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的天空 不一樣的六一兒童節,他們只能與病魔做抗爭!


“姐姐, 我想聽聽你的聲音。 ”躺在醫院的3歲女童珺珺, 一有空就心心念念著和姐姐視頻。 一聽到女兒稚嫩的聲音, 珺珺的父母潘先生和林女士就不停地抹眼淚。

在廣州兒童醫院做檢查發現腦內有延髓毛細胞星形細胞瘤, “是個良性腫瘤”, 手術後卻出現反復腦積水, 之後又做了多次腦積液分流手術, 最後還是沒能成功。 小珺珺現在已經解除病痛, 因為她去了天國.......


5歲的梁健, 被確診為重型地中海貧血,

需要長期輸血和去鐵常規治療維持生命。 梁健父母就帶兒子踏上了輸血、去鐵之路。 輸血量也從以前30天一次降到15天一次, 每週還要打5天的排鐵針, 每次要10個小時, 才幾歲的孩子每天都要忍受著非常人的痛苦, 而梁健父母親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兒子被病痛折磨。 醫生告知梁健的情況只能進行幹細胞移植才能解決問題, 梁健和弟弟配型成功, 可以移植幹細胞, 可是醫療費缺口大, 媽媽欲哭無淚!


4歲的張文灝, 岀生在廣東省茂名市高州根子鎮立石東坑村, 患有急性白血病。 醫生說要儘快做化療手術, 否則會危及生命。 這突然從天而降的災難, 對於我們貧困的家庭來說, 無疑是晴天霹靂, 雪上加霜!面對每天好幾千甚至上萬元的費用, 家裡早已負債累累, 實在無力承擔!


江以誠生於2014年10月, 親生母親拋棄他的時候, 只有3個月大, 醫院診斷為:腦發育不良, 養父母對這個棄嬰特別憐惜, 夫妻倆商量後把計畫買房的存款先用於寶寶的治療上。 十幾萬的存款已經全部用光寶寶才有點點改善, 甚至還向親朋好友借款十幾萬元, 雖然這樣離康復治療費還相差很大。


盧永健, 今年3歲, 家住廣東省高州市長坡鎮灣腰黃京田村, 被醫院診斷患有急性淋巴白血病。 從家徒四壁走到了債臺高築的境地!能花的錢已經花光, 能借到錢也已經借完, 現在的永健的家庭已是窮途末路!可是, 永健的病治療還是漫漫長路, 高額的治療費用猶如無底洞, 這貧苦家庭還能相互攙扶著走多遠呢?


寧振浩,今年6歲,家住廣東省信宜市懷鄉鎮雲羅村人,高州市人民醫院做檢查,結果顯示,振浩的淋巴細胞很高,經過腰穿,確診為淋巴細胞白血病。經過化療治癒的幾率還是很大的。但是看看目前寧勇的家庭經濟狀況,30至40萬的治療費用簡直是天文數字!


出生於2007年5月14日,家住廣東省高州市曹江鎮荷垌村的小劉展也被醫院檢查出患有嚴重地中海貧血,這晴天霹靂的診斷,讓貧困家庭無所適從,四處求醫,盼望轉機。因為家裡貧困,有時幾個月才能輸一次血。碰上醫院沒有血的情況,他們就得花費更多去買血。這十幾年來,劉展和哥哥倆的醫療費共花銷超過了20萬。


6歲的李雪瑩來自廣東省高州市石板鎮公岐利坑村,茂名市人民醫院檢查,發現頸部腫大、左胸隔有腫瘤,醫院做了頸部穿刺和切片做病理分析,最終確認為神經母細胞瘤,期間又增加了更多債務。經過6期的化療,病情才好轉,醫生建議回家康復調理。去廣州中山腫瘤醫院手術,手術費用和放療費用至少要20萬以上,兩個大病的孩子已經讓這個貧困家庭身無分文,負債累累,承受了無法承受的痛苦,哪有錢再去支付手術費呢?


林家雄,今年十歲,是廣東省茂名市高州市潭頭鎮山腳下村人,由於洗澡時間過久而造成煤氣中毒,小兒子林家雄因為當時暈倒之後,掉進100度熱水盆,背部燙傷面積高達百分之五十,當時送到醫院搶救了半個小鐘才醒過來。因為家裡無法支付手術費用,暫時只能做保守治療,無法進行植皮手術。每當兒子的燙傷疼痛難忍的時候,媽媽的心如刀割,儘量去安慰他。


9歲男孩謝柱安因頭疼,經醫院檢查,確診為右鼻腔朗格漢斯細胞增生症。需要住院進行放療、化療、甚至需要開腦部進行手術,之後走上漫長放療、化療之路,治療是一次比一次痛苦,但是小柱安每一次化療都很堅強,他希望自己快點好起來。每天一支的抗菌藥就高達1300元(必須一天一支),每天的住院治療費用300元,醫生說這樣的治理至少要維持2-6個月不定。現在進入高頻率抗菌藥注射控制病毒擴散,懇請愛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


10月8日,4歲的唐辛研姑姑發現孩子臉色蒼白,轉至廣東省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做了骨穿、腰穿檢查後,確診為急性白血病。醫院確診後便開始了漫長的化療,治療過程中小辛研多次出現感染,使得化療中斷,到現在還沒結束第一個療程的化療。小辛研住院之後,經歷了八次穿刺活檢,小小年紀,每一次穿刺活檢都表現的很堅強,做完之後,眼含熱淚對媽媽說,媽媽不要哭,寶寶也不哭!現在還有6萬多元債務沒有還清。


2018年4月5日中午蔡秉恒出生了,由於早產2個月,體重只有1.6公斤,身體各機能發育不全,尤其是肺部功能,要住院治療。後轉院至廣州市兒童醫院,在那裡做了右肺中葉摘除手術,蔡秉恒仍無法自主呼吸,一直在醫院治療。圖為躺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保溫箱裡的蔡秉恒。自從小兒子出生到現在已經花費近70萬,花光了家裡的全部積蓄,還欠下了不少外債,現在還欠醫院十多萬。


2017年3月7日,2歲多的雅欣在玩耍之時,不慎跌入開水鍋中,瞬間因嚴重燙傷陷入昏迷,由於幾乎全身燙傷,燙傷面積達65%以上,屬於3度燙傷,病情嚴重,一直高燒不退。不管父母給雅欣如何精心護理,塗抹多少治療瘢痕的藥,也沒能阻止瘢痕瘋狂地增生,瘢痕越長越厚,越長越多,就像一層厚厚的“醜陋盔甲”緊緊裹住了雅欣的身體。燙傷至今,已經花了將近30萬元,家裡不止花光所有的積蓄,還債臺高築。


3 歲半的薛廣麗,山西省沁水縣東安社區人。父母都是農民,在鄭州兒童醫院被確診為腹部神經母細胞瘤。在北京兒童醫院做了腫瘤切除手術。術後孩子又在北京化了十多個療程,第八個療後孩子腹部再次查出腫瘤,長達一年之久的病痛治療,花去醫療等費用 40 余萬元,農民家庭的父母在親朋的幫助下才挺過這一年。孩子嚴重的疾病已將這個家庭壓垮了,沉重的醫療費用壓力對於這個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家庭負責累累。


李舒敏,岀生於2012年07月24日,是廣東省茂名市茂港縣南海街道霞裡下寮田村人,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住院檢查,檢查報告出來說是神經母細胞瘤,屬於惡性腫瘤,醫生建議馬上手術,面對高昂的手術費用,一家人只能硬著頭皮到處借,東拼西湊。住院檢查、調理二十多天,於3月21日手術開腹後才發現腫瘤過大,侵犯周圍主動脈,不能完全切除,只能活檢!這一次幾乎花光了家裡所有積蓄和借款,也讓女兒肚子上多了一道手術疤痕!


一樣的天空,不一樣的六一兒童節,都是父母的心肝寶貝,可是他們卻只能與病魔做抗爭!讓我們在六一兒童節這個孩子們本應該快樂的節日裡,伸出援助之手,幫助他們儘早的解除病魔的痛苦吧,感謝!


進入微信—錢包—騰訊公益—搜索“大病患兒救助計畫”請掃上面二維碼完成捐贈。請關注公眾號:張藝攝影


寧振浩,今年6歲,家住廣東省信宜市懷鄉鎮雲羅村人,高州市人民醫院做檢查,結果顯示,振浩的淋巴細胞很高,經過腰穿,確診為淋巴細胞白血病。經過化療治癒的幾率還是很大的。但是看看目前寧勇的家庭經濟狀況,30至40萬的治療費用簡直是天文數字!


出生於2007年5月14日,家住廣東省高州市曹江鎮荷垌村的小劉展也被醫院檢查出患有嚴重地中海貧血,這晴天霹靂的診斷,讓貧困家庭無所適從,四處求醫,盼望轉機。因為家裡貧困,有時幾個月才能輸一次血。碰上醫院沒有血的情況,他們就得花費更多去買血。這十幾年來,劉展和哥哥倆的醫療費共花銷超過了20萬。


6歲的李雪瑩來自廣東省高州市石板鎮公岐利坑村,茂名市人民醫院檢查,發現頸部腫大、左胸隔有腫瘤,醫院做了頸部穿刺和切片做病理分析,最終確認為神經母細胞瘤,期間又增加了更多債務。經過6期的化療,病情才好轉,醫生建議回家康復調理。去廣州中山腫瘤醫院手術,手術費用和放療費用至少要20萬以上,兩個大病的孩子已經讓這個貧困家庭身無分文,負債累累,承受了無法承受的痛苦,哪有錢再去支付手術費呢?


林家雄,今年十歲,是廣東省茂名市高州市潭頭鎮山腳下村人,由於洗澡時間過久而造成煤氣中毒,小兒子林家雄因為當時暈倒之後,掉進100度熱水盆,背部燙傷面積高達百分之五十,當時送到醫院搶救了半個小鐘才醒過來。因為家裡無法支付手術費用,暫時只能做保守治療,無法進行植皮手術。每當兒子的燙傷疼痛難忍的時候,媽媽的心如刀割,儘量去安慰他。


9歲男孩謝柱安因頭疼,經醫院檢查,確診為右鼻腔朗格漢斯細胞增生症。需要住院進行放療、化療、甚至需要開腦部進行手術,之後走上漫長放療、化療之路,治療是一次比一次痛苦,但是小柱安每一次化療都很堅強,他希望自己快點好起來。每天一支的抗菌藥就高達1300元(必須一天一支),每天的住院治療費用300元,醫生說這樣的治理至少要維持2-6個月不定。現在進入高頻率抗菌藥注射控制病毒擴散,懇請愛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


10月8日,4歲的唐辛研姑姑發現孩子臉色蒼白,轉至廣東省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做了骨穿、腰穿檢查後,確診為急性白血病。醫院確診後便開始了漫長的化療,治療過程中小辛研多次出現感染,使得化療中斷,到現在還沒結束第一個療程的化療。小辛研住院之後,經歷了八次穿刺活檢,小小年紀,每一次穿刺活檢都表現的很堅強,做完之後,眼含熱淚對媽媽說,媽媽不要哭,寶寶也不哭!現在還有6萬多元債務沒有還清。


2018年4月5日中午蔡秉恒出生了,由於早產2個月,體重只有1.6公斤,身體各機能發育不全,尤其是肺部功能,要住院治療。後轉院至廣州市兒童醫院,在那裡做了右肺中葉摘除手術,蔡秉恒仍無法自主呼吸,一直在醫院治療。圖為躺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保溫箱裡的蔡秉恒。自從小兒子出生到現在已經花費近70萬,花光了家裡的全部積蓄,還欠下了不少外債,現在還欠醫院十多萬。


2017年3月7日,2歲多的雅欣在玩耍之時,不慎跌入開水鍋中,瞬間因嚴重燙傷陷入昏迷,由於幾乎全身燙傷,燙傷面積達65%以上,屬於3度燙傷,病情嚴重,一直高燒不退。不管父母給雅欣如何精心護理,塗抹多少治療瘢痕的藥,也沒能阻止瘢痕瘋狂地增生,瘢痕越長越厚,越長越多,就像一層厚厚的“醜陋盔甲”緊緊裹住了雅欣的身體。燙傷至今,已經花了將近30萬元,家裡不止花光所有的積蓄,還債臺高築。


3 歲半的薛廣麗,山西省沁水縣東安社區人。父母都是農民,在鄭州兒童醫院被確診為腹部神經母細胞瘤。在北京兒童醫院做了腫瘤切除手術。術後孩子又在北京化了十多個療程,第八個療後孩子腹部再次查出腫瘤,長達一年之久的病痛治療,花去醫療等費用 40 余萬元,農民家庭的父母在親朋的幫助下才挺過這一年。孩子嚴重的疾病已將這個家庭壓垮了,沉重的醫療費用壓力對於這個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家庭負責累累。


李舒敏,岀生於2012年07月24日,是廣東省茂名市茂港縣南海街道霞裡下寮田村人,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住院檢查,檢查報告出來說是神經母細胞瘤,屬於惡性腫瘤,醫生建議馬上手術,面對高昂的手術費用,一家人只能硬著頭皮到處借,東拼西湊。住院檢查、調理二十多天,於3月21日手術開腹後才發現腫瘤過大,侵犯周圍主動脈,不能完全切除,只能活檢!這一次幾乎花光了家裡所有積蓄和借款,也讓女兒肚子上多了一道手術疤痕!


一樣的天空,不一樣的六一兒童節,都是父母的心肝寶貝,可是他們卻只能與病魔做抗爭!讓我們在六一兒童節這個孩子們本應該快樂的節日裡,伸出援助之手,幫助他們儘早的解除病魔的痛苦吧,感謝!


進入微信—錢包—騰訊公益—搜索“大病患兒救助計畫”請掃上面二維碼完成捐贈。請關注公眾號:張藝攝影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