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13人被困溶洞第15日 救援与雨水赛跑 美军增援

泰國13人已被困溶洞第15天了!


這支牽動全世界的少年足球隊12人在6月23日與教練一起進入清萊Tham Luang溶洞后失蹤, 經歷10天的搜救后被尋獲,

卻由于雨季大水封死去路, 需要潛水才能出洞, 一方面球員們需要現學潛水, 就算學會也非常非常危險。



6日一名致力于營救受困少年足球隊隊員的泰海軍海豹突擊隊前隊員因潛水缺氧死亡《洞穴救援13人 海豹隊員殉職》當局對這種方式更加謹慎。


營救行動困難重重, 一名前海豹突擊隊員在支援救援時潛水期間氧氣耗盡罹難。

孩子們和他們的教練已經在溶洞內足足停留了15天, 據報道他們都十分虛弱, 目前藥品、食物、氧氣都由海豹突擊隊和志愿者送入, 有7名包括醫護人員在內的泰國海軍海豹突擊隊員在溶洞里照顧他們。


一方面各國各界救援隊加緊山洞抽排水, 另一方面當局正考慮垂直鉆洞的方法實施更快速的救援, 但難度也非常大。


爭分奪秒 拼命抽水


救援人員日以繼夜在巖洞旁邊努力抽水, 冀望7日暴雨再度來臨前能降低巖洞內水位, 降低受困的13名少年足球隊師生潛水風險。


泰國清萊救援人員7月5日表示,他們日以繼夜抽水,希望7日暴雨再度來臨前能降低巖洞內水位,讓目前仍水淹至洞頂的部分通道水位降到可讓頭部露出水面,以降低受困的13名少年足球隊師生潛水風險。


救援人員準備5日將氧氣瓶送入洞穴。

目前清萊Tham Luang溶洞抽水工作也非常順利,剛開始海豹隊人員需要潛水3~4次才到達洞內的三叉口,但是現在到三叉口只有1個地方需要潛水,有縮短海豹隊人員進出13人被困位置的時間,進去約6小時,出來約5小時,能更快傳達洞穴內部的情況和被困人員的情況,讓外面的指揮人員能更快的根據情況調整搜救計劃。但是在洞穴內鋪設電線、電纜等工作還需要一些時間。




與雨水賽跑

此刻最令救援人員憂心的是天氣,他們正與雨水賽跑。


氣象報告指出7日將開始再降暴雨,雨水篤定會讓巖洞積水再度升高,導致穿越洞穴部分區域的困難度增高,甚至完全無法通行。一旦受困者所在的高地水位上漲可能被淹沒,又無其他救援途徑可派上用場,當局可能被迫讓受困者冒險,讓沒有潛水經驗甚至不會游泳的他們穿上潛水裝備逃生,這是風險最高的救援方式。



清萊府尹納隆薩說:“現在救援工作的最大挑戰是天氣。一旦暴雨來臨,會有大量雨水涌入洞穴。我們正在計算開始降雨后,還有多少小時或幾天可供救援。”


泰國內政部長阿奴彭對曼谷郵報說:“救援必須加快速度。將使用潛水設備。如果水位升高,救援工作會更困難。我們必須在那之前把孩子們救出來。”



積水仍高至洞頂的部分通道能見度為零,且距離不短。當局表示,有些孩子不會游泳,正教導他們如何潛水和使用潛水面罩與呼吸管以進行水肺潛水。



盡管如此,孩子下水時仍可能恐慌,若孩子集體恐慌,后果不堪設想,他們正考慮讓1名最適當的孩子與潛水員先嘗試通過積水通道,為其他孩子壯膽。


第一時間發現孩子們的英國洞潛專家Richard Stanton (left) 和John Volanthen (centre)將指導他們潛水。

救援人員已設法為洞內提供電力,接通訊號與父母視頻。由于巖洞長而狹窄,部分通道全沒在水中,潛水員從洞口到孩子們所在高地往返需11小時之多。


泰國當局同時已展開第2救援方案,在洞穴山體上方尋找1個“突破口”,架設豎井救出受困者。目前仍在尋找突破口中。


據報道,被困在洞穴內的13人向海豹部隊人員透露,他們曾聽到洞穴上面有狗叫聲。預計13人受困位置頂部的坐標可能有人居住,等確切的坐標位置出來后,相關部門立即與邊境警察、董里府麗蓬島的燕窩采集小隊的人員展開地毯式搜索,希望盡快找到能相對應位置的洞穴把人帶出來。


而董里府麗蓬島的燕窩采集小隊準備上飛機返回董府時,接到相關部門的緊急電話希望他們再返回清萊探鑾洞穴支援尋找新出口救出13名被困人員。燕窩采集小隊接到電話后立即返回現場并上山尋找其他可以抵達被困人員所在位置的洞口。

美軍增援30軍人

美軍印太司令部7月4日派出30多名軍方人員協助搜救,包括數名救生專家。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6日表示,將增派工程師協助救援。美國駐泰國大使戴維斯在聲明中說,美方將持續支援泰國政府不停歇的努力,一直到受困的13人平安離開洞穴,與家人團聚。

7月是泰國的雨季,如何在大雨來臨之際,協助少年離開積水嚴重的溶洞,是泰國政府和來自全球搜救人員的燃眉之急。

然而,本周預計在泰國北部持續數天的大雨,增添搜救人員救援的難度。美國國家洞穴救援協會的代表安馬爾·默爾扎(Anmar Mirza)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盡管美軍搜救人員經過扎實訓練,假如天候不佳,搜救人員也束手無策。


默爾扎說:“美軍搜救人員訓練有素,然而身處如此危險環境,需要極度小心。想讓孩子平安地活著離開洞穴,存在很大風險,這一切都取決于天氣。如果天氣合作,最好的方法就是讓搜救人員進入洞穴,協助他們離開。但如果天氣不合作,他們在洞穴里待著的地方將變得非常危險,甚至會完全被淹沒,那時搜救人員也束手無策。沒有兩全其美的選擇,每一種做法都很難避免傷害。”


盡管抽水機目前正以每小時降低一厘米水位的速度抽走洞里的積水,連日大雨的可能性,使得積水退去的一天更加遙遠。清萊省政府目前考慮的營救方案,包括在短時間之內,教會這13人潛水離開洞穴。然而,這13人都不會游泳,而走完逃生行程大約需要5小時。另一個計劃則是讓這13人待在洞里等待積水退去,渡過將近四個月的雨季。

就算前泰國海軍海豹隊成員薩馬恩在救援中潛水罹難,增加了一些人對于讓這些少年潛水逃生的擔憂,國家洞穴救援委員會的默爾扎表示,為了救這些孩子,看似冒險的行動勢必無法避免。

默爾扎說:“在搜救行動中,我們稱之為‘應急計劃’,意味著我們需要為任何可能的結果做準備。他們已經開始訓練這些孩子潛水,如果他們身處的洞穴完全被淹沒,那么就沒有其他選擇了。要么冒險潛水,要么被淹沒。選擇只有兩個,冒險或是死亡。假如洞穴沒有完全被淹沒,那他們可以在那里停留一陣子,救援人員也有更多時間訓練他們潛水,這能增加他們的存活的幾率。與此同時,洞穴的抽水也在進行中。如果不下雨的時間夠長,水位降低,他們將能走出洞穴,訓練潛水的時間也就不必要了。不過,就目前而言,這樣的訓練能鼓舞這些孩子,因為他們正在為了改變所處的情況,做出正面而具體的努力。”


特斯拉(Tesla)執行長埃隆.馬斯克(Elon Musk) 6日說,將派遣工程師前往泰國協助救援,7日抵達。馬斯克還提議,可以在抽干洞穴內的部分積水后,將直徑一公尺的尼龍管放入洞中再充氣,讓受困的少年順著通道爬出。泰國政府表示,馬斯克的團隊可能提供包括定位追蹤,抽水以及電池供電等協助。

中國救援隊全力救援



中國救援隊6月30日攜帶全密閉循環呼吸器、水下機器人等設備在各方支持下很快進入現場,加入救援行列。由泰國皇家海軍統籌,平瀾公益基金會、美國特種部隊(PJ)、澳大利亞警方搜救部隊、英國以及比利時的專家救援隊一起形成了最后的洞穴救援攻堅方案,中方與美軍合作負責一個工作段落。事件現場地形非常復雜,難度很大,但中國隊員們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盡全力救援。


在前泰國海軍海豹隊成員薩馬恩罹難后,中國平瀾基金會救援隊隊長王英頡介紹,潛水作業遇險一般是由缺氧導致,而缺氧的原因可能是三種:一是操作流程問題,讓潛水人員進行難度較大的作業活動;二是個人技術方面,存在操作不當的問題;三是設備出現故障。



據王英頡介紹,為了人員安全,在官方調查結論出來之前,中國和美國救援隊已經暫緩水下救援活動。“和前幾天不一樣,今天泰國方面也未安排任何水下作業”王英頡說。

全世界都在期望被困如此之久的13人盡快能出洞。

(未附授權圖嚴禁轉載,更多精彩內容關注企鵝號“i泰國” )


泰國清萊救援人員7月5日表示,他們日以繼夜抽水,希望7日暴雨再度來臨前能降低巖洞內水位,讓目前仍水淹至洞頂的部分通道水位降到可讓頭部露出水面,以降低受困的13名少年足球隊師生潛水風險。


救援人員準備5日將氧氣瓶送入洞穴。

目前清萊Tham Luang溶洞抽水工作也非常順利,剛開始海豹隊人員需要潛水3~4次才到達洞內的三叉口,但是現在到三叉口只有1個地方需要潛水,有縮短海豹隊人員進出13人被困位置的時間,進去約6小時,出來約5小時,能更快傳達洞穴內部的情況和被困人員的情況,讓外面的指揮人員能更快的根據情況調整搜救計劃。但是在洞穴內鋪設電線、電纜等工作還需要一些時間。




與雨水賽跑

此刻最令救援人員憂心的是天氣,他們正與雨水賽跑。


氣象報告指出7日將開始再降暴雨,雨水篤定會讓巖洞積水再度升高,導致穿越洞穴部分區域的困難度增高,甚至完全無法通行。一旦受困者所在的高地水位上漲可能被淹沒,又無其他救援途徑可派上用場,當局可能被迫讓受困者冒險,讓沒有潛水經驗甚至不會游泳的他們穿上潛水裝備逃生,這是風險最高的救援方式。



清萊府尹納隆薩說:“現在救援工作的最大挑戰是天氣。一旦暴雨來臨,會有大量雨水涌入洞穴。我們正在計算開始降雨后,還有多少小時或幾天可供救援。”


泰國內政部長阿奴彭對曼谷郵報說:“救援必須加快速度。將使用潛水設備。如果水位升高,救援工作會更困難。我們必須在那之前把孩子們救出來。”



積水仍高至洞頂的部分通道能見度為零,且距離不短。當局表示,有些孩子不會游泳,正教導他們如何潛水和使用潛水面罩與呼吸管以進行水肺潛水。



盡管如此,孩子下水時仍可能恐慌,若孩子集體恐慌,后果不堪設想,他們正考慮讓1名最適當的孩子與潛水員先嘗試通過積水通道,為其他孩子壯膽。


第一時間發現孩子們的英國洞潛專家Richard Stanton (left) 和John Volanthen (centre)將指導他們潛水。

救援人員已設法為洞內提供電力,接通訊號與父母視頻。由于巖洞長而狹窄,部分通道全沒在水中,潛水員從洞口到孩子們所在高地往返需11小時之多。


泰國當局同時已展開第2救援方案,在洞穴山體上方尋找1個“突破口”,架設豎井救出受困者。目前仍在尋找突破口中。


據報道,被困在洞穴內的13人向海豹部隊人員透露,他們曾聽到洞穴上面有狗叫聲。預計13人受困位置頂部的坐標可能有人居住,等確切的坐標位置出來后,相關部門立即與邊境警察、董里府麗蓬島的燕窩采集小隊的人員展開地毯式搜索,希望盡快找到能相對應位置的洞穴把人帶出來。


而董里府麗蓬島的燕窩采集小隊準備上飛機返回董府時,接到相關部門的緊急電話希望他們再返回清萊探鑾洞穴支援尋找新出口救出13名被困人員。燕窩采集小隊接到電話后立即返回現場并上山尋找其他可以抵達被困人員所在位置的洞口。

美軍增援30軍人

美軍印太司令部7月4日派出30多名軍方人員協助搜救,包括數名救生專家。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6日表示,將增派工程師協助救援。美國駐泰國大使戴維斯在聲明中說,美方將持續支援泰國政府不停歇的努力,一直到受困的13人平安離開洞穴,與家人團聚。

7月是泰國的雨季,如何在大雨來臨之際,協助少年離開積水嚴重的溶洞,是泰國政府和來自全球搜救人員的燃眉之急。

然而,本周預計在泰國北部持續數天的大雨,增添搜救人員救援的難度。美國國家洞穴救援協會的代表安馬爾·默爾扎(Anmar Mirza)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盡管美軍搜救人員經過扎實訓練,假如天候不佳,搜救人員也束手無策。


默爾扎說:“美軍搜救人員訓練有素,然而身處如此危險環境,需要極度小心。想讓孩子平安地活著離開洞穴,存在很大風險,這一切都取決于天氣。如果天氣合作,最好的方法就是讓搜救人員進入洞穴,協助他們離開。但如果天氣不合作,他們在洞穴里待著的地方將變得非常危險,甚至會完全被淹沒,那時搜救人員也束手無策。沒有兩全其美的選擇,每一種做法都很難避免傷害。”


盡管抽水機目前正以每小時降低一厘米水位的速度抽走洞里的積水,連日大雨的可能性,使得積水退去的一天更加遙遠。清萊省政府目前考慮的營救方案,包括在短時間之內,教會這13人潛水離開洞穴。然而,這13人都不會游泳,而走完逃生行程大約需要5小時。另一個計劃則是讓這13人待在洞里等待積水退去,渡過將近四個月的雨季。

就算前泰國海軍海豹隊成員薩馬恩在救援中潛水罹難,增加了一些人對于讓這些少年潛水逃生的擔憂,國家洞穴救援委員會的默爾扎表示,為了救這些孩子,看似冒險的行動勢必無法避免。

默爾扎說:“在搜救行動中,我們稱之為‘應急計劃’,意味著我們需要為任何可能的結果做準備。他們已經開始訓練這些孩子潛水,如果他們身處的洞穴完全被淹沒,那么就沒有其他選擇了。要么冒險潛水,要么被淹沒。選擇只有兩個,冒險或是死亡。假如洞穴沒有完全被淹沒,那他們可以在那里停留一陣子,救援人員也有更多時間訓練他們潛水,這能增加他們的存活的幾率。與此同時,洞穴的抽水也在進行中。如果不下雨的時間夠長,水位降低,他們將能走出洞穴,訓練潛水的時間也就不必要了。不過,就目前而言,這樣的訓練能鼓舞這些孩子,因為他們正在為了改變所處的情況,做出正面而具體的努力。”


特斯拉(Tesla)執行長埃隆.馬斯克(Elon Musk) 6日說,將派遣工程師前往泰國協助救援,7日抵達。馬斯克還提議,可以在抽干洞穴內的部分積水后,將直徑一公尺的尼龍管放入洞中再充氣,讓受困的少年順著通道爬出。泰國政府表示,馬斯克的團隊可能提供包括定位追蹤,抽水以及電池供電等協助。

中國救援隊全力救援



中國救援隊6月30日攜帶全密閉循環呼吸器、水下機器人等設備在各方支持下很快進入現場,加入救援行列。由泰國皇家海軍統籌,平瀾公益基金會、美國特種部隊(PJ)、澳大利亞警方搜救部隊、英國以及比利時的專家救援隊一起形成了最后的洞穴救援攻堅方案,中方與美軍合作負責一個工作段落。事件現場地形非常復雜,難度很大,但中國隊員們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盡全力救援。


在前泰國海軍海豹隊成員薩馬恩罹難后,中國平瀾基金會救援隊隊長王英頡介紹,潛水作業遇險一般是由缺氧導致,而缺氧的原因可能是三種:一是操作流程問題,讓潛水人員進行難度較大的作業活動;二是個人技術方面,存在操作不當的問題;三是設備出現故障。



據王英頡介紹,為了人員安全,在官方調查結論出來之前,中國和美國救援隊已經暫緩水下救援活動。“和前幾天不一樣,今天泰國方面也未安排任何水下作業”王英頡說。

全世界都在期望被困如此之久的13人盡快能出洞。

(未附授權圖嚴禁轉載,更多精彩內容關注企鵝號“i泰國” )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