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投第一人熊晓鸽:看准了腾讯,又押中了百度!


文/華商韜略

熊曉鴿被稱為中國“風投教父”、“中國VC(風險投資)第一人”。

張朝陽、李彥宏、馬化騰、周鴻祎、梁建章……如今這群中國過去20年中, 堪稱最成功的一代企業家背后, 大多都有熊曉鴿和IDG的身影。

【1】

上世紀90年代初, 熊曉鴿帶著麥戈文的1000萬美金, 第一次將西方的風險投資概念帶入中國。

麥戈文是美國傳奇富豪, 創立了IDG(美國國際數據集團), 并將其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信息技術出版與風險投資公司之一。 而熊曉鴿曾任IDG全球常務副總裁, 他最信賴的下屬、合作伙伴與朋友。

1997年, 搜狐天使輪的17萬美元“燒得”差不多了, 張朝陽借了朋友10萬美元, 但很快山窮水盡。 為了融資,

他住在加州的一個小旅館, 租了輛破車, 每天爭分奪秒地見投資人。

但彼時中國互聯網的基礎設施落后、網民數量少, 更重要的是商業模式不清晰、投資退出機制不健全, 美國投資人根本沒耐心聽張朝陽的計劃。

“這次融資比第一次更為艱難, 耗費了大量時間, 而且公司內部沒人能幫得上我, 也沒人知道我在干什么。 ”張朝陽說。

走投無路之際, 熊曉鴿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在其穿針引線下, IDG、英特爾、道瓊斯、晨興公司聯合投資220萬美元, 搜狐得以步入正軌。


搜狐之后, 熊曉鴿和IDG開始頻繁投資中國互聯網企業, “培育”了一大批頂尖公司。

1999年, IDG用100萬美元換來搜房網20%的股份, 但緊接著2000年, 全球互聯網泡沫破裂, 搜房遲遲找不到盈利模式, 公司瀕臨倒閉。

“就像遭遇霜凍的幼苗, 奄奄一息, 這時工資發放非常緊張, 我也很害怕員工的斗志就此消亡。 好在IDG主動給我們提供了無息的過橋貸款,

錢雖不多, 但是卻讓我們過了最困難的時期。 我不知道IDG對其他公司怎么樣, 但對于我, 他們的支持讓我十分感動”搜房網創始人莫天全說。

搜房網最終在2010年上市, IDG的100萬美元變成了1.08億美元。

2000年6月, 百度推出中文搜索引擎, 那個年代因為設備和人才短缺, 互聯網創業成本奇高, 百度每天都需要資金輸血, 對此準備不足的李彥宏焦頭爛額。

互聯網泡沫破裂期間, 眾多IT公司因缺乏資金, 一夜之間關門, 風投對美國的互聯網項目都避之不及, 資本更不會關注中國的企業。 但IDG還是大膽地提供150萬美元給百度,

后者也因此度過了最難熬的資金寒冬期。

2005年, 熬過寒冬的百度登錄納斯達克, IDG的150萬美元轉眼變成了1億多美元, 投資收益近百倍。

如今市值超過3000億美元的騰訊, 也曾在IDG的幫扶之下, 走過了最危險時期。

2000年, QQ用戶暴漲帶來服務器數量暴增, 急于尋找資金的馬化騰, 在銀行、投資商面前屢屢吃閉門羹。

無奈之下, 馬化騰計劃以幾十萬的價格賣掉QQ。 得知消息的熊曉鴿聯手李澤楷, 共同出資220萬美元, 拿到騰訊40%的股權。 這筆錢, 也成了騰訊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筆融資。

從搜狐到騰訊, 中國幾乎每一家“現象級”互聯網公司的出現,

都與IDG有關。 伴隨著中國崛起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IDG也成了中國市場上的大贏家。


【2】

作為這一切的主導者, 進入風投領域對于熊曉鴿來說, 完全是出于偶然。

大學時代開始, 熊曉鴿的理想是做一名像“法拉奇”那樣的戰地記者, 他在國內攻讀了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研究生,一度在新華社做記者。但隨著實踐和深入一線,他萌生了進修的想法,選擇美國學習新聞。

1986年,揣著38美元,熊曉鴿踏上飛往美國的飛機,開啟求學生涯,并在波士頓大學和塔夫茨大學相繼拿下碩士和博士學位。博士畢業前,熊曉鴿開始在全球最大的出版機構卡納斯公司工作,3年間,他從助理編輯、記者、一直做到了《電子導報》的亞洲版主任編輯。

在做《亞太商業》欄目期間,熊曉鴿接觸了很多創業者,也首次接觸到VC(風險投資)概念,深刻感受到VC對美國硅谷創業和社會經濟的巨大推動。

1991年,他前往香港擔任分公司副總裁,期間他預判到電子及信息類刊物在中國市場即將迎來高速成長。

他花費很大精力寫了一份報告,申請到中國做雜志和風險投資。不過由于公司高層曾在中國市場投資失利,所以熊曉鴿的報告被半路攔截。


無奈之下,熊曉鴿想到了美國國際數據集團(IDG)創始人及董事長麥戈文。

IDG是家信息技術出版、研究、展覽與技術風險投資公司,早在1980年,IDG就與信息產業部中國電子情報研究所合辦了《計算機世界》報,這是中國第一份專業行業報紙。這家公司從事的業務,正是熊曉鴿擅長和向往的。

他給麥戈文寫了一封長信,闡述自己回國做雜志、VC的想法。幾天后,麥戈文的秘書打來電話,邀請熊曉鴿見面詳談。

熊曉鴿對麥戈文說:“我有兩個夢想,一個是把美國的電子信息雜志拿到中國出版;另一個是在中國做風險投資,我現在的老板不支持我,我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

“你需要什么條件?”麥戈文問。

“我只有一個條件——就是向您直接匯報。”

“那你想要多少工資?”

“我去年掙4萬2,您付我4萬2就行。干半年以后咱們再說,怎么樣?”

麥戈文停頓了一會兒,說“我給你增高一點,5萬塊。”

據說,初次見面,兩人聊了整整3個小時,麥戈文還因此推掉了兩個會議。1991年11月,35歲的熊曉鴿加入IDG,以“亞洲業務開發助理”的身份主管亞太地區出版物。

半年的時間內,他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將媒體內容本地化,虧了七八年的臺灣和新加坡市場都開始盈利。1992年年末,IDG決定整合亞洲所有業務,熊曉鴿被委任為負責人。


1993年,全面負責亞洲業務的熊曉鴿帶著1000萬美元資金回國,隨后又與上海科委達成合作,雙方共同出資2000萬美元成立中國第一家合資風險投資公司——上海太平洋技術創業投資公司(后更名為IDG資本),專注于扶持和投資中國的高新科技創業公司。

萬事開頭總是難的,IDG剛進入中國的前7年,幾乎沒有像樣的成績。熊曉鴿投資的第一家公司(上海一家生產筆記本電池的公司),以失敗告終,投入資金化為烏有。

當時每次麥戈文來視察,他總是提心吊膽,怕麥戈文大手一揮,撤回在中國的投資。但麥戈文卻總是談笑風生,給他加油、鼓氣。

有麥戈文這樣的伯樂,熊曉鴿才能在持續多年看不到“曙光”的中國市場,持續灑下寶貴的“種子資金”。

2000年后,隨著中國加入WTO,一批中國公司紛紛登陸納斯達克,熊曉鴿早年的投入,開始不斷涌現出令人驚嘆的回報。更重要的是,在IDG資金哺育之下,一大批中國高新企業得以迅速成長。

2014年麥戈文去世,兩年后,麥戈文基金會決定把公司業務全部出售,以便將更多資金投入慈善和基金投資領域。

消息發布后,眾多國際財團表示出興趣,但IDG集團最終花落中國財團之手。這個財團就是IDG資本董事長熊曉鴿聯合泛海資本等組建的。

成功收購曾經的母公司IDG集團后,IDG資本成為IDG集團旗下IDG Ventures投資業務的控股股東。IDG集團總部仍設立在波士頓,管理層保持不變。

——END——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注【華商韜略】,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他在國內攻讀了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研究生,一度在新華社做記者。但隨著實踐和深入一線,他萌生了進修的想法,選擇美國學習新聞。

1986年,揣著38美元,熊曉鴿踏上飛往美國的飛機,開啟求學生涯,并在波士頓大學和塔夫茨大學相繼拿下碩士和博士學位。博士畢業前,熊曉鴿開始在全球最大的出版機構卡納斯公司工作,3年間,他從助理編輯、記者、一直做到了《電子導報》的亞洲版主任編輯。

在做《亞太商業》欄目期間,熊曉鴿接觸了很多創業者,也首次接觸到VC(風險投資)概念,深刻感受到VC對美國硅谷創業和社會經濟的巨大推動。

1991年,他前往香港擔任分公司副總裁,期間他預判到電子及信息類刊物在中國市場即將迎來高速成長。

他花費很大精力寫了一份報告,申請到中國做雜志和風險投資。不過由于公司高層曾在中國市場投資失利,所以熊曉鴿的報告被半路攔截。


無奈之下,熊曉鴿想到了美國國際數據集團(IDG)創始人及董事長麥戈文。

IDG是家信息技術出版、研究、展覽與技術風險投資公司,早在1980年,IDG就與信息產業部中國電子情報研究所合辦了《計算機世界》報,這是中國第一份專業行業報紙。這家公司從事的業務,正是熊曉鴿擅長和向往的。

他給麥戈文寫了一封長信,闡述自己回國做雜志、VC的想法。幾天后,麥戈文的秘書打來電話,邀請熊曉鴿見面詳談。

熊曉鴿對麥戈文說:“我有兩個夢想,一個是把美國的電子信息雜志拿到中國出版;另一個是在中國做風險投資,我現在的老板不支持我,我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

“你需要什么條件?”麥戈文問。

“我只有一個條件——就是向您直接匯報。”

“那你想要多少工資?”

“我去年掙4萬2,您付我4萬2就行。干半年以后咱們再說,怎么樣?”

麥戈文停頓了一會兒,說“我給你增高一點,5萬塊。”

據說,初次見面,兩人聊了整整3個小時,麥戈文還因此推掉了兩個會議。1991年11月,35歲的熊曉鴿加入IDG,以“亞洲業務開發助理”的身份主管亞太地區出版物。

半年的時間內,他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將媒體內容本地化,虧了七八年的臺灣和新加坡市場都開始盈利。1992年年末,IDG決定整合亞洲所有業務,熊曉鴿被委任為負責人。


1993年,全面負責亞洲業務的熊曉鴿帶著1000萬美元資金回國,隨后又與上海科委達成合作,雙方共同出資2000萬美元成立中國第一家合資風險投資公司——上海太平洋技術創業投資公司(后更名為IDG資本),專注于扶持和投資中國的高新科技創業公司。

萬事開頭總是難的,IDG剛進入中國的前7年,幾乎沒有像樣的成績。熊曉鴿投資的第一家公司(上海一家生產筆記本電池的公司),以失敗告終,投入資金化為烏有。

當時每次麥戈文來視察,他總是提心吊膽,怕麥戈文大手一揮,撤回在中國的投資。但麥戈文卻總是談笑風生,給他加油、鼓氣。

有麥戈文這樣的伯樂,熊曉鴿才能在持續多年看不到“曙光”的中國市場,持續灑下寶貴的“種子資金”。

2000年后,隨著中國加入WTO,一批中國公司紛紛登陸納斯達克,熊曉鴿早年的投入,開始不斷涌現出令人驚嘆的回報。更重要的是,在IDG資金哺育之下,一大批中國高新企業得以迅速成長。

2014年麥戈文去世,兩年后,麥戈文基金會決定把公司業務全部出售,以便將更多資金投入慈善和基金投資領域。

消息發布后,眾多國際財團表示出興趣,但IDG集團最終花落中國財團之手。這個財團就是IDG資本董事長熊曉鴿聯合泛海資本等組建的。

成功收購曾經的母公司IDG集團后,IDG資本成為IDG集團旗下IDG Ventures投資業務的控股股東。IDG集團總部仍設立在波士頓,管理層保持不變。

——END——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注【華商韜略】,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