等設置母嬰室或嬰兒護理臺,保障母嬰權益。

此外,《規劃》提出,到2020年前,遼寧力爭新增產床2000張,增加產科醫生和助產士3000名。

梁啟東表示,遼寧探索獎勵政策,符合地區情況,且對全國許多地區都具有一定借鑒性。在生育成本這么高的情況下,適當給一些照顧和補助,能夠提高一些想生孩子又有顧慮的人的積極性。國外很多人口出生率的國家,也出臺了一些獎勵政策,一方面鼓勵給一定補貼,產假合理延長,甚至奶粉價格都有優惠等。

“遼寧也應該出臺這樣具體的政策,具體到補貼補多少錢,放假多放幾天等等。”梁啟東說,這樣實際的措施,才能激發生育積極性。

不只是遼寧,整個中國老齡化進程在加速

老齡化絕非某個省、某個市的問題,而是中國普遍性的問題。來自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的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達2.4億,占總人口比例達到17.3%。據預測,到2030年,60歲以上人口占比將達25%左右。到2050年前后,中國老年人口數將達到峰值4.87億,占總人口的34.9%。這意味著30年后,每3個人中就有1個老年人。


在2017年發改委養老政策研討會上,人社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金維剛表示:“2016年,在職的職工平均是2.75人供養1名退休的職工。到了人口老齡化最嚴重的時候,是1.5名在職職工供養1名退休職工。養老保險基金以及醫療保險基金都面臨較大壓力。”

新京報評論稱,要應對老齡化社會,既需要進一步健全社會養老保障體系,也需要適當提高育齡夫婦的生育意愿,讓更多的夫婦愿意生二胎。導致生育意愿低迷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高昂的養育成本。政府需要在稅收、教育等方面切實減輕育齡夫婦養育孩子的負擔。近年來養育子女的成本(尤其是教育成本)不斷增加,影響了許多家庭再生育的決策。最近,《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提出,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等專項附加扣除,如果得到有效實施,無疑有利于減輕育齡夫婦在子女教育支出方面的負擔。

風險提示:以上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積極應對老齡化的三個要素是保障、健康、參與,老年人的社會參與,在整個養老領域是第一位的,特別是從積極應對的角度出發,一定要強調老年人在經濟社會中的重要作用。

與此同時,和年輕人相比,老年人在創業的過程中,也具有自身的特點和優勢。

“老年人創業和年輕人相比肯定不是等同的概念,但確實有他自身的優勢,有豐富的社會經驗,創業會采取更加穩妥、實際的辦法,創業選擇等也會更實在。”閻青春說,老年人通過創業是了解社會、奉獻社會的過程,可以讓老年人對生活更加充滿信心。

發達國家鼓勵老年人創業

按照聯合國標準,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重超過7%時被視為“老齡化社會”,超過14%時為“老齡社會”,超過20%時則為“超老齡社會”。很多國家都在面臨老齡化社會加劇的困擾。

2017年9月,人民網(8.200, 0.03, 0.37%)刊登了一篇文章《退休后的中、美、日老年人都在干什么?》。文章稱,在發達國家,老年人的生活也可以十分精彩,主要有志愿服務、創業、再就業三種選擇。其中,日本經濟產業省下屬的中小企業廳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2015年,日本新創業人群中,約1/3是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30年前這個數字只是8%。

2018年4月,據日本總務省發布的統計數據,截至去年10月1日,日本人口總數為1.267億人,同比減少了22.7萬人,已經是連續7年減少。而65歲以上老人同比增加了56.1萬人,達到了3515.2萬人,在總人口中的比例也達到了歷史最高的27.7%。

為了應對老齡化加劇帶來的勞動力不足等問題,日本也在大力鼓勵老年人再就業或創業,比如為鼓勵老年人創業,日本專門設立了“創業輔助金”。

同樣面臨人口老齡化的還有韓國,其老年人創業也較為活躍。

2017年9月,韓國行政安全部發布數據顯示,截至上年底,韓國總人口為5175.4萬人,其中65歲以上的人口為725.7萬人,占總人口比重為14.02%。

然而,來自韓國統計部門的數據顯示,2017年韓國20~29歲的經濟活動人口為406.3萬人,同比持平,而60歲以上經濟活動人口猛增至421萬人,首次超過前者。

與日本老年人的創業相比,韓國老年人創業就顯得比較無奈。此前,北京大學人口所教授穆光宗在一篇公開發表的文章中介紹,據統計,韓國60歲以上老年人平均每月領取的養老金約合2000元人民幣,還不到最低生活標準的1/3,成為發達國家中老年貧困問題最嚴重的國家。

閻青春說,在發達國家,老年人創業是非常普遍的現象,但從日韓兩國老年人創業的情況看,存在明顯差異,這與社會發展的文明程度和社會對老年人的保障有關。

閻青春認為,隨著社會老齡化加劇,勞動力日益減少,鼓勵老年人才創業的方法給發掘老年人力資源提供了參考,應學習其他國家經驗,加大鼓勵老年人才創業。

“我們國家對老年人的保障,保障水平還是比較低,特別是農村老人。”閻青春說,仍需要不斷提高老年人的保障范圍和水平。

急了!生二孩有獎勵!

據《沈陽晚報》報道,遼寧省政府近日印發了《遼寧省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以下簡稱“規劃”),提出到2020年,遼寧人口生育水平穩步提高,人口總量保持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相適應的合理規模。

按照《規劃》,在全面兩孩政策方面,遼寧將實行生育登記服務,對生育兩個孩子以內(含兩個)的不實行審批,由家庭自主安排生育,推行網上辦事,進一步簡政便民。

此外,《規劃》還透露遼寧將完善生育家庭稅收、教育、社會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對生育二孩的家庭給予更多獎勵政策,減輕生養子女負擔;推進生育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合并實施,確保職工生育期間的生育保險待遇不變;完善計劃生育獎勵假制度和配偶陪產假制度。

《規劃》鼓勵雇主為孕期和哺乳期婦女提供靈活工作時間安排及必要的便利條件,支持婦女生育后重返工作崗位。

在公共服務資源方面,遼寧將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舉辦月子中心、非營利性婦女兒童醫院、普惠性托兒所和幼兒園等服務機構,鼓勵和推廣社區或鄰里開展幼兒照顧志愿服務。在大型公共場所、公共交通工具、旅游景區等設置母嬰室或嬰兒護理臺,保障母嬰權益。

此外,《規劃》提出,到2020年前,遼寧力爭新增產床2000張,增加產科醫生和助產士3000名。

梁啟東表示,遼寧探索獎勵政策,符合地區情況,且對全國許多地區都具有一定借鑒性。在生育成本這么高的情況下,適當給一些照顧和補助,能夠提高一些想生孩子又有顧慮的人的積極性。國外很多人口出生率的國家,也出臺了一些獎勵政策,一方面鼓勵給一定補貼,產假合理延長,甚至奶粉價格都有優惠等。

“遼寧也應該出臺這樣具體的政策,具體到補貼補多少錢,放假多放幾天等等。”梁啟東說,這樣實際的措施,才能激發生育積極性。

不只是遼寧,整個中國老齡化進程在加速

老齡化絕非某個省、某個市的問題,而是中國普遍性的問題。來自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的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達2.4億,占總人口比例達到17.3%。據預測,到2030年,60歲以上人口占比將達25%左右。到2050年前后,中國老年人口數將達到峰值4.87億,占總人口的34.9%。這意味著30年后,每3個人中就有1個老年人。


在2017年發改委養老政策研討會上,人社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金維剛表示:“2016年,在職的職工平均是2.75人供養1名退休的職工。到了人口老齡化最嚴重的時候,是1.5名在職職工供養1名退休職工。養老保險基金以及醫療保險基金都面臨較大壓力。”

新京報評論稱,要應對老齡化社會,既需要進一步健全社會養老保障體系,也需要適當提高育齡夫婦的生育意愿,讓更多的夫婦愿意生二胎。導致生育意愿低迷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高昂的養育成本。政府需要在稅收、教育等方面切實減輕育齡夫婦養育孩子的負擔。近年來養育子女的成本(尤其是教育成本)不斷增加,影響了許多家庭再生育的決策。最近,《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提出,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等專項附加扣除,如果得到有效實施,無疑有利于減輕育齡夫婦在子女教育支出方面的負擔。

風險提示:以上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