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救孩子們的命,六個爸爸組團拼命洗空調,訂單排到一個月後,從不收愛心紅包


最早是魏莊文(右2)開始洗空調的。 他的兒子得了白血病, 在福州治療。 巨額醫療費壓得這個1987年出生的父親喘不過氣, 他打算自己動手,

為兒子拼命賺錢。 一年後, 洗空調的隊伍已擴大到六個人(圖片中有一人腳部受傷未到), 他們的孩子都得了白血病。 這只特別的洗空調隊伍不願意佔用社會愛心資源, 每天瘋狂工作超過16個小時。 越來越多的福州人, 開始找他們洗空調, 訂單已排到一個月後。 有客戶出於好心送上紅包, 也都被婉拒。


上圖:左起, 分別是丁求生, 張一鳴, 游文傑, 魏莊文, 黃傳雅(趙祥坤因腳部受傷未到)。 平時, 洗空調的隊伍分三個小組, 騎電動車奔波于福州每個角落。 5月11日早上, 有一位莆田市民打電話給魏莊文, 想請他洗空調。 魏莊文說目前的業務範圍還局限在福州市, “他可能是在網上看到了我的電話。 ”;本圖:早上七點半, 父親們在魏莊文家樓下集合, 仔細檢查各自洗空調的裝備。 他們工作時十分注意安全, 不敢讓自己出任何危險。


5月11日早上七點半, 魏莊文在檢查自己的各種維修工具。 除了洗空調, 他還開過理髮店, 做過裝修。 越來越多的爸爸加入洗空調的隊伍,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我們自己掙錢心裡踏實, 社會愛心捐款就可以幫到更多更需要的病人和家屬。 ”游文傑說:“我們這只隊伍不能散, 這樣就能一直幫助來福州給孩子看白血病的家庭, 讓這些家庭有一條減輕負擔的出路。 ”


5月11日早上七點半, 父親們在分發這一天洗空調的訂單。 平均下來, 他們每人每天能清洗六到七台空調, 收工回家時幾乎都會到晚上24時左右。 除了要帶齊所有清洗設備, 他們每個人都會帶一頂帽子。 清洗空調需要爬高甚至戶外作業, 帽子多少能提供一些防護。


5月11日早上, 魏莊文和游文傑(右)帶著清洗設備來到第一個客戶樓下, 準備進電梯。 這個客戶是其中一個父親的鄰居。 客戶看他每天帶著小水桶出門, 本來以為他喜歡釣魚。 後來知道他原來是為給孩子治病而租住福州, 並洗空調掙錢, 就請他到家裡幫忙清洗。


5月11日早上,魏莊文和游文傑(左)到客戶家裡,先在床上鋪了塑膠布以防塵。游文傑說,有白血病孩子的家庭,賣房賣車都很普遍。醫生早前曾經問過他對孩子治療的意見,他說,“我就是要飯,也要給孩子看病。”他曾經在醫院遇見一個開轎車的父親準備放棄治療,“當時我都想沖上去打他一頓。”


5月11日早上,清洗完畢後,魏莊文、黃傳雅和游文傑在給客戶家的空調做高溫消毒。


5月11日早上,洗完第一台空調後下起小雨,三個父親穿上雨衣,準備趕往第二個客戶家中。他們的雨衣常年放在電動車上,以應對颳風下雨等惡劣天氣。他們上午還將清洗三台空調。


5月11日,魏莊文、黃傳雅和游文傑趕到了第二個客戶家,準備入戶完成訂單。


5月11日,魏莊文檢查了一下客戶的空調,發現空調的出水管堵塞,他必須到戶外先對出水管進行疏通。


5月11日,客戶忙著去拿梯子,急性子的魏莊文乾脆用繩子固定身體,爬到高處開始用嘴疏通出水管。


5月11日,魏莊文在幫客戶清洗空調。


5月11日,清洗空調的工作完成了,客戶非常滿意。客戶知道他們都是白血病兒童的父親,準備了一個紅包想送給他們,被魏莊文謝絕。他們的客戶,都靠老客戶的口碑口口相傳而來,目前訂單已經排到一個月以後。


5月11日,完成第二個客戶的空調清洗工作後,三個爸爸稍作收拾,準備先吃飯再繼續為兒子們拼命洗空調。這一天,他們大約在23時30分左右收工,接近零點。


5月11日早上,魏莊文和游文傑(左)到客戶家裡,先在床上鋪了塑膠布以防塵。游文傑說,有白血病孩子的家庭,賣房賣車都很普遍。醫生早前曾經問過他對孩子治療的意見,他說,“我就是要飯,也要給孩子看病。”他曾經在醫院遇見一個開轎車的父親準備放棄治療,“當時我都想沖上去打他一頓。”


5月11日早上,清洗完畢後,魏莊文、黃傳雅和游文傑在給客戶家的空調做高溫消毒。


5月11日早上,洗完第一台空調後下起小雨,三個父親穿上雨衣,準備趕往第二個客戶家中。他們的雨衣常年放在電動車上,以應對颳風下雨等惡劣天氣。他們上午還將清洗三台空調。


5月11日,魏莊文、黃傳雅和游文傑趕到了第二個客戶家,準備入戶完成訂單。


5月11日,魏莊文檢查了一下客戶的空調,發現空調的出水管堵塞,他必須到戶外先對出水管進行疏通。


5月11日,客戶忙著去拿梯子,急性子的魏莊文乾脆用繩子固定身體,爬到高處開始用嘴疏通出水管。


5月11日,魏莊文在幫客戶清洗空調。


5月11日,清洗空調的工作完成了,客戶非常滿意。客戶知道他們都是白血病兒童的父親,準備了一個紅包想送給他們,被魏莊文謝絕。他們的客戶,都靠老客戶的口碑口口相傳而來,目前訂單已經排到一個月以後。


5月11日,完成第二個客戶的空調清洗工作後,三個爸爸稍作收拾,準備先吃飯再繼續為兒子們拼命洗空調。這一天,他們大約在23時30分左右收工,接近零點。

Next Article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