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娛樂»正文

崇祯皇帝为什么要给东林党平反

崇禎元年, 一位叫倪元璐的翰林編修上書崇禎帝, 要求為東林黨人平反。 為什么他敢第一個站出來為東林黨伸冤呢?請欣賞本人新作《東林沉浮》選25—

崇禎皇帝為什么要給東林黨平反

政治鋤奸后, 必平反冤假錯案。 干掉魏忠賢的崇禎皇帝, 怎么重新評估東林黨呢?

崇禎元年, 為東林黨人平反的聲浪在朝中此起彼伏。 一位叫倪元璐的翰林編修上書崇禎帝上, 提出為東林黨人平反的理由:

“今世界已清, 而方隅未化;邪氛已息, 而正氣未伸。 ”

倪元璐說, 以前魏忠賢將東林稱為邪黨。 如果稱東林為邪黨, 那么魏忠賢的閹黨又算什么?現在既然定性閹黨是邪黨,

那么抗擊閹黨的東林黨豈能算作是邪黨?

倪元璐接下來說的比較客觀。 他說, 東林是天下精英, 是知識分子的良心, 他們的錯在于有潔癖, 過于刻薄, 但絕不是邪惡之徒。 作為讀書人, 處世寧可像東林人那樣清高, 也不能像閹黨那樣少廉寡恥。 如果不給東林人平反, 則不能扭轉沒有道德成本的社會風氣。

倪元璐的話說得非常到位。 那么, 倪元璐到底是什么人呢?為什么他敢第一個站出來為東林黨伸冤呢?讓我們做個全方位的認識——

倪元璐, 山東青州人, 天啟二年進士。 他出身書香門第, 少年時代良好的家教培養了他勤奮正直的品質。 倪元璐處在晚明時期, 這是中國歷史上一個十分特殊的時期:一方面,

幾朝皇帝權臣政治腐敗的積累導致了諸多社會矛盾的激化, 國勢日漸衰頹;但另一方面, 這一末世時期出現了許多極有造詣和個性的文化人, 先后涌現諸如趙南星孫慎行等人物, 在政治文化史留下了引人入勝的奇光異彩, 對倪元璐的人格塑造影響頗深。 才藝超群, 行事磊落的倪元璐進入官場時, 東林黨與閹黨激戰正酣, 倪元璐心向東林, 對閹黨的瘋狂迫害東林黨的行為充滿義憤。

崇禎登基后, 倪元璐受到重用, 出任江西鄉試主考官, 此時魏忠賢還未倒臺, 倪元璐居然出了一道影射嘲諷魏忠賢的考題, 題為“孝慈則忠, 皜皜乎不可尚矣”, 這句話的意思是忠誠出于孝慈, 高尚源于清白。

該命題明里連及莊子與孔子的有關語錄, 實則影射譏刺大奸魏忠賢。 在那個非常敏感的時期, 這題目一出, “人為咋舌”, 都以為倪元璐禍之將至。 不料此時崇禎皇帝正在盤算肅除魏忠賢, 倪元璐不但化險為夷, 而且即為崇禎器重。 擔任“日講官”, 給皇帝上課。

在倪元璐眼里, 崇禎應該是一個圖存救亡、壯志難酬的偉大明君。 所以忠誠正直的倪元璐放心大膽地建言獻策。 這次為東林的平反上疏, 是倪元璐“首論國是”。 倪元璐儼然成了朝廷清理閹黨、平反東林運動的開路人。

在他之后, 就相繼有官員接連上疏, 為東林黨鳴不平。 于是倪元璐因勢再上奏章。 強烈要求為被迫害的東林黨人恢復名譽。 他高度評價楊漣、高攀龍、鄒元標、趙南星等東林黨人的“真理學、真氣節、真情操”,

充分肯定他們揭露魏黨統治時期“任人唯親、誣陷忠良、無視民生、鄉官橫行”等天下四害, 為朝廷樹立了正氣。 倪元璐大聲疾呼:“人才不可不惜, 我見不可不除, 眾郁不可不宣, 群議不可不集。 ”

崇禎皇帝被打動了。 崇禎元年即公元1628年三月, 崇禎帝下令追恤天啟時期被迫害至死的諸臣, 東林六君子正式被平反昭雪。 隨后, 又下令焚毀詆毀東林人的《三朝要典》, 套在東林人頭上理論緊箍咒也被摘掉了。

崇禎宣布重新啟用東林黨人, 召回東林元老。

殘存的東林前輩孫慎行、趙南星被征召。

但此時他們都年事已高。 慘遭發配的孫慎行, 接到征召令時, 已是72歲高齡, 他身染重病, 抱病入京, 未及上任便與世長辭。

趙南星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

此時趙南星已是古稀之年, 七十八高齡了。 自被閹黨流放, 他身處荒涼發配地已三年, 但他不急不躁, 安然處之。 這種泰然面對逆境的堅強性格, 差一點讓他看到黎明。 但可嘆, 此時閹黨還未被剿盡, 魏忠賢馬仔、山西巡撫牟志夔仍在任上, 他接到圣旨后故意拖延, 壓著不發放, 致使趙南星一直蒙在鼓里, 不知朝廷已經發生重大變化、自己被新皇重新招回。 不久, 年事已高的他一病不起, 不幸病死在發配之地。

后人推測, 倘若南星不死, 幫助崇禎重振朝綱, 或許大明不會在十七年后便亡。 但是, 以趙南星的秉性, 和崇禎的性情, 合作起來結局不用多想, 恐怕是難好的。 因為他遇到的君主, 只是貌似明君。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