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产房:16岁女孩被强☆禁☆暴怀孕,为何要5个月引产,才能验血证凶?

在我們醫院的婦產科, 夜班從晚上5點鐘開始, 到第二天早上8點結束。

每一天的深夜, 在產房, 都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這天晚上上班, 坐電梯時, 我發現開電梯的小毛眼睛紅腫。

“怎么了, 小毛?”我問。

小毛今年21歲, 平時愛說愛笑的, 今天這是怎么了?

“紅姐, 沒, 沒什么?”小毛擦了擦眼角, 什么也沒說。

“是不是你男朋友欺負你了, 我找他去, 給你出氣。 ”我勸慰她說。

“不是, 紅姐。 晚上下班, 我找你, 真有點事, 我想問問你呢。 ”

晚上8點, 小毛下班后, 來到了我們婦產科。

“小紅姐, 我的妹妹小花, 在老家被我們村長的兒子, 給強暴了。 ”

“啊, 還有這種事?”我驚訝極了:“小毛,

你坐下來, 慢慢講。 ”

小毛慢慢的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小毛的老家在一個偏僻的山村里, 家里有爸爸、媽媽還有一個16歲的妹妹小花。 有一天, 媽媽偶爾發現女兒小花的胸部有很多紅印, 再三詢問后, 小花終于說出了實情:“是隔壁的大嘴搞的”。 小花所說的大嘴, 是村長的最小兒子, 今年19歲了, 沒有正經事情做, 就在村子里閑逛。 聽小花說完情況后, 小花的爸爸立即找到村長家中, 沒想到的是, 大嘴根本不承認。 無奈之下, 家里人給小花檢查了身體, 結果發現小花已經懷孕兩個半月了。

“我們家想給小花做流產。 ”最后, 小毛說。

“孩子其實是無辜的。 ”我說。

小毛說:“村子也有人勸, 把孩子生下來, 也有人要。 可是, 你不知道,

我妹妹有些輕微的智障, 小時候, 也上醫院看了, 說是有超雌女性綜合癥。 我們家也擔心生下來, 會有畸形的問題。 ”

“那就只好做人流了。 ”

“可是, 還有一些事兒, 我爸爸報警后, 警察已經把大嘴抓起來了, 他還是死活不承認, 說自己沒干, 需要做司法鑒定, 才能鑒定出誰是真兇。 ”

“那怎么鑒定呢?”

小毛說:“說是要等到懷孕5個月, 做引產, 通過胎兒組織做鑒定。 我想問問你, 為什么要等到5個月呢?”

我也是一頭霧水, “這個我也不懂, 明天上午, 我們馬主任在, 你再找她問問吧。 ”

夜里沒事, 我搜了搜百度, 查查什么是超雌綜合癥。

臨床上對于超雌綜合癥的定義是這樣的:人類體細胞具有46條染色體, 其中44條(22對)為常染色體, 另兩條與性別分化有關, 為性染色體。

性染色體在女性為XX, 在男性為XY。 生殖細胞中卵細胞和精子各有23條染色體, 分別為22+X和22+Y。 而“超雌綜合征”的女性的染色體主要有三種:多一條X染色體, 即(47,XXX), 或者多兩條X, 即(48,XXXX)。 在文獻里也曾經發現過一名X染色體多達六條的女患者, 染色體表現為(50,XXXXX), 極為罕見。

“超雌綜合征”在女性中的發病率高達千分之零點八, 也就是每出生1250個女嬰中, 就有一個擁有多條X染色體。

患有超雌綜合癥的女性, 從外表上看, 身高比普通女性要高, 身材也比較好, 乳房發育好, 屬于男性喜歡的性感女神, 但是, 軀干與四肢不成比例, 也就是雙手在身體兩側平伸開, 兩中指之間的距離要超過身高。 還有些人會出現智力低下的問題。 有些人進入青春期后, 隨著性發育不斷成熟,

月經會出現紊亂, 卵巢功能也會因為低下而影響生育, 而且, X越多剩余, 生育能力越弱。


第二天, 小毛來找馬主任。

馬主任說:“胎兒如果太小, 取出的胎兒樣本容易摻雜母親體內物質, 做出的鑒定結果不一定準確, 只有達到四五個月后, 能夠產下完整的嬰兒,

取出的樣本才更加精確, 才能保證鑒定結果的準確性。 ”

“那, 小花就要多受罪了。 ”小橘子說。

“是呀,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馬主任說。

小花懷孕4個多月后, 小毛從老家把她接了過來。 準備在我們醫院做引產手術。

安排好病房, 檢查身體, 一切正常, 馬主任向小花的父母交代了引產的過程:

引產, 主要是利凡諾羊膜腔注射術, 俗稱雷穿, 這種方式比較安全, 而且對孕婦的影響較小。 簡單說就是用一根穿刺針將利凡諾注射到羊水里, 導致子宮收縮, 將胎兒娩出, 這個過程中胎盤功能會下降, 胎兒在子宮內會漸漸缺氧窒息, 生產時大多數胎兒已經沒有生命指征了。

“好, 全聽您的。 ”小花的父母一看就是老實人, 話很少, 只是連連點頭。

當天的引產手術,是馬主任做的,小花是胎盤前壁,子宮靠近肚皮的方向布滿了胎盤,厚度也比較深,馬主任第一次穿刺,扎了3針都沒有進入羊水,后來,又換了一根稍長的穿刺針,在B超全程監視下,終于將利凡諾注射到羊水中。

5個小時后,小花感受到宮縮,只是小腹隱隱作痛,有點像月經前的腰酸腹痛,疼痛并沒有規律性,還要等到一兩天,胎兒才能真正的引產下來。

第二天,小花疼痛開始加劇了,她沒有什么食欲,小毛給她做了一碗熱湯面,小花勉強的喝了半碗。到了第三天,宮口算是開了,可以進產房了。


進入產房后,慢慢的,隨著陣陣的宮縮,胎兒的頭已經在宮口了,大概不到5分鐘,胎兒、羊水、胎盤都緩緩流了出來。引產結束了。

很快,警方就把男嬰的尸體還有小花的臍帶血帶走了,進行司法鑒定。

小花在整個引產過程中,沒有喊過一聲痛,也沒有流過一滴眼淚,一直是面無表情,但這個時候,她卻突然的失聲痛哭。

我抱著她,安慰說:“好了,都過去了,都過去了。”

小花被移到產床上,由于胎盤娩出的比較好,只有一層胎膜留在子宮里,馬主任開始清宮。清宮的時候刮的盡量輕些,大概進行了20分鐘,清宮后,由于小花的子宮收縮的不是很好,又給了靜脈注射并肛門給藥加強宮縮。最后,又在產床上躺了一個多小時觀察出血情況,沒有異常,才送回了病房。

在醫院,呆了一個星期后,小毛陪著小花,回老家了。

“希望司法鑒定能夠找出罪犯,還小花一個公道吧。”看著小毛攙扶著小花,離開了醫院,馬主任說。

3個月后,小毛從老家回來了,我和小橘子在電梯里遇到了她,我迫不及待的問:“怎么樣,小毛, DNA鑒定結果出來了嗎?確定了罪犯了嗎?”


小毛說:“出來結果了,確定就是村長兒子大嘴做的,他后來也承認了。”

“好,還是科學檢查好,雖然小花受了不少罪,總算抓住了罪犯。被判了幾年?”小橘子問。

“唉”,小毛說:“大嘴沒有抓起來,現在還好好的呢。”

“這是為什么?怎么會這樣?”

小毛低下了頭說:“都怪我那糊涂的爹,村長找我爸爸說,都是鄉里鄉親的,抓了人,誰的面子都不好看。干脆,給你3萬塊錢,你就說,兩個孩子在談戀愛,你情我愿的,不就沒事了嗎?”

我感到不可思議:“你爹答應了?”

“是呀,我爹想了想,真的把村長的兒子關進了監獄,就和村長家里結下了梁子,以后,還怎么在村里呆呢。再說了,三萬塊錢,也是筆大收入,就答應了。”

“那,你妹妹小花呢?”

“我爸正準備找個人家,把她趕緊嫁出去。”

到了辦公室,我和小橘子都感到一種莫名的憋氣。只有臨出電梯,小毛的最后一句話,讓我們稍微感到寬慰:“我是一輩子不準備回家了,等我條件好點,一定要妹妹接過來,一起住。”

深夜的產房,什么事都可能發生,門鈴每一次響起,都是生命在叩門。靜靜的,聽助產士小紅姐為你講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歡離合的產房故事。下一夜又會發生什么呢?關注小紅姐的《深夜產房系列故事》。

只是連連點頭。

當天的引產手術,是馬主任做的,小花是胎盤前壁,子宮靠近肚皮的方向布滿了胎盤,厚度也比較深,馬主任第一次穿刺,扎了3針都沒有進入羊水,后來,又換了一根稍長的穿刺針,在B超全程監視下,終于將利凡諾注射到羊水中。

5個小時后,小花感受到宮縮,只是小腹隱隱作痛,有點像月經前的腰酸腹痛,疼痛并沒有規律性,還要等到一兩天,胎兒才能真正的引產下來。

第二天,小花疼痛開始加劇了,她沒有什么食欲,小毛給她做了一碗熱湯面,小花勉強的喝了半碗。到了第三天,宮口算是開了,可以進產房了。


進入產房后,慢慢的,隨著陣陣的宮縮,胎兒的頭已經在宮口了,大概不到5分鐘,胎兒、羊水、胎盤都緩緩流了出來。引產結束了。

很快,警方就把男嬰的尸體還有小花的臍帶血帶走了,進行司法鑒定。

小花在整個引產過程中,沒有喊過一聲痛,也沒有流過一滴眼淚,一直是面無表情,但這個時候,她卻突然的失聲痛哭。

我抱著她,安慰說:“好了,都過去了,都過去了。”

小花被移到產床上,由于胎盤娩出的比較好,只有一層胎膜留在子宮里,馬主任開始清宮。清宮的時候刮的盡量輕些,大概進行了20分鐘,清宮后,由于小花的子宮收縮的不是很好,又給了靜脈注射并肛門給藥加強宮縮。最后,又在產床上躺了一個多小時觀察出血情況,沒有異常,才送回了病房。

在醫院,呆了一個星期后,小毛陪著小花,回老家了。

“希望司法鑒定能夠找出罪犯,還小花一個公道吧。”看著小毛攙扶著小花,離開了醫院,馬主任說。

3個月后,小毛從老家回來了,我和小橘子在電梯里遇到了她,我迫不及待的問:“怎么樣,小毛, DNA鑒定結果出來了嗎?確定了罪犯了嗎?”


小毛說:“出來結果了,確定就是村長兒子大嘴做的,他后來也承認了。”

“好,還是科學檢查好,雖然小花受了不少罪,總算抓住了罪犯。被判了幾年?”小橘子問。

“唉”,小毛說:“大嘴沒有抓起來,現在還好好的呢。”

“這是為什么?怎么會這樣?”

小毛低下了頭說:“都怪我那糊涂的爹,村長找我爸爸說,都是鄉里鄉親的,抓了人,誰的面子都不好看。干脆,給你3萬塊錢,你就說,兩個孩子在談戀愛,你情我愿的,不就沒事了嗎?”

我感到不可思議:“你爹答應了?”

“是呀,我爹想了想,真的把村長的兒子關進了監獄,就和村長家里結下了梁子,以后,還怎么在村里呆呢。再說了,三萬塊錢,也是筆大收入,就答應了。”

“那,你妹妹小花呢?”

“我爸正準備找個人家,把她趕緊嫁出去。”

到了辦公室,我和小橘子都感到一種莫名的憋氣。只有臨出電梯,小毛的最后一句話,讓我們稍微感到寬慰:“我是一輩子不準備回家了,等我條件好點,一定要妹妹接過來,一起住。”

深夜的產房,什么事都可能發生,門鈴每一次響起,都是生命在叩門。靜靜的,聽助產士小紅姐為你講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歡離合的產房故事。下一夜又會發生什么呢?關注小紅姐的《深夜產房系列故事》。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